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4vt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玩家超正義-第二百零四章 被詛咒的命運展示-hwjh9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安南已经完全理解了。
假如说雅瑟兰帝国的沉没,与一件或是更多件伟大级咒物的失控直接有关……那么大结界的破碎、以及之后的帝都塌陷坠落也就能说的过去了。
但这在解释了帝国沉没的原理时,却也出现了另一个问题……
“一直以来,守护‘三之塞壬’的都是我们凛冬一族吗?”
安南向伊凡询问道。
出乎他的预料。
伊凡却是摇了摇头:“我们凛冬一族,的确是历史极为悠久的家族。但我们也不是从最开始就存在的……至少在第三纪末期,我们才开始成为了伟大之物的看守者。
“而在我们之前,负责看守伟大之物的,是关系更接近于老祖母的‘霜语’一族。你知道剃刀岭的‘理发师’吧?他就是霜语一族的成员。”
第三纪后期?
安南皱起眉头,追问道:“是精灵们停止使用咒能的那个时期吗?”
“就是咒能时代结束后。至少是在霜语省附近的咒能完全结束之后。”
最强逆袭大神快穿
对这个问题,伊凡非常肯定的答复道:“因为【凛冬之血】从未被咒能污染过,自一千年前直至现在都是如此。
“我们从帝国时代,就一直作为‘三之塞壬’的看守者……事实上,在帝都坍塌那个时刻、三之塞壬依然还作为凛冬大公的权杖,被握持在那一代凛冬大公的手中。”
“那么,除了我之外,还有没有将冬之心反转的凛冬一族?”
“绝对没有。”
伊凡摇了摇头,详细的答道:“你现在也应该理解了。冬之心有两个作用,一个是祖母想要用这种方式制造同族、另一个就是为了使用——至少看守这把咒物。所以她老人家是不会让冬之心被他人轻易干涉的。
“能干涉‘冬之心’的,只有同级别的力量。所以刻下反转铭文的,只有那两位女士。但祖母与她们的关系疏远,不算敌对也不算友好。
“所以仅凭祖母的面子,不足以让她们直接帮忙;而她们也不会为了与祖母作对而故意破坏她的冬之心——你是唯一的特例,但这也是因为‘天车之书’的关系,而不是因为你是‘霜语’。
“退一步讲,就算想要找到那两位女士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那可是神秘与黑暗的领域。如果她们自己不想见到某个人,那么他穷极一生也无法抵达‘无光之地’。”
“那么也就是说,”安南沉声道,“【暴君】姿态,其实根本就没有被人使用过,对吧?”
“没错。”
伊凡肯定道:“‘霜语’的历史太过悠远,我也不知道龙族当年是如何看守这伟大级咒物的。但至少在‘凛冬’的历史中,我们从未有人接受过【暴君】的力量。因为冬之心封印了我们的这个选择。
“——你是第一位【暴君】。”
“……别这么说,有点别扭。”
安南咧了咧嘴。
不知为何,总觉得伊凡的赞美有那么点别扭……像是骂人一样。
“这也就是说……”
他低声喃喃道。
从这点来考虑,【疯狂之血】的三次“别天神”,还尚未被人发动过。而冬之心从“设计之初”就不被允许使用暴君的力量……
这是否……不是巧合?
因为冬之心,真的是老祖母所给予的能力——在大众的理解中,缺乏正面情感是为了约束霜兽。
汉魂 洌酒
但安南现在知道,这是一个谎言。
因为他所持有的“冬之心”已经是被反转的,可在接触狼女的时候,他察觉到自己依然能够驯服霜兽。
这也就是说,驯服霜兽的能力与他的血脉本身有关,而与他的情感状态无关。
而老祖母本身对自己的后代多有偏爱——甚至可以说是偏心。杰出的后代,甚至不会让他们死去。或者说,在死后也会让他们陪伴自己。
——那么老祖母难道会不知道,冬之心屏蔽了正面情感后,会极大增加夭折概率?
老祖母肯定是知道的。
可即使如此,老祖母依然这样选择……
那也就是说,她是有意识的、让自己的后代使用【昏君】的能力。
可它作为“暴君”的能力却一直被流传下来——至少伊凡还是知道的。这总不可能是给不知道多少年以后才出现的安南准备的吧?
