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hxh9精品都市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第0893章 文壇羣英會展示-2t6j5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
想要把一个热搜打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另一个更大的热搜。
然后再用海量的水军以最快的速度,把第二个热搜顶上去。
后世某些团体对这种操作,简直快要是一种本能了。
闪婚成爱:凶猛老公停一停
就算是没有热搜,也要强行制造一个热搜。
比如说我家的阿猫阿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时代的风评,其实也是一种热搜。
可能对于三国时代的人来说,风评已经算是高大上的操作了。
但对于冯刺史来说,那就是小孩子的操作。
没有大量水军的热搜,是没有灵魂的。
巧的是,冯刺史手头上,正好有一批水军。
专业的那路。
还有一个送上门的托……
于是冯刺史决定:“过几日我要办个宴席,给文轩洗尘。”
关大将军奇怪地问道:“为何要选数日后?”
冯刺史呵呵一笑:“廖叔不是也快要到了嘛?正好到时候一起。”
这几日,正好可以让曹三感受一下冯刺史府的浓厚文学气息。
比如说,曹三大早上起来时,就听到隔壁有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背诗: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虽是孩童之音,甚至口齿咬字不是很清晰,但却能听出几分洛下音的韵味。
这让曹三极是惊讶。
更让他吃惊的是孩童所背的诗文。
此诗极是明白晓畅,曹三久在曹植身边,也算是略有文采,此时听来,竟是呆了一呆。
天骄红颜:苏五小姐传奇史
此时虽已是春末夏初,但凉州地寒,院子里残花才刚落尽,树枝初绿。
初升的日头照下来,鸟儿正在嫩芽间跳跃。
诗好,意味隽永。
此景又正好应诗。
拯救我爱的你
曹三呆立在院中,心里竟是生起一股淡淡的春愁之感。
同时他也升起了好奇之心,隔壁是哪个孩童在背诗?
这时,只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不错,双双,看到了吗?你可是阿姊呢,怎么连自己的阿弟都比不过?”
曹三一听这个声音,顿时一惊:原来是冯郎君!
他有些迟疑不定,暗想此诗听起来也算是上等佳文,陈王时常点评诗文,却从未听他提起过,莫不成是冯郎君新作?
虽觉得偷听有些不太礼貌,但曹三仍是不由自主地走到墙边,仔细聆听。
这时只听得一个女童的声音响起:“春眠不觉晓,处处……处处……”
女童流利地背下了第一句,下一句却是结结巴巴的,“处处”了半天,也没能背出来。
这个时候,冯郎君提示了一个字:“闻。”
“处处闻……闻……”
冯郎君叹了一口气:“闻什么?”
“蚊子!”
“什么蚊子?哪来的蚊子?”
虽然看不到冯郎君的脸色,但曹三估计应该好看不到哪里去。
“昨夜里,我被蚊子咬了!”女童理直气壮地回答,“阿母不陪我睡,大人也没给我讲古,就知道去找姨……唔……”
“小姑奶奶,咱不背了,不背了行不?”
冯郎君气急败坏地求饶。
偷听墙根的曹三差点笑出声来,中原传冯郎君心狠手辣,屠杀无数,谁能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面?
怕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连忙用手捂住嘴巴,蹑手蹑脚地离开。
回到屋后,心里又升起疑惑:这小姑奶奶的称谓,又是何意?
不过此时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他赶快唤过下人,取来笔墨。
笔是好笔,纸更是好纸。
这等好纸,在中原那边,唯有顶级富贵人家才有资格用。
没想到冯郎君府上,自己居然能随意使用。
曹三感慨了一下,然后提笔写下:“春眠不觉晓,处处?”
“处处什么来着?”
曹三想了半天,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想不起第二句。
因为此时他满心思记的,都是那女童与冯郎君争辩时的句子。
“处处闻……蚊子?”
气得他把笔一扔!
竖子顽童误我!
这等好诗,自己竟没记住,曹三心头极是懊悔,同时又似有数爪在抓挠。
陈王自武皇帝驾崩后,壮志不酬,这些年来唯有潜心研究经典,与文章相伴。
若是此诗当真是冯郎君新作,待自己返回时,得想个办法问冯郎君要来全诗才是。
陈王得冯郎君佳作,定然会高兴。
等到第二天,曹三早早地起来,就开始在小院里漫步,其实是时刻注意隔壁的声音。
他本想着,昨日那女童没背好,今日应当会冯郎君会再让背一次。
没想到这一次听到的,居然是一个女子声音在吟诵: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所写所述,正是初夏时节的景色。
比昨日那一首还要应景。
曹三下意识地就想“咦”一声,哪知有人比他“咦”得还要快:
“咦?这诗,你是从何得来?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念诗的女子带着轻笑的声音说道:
“昨日双双贪玩,在院子里捉着蜻蜓蝴蝶玩,被阿郎看到后,给她念了这首诗,说是若是她能背下来,就帮她捉。”
“哪知双双背了半天,还是没能背下,我在一旁,倒是默念了下来。”
曹三听得心神大震!
