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zz0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正德崛起討論-第一千零五十章投獻韃靼分享-45q77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听闻到这个消息的一众百户,尽皆松了一口气。
所有人在将整个女真营地的财物和粮食全部收缴妥当之后,就开始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可是片刻之后,一众百户仍不见姜三千户等人归来,众人担心姜三千户等人的安危,一番合计之下,当即决定,干脆分兵一半前去查探。
……
密林之中,姜三千户和李金成所率领的高丽兵丁,还在大步向前狂奔着。
在他们前方不远处,曾经钻入林中的百十多个女真族人,如今数量已经不足一半,可纵使这般,因为事涉身家性命的缘故,这些女真族人根本没有停歇的意思,依旧拔腿朝着前方拼命狂奔着。
石报奇跑于最前,在其身后,阿古泰背着两个盾牌紧紧跟随,为其抵挡后面射过来的冷枪冷箭。
此刻的石报奇神情坚定,脸色狠戾,身后族人渐渐消亡的情况,他不用回头观看,仅仅只是听着身后传来的哀嚎,就已经猜到了大概。
但纵使这般,石报奇依旧坚定的朝着前方狂奔着,根本没有停下来束手就擒的意思。
他明白,眼下这般局面,唯有逃出去,才有为那些族人报仇的可能,否则之前所有的一切打算,都将会成为妄想。
时间流逝。
伴随着追击的继续,倒地不起的女真族人开始变得越来越多。
但前方十多个如猴子一般的身影,依旧还在拔足狂奔着。
姜三千户率领着一众兵丁在后面紧追猛赶,因为越发临近深山的缘故,四周的树林,也开始办的越发茂密起来,姜三千户看着四周越发荒凉的景象,又向前追赶了一阵的他,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在这一路的追赶之中,姜三千户所率领的一众西苑士卒,因为体力强于他人的缘故,依旧还能保持队形,奋勇上前。
但是原本同行的李金成一部,伴随着追赶的继续,现如今阵型开始拉的绵长不说,一个个高丽兵丁更是疲软乏力。
也就是幸好四周没有敌人的伏兵出现,否则就高丽兵丁眼下这般情况,真若在此刻碰上敌人的话,绝对难以逃离。
见到这般情况的姜三千户,瞅了瞅前方那依旧狂奔不已的十多道身影,稍稍思虑了一下后,渐渐放慢了奔跑的速度,到了最后,直接喝停了众人。
姜三千户大口喘息了一阵,平复了一下呼吸后,有些不甘心的朝着前方看了一眼,方才对着一众士卒开口说道:
“算了,这里地处深山,敌情不明,吾等追出这么远已够冒险,万一对方还有援兵,吾等这般奔波,岂不是羊入虎口。”
众人听到姜三千户所言,虽然默默点头,但是看向前方落荒而逃的那十多道身影,依旧一脸不甘。
在姜三千户原地喘息的时候,落于后面的李金成等人,也慢慢的追赶了上来,到了姜三千户近前的李金成,原本想抱拳行礼,可是大口喘息的他,到最后也只是拱手行了一礼就算了事,接着扶着一旁的树干大口喘息不已。
而在其身后的那些高丽兵丁,此刻见到西苑士卒已然停下后,更是瘫软一地,东倒西歪,各种姿势皆有。
姜三千户见到对方这般模样,眉头微皱之后,直接对着一旁西苑士卒挥了挥手,出言吩咐道:
“安排人手四处警戒,稍稍休息片刻,吾等直接原路返回!”
“卑职遵命!”
