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c熱門玄幻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暗影熊-第1220章( -) 嗨~!大骨頭架子,好久不見了哦!鑒賞-azbcy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呼!!
在雅儿贝德那双黑色的堕落天使翅膀展开的一瞬间,她那身包覆着全身且长满尖刺的漆黑没有露出半点肌肤的铠甲展现出了傲人的曲线,同时,手上那金属的且还长有爪子的手套里紧握着的那柄发出绿色光芒的漆黑巨斧,便恶狠狠地划破空气,在发出一声渗人的呼啸声后便结结实实地斩到了黑领女王那巨龙脑袋的脖颈上。
要知道,雅儿贝德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守护者总管,居住在王座之厅和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地下第九阶层的一个房间里,其创造者为原安兹·乌尔·恭公会四十一名成员之一的‘翠玉录’,穿越到异世界后,雅儿贝德便成为安兹·乌尔·恭的得力助手兼极端爱慕者?她拥有除了军事方面以外管理纳萨力克的完美才能,在所有的守护者中防御力当属最强,且还拥有一件世界级的道具——地狱深渊。
那是一件可变形的世界级道具,拥有最强的对物体破坏能力,虽然对活物的效果稍差一点点,但是,如果仅仅只是斩下一只区区只有七十级的黑鳞巨龙的脑袋的话,那就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至少,在远处的安兹·乌尔·恭、夏提雅以及一些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喽啰巫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然则……
锵~!!
在一阵金属般的碰撞摩擦声以及火星四溅之中,让所有人都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雅儿贝德那势大力沉和志在必得的一击,那由世界级的道具——地狱深渊所发动的斩杀,竟然没有能成功斩掉那头区区只有七十级的黑鳞巨龙的脑袋?
而且,没有一斧斩掉竟也算了,对方的那脖颈间的皮肤鳞片甚至还坚硬到足以抵抗世界级道具挥砍并毫发无伤的骇人地步?
‘!!’
敌人怎么不见了?!
‘吼~!!’
续《飘》之随风未逝
在这边!!
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是,当发现自己差点就被斩首之后,黑鳞女王也彻底怒了,直接咆哮着侧头,再次狠狠地一口就朝着那个长着黑色的翅膀,身着全身漆黑的铠甲,看起来就像一头恶魔一样的女骑士咬了过去。
逍遥仙门
‘哼!’
‘再来!看你能坚持几下?!’
三连斩!!
同样不知道自己志在必得的一招为什么无缘无故会落空,但是,觉得很可能是因为对方有什么保命的道具或者技能在作怪的雅儿贝德也不去多想,直接凭借自己占据绝对优势的速度瞬息一闪,让对方的第二次撕咬再次落空的同时便又出现在了对方脖颈的另一边,然后手里的漆黑巨斧再次狠狠朝着对方脖子的另一边斩杀而下,并发动了瞬息之间连斩三次的技能!
铛~!!
又一声金属碰撞的巨响声响起!
然后,黑鳞女王被砸得有些踉跄哀嚎的同时,女总管雅儿贝德手里的巨斧也再一次被高高地弹起,且由于这一次她用出的力气格外的大,以至于她就不得不往后倒飞了十几米这样才堪堪停住。
‘??’
‘吼呜……’
虽然再一次侥幸地没有被对方给斩首,但是由于那巨大的力量,就还是被砸得有些眩晕的黑鳞女王有些怕了,不得不赶忙蒲扇着翅膀,一边警惕地盯着不远处那个倒飞出去后已经滞空悬浮着的可怕敌人,一边有些害怕地缓缓往城里的方向缓缓倒退着。
‘该死!’
‘这不可能!!’
看着手中完好无损的巨斧,还有那刚刚那被巨大的力量震动得微微有些发麻的虎口,雅儿贝德心下的疑惑更甚了。
因为她刚刚有留意,在她的巨斧第二、第三和第四次斩击在瞬息之间斩到巨龙脖颈的瞬间,压根就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如果说第一次是自己大意或者是因为对方的某些道具和技能在发挥作用的话,那么,雅儿贝德现在就很肯定,她第二次的斩击就真的是确确实实地斩到了对方脖颈的那些细密的鳞片上了,且没有看到对方激发或是使用任何的防护技能,这一点她非常确定!