那不可能。
——所以,这【暴君】的能力应当是凛冬大公的最后底牌。
老祖母的意思恐怕是,只有在无法应付当前局面的情况下,才允许将权杖倒置。但至今为止,这份能力都尚未被人使用过……
“【昏君】的能力是什么?”
太古神魔诀
安南询问道:“只要告诉我能力就好了,不用说诅咒。”
伊凡沉声道:“本来也是要告诉你的。你的后代不一定会具有反转的冬之心,有可能会回到我们的命运轨迹上。
“【昏君】的三项能力中,最有用的是……持有者的后代中,至少有一位会比持有者更加优秀。这才是凛冬家族能够传承千年的根基。
“另外两项能力中,其中一项是让持有者能够控制三代之内的所有亲缘者……包括父母、祖父母、叔侄、子女、重孙……也包括冬之手。
“事实上,这就是我们控制冬之手的原理。‘冬之手’咒缚的获得方式,就是注射被稀释、无害化处理的凛冬之血。凡是试图窃夺凛冬之血的人,终将会被我们所控制。”
伊凡面目平静:“只要持有权杖的情况下发出命令,并且被对方顺利接收,这一命令就必须被执行。如同接收了等效的敕令法术一般——即使是命令对方自杀,对方也必须立刻执行。
“这也是【传统】的力量……是属于‘家主’的权威,传统领域的神术中也有类似效果的神术。所以我曾怀疑,这把权杖的诞生或许与祖母有直接关系,但我并没有证据。”
“第三项能力呢?”
“第三项能力是最没有意义的……更有存在感的是它的诅咒那一面。”
伊凡沉默了一瞬,答道:“那是名为【无胜之命】的诅咒。这一生中,凡是你最想要得到的东西,注定无法得到……作为补偿,仅仅只是‘兴趣所在’这一范畴的东西,反而总能超越期待的完成。”
“……咦?”
安南怔了一下。
可伊凡明明是非常杰出的大公,甚至是凛冬历代最为杰出的大公。
难道……
安南忍不住询问道:“那父亲,您最想要得到的……是什么?”
“……我的祖父在我很小的时候死了,他是累死的。”
伊凡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了许久之后,低声喃喃道:“我的姑母献身于风暴之塔。我的叔叔作为叛徒而被家族除名。
妹妹皇后
“我的父亲是一个心思细腻而软弱的人,他出生在丰年、所以在冬年降临后不久,便变得暴躁、日日流泪垂泣。
不后悔相爱
“我和我关系最好的弟弟曾被绑架,而他最终被救援人员所杀。我的长兄承受不住压力而与父亲闹掰,在他十六岁那年选择离家出走、逃往地下,我已经快三十年没见过他了。
“在弟弟死去、哥哥离家出走之后,我的父亲也因不堪重负而自杀了。
“……所以我根本不想当什么大公。”
阴差没有错
史上最为杰出、最为贤明的大公,如此低声哀叹着。
“我只是希望,我的家人能平安、幸福的活着,仅此而已。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被作为下一代大公培养的是我……直到我接过它。直到我接过这权柄,继承这诅咒。”
伊凡大公脸上难得露出一个嘲讽般的笑容。
那并非是嘲讽他人,而是嘲讽自己。
他是在嘲讽自己的命运。
“——直到父亲自杀的前一晚,在我接过这份诅咒的那一天,我才终于明白一切。我注定杀死我的家人……这就是我的命运。
“安雅她作为大公的才能,的确比我要强的多。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当这个该死的凛冬大公……是在安雅被这诅咒所咒杀后,我想要继承她的意志,才恰恰触发了这权柄的‘力量’。”
我不想要这份力量。
我宁愿我的爱人,我的家人能够平安、健康的活着。
“所以……对不起,安南。”
方邪真系列之破阵 温瑞安
伊凡面无表情的,如同冰雕一般叙述着:“我知道,我不该将这重担交给你。你还很小……远比我当年还小,我知道你所承受的压力。
“但或许你至今为止所遇到的一切不幸、以后将遭受的一切苦难,也都是我给你所带来的命运……
“这权杖是很糟糕的生日礼物。所以——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