一众西苑士卒得到命令,快步朝着四周跑去。
而一旁的李金成,原本还想要将这件差事揽下来,可是一看自己手下那些兵丁的狼狈模样,到了嘴边的话语收回不说,看向姜三千户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有些讪讪然起来。
片刻之后,众人稍事喘息。
姜三千户感觉此地不宜久留,干脆率领众人朝着之前的山坳行去。
因为之前上千人在林中奔跑的缘故,所以纵使众人不识道路,但是林间枯草被踩踏的痕迹还是分外明显。
就这般一路行进,还没待返回山坳,却让他们碰上了后续跟上来的一众西苑士卒,双方碰头之后,姜三千户也得知了审讯的结果。
听闻到只有这一支女真部落进入高丽腹地后,姜三千户心中一松的同时,也微微有些后悔起来。
混乱修真
若是早知如此的话,方才就应该继续追赶下去,而不是让那十多个女真族人逃出生天。
龙族之穿越千年的少年
可是现在纵使折返回去,也已为时已晚,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对方肯定已然逃之夭夭,此刻在这山野之间,再想寻其踪影,肯定是难上加难。
自知此事已不可为的姜三千户,干脆晃晃头,将这懊恼的心情驱散,接着和一众西苑士卒返回山坳之中,开始准备相应善后事宜。
对于那些俘虏,姜三千户又差人审问了一下其他诸部的消息,得知到其他几处女真部落的近况之后,姜三千户除了差人留下几个知无不言的乖巧女真外,其余尽皆屠戮。
这般雷霆举动,顿时吓的那几个仅存的女真俘虏满面惊惧,对待姜三千户等人更是越发的卑躬屈膝起来。
姜三千户对于剩下的这几名女真族人,自是没有太多好感,交代李金成出人将其看守好了之后,就去一旁开始清点起女真部落的诸般财物来。
真正的人
女真贫瘠,但这也是相对而言。
以山野为家的女真一部,金银珠宝等物自是没有多少。
但是山参灵芝等物,却是多不胜数,姜三千户看着搜剿出来的这些山参灵芝,面前顿时一亮,尤其是在看到其中数株足有千年之龄的山参之时,更是分外激动,命人妥善收好后,更是准备在返回大明时,直接献于太子殿下。
而在姜三千户清理女真营地,准备生火做饭的时候,远处深山之中,石报奇和阿古泰等十三人,此刻正东倒西歪躺在草地之上,满面呆滞,一脸恐惧茫然。
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对于众人而言,无异于是一场噩梦一般,原本其乐融融聚集生活在一起的女真部落,在半天都未到的功夫,就天降横祸,仅仅只剩下他们十三人。
而且看之前对方那虎视眈眈,恨不得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模样,石报奇对于那些在营地之中幸存下来的族人,也不抱任何的希望。
几人在从后面追兵之下逃离后,又向前奔跑了一段时间,见到再无追兵追来后,一路疲于奔命的几人,就这般躺在树林之中,许久之后,一道哭泣声突然打破了周边的宁静。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眼下这般情况,看着家人亲眷尽皆惨死当场,这般悲恸的情景,又有几人能无动于衷。
而有了这人带头,剩下的几人,神情尽皆开始变得悲呛了许多,一众人的眼角,纷纷开始有泪花开始闪现。
石报奇躺在一旁,没有丝毫声音发出的他,眼泪却顺着眼角无声的滑落。
时间流逝。
石报奇的情绪渐渐平复,神情开始变得狠戾的他,猛的从地上坐起,一旁的十二名女真族人见状,目光顿时全部朝着石报奇望去。
“哭有什么用!”
也许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话的缘故,突然说话的石报奇,嗓子已经开始变得干哑起来,双目狠戾的他,在说完这句话语之后,目光就朝着一旁的几人望去,接着厉声说道:
“族人惨遭杀戮,吾等苟且活命,在这里哭又有什么用,难道能告慰那些族人的在天之灵吗?
我们要报仇,要报仇,只有用大明人的鲜血,才能让吾等那些惨死的族人得以安息!”
石报奇厉声嘶吼,面容更是开始变得扭曲狰狞,可他这般模样,非但没让对面的几位族人惊惧,反而在他的话语结束之后,跟着在旁呼喝起来。
“报仇!报仇!”
石报奇面目狰狞,目光在十二名族人身上扫视了一圈之后,直接站起身形,朝着四周看了看,稍稍辨别的一下方向后,大步朝着北方行去。
“统领,我们去那?”
阿古泰见到石报奇大步向前行去,跟随在后面的他,终于没忍住心中的疑惑,开口问了出来。
石报奇脚步未停,直接答道:
“去找海西女真,去找野人女真,让我们用亲身经历告诉他们,大明从未放弃对我们女真的屠戮,今日是我建州一部身殁道消,谁知哪日就会轮到他们两部,想要避免族群消亡,唯有起兵奋起反抗,方为解决之策!”
