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89d火熱都市异能 採集萬界 彼岸門主-第五百九十七章 天劍無名相伴-igs0s

採集萬界
小說推薦採集萬界
阴阳道是白云飞修行许久的法门,天罡法中逆反阴阳,永生三千大道中的大阴阳术,羽化门的真空阴阳道,赤明九天图包括三尺剑中都有阴阳道的法门。
一观纵横合一之后,这一剑已经不再是阻碍,只用了三天时间白云飞便彻底领悟了这一剑。
修成此剑之后,白云飞彻底将手中黑白玄翦震碎,融合到墨眉之中,墨眉还是那把墨眉,模样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其中蕴含的道又多了一分阴阳。
而且黑白玄翦的材料融入之后,墨眉将再次强化,白云飞没有用什么法门祭炼,只是不断的为其注入混沌之力,当自己剑道大成之日,这把墨眉也该成了,只是不知道和本尊的万界王剑比起来孰强孰弱。
阴阳剑道成,白云飞立刻开始参悟三分归元气,从排云掌,风神腿和天霜拳开始修行,毕竟是混元境界的感悟能力,而且本尊是以三元合一逆反混沌而入混元,此刻再走起这条路来,简单了许多,难的是如何将他们化为剑道。
洞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不知过了多久,白云飞彻底将三分归元气修成,下一步就是将他们化为剑道,不过剑从来不是苦修能修成的。
“也该出去了”白云飞摘下了一些血菩提,这东西是疗伤圣药,还能增进功力,对他来说也是个不错的消遣。
而后以神念洞察整个凌云窟,找到了十强武者武无敌所留下的武道感悟。凌云窟壁画上所留的是十强武道最厉害的是杀招——十方皆杀。
直死无限 如倾如诉
不过这倒是让白云飞颇显失望,这一招走的却是杀道。
此招一出人化为十,每招力量要互相均衡,方能将此招的十倍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故用者非得耗尽全身功力不可。用者在催动此招时,自身也会自招恶果。因为玄武真功一经杀人,便会催动招式上的杀意,每杀一个人,杀意便会愈深,日积月累,最终令用者不能自拔。
白云飞倒是不担心迷失什么的,因为他本身就是殭尸之体而且走的杀道葬天,手中的阿鼻元屠更是杀戮至宝,这一招的意境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远不可和三分归元的意境高远相比。他若想以杀入剑道何须借鉴这一招。
“唉,总不能所有的机缘都入自己所料,这机缘还是留给别人吧”白云飞能得到一门三分归元气已经很满意了,十方武道虽然不如意也没有必要太过于纠结。
出了凌云窟,白云飞直奔中华阁而来。
这里表面上是一家饭馆,实际上却藏有一柄绝世神锋天剑无名。
爱情是无药可解的毒
“好强的剑气!”无名猛然睁开了双眼,一步跨出来到了后院,院中多了一个年轻的身影。
狩魔领主
“你的剑,很特殊!”无名望着白云飞背后的剑,淡淡的说道。
白云飞将墨眉取下:“似剑非攻,墨眉无锋,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把剑。今日前来还请天剑不吝赐教。”
“我已弃剑多年,若要论剑我欢迎,若要比剑请往别处寻剑道高手吧。”无名并不像动手,他隐居江湖这么多年早已看穿了红尘,悟道天剑之境。
“剑赋有云,形而上剑,旷古无人,万剑敬仰,奉若天神。”白云飞缓缓说道:“说实话,天剑虽强,我却并不放在眼中,我更想看的是万剑归宗或者无天绝剑!只可惜这两剑你现在都没有。”
“万剑归宗?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无名一惊,万剑归宗是剑宗无上绝学,只是随着当年那一战,整个剑宗没师傅剑慧的回天冰诀冰封,万剑归宗也因此被尘封玄冰之下。
“想知道?那就出剑吧,让我看看天剑,究竟到了何种程度!”白云飞笑道。
无名却是再度摇头:“不必了,无名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再不想涉及江湖纷争,你走吧!”
妻为君纲
白云飞哑然:“我好心劝你,你偏不听,这一剑你是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混元!”
霸道的混元一剑轰然爆发,直冲无名而去,既然好言相劝不听那就只能做一个恶客强行动手了。
“少年人,你过分了!”无名微怒,凶悍的剑气爆发,整个人化作一柄绝世神剑直冲苍穹,剑光如壁将这道混元剑气阻挡了下来。
“哈哈,更过分的还在后面,看剑!”意之所至,剑随心动,墨眉无锋已经来到了无名氏身前。
花都保镖
忽然一道剑光自远处飞来,落入无名手中,剑动黯然,悲痛顿生。
“英雄剑!悲痛莫名,只用莫名剑法却是不行,哈哈哈,再来!”白云飞一时兴起,两人长剑相斗数百招,无名用尽了莫名剑法,甚至用出了天剑,可终究不是白云飞的对手。
百招之后,无名哑然,自己这个武林神话天剑无名竟然败在了一个年轻人的手里。
“长脚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小兄弟的剑道已经在我之上,你赢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白云飞道:“当然可以,不过我要去剑宗遗址,你准备让我自己去吗?”
无名眉头微皱:“剑宗已被冰封在万载玄冰之下,你去哪里做什么?”
“区区玄冰,焉能阻我,我要借万剑归宗一观。你若是不去万剑归宗我就带走了,你若愿意去,万剑归宗自然要物归原主!”白云飞笑了笑,这件事怎么看无名都不亏,而且他也没有能力阻止。主要是白云飞不认识路,想要找个带路的。
“万剑归宗乃是我师门典籍,你若想看用一个借字便好,何必非要带走呢?”无名实在不想回去,如果能永远冰封,那就让那个伤心的地方永远的深埋在玄冰之下吧。
“这就由不得你了,你若不去,说不定万剑归宗会流传在外,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本座做事全凭喜好。可惜了,你打不过我,否则到是可以将我杀了,以绝后患。”白云飞非常欠揍的说道。
“唉,何必如此,你执意让无名前往,我就随你走一趟。”无名苦笑,他自然能听出白云飞的用意,只是这人的性情委实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