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dg10都市言情 夢迴大明春討論-426【老狗】推薦-y3je4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老爷,该喝药了。”丫鬟捧着一碗汤药进来。
重生之苏宝儿 檬来檬去
李鐩身上裹着棉毯,正用一柄放大镜,窝在床上仔细看书。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幸亏有放大镜,否则就只能让人念诵。
在传统理学家的印象当中,物理学派虽然“妖言惑众”,但也非全无可取之处,放大镜和缩小镜(近视眼镜)就让他们非常喜欢。
李鐩接过药水,仰脖子一口喝下,便挥手让丫鬟离去。
又把书读完一页,李鐩轻轻放下,实在没有什么读书的心情。
这位老先生,已经七十多岁了!
前些年黄河决口,河道总督祭祀山川,李鐩斥责其该祀河伯。堂堂工部尚书,不思如何整治河道,却在这种问题上纠结,看似是个昏庸无能之辈。
可又有几人还记得,李鐩是一路靠政绩升迁的。
儿女成双福满堂 红粟
他年轻时前往山西赈灾,不但救活无数灾民,还主持开挖水渠,灌溉农田上百万亩。如今,山西最大的水利工程,是李鐩顶着层层压力修建而成。
他还在密云修筑防御工事,从此之后,蒙古就不再从密云南侵,因为李鐩的防线构筑得毫无破绽。
李鐩属于刘大夏的心腹,别看刘大夏后世名声很坏,却是个真正能做事的干臣,并且还是个传统改革派(除了开海,其他方面刘大夏都主张改革)。
似血残阳 坠落之源
李鐩以前也是改革派,李东阳致仕以前,留给王渊那份改革方案,就有刘大夏和李鐩参与制定。
正德继位,刘瑾弄权,刘大夏滚蛋,李鐩也跟着滚蛋。
直至刘瑾伏诛,李东阳得势,才把李鐩召回来。
但李东阳很快又退休了,李鐩为了明哲保身,只能随波逐流混日子。他勉强配合杨廷和,又勉强配合梁储,也接受太监和边将的拉拢。偶尔劝谏皇帝不要大兴土木,可皇帝一旦下令,李鐩还是会尽量配合。
刚开始,包括王渊在内,大家都觉得李鐩投靠了杨廷和。但现在众人明白过来,这老家伙谁都不投靠,他只想安稳混到退休而已。
但是,就在这段时间,李鐩突然又硬气起来!
末世大农场主
因为王渊帮助工部收回部分财权,工部新立了一个节慎库,包括杭州南关在内的关税,都会上交到节慎库中由工部处置。
清流与太监,同时盯上节慎库!
杨廷和想让心腹去管理节慎库,张永也想在节慎库设置督理太监。一向唯唯诺诺的李鐩,顿时恢复年轻时的风采,守着节慎库不让任何人染指,等于同时把杨廷和、张永给得罪。
这条老狗,还剩下几颗牙,咬人或许不利索,但护食的本领却没丢。
“备轿!”
李鐩突然从床头爬起,扔掉手中的放大镜,坐着轿子直奔城西王宅。
随从递上拜帖,门子一看工部尚书来了,连忙跑进去通报消息。
王渊亲自来到正门迎接,搀扶着李鐩进屋,问道:“李尚书有何要事,居然亲自冒雪而来?”
李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套近乎说:“王侍郎真有本事,竟能变废为宝,把那些无用的碳灰,做成蜂窝炭利济百姓。”
王渊笑道:“都是物理学派的学生们在忙活。”
李鐩拱手说:“老朽也对物理学颇感兴趣,还专门研习了王侍郎开创的新算学。”
王渊问道:“李尚书也对算学感兴趣?”
李鐩微笑道:“再怎么说,老朽也是工部尚书,年轻时也主持过许多工程。若不精研算学,岂不被宵小所蒙蔽?”
“是在下失言了。”王渊拱手致歉。
兵锋时 南海十三
李鐩正色道:“工部所制新钱,质量拙劣,用料不足,坏了王侍郎的大事。老朽此来,是给王侍郎登门谢罪的,还请王侍郎不要怪责,老朽立即整顿工部宝源局!”
王渊好奇道:“此事究竟有什么内情?”
李鐩解释说:“因为节慎库的事情,老朽得罪了杨阁老和张永。见户部宝泉局铸钱有利,于是也想让工部铸钱,但又没脸向王侍郎求助,毕竟这有抢夺政绩的嫌疑。正好江彬找上门来,愿意帮忙在陛下那里请奏铸钱差事,老朽一时糊涂便答应他了。”
看似解释得很直白彻底,但李鐩还是有些话没说尽。
他是因为得罪杨廷和、张永,又不愿跟王渊走得太近,才选择跟江彬临时合作。没成想,江彬拿了商量好的利润之后,居然还贪心不足,暗中伙同宝源局官员偷工减料,造出的银元竟可用手直接掰断——掺进去的铅锡太多!
银针生死判 yang9398
李鐩直接就傻眼了,被架上去了下不来。他已经得罪张永、杨廷和,难道又跟江彬闹翻?
只能求王渊帮忙,而且要彻底投靠王渊才行,否则这件事根本没法收场!
作为一个七十多的老臣,李鐩虽然随波逐流,骨子里却是极为傲气的。他只服刘健、李东阳、刘大夏那辈人,根本看不起杨廷和、梁储之流,更把王渊当成孙子辈看待。
被逼得投靠王渊,李鐩别提有多憋屈。
“江彬圣眷正隆,他们是扳不倒的。老朽夹在其中,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李鐩摇头叹息,“真是老糊涂了,怎能相信江彬,相信他只拿一点好处就能罢休!”
小红楼 清蒸鳜鱼
王渊仔细琢磨,大概想明白局势,笑问:“李尚书是否认可改革?”
李鐩半眯着眼:“不改必衰,但须谨慎。”
王渊摇头道:“主持改革者,必须谨而慎之,但真正开始改革,则必须阔步向前。改革之事,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忍界之我能复生 中二晚期22
李鐩捋着胡子大笑:“哈哈,王侍郎深得从政三昧,如此或许还真有几分改革成功的希望。”
“李尚书愿助我一臂之力吗?”王渊直接问道。
李鐩叹息道:“我是不成了,已经七十多岁,还能再活几年?不过我有一人,可以荐与王侍郎。”
“哪位高贤?”王渊问道。
李鐩说道:“工部右侍郎赵璜。此人锐意改革,公正无私,且能力卓著。以他的才干、政绩和资历,早就该升左侍郎了,只因得罪人太多才止步不前。”
王渊又问:“工部左侍郎刘永如何?”
李鐩笑答:“杨党之人。”
王渊说道:“既然是工部左侍郎,宝源局铸造劣钱的罪责,也应该让他来分担一点吧?”
“于情于理,都该如此。”李鐩说道。
张永与杨廷和都想控制工部库房,又憎恨李鐩跟江彬暗中合作,于是打算联手把李鐩给弄得罢官。既然李鐩愿意投靠王渊,那王渊也不会拒绝收下工部,直接让工部左侍郎刘永背锅即可。
新妻入局
刘永此人,官声很不好,早就被多次弹劾贪污,有杨廷和保着才能混到现在。正是背锅的绝佳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