所以,此时看到两次原本必杀的斩击都落空,看到跟安兹大人约定的时间已过,可自己却没有能拿到对方的头颅,她就不免有些恼羞成怒,便打算再一次飞扑而上,一鼓作气在对方的身上其它地方多砍几下试试,看看对方是不是真的刀枪不入,连自己手里的世界级道具都奈何不得对方丝毫?
‘雅儿贝德!’
‘住手!那边危险,快回来!!’
然而,没有等恼羞成怒的女总管再次扑上去,似乎已经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安兹·乌尔·恭却突然对她怒斥了一声,并催促对方赶紧返回。
‘可是!’
然而,两次志在必得的攻击却全都落空的雅儿贝德又哪里肯甘心?
她先是朝着后边的安兹大人以及那个在安兹大人旁边正用嘲弄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夏提雅一眼后,就打算再次冲上去,说什么都要将那头刀枪不入的巨龙给砍杀掉!
‘哼!’
‘快回来!这是命令!!’
知道自己的守护者总管是个什么想法的安兹·乌尔·恭再次叱喝着,并朝着对方投去了一个不容置疑的眼神。
‘啊!’
‘是……’
没办法,发现安兹大人的命令很坚决,不得不从的雅儿贝德只能最后狠狠盯了一眼某只莫名其妙的卑劣巨龙后,才悻悻地朝着主人的身边飞了过去。
‘??’
‘怎么了,安兹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这时,原本还想对那个雅儿贝德冷嘲热讽一般的吸血鬼真祖,那个夏提雅似乎也隐隐察觉到了某些异常,所以,她在急忙打消那种不合时宜的念头并同时现出了全武装的血红形态,且手里还持着神器级武器——滴管长枪之后,才一边小心戒备,一边小心警惕地对她的安兹大人问道。
‘那条龙……’
‘它有什么古怪吗?’
不过嘛,她心下就肯定是幸灾乐祸多一点的,因为刚刚幸亏她没有抢着去对付那只巨龙,要不然,现在在伟大的安兹大人的面前丢脸的,可就是她夏提雅了!
那种事情,可是她绝对绝对不能接受的,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再一次在安兹大人的面前失礼,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再一次让安兹大人失望!
‘……’
然而,安兹·乌尔·恭却没有回答,而是默默的用他那双血红的邪眼朝着前边戒备着,并直到身着漆黑战甲的雅儿贝德安全回到自己的身边后,他才一边隐隐准备某种法术,一边对着远处的空气试探着大声叱喝着道:
‘哼!’
‘出来吧!’
‘能够在雅儿贝德的全力攻击下两次保住一头只有区区七十级巨龙的性命,而且还不让我们发觉,有那种力量和能力的,在这个世界除了你之外,我相信不会再有别的人了!’
‘我说的对吗?’
‘那位白魔导师安妮·哈斯塔阁下,想必,你现在一定就在这里,我说的没错吧?’
其实,从刚刚开始,安兹·乌尔·恭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他就总是隐隐觉得那头黑林龙施展的那个法术威力有些不对劲,不可能轻易就能控制大海的厉害!
不过,由于对‘魂魔法’没有接触过,且所有的知识、力量和技能都来自于游戏的他,对于法术的真谛以及某些细节也不是太过于了解,所以才被糊弄了过去……可现在,看到雅儿贝德明明有一百级,可是却两次三番地连一头看起来很普通的七十级巨龙都破不了防,他又哪里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啊,这种情况让他想起了当初第一次碰到那个小女孩的时候……
当时,对方也是随手一个熔岩护盾就轻易挡住了雅儿贝德几乎的所有攻击,甚至,对方还利用那个诡异魔法的强大自动反击能力轻伤了雅儿贝德,最后还打得他们俩只能狼狈逃跑……那种羞辱的遭遇和经历,他安兹·乌尔·恭现在可还仍旧是历历在目的。
‘!!’
