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i9v好看的言情小說 神魔書 血紅-第二百七十九章 司法俱樂部推薦-g1dbq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十月二十九日,清晨。
小白欢快的打着响鼻,喷出一团团热气,顺着大街一路儿小跑。
一夜的功夫,原本还是雨水混着冰渣子乱打,突然就变成大雪纷纷。海德拉堡的大街,已经蒙上了两三寸厚的积雪,深灰色的天空中,还有雪片不断落下。
唯武主宰 火工头陀
帝都的市政厅还是很勤勉的,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有工人上街清扫,同时在街面上洒下一层盐颗粒。
小白轻快的在街道上奔跑着,冰原龙马独特的神韵让它显得无比耀眼。街道上,已经有早起的行人,很多识货的人,无不羡慕嫉妒的盯着小白。
帝都警务部,是一座六层高的四方大楼,大楼长宽都在千尺左右,占地面积巨大,外表厚重严肃,一如其代表的职责,给人极强的心理压迫力。
总裁逃妻敬业点 公子城
在警务部大楼的东侧,同样一座造型、规格都差不多的大楼,则是帝国最高法院。
而帝国最高法院的东侧偏南一点,是一栋五层高,长宽只有五百尺,造型同样威严、肃穆的楼宇,这里是帝都地方法院的办公大楼。
在这三座大楼的南边,隔着一座数百亩大小的司法广场,有一座颇有些年份的三层楼。
小楼的门口挂了一个青铜制成,锈迹斑斑的天平幌子,在低矮的拱形橡木门上方,墙壁上镶嵌了一块青铜铭牌,上面刻了一行同样锈迹斑斑的花体字——司法俱乐部。
小楼外墙简朴,古旧,很不起眼,一如橡木门上方一尺见方的铭牌一样低调。
小白一路跑到了司法俱乐部的门口,乔拉了拉缰绳,已经跑出了性子的小白昂起头,低沉的咆哮着,硬生生又向前冲出了十几步,这才不甘愿的停下了步子。
翻着白眼,扯着嘴角,小白吐着涎水泡沫,慢吞吞拖泥带水的转过头,回到了俱乐部门前。
后方兰木槿等人策骑追了上来,乔跳下马背,将缰绳丢给了一个家族护卫,然后用力的拍了拍身上崭新的警察制服,将几片黏在衣服上的雪片拍得粉碎。
他掏出一条洁白的手绢,轻轻的擦了擦别在领口的皇家海德拉徽章,以及挂在左胸口的一排功勋奖章,将它们擦得纤尘不染、光可鉴人后,这才昂首挺胸的走向了司法俱乐部,用力推开了厚重的橡木大门。
兰木槿、兰桔梗和司耿斯先生紧跟着乔,走进了这座在帝都司法圈子里颇有名气,地位特殊的俱乐部。
天色太早,司法俱乐部一楼大堂内,超过四百张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餐桌旁,只有几个裹着法官长袍,眼泡浮肿,烟圈发黑的青年,哆哆嗦嗦的坐在餐桌旁喝着热咖啡。
外面天寒地冻,俱乐部一楼大堂里的几个大壁炉也刚刚点火,几个杂役正往壁炉里丢劈好的木柴。大堂里的温度和外面也差不了多少,几个青年法官打着呵欠,时不时有人打两个喷嚏,显然是冻得狠了。
乔向那几个青年法官看了一眼。
浅白色的法官袍,除此之外身上没有任何标示,而他们法官袍内的服饰,还有他们脚上的皮靴,无论材质还是做工,都比较粗糙。
这是一群还在见习法官位置上熬资历的倒霉蛋,一群可怜的加班族,看他们这模样,他们昨晚上起码熬了一晚上……
乔轻轻的吹了声口哨,蒂法还是见习法官的时候,她也经常带着巨量的卷宗回家加班熬夜,乔对于这几个倒霉蛋的狼狈模样,可是丝毫不以为怪。
百多名衣冠楚楚的侍者、侍女,正在俱乐部内忙碌着。他们在整理餐桌上的桌布,将其铺得整整齐齐,每一道花纹都循着同样的角度,同样的方向。
判官法则 书香公子
同理,餐桌上的所有餐具,那些杯子、碗碟,还有刀叉、酒杯等等,这些器具在餐桌上的位置、角度,甚至花纹朝向都要一模一样……这就营造了一种刻板但是让人心旷神怡的秩序之美。
一如德伦帝国给外界的印象,刻板,而极有秩序。
靠近大门的位置,一名背着手,监督侍者、侍女们工作的中年男子听到了乔的口哨声,他转过身,认真的看了一眼乔,目光迅速扫过乔衣领上的海德拉徽章,以及他左胸口挂着的几枚亮晶晶的功勋奖章。
“乔·容·威图阁下,海德拉堡司法俱乐部欢迎您的光临……您的到来,让司法俱乐部蓬荜生辉。”中年男子挺直了身体,向乔露出了一个非常标准的温煦微笑。
“您预订了一个早餐位……没想到您来得这么早!”中年男子微笑着向乔微微欠身行礼:“我是司法俱乐部的当值经理小罗伊·道姆,您请……这边!”