阿古泰听到石报奇的话语,眉头顿时一皱,感觉此事够呛能够成行的他,实在不想打消掉统领的念头,毕竟当年大明朝廷派兵围剿,这剩下的海西女真两部都根本未起反抗之心,只知道拼命往北逃窜,好保住性命,所以才得留存实力。
如今让他们在暂得安宁的情况下,出兵反抗大明,这怎么可能?
阿古泰沉默不语,眉头紧皱的他,更是一脸纠结。
九脉修神
大步向前的石报奇,半天没有听到阿古泰的回话,下意识的回头一瞥,在看到阿古泰的神情之后,脸色一板的同时,更是开口反问道: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神箭遗恨
阿古泰一脸纠结,听到石报奇问询的他,想了想之后,还是开口说道:
“统领,那些海西和野人女真,胆小怕事,而且他们现在已经搬到极北的地方苟延残喘,雄心壮志早已消磨,根本不复祖先荣光。
卑职认为统领此行,成功与否暂且不说,卑职主要担心,他们会不会将统领大人抓住,尔后献于大明朝廷,用以投献讨好?”
阿古泰说到最后,怕惹石报奇不悦的他,已经是用了探寻的语气。
帝王妻
但是纵使这般,石报奇在听到阿古泰的话语后,向前奔行的脚步,还是突然停了下来,接着慢慢转过身,皱着眉头,冷目盯着面前的阿古泰沉默不语。
阿古泰见到石报奇这副模样,脚下步伐一滞不说,神情更是变得有些惊惧,躬身站立一侧,目光躲闪。
就在阿古泰以为,接下来石报奇肯定会大发雷霆,怒斥自己的时候,在他对面的石报奇,却开口反问道。
“既然你认为去找海西和野人两族行不通,那依你之见,我们又当该如何?难不成看着族人死去,吾等就默默无为,寻找一处山野,苟且余生吗?”
石报奇语气平淡,可是阿古泰却听出这话语之中所隐藏的愤怒,大脑飞转的他,看着面前平静的统领,心中更是慌乱的要命,情急之下,口不择言的说道:
“鞑靼一部入主中原之心不灭,吾等若是去寻去海西和野人部落的帮助,还不若直接前去投被鞑靼,跟着他们一起,机会没准还会更大一些,要知现在西部草原,已经尽皆归属于达延汗统治,其势之大,已经不弱于当初蒙元起家之时,所以卑职认为,与其向北,不如吾等向西行进,也或者……”
婚夜逼她至浴室:首长大人,娇妻来袭
阿古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话语未能收住,直接顺嘴说了下去,不过很快意识到这种事情好像难以成行的他,眉头顿时一皱,将要出口的话语也生生止住。
可是阿古泰停下,对面的石报奇却感觉阿古泰所言颇为有理,对于他后续的话语,也开始变得越发好奇起来,直接开口问询道:
伤情 斜晖匆匆
“或者什么?”
阿古泰神情突然变得有些胆怯起来,讪讪笑了两下之后,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神情,对着石报奇说道:
“大人,没什么,卑职一下子说顺嘴了,不小心顺口说了下去,没有或者了。”
石报奇盯着面前的阿古泰并未言语,不过审视的目光,却从未移开。
片刻之后。
阿古泰承受不了石报奇所带来的压力,索性直接说了下去。
“卑职认为,就靠吾等十多人前去鞑靼,也是位卑言轻,根本不会引起那达延汗的重视,毕竟这些年的达延汗一直忙于征服草原诸部,虽然时有犯边,但都是小型的抢掠罢了,根本就没有和大明正式开战的意思。
现如今吾等就这般空手前去,也未必会落得什么好处,甚至没准还会被他用作苦力,来帮着他政府草原诸部也说不准。
所以卑职感觉,为了让鞑靼坚定和大明开战的决心,不若我们帮着成全一番。”
“如何成全?”
石报奇听到阿古泰的话语,直接开口问询道:
阿古泰稍稍停顿之后,缓缓说道:
“当今大明皇帝和历朝历代皆不相同,旁人后宫成群,子嗣无数,但是现如今的弘治皇上,却仅有一妻一儿。
统领大人,您说我们要是将这大明太子的首级送去鞑靼献于达延汗,又将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