‘安兹大人,您是说,那个家伙,她来了?!’
‘原来是这样!’
‘哼!这次饶不了她!!’
听到自家的主人安兹·乌尔·恭这么说,雅儿贝德和夏提雅便终于反应过来,并齐齐紧握着她们手里的武器,就这么一左一右地护持在了她们的安兹大人的左右,对前方的某个不知道在哪里,甚至都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敌人严阵以待着。
现在,她们可是全副武装且随身带着许多世界级道具的,安兹大人更是将所有PVP时能用得上的东西都带上了,所以,她们觉得,如果那个小女孩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的话,兴许她们在三打一的情况下,会有机会胜过对方也不一定?
‘??’
‘他们那是……’
‘等等!安妮大人真的来了?!’
黑鳞女王在晃了晃脑袋,缓缓适应了那种被巨大力量撞击产生的眩晕感之后,等听明白了远处那个黑魔导骷髅王的话并回过神来后,她才口吐人言并也疑惑地左右张望着。
说实话,她自己其实也是有些奇怪的,因为她的鳞片和防御不可能抵御得住对方刚刚的那两下攻击才对!那种巨大的、连自己的脑袋都受到震荡的力量,她现在想想起来都是有些害怕的……可结果,对方硬是没有能伤害到她一丝一毫,这就很耐人寻味了的。
‘……’
‘……’
然而,当冷场了好一会,当敌我双方都开始陷入诡异的沉默后,当双方都以为是误判,甚至连安兹·乌尔·恭都觉得是不是自己多心了,觉得那个该死的小女孩压根就不在这里的时候,终于……
“嘻嘻!”
(*′`)
在一声爽朗的贼笑声中,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手里拎着一头毛绒玩具小熊的小小身影,便终于凭空出现正在了某头差点就砍掉脑袋的巨龙女王的额顶上,就那么在那些尖锐的犄角旁俏生生地站立着,对安兹·乌尔·恭等人扮了个大大的鬼脸。
‘!?’
‘安、安妮大人?!’
‘!!’
‘果然是她!’
‘安兹大人,小心!’
‘哼!你终于肯出来了,白魔导师……’
在众人或惊喜、或惊骇、或警惕,或是冷哼并戒备着之后,某个糟心的小女孩便笑嘻嘻地开口了:
“那个……”
(*^▽^*)
“人家才不是什么白魔导师呢,人家是一名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厉害的奥术大法师!!”
(-)
是的,安妮表示:那个劳什子的白魔导师是别人乱按给她的名头,简直难听死了,她宁愿要对方的那个‘黑魔导’都不愿意接受那个难听的‘白魔导’!因为,那个称谓总是让她不自觉地想起某个叫做邓布利多的狡猾糟老头子,那个白魔导什么的,听起来就像是在骂人的话!
反正啊,她肯定是不会主动承认就是了。
(……)
(● ̄() ̄●)
‘哼!!’
‘夏提雅,配合我!等会咱们跟安兹大人一起消灭她!!’
‘好!’
发现果然是那个小女孩之后,雅儿贝德没有啰嗦,先是让自己左手上出现一个黑色鸢盾,然后才执着巨大的黑色战斧飞到了对方的左边,同时,也让现出白色翅膀的夏提雅飞到了对方的右边,就这么配合着安兹大人形成了三对一的半包围姿态。
至于对方脚下的那头七十级的巨龙以及下边城市里的那些人类和亚人,则直接就被她们给无视掉了。
“??”
(.)
“你们想要打架?可是,你们确定吗?人家跟你们说哦,你们肯定不会是人家的对手的!”
