oo59t優秀都市异能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一百四十四節 收場推薦-4edcm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听闻这压龙山山神居然也是为金蝉子而来,在场众人顿时哗然,要知道,为了这个和尚,死伤的神佛和妖族已然接近四位数了,若是被这小小的山神将人带走,那在场众人的脸可都没处搁了。
不等旁人说话,那混天大圣已是冷笑道:“我手中这个鬼魂牵扯甚大,我妖族与佛门为了他已是争夺了一路,你一个小小山神,难道还敢打他的注意?这简直是……”
“简直是最合适不过了。”一旁的云翔忽然开口抢着说道,同时连忙对混天大圣使了一个眼色。
混天大圣一愣,对云翔传音道:“云翔兄弟,这是何意?”
云翔传音回道:“大圣,眼下这金蝉子根本无法再用来要挟本去,已然成了烫手的山芋,倒不如让这山神送他去地府投胎,也远胜过拱手送回本去的手中。只要别让他投胎到西天,本去却终究是得不到他,岂不是两全其美?”
总裁的重生娇妻
混天大圣顿时目露恍然之色,又问道:“你可有把握让他不会投胎到西天?”
云翔暗暗一笑,传音道:“倒是有八九分把握,大圣只管放心便是。”
混天大圣此时也对云翔的心思活络有些佩服,便点头朗声道:“不错,云兄弟所言极是,鬼魂自古都归地府管辖,此乃天条,压龙山山神,你若要将他送去地府,只管来取人便是。不过你可定要小心些,莫要像那两个鬼差一般,被佛门之人误杀了才是。”说着,他回头便对着燃灯佛祖嘿嘿一笑。
燃灯佛祖目露恚怒之色,却也不好开口辩解,只得对着混天大圣冷哼了一声。
九尾夫人忙向混天大圣行了一礼,道:“大圣虽为妖族,却谨守天条,小神佩服。”说着,她却也不急着去抓金蝉子,而是转头看向了本去佛祖。
本去佛祖皱眉道:“压龙山山神,此魂魄乃本座的亲传弟子,不知可否行个方便,让我将他带回灵山?”
九尾夫人无奈道:“启禀佛祖,此事怕是有些为难,这鬼魂的并未超脱生死,之前那两个鬼差已经为他登记造册,若是无法将其带回,小神在地府那边也不好交代。不如这样,等小神将其送走之后,便会奏上天庭,请玉帝下旨将其送回灵山,以成全佛祖的师徒之情,如何?”
“这……”本去佛祖顿时语塞。
天条之下也有人情,若是放在平日里,也常有地府私放鬼魂之事发生,只是这种事终究上不得台面。此时这山神居然毫不顾忌他的身份,一板一眼地跟他讲天条,偏偏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不好发作,若是闹上了天庭,也只会让玉帝心中的西天更不值钱,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他略一沉吟,忽然开口道:“压龙山山神,这金蝉子乃是被妖怪所害,若是依照地府的惯例,即便送入地府,也应该是被送往枉死城才对吧?”
说到地府,他自然立刻就想到了幽冥殿中的幽冥菩萨,如果金蝉子被送到幽冥菩萨的手中,西天想要讨回来真是易如反掌。
众妖自然也知道幽冥菩萨与西天的关系,闻言正要出声反驳,却听云翔抢着道:“地府自有地府的规矩,该送往哪里,原本也轮不着我等外人操心。”众妖虽然不解,但见云翔信心十足,便也不再多言。
九尾夫人称了声是,走入人群中抓了金蝉子的魂魄,便向众人辞行。
“且慢!”佛祖又道:“此去路途遥远,怕会有什么意外,明镜菩萨,你护送这他们往地府一行,以成全本座师徒之情。”
明镜菩萨连忙应了声是,跟在了九尾夫人的身后。
云翔见状,也有些不放心九尾夫人母子,便忙对无支祁使了个眼色,无支祁瞬间明白过来,也笑道:“既然如此,老子也陪你们走一趟便是。”说完,他身形一跃,便也跟在了后面。
无支祁与明镜菩萨的修为相差仿佛,二人一同护送,大家倒也无话可说,便纷纷默不作声,阴风吹过,这一队人马尽数消失在了原地。
如今金蝉子被送去了地府,几方势力自然更加没了动手的理由,再留下去毫无意义,本去佛祖便宣了声佛号,带领众神佛往灵山城而回。
爆笑冤家:纨绔王爷呆萌妃
今日一战,佛门的损失其实不下于当年那火焰山一役,也再次让他认识到了西天的没落,他已经开始考虑如何着手整顿众神佛,使得西天再次恢复活力了。
强敌离去,也让众妖终于松了口气,此次虽然并未救回孔雀明王,却也狠狠地打击了西天的气焰,翌日传出去,妖族免不了会名震三界,其实也是收获不小。
先是万圣宫主青娇冷着脸一声令下,蛟九龄便与众人道别,乖乖地跟随她返回万圣宫而去。对于这个生人勿进的宫主,谁也不愿与她多纠缠,众人也只是礼貌性地作别而已。
赝品
超级交易人生 箭锋
绝版帝少:盛宠甜妻9999次 尘烟蝴蝶
此战虽然火焰山并未真正参与,但终究也是平天大圣带人来解了危局,因此大家虽有不满,却也还是纷纷上前道谢。
沙漏2
平天大圣还是那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口中直称不敢,目光却已定在了悟空身上,道:“七弟,你是何时出来的?为何也不告诉哥哥一声?”
悟空面色一冷,却不答话,转头对云翔道:“兄弟,今日老孙也有些累了,更没心思去应付那些无义之辈,这便回花果山去了。日后若是有暇,你定要多来找哥哥玩耍,三哥,六哥,你们有空也可以来坐坐,老孙自有好酒招待。”
说完,他对着混天大圣和容老祖拱了拱手,便一个筋斗打出去,直上了九霄云外。
平天大圣一脸尴尬地看着悟空离去的方向,无奈苦笑一声道:“看来,当年的误会,七弟还是无法释怀啊。”
混天大圣上前劝慰道:“改日有空,我会去花果山与他分说的。”
容老祖道:“当年的事情,原本就是我等对不住七弟,以七弟的脾气,比我还要倔强许多,怕是根本容不得旁人分说。”说完,他回过头去,意味深长地看了平天大圣一眼。
平天大圣低头再叹了口气,便也不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