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7ju3超棒的都市小說 崩壞紀元 ptt-第二十章 他真的是個好人讀書-0qf0e

崩壞紀元
小說推薦崩壞紀元
“偷…听者?”
西琳喃声,迷茫之色自俏脸上升起,阿芙罗拉等人也感到莫名其妙。
他是什么意思?斩断什么?偷听者又是谁?
身躯包裹在空间巨手中的阿加塔,正巧处在八重霁身后,视线穿透崩坏雾气,隐约能看到一抹惊人的红芒从八重霁的后背绽开!
没有灼热感,亦没有高能反应,只是那股对危险事物的心悸逐渐放大,就像她成为女武神后第一次面对崩坏帝王!
周围的时空仿若停止,除了自己急促的心跳,阿加塔听不到任何声音。
“啊——!”
尖锐到能刺穿耳膜的女声传来,其中包含无尽凄惨与痛苦,震人心魂的惨叫穿透阿加塔的灵魂,刺痛大脑神经。
哗的一声,阿加塔又能听到外界风的流动,她急忙朝四周望去,下意识找寻悲惨叫声的来源。
友人阿芙罗拉脸上还残留着惊惧,八重霁后背的那抹红芒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绕过八重霁,阿加塔便看到刚才还掌控无上伟力,轻松操控众人生死的西琳正满脸痛苦,用手扶着脑袋,身形摇摇晃晃,像是受到重创。
包裹住自身的空间巨手松缓,阿加塔与阿芙罗拉轻易挣脱开来,双方对视一眼,不知现在该如何是好。
“你…你…”
西琳勉强维持住身形,努力睁开一只眼睛。那股深入灵魂的刺痛如今都没有回缓,所想所念所做,都会带来难以想象的痛楚。
八重霁面无表情,眼神中却藏有歉意。
刚才一发意识冲击丢过去,【薛定谔·上】很给面子,触发暴击,对“偷听者”完成一击必杀。
西琳此时的状态,算是沉余攻击的后遗症。毕竟满配的意识攻击触发猫上,威力还要超出【太虚剑神】一截。
他也没有办法,他也不想让西琳这样,谁让每个律者都能与神进行直接沟通?
好好的家人座谈会,多出个外人来算什么?
通过西琳监视一切,获取情报,哪怕‘神’可能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智能,八重霁也无法接受。
使用意识攻击,根据崩坏规则,下一次大崩坏诞生的律者,会在意识领域有大幅度提升。
然而…在已有的记录中,解决雷之律者的方法可不是依靠意识攻击。
只要他不拿出全部实力,下一次的律者的上限应该也就那回事,对此无伤大雅。
“你…你…”
西琳喘着粗气,来自意识灵魂的痛楚渐渐减弱,自己对于身体的控制权也重回掌控。
感知到体内澎湃的崩坏能与各大类权能,西琳恨不得撕碎面前之人!
一抬眼就看到那张和阿霁哥一模一样的脸,西琳的怒火更是火上浇油,突破天际!
‘阿霁哥可不会这样对我!这个披着阿霁哥屁的混蛋……’
修神外传 小段探花
‘西琳,冷静,冷静…阿霁哥曾经教过你什么?学会独立思考…做事三思而后行…遇事不要慌乱…’
回想起许久之前八重霁对她的教导,原本炸毛的西琳破天荒地再次冷静下来。
体内崩坏能依旧,律者核心还在源源不断地从虚数空间内汲取能量,各类权能仍能调动。似乎…除了刚才突如其来的阵痛感,对方什么都没有做。
‘他为什么不趁机攻击我?’西琳思索,‘他是什么意思?是在试探?’
沉浸在独立思考中的西琳,没有发现自己已然无法和‘神’直接沟通。
八重霁的那一击,斩断的是西琳意识深处与‘神’沟通的那条线。
关于神与律者沟通,斩断连接线这点,在未来天命教廷关于第二次崩坏的档案中,有详细记载,那时候斩断这条线的人,是施展【太虚剑神】的华。(注①)
剑傲干坤
“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
八重霁突然开口,打断了思考中的西琳。
空间之丑颜农女 乱莲
西琳目光闪烁,将对“八重霁”的忌惮藏在深处。
方才那种深入灵魂的疼痛感,足以令她短暂失去战斗力。如果对方在那时发动攻击……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仍搞不清这点的西琳极为困惑。
‘是在彰显武力,获取与我谈判的资本?那不如刚才攻击我得了,为什么还要谈?狐假虎威?那其实是他的极限?’
数种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西琳面色冷酷,保持高冷形象,双手抱胸,稍稍颔首,算是应过八重霁。
‘人类卑鄙阴险狡诈,不会放过任何一丝机会,想借助阿霁哥他们利用我?想都别想!’
一副高冷模样的西琳暗中调集权能,随时准备防御反击。
见到西琳这般模样,八重霁即是觉得好笑,又是觉得心酸。
骗一个思想不成熟的小女孩承担这些事情…即便知晓若是没有他,她的未来会比这更加凄惨…可如今自身参与其中,并成为她最重要的人,还是如此这般…
种种滋味涌上心头,让八重霁不敢去看西琳那双满是戒备的星眸。
鞋底踩在新鲜的泥土上,八重霁先是看了一眼阿加塔她们,发现阿芙罗拉与阿加塔正搀扶着受伤的贝拉。
近战兵王 奔跑的蜗牛
心念一动,包裹在加莉娜身上的无形心气消散,西琳尚未成为律者前的最后一个小伙伴,此时也显现出身形来。
加莉娜和西琳是好友,却不怎么和贝拉几人熟悉,本就胆小的加莉娜更加不敢说话,小心翼翼地来到八重霁背后,低着头看向自己的鞋尖。
一吻成瘾:boss的神秘妻
见到这幕,西琳尤为不自在,她自然能看出那就是加莉娜,只是身为人类,对方长大了些许,脸部轮廓看起来更加成熟,一如贝拉、阿加塔她们一样。
西琳降下高度,与八重霁平行,“有话快说,我可没时间跟你们在这耗着。”
加莉娜抬起头看向西琳,胆小话少的她,对于细节尤为重视,身为西琳曾经的友人,她能听出西琳话中的烦躁与焦虑。
“你看什么看!有你什么事!”
心情极为糟糕的西琳瞪向加莉娜。
加莉娜缩了缩脑袋,后又鼓起勇气道:“西琳,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但…但阿霁哥他…他真的是个好人!”
“好了。”八重霁伸手抛出一颗投影球,小球砸进泥土中,努力翻了个身子,向空中投放出画面。
“故事,还要从这份五万年前的档案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