( ̄ ̄)
看到那俩个凶巴巴的小姐姐已经迅速地做好了相关打架的准备,看到远处的那个大骨头架子安兹·乌尔·恭似乎也正在引导着某种法术,小安妮便拍了拍那头想要跟她说点什么的黑鳞巨龙,让对方先化成人形退到城里后,她才就那么不退反进地迎上前去,就那么一点都没有防备地歪着哪可爱的小脑袋朝着前边的那三个隐隐围住了她的家伙们问道。
她本来今天也不想来这里的,但是,鉴于某个大骨头架子太过分了,打下了那么多的地盘,连斯连教国里的那些坏蛋也都打了还不算,竟然连她认识的这头母龙以及对方的国家都要欺负,不得已,她便在关键时候跑来偷偷帮忙,可哪想,最后就还是被对方给猜到了?
‘哼!’
‘白魔导,你可别先太得意了……这一次,我们可不会像上一次那样,那么轻易就输给你!’
星界神武
‘不过……’
‘既然你来了,那就别走了吧!’
对于前边的那个屡次三番跟自己作对,还曾多次羞辱自己的小女孩,对于那个疑似或者肯定就也是一名穿越者的玩家,安兹·乌尔·恭也说不上有多憎恨对方,但是,既然对方选择了跟自己敌对,既然对方身上可能有自己需要的东西,既然立场不同,那他就肯定是要消灭对方的。
这就如同他征战着两个多月以来消灭的数十上百万反对他安兹·乌尔·恭的人类或者亚人一般,他不会允许这个世界上有反对他的人能好好地活着,至少不允许那些公然反对并对抗他的人活着!
‘雅儿贝德!’
‘夏提雅!!’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或者准备,安兹·乌尔·恭就猛地对着不远处的那已经悬浮在半空中的一黑一红的两名守护者下令道。
‘嗨呀~!’
‘去死吧!!!’
刹那间,黑色和白色的翅膀一抖,然后一红一黑两道身影便急速一闪而至,然后她们手里的漆黑巨斧和滴管长枪便齐齐从不同的方位朝着不同的方位猛击而去!
显然,不管是雅儿贝德还是夏提雅,她们都知道某个小女孩会一种十分坚固且还会用火焰自动反击的坚韧护盾,所以,对此早有准备和预案的她们,便心有灵犀地同时用她们几乎最强的力量朝着对方身前的某一个点击去,打算拼着受到强大的反击也要突破对方的护盾,以便给后边早就在准备着某种强大法术的安兹大人提供机会。
要知道,夏提雅可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综合能力最强的守护者,同时也号称是所有守护者当中最强的矛?而雅儿贝德则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里四名最擅长肉搏战的NPC之一,同时也是最强之盾!
而现在,黑魔导安兹·乌尔·恭麾下的最强之盾和最强之矛都在这里了,且还很默契地摒弃所有的嫌隙去联手突击敌人,想必,就肯定是获得他们之前预想中的某些战果的……而如果,连装备了不少强力道具的雅儿贝德和夏提雅两人联手都没有办法去压制或是突破对方的防御的话,那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来再多的人也都是没用的。
“!!”
!(;o)o
“……”
(ω)
“我闪!!”
!!(““)
总裁的呆萌小甜妻
看到那两个气势汹汹的家伙朝着自己冲来,这一次,安妮没有简单的一个熔岩护盾就将对方挡在外边,而是干脆先直接丢下某个小东西之后,就瞬间一个闪现不见了踪影。
(……)
(● ̄ ̄●)
‘??’
看到对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只毛绒玩具小熊,夏提雅就下意识地一愣,但是,知道眼前这头小熊是可以变大变小的她,就还是不管不顾地用自己的神器滴管长枪朝着对方的那肚皮刺了过去。
‘!!’
‘小心!!’
和夏提雅不同,知道某熊厉害的雅儿贝德却心下突然暗道一声糟糕,然后赶忙收手的同时,也不忘记对自己的同伴急声提醒着。
然而……
(!!)
:吼~!
轰!!!
