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k4m好看的都市小說 《司禮監》-第三百二十七章 傳說都是騙人的展示-mzn9p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最近咱家下去走了走,看了看,直隶、辽东等地一圈走下来,差不多一个多月。回来后也去都察院、大理寺那边看了,结果咱家十分的不满意。
为什么呐,因为咱家在走走看看的过程中,发现了我们的官吏对待国民十分的不热情,工作方式十分的粗暴,对来反应情况的国民可谓是毫无感情,官僚作风简直是无法无体,这样怎么能行!
咱家思来想去,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还是要在全国开展一次大的整顿,健全制度,增强官员同国民之间的感情,好使我们的官员们及时解决国民问题,维护国民正常权益。
最重要的是,要让我们的官员们知道如何跟国民打交道。
——节选自《魏公公关于促进与群众交流座谈会》
………
大福晋快羞死了,果然人家说当明朝当太监的都阴坏着,这是说的一点都不差。
也只有这些生理残疾的人,才有那么让人匪夷所思的怪癖。
虽说内心已经做好了准备,也愿意接受,但大福晋终究是女人,始终还是要矜持一些的。
她很懂的,男人得到的越快,就越不懂得珍惜。嗯,包括太监也是如此。
只有让眼前这个年轻的太监对自己又爱又怜惜,她阿巴亥才有机会保住自己的三个儿子。
因此,大福晋伪作羞怒的嗔了一声,在魏公公不舍的眼睛中将掀起的衣服又放了下去,并且将双手捂在了腹部之上。
“唔…”
魏公公缓缓起身,没有感到失望,反而被大福晋的这个动作弄得兴致更高。
“你是乌喇那拉氏,对吧?”
公公热情的主动坐到了大福晋身边,将他代表和平的友谊之手放在了大福晋的丰满腰肢上。
这个动作有助于促进双方更进一步的交流,增强双方的感情,并且有效化解此间的某些尴尬。
大福晋呢,则是有意识的抖动了下腰肢,似想挣脱那只友谊之手,但可能是因为过于紧张的缘故,她没能挣开。
“真好,保养的真好,这身材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咧。”公公的手在大福晋的腰身上摸来摸去,面上却是一脸欣赏。
这可不是违心之言,刚才公公瞧着仔细,生过三个孩子的大福晋肚皮恢复得相当亮眼,虽然仔细看还是有些松,但比起洛洛儿来却是要好一些的,跟贵妃娘娘比也是不差的。
“公公,不要。”
大福晋被公公摸的,丧夫的内心正在渐渐的融化,毕竟她也是女人,然而她必须有所抗拒,这样才能显得她大福晋与众不同。
“哎,没事,我就摸摸,咱家这个人咧,没什么坏毛病,就是喜欢欣赏美人。听说你大福晋可是女真三大美人呐,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咱家虽是太监,但也是喜欢如大福晋这般的美人咧。”公公的声音充满男人的雄性激素,特别的悦耳动听。
大福晋不吭声,她能说什么。
公公准备进一步交流时,突然想到什么,于是他老人家走到帐门处瞅了瞅,然后解开自己裤腰带把帐门给绑上了。
这个动作让大福晋更是面红,也知道那一刻终是要来了。
提着裤子的公公一脸正色的重新坐到了大福晋身边,很是关心的道:“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很长,不要再将过去的事情放在心里,一切要向前看,知道吗?”
说话间,已是把人家大福晋的手直接拉了过来,轻轻揉着。
大福晋微微点头,她要不向前看,也就不会来了。
“这样就很好嘛,”
青菜太子妃
公公又进一步的将大福晋搂在自己胸口,和声道:“以后你就跟着咱家吧,咱家不会亏待你的。”
“嗯?”
男欢女爱
大福晋迟疑了一下,对方都这么说了,她必须要讨价还价了。
“罪妾愿意伺奉公公,只是…还请公公能够放过我那三个苦命的孩子。”
闻言,公公的动作顿住,道:“你是说阿济格、多尔衮,还有多铎吧?”
“是他们,求公公放过他们,他们还小,什么都不懂…”大福晋可怜而无助的样子人见人怜啊,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公公也很同情大福晋,但这件事却是比较难办,他为难的摇了摇头,叹道:“阿济格他们是小,但却是朝廷指名的战犯,要想保住他们,不瞒你大福晋,怕是难咧。”
听了这话,大福晋的眼泪都要下来了:“还请公公高抬贵手,帮帮罪妾…”
“大福晋莫哭,莫哭,唉,咱家最是见不得美人哭咧。”
公公心疼的拿帕子帮大福晋抹泪水,踌躇了一会,继而像是拿定主意了,道:“这事也不是不能,毕竟他们兄弟三人也没犯什么大罪,要不…咱家帮你试一试?”
“多谢公公!”
拈花笑:毒医弃后 纳兰静语
阿巴亥激动的抬头去看公公,却发现对方的目光很是炙热,且正盯着她的身子看。
她的脸一下又变得通红,薄唇轻咬,再不犹豫,将对方的手缓缓的放进了自己胸口。
公公很是满意,正色道:“你放心,辽东经略杨镐是咱家的恩师,咱家把这事跟他老人家说说,多半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公公能救我三个孩子,罪妾什么都愿意。”满面羞红的大福晋又将公公的另一只手缓缓放到了自己腹部以下。
心中满是异样,没想到自己堂堂大福晋却要被一个阉人糟蹋。但为了孩子,这些又算什么呢。
“听说你和代善有一腿?”公公试了试大福晋的松紧,觉得不错。
“啊?”
大福晋先是没明白过来,反应过来后脸上更烫了。
“没事,咱家可不会吃死人的醋。”
公公摸了摸大福晋的额头,如他这种心胸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的天选之子,岂会跟凡夫俗子一样用世俗的眼光看人呢。
大福晋沉默,这种事她没办法说。
公公忽的拍了拍她的臀部,笑道:“人家说屁股大生男娃,这话一点不假,你大福晋不就一气生了三个儿子嘛,要不就劳大福晋也帮咱家生一个?”
“什么?”
大福晋没听明白,公公却已然动作起来。
“啊?”
召尸墓响 唐川
“嗯。”
“啊!”
“嘘!”
“呃。”
“呼。”
“……”
第三者的第三者
半个时辰后,两条腿已经麻木的大福晋望着正系裤带子的魏公公,双眼之中仍是不可思议。
传说都是骗人的,原来太监不都是阉人。
不可思议之外,大福晋却有着很大的满足和幻想,比起那个大了自己31岁的丈夫奴尔哈赤,以及那个大了自己六岁的代善,面前这个同自己一般年纪的明朝天使,似乎才是她大福晋的良配。
如果自己能给对方生个一儿半女,对方一定会饶过阿济格他们的。念及于此,大福晋将自己的身子往后倚了倚,尽可能的将腰身往上翘了翘。
穿越之开棺见喜
穿戴完毕的公公回头看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而又带有不可察觉冷意的笑容。
万历四十七年三月二十五日,注定是一个载入史册的日子。
上午巳时正(十点),伟大的大明皇帝亲军举行了盛大的和平入驻黑图阿拉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