这冯郎君,其文才竟恐怖如斯?
其子聪慧,其妻妾亦熟背诗文……
这,这实是……怪不得陈王结交于他。
只是隔壁的两个女子,说了几句话,声音就低了下去,似乎是在悄声品诗,曹三听了半天,却是听不清。
骨灵剑尊
这让他心头有如数十爪在抓挠。
因为这首诗,是一句七言,比昨日的还要难记。
偏偏和昨日一样,都是只念了一遍,他就是有心想要记,都没办法背下来。
接下来的三四日,曹三天天都在院子里转悠,可是隔壁却再也没了念诗声。
只有两个孩童在那里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文当然是好文,可却不是他所想要听的。
因为他至汉中时,汉中孩童多有念此文。
所以他知道,这是冯郎君专门写给蜀地孩童的启蒙文。
就这样过了数日,若不是每天都有下人按时送饮食过来。
同时还传冯郎君之令,说他可以在武威城自由走动,曹三还以为自己已经被遗忘了。
他实在按捺不住,让下人代为转达,请求见冯郎君。
只是等了半天,下人才重新回来禀报,说冯君侯现在并不在城里。
曹三不免有些失望,只是既然冯郎君不愿意见他,他亦没有太好的办法。
以陈王之尊,主动结交一个后辈,已经算是极为难得了。
如今冯明文迟迟不肯回应,让曹三觉得,此人未免太过狂妄。
他决定,明日再求见一次,若是再没有回应,那就直接辞行。
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夜色刚浓时,忽有下人前来报:
“曹郎君,君侯有请。”
“冯郎君这个时候要见我?”
曹三听到这个消息,大是意外。
此时已临近安寝时分,怎么冯郎君还会要见自己?
他满腹疑惑,跟着侍者离开自己的屋子,穿过长廊,向刺史府的前院走去。
刚踏入前院的前拱门,就看到前方一片灯火通明,甚至还隐隐有丝竹声传来。
看来冯郎君似乎是在宴请什么人。
侍者领着曹三走到门口,对着守在外头的侍卫说道:
“烦请禀报君侯,曹使者已到。”
一个侍卫点头,转身进去通报。
不一会儿,侍卫又走出来,对着曹三说道:
“君侯有请曹使者。”
曹三越发地疑惑起来。
美女别怕我 清纯灰太狼
能让冯郎君宴请到深夜的人物,定然是重要人物。
而自己不过是陈王的下人,冯郎君为何会让自己过来?
他一边想着,一边迈步进入宴厅。
总裁对不起,我爱你 流云诺
只见宴厅里的客人并不多,但气氛极为热烈。
主人冯郎君已离开主人座,正举着酒樽,与一位阳刚俊美的郎君勾肩拱背。
看冯郎君这等举动,曹三便知,他十有八九是已经喝多了。
看到曹三进来,冯郎君便放开了那位美郎君,一手拿着酒樽,一手拿走眼前案上的酒壶,步伐有些飘浮地走过来。
人未至跟前,一阵酒气已是扑面而来:
“曹使者来啦?来来来,吾请你饮一杯。”
已是醉意朦胧的冯郎君一边说着,给手里的酒樽倒满酒,递给曹三。
看来冯郎君是真的喝多了,酒樽都是歪的,酒洒出来不少。
曹三不好拒绝,接过来说道:“谢过冯郎君。”
然后一饮而尽。
哪知这酒闻着极香醇,但一入喉竟是如火烧,让曹三双眼暴突,嘴巴鼓起。
好一会儿,他才吐出一口长气,大叫道:“好烈的酒!”
冯永喝彩道:“好!爽快!”
然后又倒了一樽,如是再三。
曹三连饮三杯后,感觉腹中已被烈火烧成了一团,又如有海浪在翻腾。
冯永哈哈一笑,把手中的酒樽一丢,然后拉着他向前:
“来来来,待吾为使者介绍几位亲朋好友。”
曹三松了一口气。
刚果惊魂 迈克尔·克莱顿
他怕自己再多喝一口,腹里的东西就会涌上来。
“这位是凉州刺史府长史,同时亦是吾之长辈,世代为荆州名门。”
“廖化廖元俭,见过曹使者。”
不灭巅峰
座中最年长者对着曹三拱手道。
“见过廖公。”
曹三有些晕乎乎地还礼道。
“这位亦是府中长史,乃是凉州上士,姜维姜伯约。”
曹三看去,心里不由地暗赞一声:好一位美郎君!