没有等夏提雅接受雅儿贝德的建议并急退,她们两人围着的那只毛绒玩具小熊却突然膨胀并爆开,然后漫天的暗红色烈焰就将她们给囊括着吞了进去……
然后,等到火焰渐渐收束之后,无论是黑魔导安兹·乌尔·恭还是白魔导安妮就都看到了天空中的景象:那只巨大的暗影火焰熊身上和脑袋上竟插着一柄长枪和一柄战斧,但是它看起来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只是臂弯里一边夹着红色战甲的吸血鬼夏提雅,而另一边,则夹着黑色板甲的女魅魔雅儿贝德?
然后,在两女的死命挣扎之中,她们便随着那只巨大的火焰熊齐齐朝着下边还满是海水的地面上坠落而去……
“哈!”
(-)
“人家小熊上次在你的屁股上打的印子还在呢,现在还敢出来打架啊?”
( ̄ ̄)嘿嘿!
此时,已经出现在了远处的小安妮便一点都不客气地对着某个屁股后便的铠甲上还印着一个大大熊掌的女魅魔调侃着道。
毫无疑问,那两个家伙被她家那心狠手黑的小熊提伯斯一下就抓到了,然后就那么左右夹着掉落到了地面上,站在了那潮水虽然已经渐渐退却,但是积水仍旧淹没到了某头火焰巨熊膝盖处的海水里。
只可惜,某熊提伯斯身上的是暗影烈焰,那些海水肯定是奈何不得那种在水中仍旧可以燃烧的火焰的,只是让它稍稍有些不高兴而已?
‘……’
‘哼!’
‘觉悟吧!!’
不过,跟某个小女孩正在关注被某熊生擒活捉的雅儿贝德和夏提雅不同,此时,安兹·乌尔·恭则压根没有在意那种事情,他也没有空去在意那些,因为,他此时已经发动了他所能想到的让对方败在他手下的另一个技能——时间停止!
那是一个位阶并不高的时间系魔法,原本他自己也是没有多少底气能使用来对于那个强大的小女孩的,但是,在他利用其它增幅法术以及氪金道具强行将其给提升到超阶魔法之后,他便有自信,在雅儿贝德和夏提雅受到更多的伤害之前,彻底结果那个可恶的小女孩,然后对方的那头强大的召唤兽,那头疑似是用某种道具召唤出来的强大魔物,就肯定会不攻自破的!
所以,他并不担心,只是在突然变成黑白的时间停止的世界里,一步步地朝着前边的不远处的那个一动不动的小女孩走去。
‘哼哼……’
‘看来,时间系魔法对策果然是无比正确的!’
‘现在……’
‘永别了!小女孩,虽然我并不讨厌你,但是……你阻碍了我安兹·乌尔·恭前进的道路,所以……’
‘氪金道具——延迟超阶魔法:真正的死亡!!’
一步步朝前走着,看到时间停止的魔法果然生效,看到某个屡次三番羞辱自己的小女孩,看到那个强大的白魔导法师果然一动不动地原地站着,仍旧瞪圆着那双碧色的大眼睛幸灾乐祸地朝着远处的雅儿贝德以及夏提雅那边看去的安兹·乌尔·恭在叹息了一声吼,便毅然将手伸到了对面的面前,准备发动使用氪金道具提升的超阶让对方直接在时间重新流动后瞬间死亡!
然后,到时他会带走对方的尸体,并将其奴役并复活成一个强大的巫妖!届时,他相信,他就肯定也是可以从对方那扭曲的灵魂中获得他想要知道的某些重要情报的。
“嘿!”
(*′`)
突然,让安兹·乌尔·恭感到猝不及防的是:对方竟猛地朝着他看了过来,并扮了个大大的鬼脸?!
‘!!’
看到这种情况,安兹·乌尔·恭心下大惊,不得不赶忙停下了法术,就准备一个传送离开对方的跟前并拉开一段安全的距离。
“哈!!”
ヽ(⌒ω⌒)人(;;)))
只可惜,他还是慢了那么一点点?
因为,在他暴退之前传送之前,某个小女孩已经一把就抓住了他那已经伸到对方的脸前准备施放延迟即时死亡的手,然后,感受到上边传来某种可怕热量的他,吓得当机立断,瞬间就放弃了自己的手臂,放弃了那一截白森森的骷髅爪子。
“诶?!”
