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utr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魔臨 起點-第四百一十五章 待到秋高馬肥時展示-ruccu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奉新城向西,一支骑兵队伍正在行进着,行进的速度,并不快,因为队伍里有一辆马车。
自东面,也就是后面,骑着貔貅领着少数亲卫的平西侯爷追了上来。
“参见侯爷!”
“参见侯爷!”
郑凡长驱直入,没人阻拦,哪怕是靖南王身边的亲卫,在平西侯进来时,也乖乖地让开了马车正面。
平西侯翻身下来,上了马车。
马车还算宽敞,却绝不是奢侈的类型。
掀开帘子,郑凡俯身进去。
田无镜坐在里头,脚下,垒着一摞折子。
对于郑凡的到来,靖南王没有丝毫的诧异,只是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小火炉,道:
“泡茶。”
火炉上有现成烧着的水,周围茶叶和杯具也都有,郑凡点点头,泡了两杯茶。
马车,还在继续行进,并未停下来。
田无镜接了茶杯,放在手中:
“晋东,其实是块很好的地方,四战之地,又等同是四争之地;
庸人占着,就是自取灭亡;
但,
地,
还是那块地,
猛虎站着,就是四出之地,虎威可达,尽情恣意。”
郑凡点了点头。
田无镜看着郑凡,
道:
“你平西侯,是一头猛虎。”
郑凡笑着摇摇头。
“在很早时,我就看出来了,生而为人,其实,每个人面前,都有一道笼子,它是一种约束。
而你………”
“我没笼子?”郑凡问道。
“不,你有。”
“那……”
“但你笼子的钥匙,就在你自己手上,别人的笼子真的是笼子,而你的,只是一种掩饰用的装饰。
你随时都在准备,
准备时机一到,
就自己从笼子里走出来。”
郑凡耸了耸肩,
道:
女警穿越成孕婦:王爺本紅妝 夏夜無邊
“但王爷堵在我笼子门口。”
田无镜点点头。
“但我知道,王爷是为了帮我掩饰,然后,就比如现在,王爷,您挪开了身子。”
“你现在,还需要时间,你,还太弱,没有靖南军支撑的晋东,光靠现在的你,架不住这么个台子。
楚国不敢北上,不是因为你;
雪原野人不敢南下,也不是因为你;
晋地之地不敢叛乱,倒是可能有你一半的原因,毕竟你平西侯能征善战是出了名的。
但………”
田无镜顿了顿,
继续道,
“你的敌人,之所以为你所胁迫,畏惧的,不是你平西侯爷,而是那面黑龙旗帜,当你做到,你的对手,看见郑字旗比黑龙旗还要更畏惧时,
神醫3
你就能大大方方地走出笼子了。”
“其实,我不介意王爷您一直站在我笼子口。”
“现在你是这么想,以后,就不会是这般想的了,再美的风景,看久了都会生厌,何况,是挡路人?”
“王爷一直是我的引路人。”
“但我走的,可是一条不归路。”
马车里,沉默了。
良久,
田无镜喝了口茶,
道:
“茶温了,可以喝了。”
郑凡低头喝茶。
“其实,我能教你的,不多。”
“原本王爷您没走时,我还想着,想让王爷您教教我练武。”
毕竟,都是走的武夫路子。
当世武夫之中,能比肩田无镜者,或许不是没有,但绝对是凤毛麟角。
“六品武夫了,够用了其实。”
“我还想再在武道之途上,追求一下进步,我也觉的,我还有进步空间。”
“亦步亦趋地练,确实会比较慢,但其实你的天赋,真的不差。”
“和王爷您不能比。”
田无镜点点头,道:
“嗯。”
“………”郑凡。
“可以,等待一些机遇。”田无镜说道,“机遇,不是揠苗助长,而是一种契机。”
郑凡很想说,
他倒是经常看见剑圣动不动地就遇到“契机”;
而自己,似乎只是在那里提供契机。
“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两脚不沾泥,怎能站得稳?”
海賊之黑公爵 斑瓓
諸天武俠之旅
“是,王爷教训的是。”
“不是教训,而是你以前就很惜命,现在,你的命,更贵了。大燕的军功侯,会有很多人,想着要你的命。
郑凡,我一直觉得,你并不是武痴。
看看人家李梁亭,
不也好端端地坐在那儿受万人敬畏么?”
“我……”
混在女警公寓
郑凡的这个理由,没办法直接说出来。
因为他是一带七;
典型的,皇帝不急一群太监急。
“我贪心,王爷。”
“你看似很贪,但实则很多东西,你并不是很在乎,有时候,我也很感兴趣,你这具皮囊下,到底藏着的是怎样的一个人。
世人耄耋之年,看不破的人,还是多数;
真能看破的,屈指可数。
你明明还年轻,
却似乎有种早就望穿的感觉。”
说到这里,
田无镜将手中茶杯放下,
“挺好。”
“王爷,这是回京么?”