“见过曹使者。”
……
“这是赵广赵二郎,字义文。”
曹三大吃一惊:“原来是鬼将赵郎君,失敬失敬!”
三千铁骑冲十万,赵鬼将之名,已是至关东矣!
对风流王爷说不:玉台碧
曹三不由地端详了一下这位赵郎君,但见他脸上有细长的疤痕,但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之色,反是为他增添了两分阳刚之气。
“这位是李遗李文轩……”
……
介绍完毕,冯永打了一个酒嗝,然后长吁了一口气:
“今日吾与名士豪杰欢饮,本是人生快事,但吾欲醉,却未尽兴,曹使者可知为何?”
“不知。”
曹三虽已有些酒意上涌,到神志尚还清醒,他现在都还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为何冯郎君要让他过来。
“却是因为曹使者你啊!”
冯永指着曹三大声说道,“实不相瞒,若只论文章,天下文人骚客,在吾眼里,不过尔尔。”
“唯有曹公子,能让吾服气。吾实欲结交曹公子久矣,没想到曹公子亦知我!”
“只是可惜,吾与曹公子,终究是无缘见面,唯空隔万里,神交而已!恨哉?憾哉?”
冯永越说,越是激动,他把手里的酒壶一摔,抓住曹三的双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吾设宴待友,却无曹公子在座,实是吾心头之憾,现吾有一诗,要让你带回去曹公子,你可要记好了!”
曹三身子一震,酒意都醒了几分,连忙道:
“谨遵冯郎君之命!”
同时心里暗暗叹惜,若非天下之乱,冯郎君与陈王,应当是相知相惜的莫逆之交。
如今相隔万里,神交而不得见面。
大晋孤烟之山河破碎
想到这里,曹三心里都有些悲叹起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仅仅是开头首句,便是震撼人心。
别说是曹三,就连在座的四人,都是身体齐齐一震!
然后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目光紧紧地盯向宴厅中间手脚乱舞的冯永。
然后又是齐齐冒起同一个念头:
这等磅礴气势的诗文,果然是只有冯侯才能做得出啊!
待听到“天生吾徒有俊才,千金散尽还复来”时,所有人皆握紧了拳头,只觉得胸中风雷起,激荡不已。
“赵二郎,姜伯约,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赵广与姜维一听,脸色已是赤红欲滴血,鼻孔猛地张大。
姜维连忙弯腰拿起酒樽,对着冯永一举,然后一饮而尽。
赵广则屁颠屁颠地捧上一樽酒,双手递给兄长。
发了发了!
兄长此文,是不是千古流传不知道,但流芳百世那是肯定的。
到时吾赵二郎之名,亦随此文而名留青史。
冯君侯嘴角一抽,脸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赵二狗。
尼玛的!
老子让你名留传世佳文,你让我喝这么烈的酒?
人性呢?
只是在曹三面前,冯君侯作戏只能作全。
当下豪爽至极地一仰脖。
“彩!”
其他人皆是大声喝彩。
……
待听到冯永念到“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时,曹三只觉得一股热血猛地冲上天灵盖!
虽陈王与冯郎君不得相见,但此等情谊,又有几人能相比?
此恨,此憾,实是天意弄人啊!
“吾辈何为言有恨,万里之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返东赠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念毕,冯永一屁股坐到地上,狂笑不已。
曹三跟着匍匐下去,哽咽道:
“小人恳请君侯,能把亲书此文,让小人送与陈王。”
这是他第一次喊冯永君侯。
冯君侯闻言,如同被人突然掐住了喉咙。
同时他的脸色变得精彩之极。
冯氏书法,独创一帜,我怕曹公子看不懂啊!
曹三久久得不到冯君侯的回应,正要抬头看去。
只听得“扑咚”一声,然后鼾声大起,原来冯君侯酒醉之后,当庭睡去。
很快,有两个女子从外面走进来,对着众人福了一福。
其中一人开口道:“各位,君侯已醉,夫人吩咐妾扶君侯回去休息,诸位请自便。”
“二嫂三嫂只管扶兄长回去,这里就交与我了。”
赵广连忙拍着胸脯说道。
曹三听这声音,只觉得甚是熟悉:这不就是前几日念诗的女子?
他知是冯侯妻妾,当下更不敢抬头,以免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