(*)
看到对方那么干脆就跑了的安妮,便只好有些些惊讶地将被她抓住的那根手臂给瞬间烧成了灰灰。
毕竟啊,她可不喜欢拿着别人的恶心骨头在手上,也更不可能拿去威胁对方,她可是知道的,对于对方那个大骨头架子来说,缺胳膊短腿什么的压根就不是什么打问题,因为对方可以随时找别的东西按上去就可以了,且完全就不会有什么不适!
“不可能!”
“时间明明停止了,你怎么还能动?!”
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时间的法术仍旧生效的安兹·乌尔·恭便有些心惊胆颤地怒问道。
按理来说,现在这里,就只应该有他这个施术者才能动的,可为什么对方不仅能动,还能在这种时间停止的魔法中轻易地施展那种不合理的非延时的法术,还直接烧掉了自己的那一截手臂?!
“没什么不可能的哦,人家正好,对时间规则有那么一点点的研究哦,就比你强那么一点点而已!”
(-)
是的,就一点点,大概是银河系周长乘以几倍那样的差距?
而且啊,安妮才不会跟对方说,她虽然已经很久没有玩弄时间了,但是,对于时间的掌控,她可是一点都不比空间或者别的能力更弱的。
还有,跟对方仅仅只能利用时间法术穿梭在一小段的时间缝隙里干坏事不同,如果安妮自己愿意的话,她甚至还可以随意将一整个宇宙,甚至是一整个的位面的时间给随意暂停?
虽然时间什么的解释起来要比对方理解的要更麻烦一点,但是,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就对了!
“!!”
“你!!”
看到对方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加难缠,再加上在对方手中败过不止一次,再没有跟对方硬碰硬对抗的心的安兹·乌尔·恭就果然地又怂了!
只见他趁着时间法术还没有结束,趁着某个小女孩似乎并不想乘胜追击,他便身形飞退着,很快就退到了某只火焰巨熊的身边,然后在时间法术失效的瞬间,再次故技重施地带着他的那俩两个守护者传送逃跑了。
妹妹的贴身高手 橘子吃葡萄
“喂!!”
☆(o*ω)
“……”
()
“真是的,人家还想找他说点事情呢……”
s(`ヘ′;)ゞ
那年今日,你把笑留给了谁 子桑一梦
看到对方跑得那么快,原本就没想太为难对方的安妮便只好决定,下一次看到对方再去说某些好像也不是太重要的事情?
‘……’
而此时,在远处的一个高地上,一小撮骑着马的帝国军士兵和高层正聚集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远处出现的某个小女孩。
毫无疑问,虽然战斗和对抗的时间很短,甚至他们都没有能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只知道,那个黑魔导再一次败在了那个白魔导,也就是败在了那个可怕的小女孩的手下,并再一次抛下他们帝国军先一步跑路了!
‘这……’
‘陛、陛下,咱们现在怎么办?’
看着下边此时已经渐渐退掉的海水,看着那些泥泞的地面以及稀稀拉拉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的帝国士兵,再看看那些失去指挥的骷髅们开始茫然失措地乱转,那一群侥幸策马逃到高地上逃过了海水席卷的帝国军高层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因为此时此时,原本有近十万的帝国士兵和几乎同样数量的骷髅们,他们已经大都被海啸冲没了……此时这里,骷髅们可能还剩下个三五万,而帝国的士兵在那场大海啸过后,除去被卷走和淹死的,恐怕剩下来还活着的就不到一两万了吧?
‘可恶!!’
‘哼!既然那个家伙跑了,那你们留点军官去负责收拾残兵,咱们现在也立刻退回帝国去!!’
看到安兹·乌尔·恭等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高层已经彻底消失不见,看到对方麾下的那些会飞的巫妖和异形种们也都开始仓狂四散逃窜,皇帝吉尔克尼弗露恩法罗德艾尔也不敢托大,赶忙也下达了撤兵的命令并承认了战役再一次失败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