小罗伊笑着伸手指引。
乔耸了耸肩膀,‘呵呵’笑了起来。
昨天,乔派人来这里订了一个早餐位。但是他真没想到,这个司法俱乐部果然如传闻中一样不凡,这位小罗伊经理一见面,就将自己认了出来。
“啊,是来得早了点,不过,我心情好,所以早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嘛……呃,听说帝都司法圈的大人物们,十有八九都会来您这里用早餐,或者喝一杯早茶?”
小罗伊含蓄的笑着:“您初来帝都,却消息灵通。没错,很多尊贵的阁下,他们都喜欢去办公室前,在我们这里读读报纸,和老朋友们交流几句,同时喝上一杯,或者直接在这里用早餐。”
小罗伊看了看乔,目光再次扫过金灿灿的皇家海德拉徽章,然后向那几个哆哆嗦嗦坐在餐桌旁,已经呵欠连天,却依旧坚持坐在那里的见习法官瞥了一眼:“我们这里,机会多多!”
路鸟 狂言千笑
乔笑了。
小罗伊也就笑了。
在小罗伊的带领下,乔来到了一楼大堂比较中间的位置,和兰木槿、兰桔梗、司耿斯先生一起,在一张四方餐桌旁落座。
几个见习法官双手捧着咖啡杯,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乔肩膀上的三级警校警衔,以及他衣领口挂着的海德拉徽章,以及他左胸口佩戴的几枚功勋奖章。
他们看看乔身上这些‘华美的道具’,在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见习法官白袍,几个青年的目光中,不由得充满了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又是疑惑不解的复杂情绪。
因为蒂法的关系,乔对见习法官这个职业也充满了天生的好感。
他向着几个不断打量自己的青年笑了笑,然后翻开放在桌面上的菜单,镇定自若的按照自己的胃口和爱好,噼里啪啦的点了一大堆的美食。
“对了,我今天还在休假期间,而且我的心情真的很不错……所以,虽然是早上,还是给我来一瓶上好的金标朗姆酒吧……唔,你们这里,有带蔷薇花印的金标朗姆酒么?”
乔向小罗伊抛了个微妙的眼色:“我听说,有蔷薇花印的金标朗姆酒,是市面上最好的朗姆酒!”
小罗伊呆了呆,然后压低了声音:“您是真正的行家,当然……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们这里可以提供,但是……”
网游大相师 我知鱼之乐
乔和小罗伊对了对眼神,然后他们同时发现,对方是那个正确的人,于是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乔的想法是,带有蔷薇花印的金标朗姆酒,那是威图家贩卖的走私货……一如在鲁尔城的战斧餐馆一样,乔也想给自家的生意铺铺货,打通一些渠道嘛。
确定了这里有来自威图家的走私朗姆酒,那么接下来很多话就好谈了嘛!
而小罗伊则是确定了,乔是来用餐的,而不是来侦缉走私货物的——这里是司法俱乐部,来自图伦港的走私朗姆酒出现在这里,实在是有点微妙,不是么?
宿命寒天 樱花落雨
他确定了乔的确、仅仅是想要一瓶好酒,那乔就是俱乐部的贵宾,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嘛!
乔端着酒杯,慢悠悠品尝美酒的时候,司法俱乐部的大门不断开启,司法俱乐部日常的早晨生活,拉开了序幕。
壁炉让大堂内的温度快速升高,一楼大堂逐渐变得热闹,却不显嘈杂。
侍者和侍女们如穿花蝴蝶,在餐桌之间轻快的奔走。一个个衣冠楚楚的绅士们,端坐在餐桌旁,或者享用早餐,或者品尝香茶、咖啡,有人手里捧着刚刚送到的报纸认真品读,也有人和附近的朋友打着招呼,相互说笑、交流。
那几个刚刚还呵欠连天的见习法官,已经犹如打了鸡血一样,殷勤的凑到了几个中年男子身边,一本正经的攀谈。
有幸运儿得到允许,在餐桌旁落座,于是他就兴奋得面孔通红,滔滔不绝的说着话。
我与女鬼有个约定
也有人被看似彬彬有礼,却冷漠无情的话语干净利落的拒绝,他们就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鞠躬后退,回到自己的座位,耐心的等待下一个人选,下一次机会。
乔喝着酒,认真的品鉴着大堂内形形色色的表情,观察着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
他的眉心微微发烫、发热,他在这些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似乎学到了很多东西,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捕捉到……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俱乐部的大门再次被推开,穿着一套样式保守的正装,裹着一件熊皮大衣,头戴一顶黑色熊皮帽的威纶大法官轻笑着,大步走进了司法俱乐部。
“真是个糟糕的天气,诸位老伙计,你们说,是不是?”威纶大法官一走进俱乐部大堂,就大声的嚷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