重生在俄羅斯帝國 輕語狂客
“回历天城,想她了。”
郑凡抿了抿嘴唇,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必问,我也不会说。”田无镜看着郑凡,“敢做的人,就不怕你掀桌子,甚至,会巴不得你掀桌子。
世间,
黑的白的,
看似分明,
但明明绝大多数,都是灰的,
谁又能比谁来得干净。
再说了,
世上谁都有那个资格,就我没那个资格,去打起那为家人复仇的大旗。”
“王爷,世人于您何加焉?”
“本王,并不不在乎世人。”
郑凡默然,他懂了。
“另外,本王回历天城,却不会急着回京。”
“那京中………”
網遊之領主威武 倦鳥迷途
郑凡很想直接说出燕皇身体的事,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不过,他清楚,田无镜能明白。
“该他,受点煎熬。”
田无镜看着郑凡,道:“入秋后,再进京,你,随本王,一起入京。”
现在是冬季。
入秋,
是瞎子推算的一个晋东之地平西侯府,大概局面稳定,兵马架构起来的时候。
郑凡点点头。
“我原本以为,你会再继续问我,到底属意谁。”
郑凡笑了笑,道:“不,我是觉得没必要拿这么乏味的事儿来叨问您。”
田无镜伸手指了指郑凡,
道:
“懂事了。”
“您教得好。”
“差不多了,你该回了。”
郑凡深吸一口气,
终于问出自己此行追出来的目的:
“真不看看他了?”
田无镜摇摇头。
郑凡咬了咬牙,
“好,我回了。”
说完,
郑凡转身,
正准备出马车时,
停住了,
道:
“哥,记得你答应过我的,打算走时,得和我合计合计,我平西侯爷的哥哥,不能走得没面儿。”
“到秋天再说吧,还早。伤还没好,怎么走得有面儿。”
“必须的。”
郑侯爷下了马车,
骑在自己的貔貅上,
望着由靖南军护送的马车,继续向西。
仗打完了,
他得回了。
郑凡曾说过,如果没仗打了,你得有多煎熬?
现在,
他是回历天城,回那座侯府了,其实,也是相当于去承受,那份煎熬了。
年初曾去过历天城的郑凡,清楚地记得那座院子,那座灵堂,以及,那满地的枯叶。
用不了多久,
那处门槛上,
会再多出一道白发人的身影。
老田走了,
但老田说,
他会在历天城,等到入秋再进京。
他人,是不在晋东了,
却等于是在历天城,
为晋东的平西侯府,撑起了一座屏障。
等到那个敢喊他哥的年轻军功侯,
秋高马肥。
骑马在郑凡身后的瞎子,心里,未免有些遗憾。
他教了很多遍天天,世上最好吃的沙琪玛,是龙椅,但看来,那个人,是没机会听到了。
但,
不得不说,
心里,
米奈希爾之力
是真的有一份感动。
甚至,
看向前方自家主上的背影时,
还有些难以理解。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却又偏偏喜欢讲究个本色出演;
看似矛盾,实则才是大智慧。
就比如自家主上。
走了一个靖南王,
家里,则还有一个左谷蠡王。
真正的知己,真正的过命交情,三两个足矣,多了,也就淡了,也撑不住了。
瞎子情不自禁地回首身后,
那里,
是自家团队的基业之地,
真正的地盘,
真正的兵马,
真正的权柄,
真正的,开局!
舔了舔嘴唇,
瞎子摇摇头,
当初在虎头城的那家客栈里时,原以为是他们七个,拖一个拖油瓶;
但现在再看看一路走来的过程以及今天,
扪心自问,
到底谁占谁的便宜,更多。
莫笑農家臘酒渾(完結+番外) 暗影流香
这时,
前面的郑凡策动胯下貔貅转过身,
道:
“偷偷看一眼,又算得了什么。”
瞎子笑道;
“怕忍不住。”
瞎子有句话没说:
等四娘有身孕了,您就懂了。
“秋天,秋天,瞎子,你说,他撑得到么?”
瞎子摇摇头,道:
“悬呢。”
郑凡的眼睛,眯了眯,整个人的气质,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下一季给小六子送去的礼,改成一套盔甲,一把刀,一张弓。”
瞎子闻言,问道;“主上,会不会太明显了一点?”
“年前,给在颖都的五皇子,也备一份礼。”
瞎子笑了,
道:
“明白了。”
………
微微摇晃向西行进的马车内,
庶女鳳華
田无镜从袖口里,取出了一块已经发黑的沙琪玛。
曾经,雪海关里有个稚童,喜欢将自己的零嘴藏起来,留给自己等待的人吃,常常留到发黑,变质。
田无镜咬了一口,
闭上眼,
缓缓咀嚼,
慢慢享受,
田,
天,
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