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zwc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國戰隼-第707章 安全保密工作很重要相伴-egh0l

大國戰隼
小說推薦大國戰隼
海盗从东面过来绕过忘我礁到达国际航道是完全有可能的,仔细分析了全部的情报之后,钟国邦是越来越同意李战的判断了。
西面是没可能的,那边已经靠近陆地海岸线,海盗不会往陆地海岸线跑,北面的可能性也很小,越往北他们遭遇海军船只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也可以基本排除北面。
李战分析着说,“海盗的地域观念比较强,比如这片海域是我抢掠的范围,你要过来分一杯羹我是坚决不同意的,为此甚至不惜一战。西太海盗余孽跑到这边来肯定是不敢和马六甲海盗争地盘的,所以他们才会选在这里的国际航道上劫掠。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不太会沿着马六甲海盗北上的路线进入航道。”
“有道理,猛龙不压地头蛇,西太海盗余孽就算是实力比马六甲海盗的强,他们也不会主动去招惹马六甲海盗。”钟国邦了解了其中的关节点,点头说道。
鬼面煞妃【完結】 小叫花
李战笑着说,“如果以上都成立,问题就很明显了。为什么你们每一次赶到现场都找不到西太海盗的踪迹?”
钟国邦果断地说,“他们从我们忽略的方向逃走了,东面。”
武道之弱者的反擊
李战点头,道,“是的,你们赶到半路的时候他们其实已经得手往回逃了,他们逃跑的方向是和你们是相向的,你们下意识的认为他们不会朝着忘我礁方向逃跑,没有这方面的相关准备,他们恰恰朝忘我礁方向跑了。”
钟国邦突然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神情一下子凝重起来,低声问,“内部会不会出现泄密情况?”
这话把李战惊到了,他吃惊不是因为钟国邦提到的这个可能,而是没有想到钟国邦居然会产生这样的怀疑。怎么会有泄密情况呢?
等等,李战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惊讶的神情逐渐凝重起来,沉声问,“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无意中泄漏了机密信息?”
钟国邦说,“没错,我是相信我们的官兵的,不可能存在故意泄密的情况,但是无意中泄漏出去的信息被有心人收集到的话,应该不难判断出我们的行动。”
李战引起了重视,说,“先查,查完了再计划行动。”
“我马上请示。”钟国邦说。
李战摇头摆手说,“不,先内部调查一下,就我的人和你暗中调查,谁也别惊动,查一番再说。”
钟国邦心中感动不已,默默弯腰点头。
显而易见,李战的意思是把事情控制在忘我礁内部,如果有事的话。钟国邦为什么要提出向上请示,因为李战这么个外人在面前。
部队里有人泄密,多大的事,能瞒着吗,绝对不能的,但是在搞清楚情况之前慎重一些,哪怕是从小集体的角度来看。
两人直接把接下来的计划全部暂停,没有声张。李战和朱炜、李梓辛通气,带着他们俩和钟国邦开始暗中调查。
重点在通讯使用上面。
岛礁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有三种渠道是和外界有连接的,一个是运送补给的船只,另一个是官兵们的电话书信往来,第三个是在忘我礁的工程队。
钟国邦说,“书信往来短则半个月长则一个月,信息不及时,可以排除这种可能。电话往来和外网的使用是我重点怀疑的两种情况。官兵们每天都有一定的时间打电话,上互联网的时间是每周六的晚上九点到十点半。”
黑萌王爺凰謀妃 藍色的笑臉
“网络有监控,忘我礁这边的也不会例外,互联网泄密应该不会。”李战微微点头说,“倒是移动互联网是不太好控制的,要把这方面列为重点的调查范围。”
钟国邦说,“我同意你的看法,不过我们对手机等移动通讯设备实行的是统一管理,官兵要使用手机必须要经过连队主官的批准,而且只有在周六日才能进行使用。”
李战说,“你们的紧急出动行动用的都是同一个预案,在有心人眼里,只需要一些看似互不搭边的信息就能判断出规律来。”
他说,“联系地方通讯部门调取通讯记录吧。”
三國好孩
李梓辛却是提出另一个意见,他说,“联系地方通讯部门需要保卫部门出面,这样一来的话知情面就要扩大了。我建议先查看各种即时通讯软件的聊天记录,如果记录缺失再考虑联系地方通讯部门。”
零下一度 韓寒
“可以,那就先这么干。”李战同意。
钟国邦马上让各个分队的主官把所有的手机、手提电脑交上来,几个人在小会议室里开始调查。因为极少接触相关软件的原因,钟国邦不太了解情况,主要是靠李战这边三人进行调查。、
都是很有经验的军官,什么样的文字信息会构成泄露部队机密,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一连串的看似不相关的聊天记录按照逻辑组合起来也许就是一条军事秘密情报。
经过一整天的调查,大家发现岛礁部队官兵们是严格按照要求使用这些对外联络工具的,社交软件上的活动极少且没有任何有可能泄密的聊天信息。看得出来岛礁部队在保密安全教育方面工作做得很扎实。
这个结果让大家都松了口气,部队官兵们没有泄密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眼下就剩下两种可能了,运送补给的船只和岛礁上的工程队。”李战沉声分析道,“运送补给的船只没可能知道你们的每次行动,但是岛礁上的工程队每天都在岛礁上,部队的一举一动他们是清楚的。”
龍與魔法師 暗月無心
豪門掠愛:顧少的明星前妻
钟国邦说,“施工单位有十几个,十几支工程队几百号人,我们对这些人也是有安全保密教育的,但是毕竟不是部队的人,我同意李战的看法,重点应该放在工程队里。”
朱炜说道,“现在可以确定部队官兵是不存在泄密的,接下来的工作我建议让保卫部门负责,联系地方安全机关展开一次全面的调查,这个范围我建议是除了部队外所有的岛礁上人员,包括经常往返岛礁的地方人员。”
“我同意老朱的意见。”李战看着钟国邦说。
钟国邦微微点头,“我即可向上报告。”
他现在是可以放心的了,只要部队没问题他就没有任何顾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是有官兵泄密,不管是有意无意一旦造成了后果就要接受严厉处分。安全保密工作何其重要,这是高压线,是一票否决的工作。
不管你其他方面的工作做得再好,不管你所驻扎的地方多么的艰苦,一旦出现安全保密方面的问题,军纪是不讲情面的。
愛已欠費
钟国邦迅速整理材料上报,海军陆战队某部政治部接到报告后高度重视,马上上报舰政,舰政高度重视,马上组织了一位副主任为组长的调查组,联系了地方安全部门着手开始调查。
自上而下的调查梳理工作进展非常快,这一类案件从来都是头号案子,上下都非常重视。钟国邦上报后第二天,一架运-8就拉着军地调查组的人到了忘我礁,他们完成了前期的调查掌握了一些线索,到了忘我礁后迅速对所有的非军事人员进行深入的调查问询。
仅仅一天的时间,两名工人被带走,调查结果通报到李战这边后,李战却是一阵唉声叹气。
他沉重地对钟国邦说,“老钟,对工程队的安全保密教育要加强,对他们的对外通讯联络也要加强管理,最好是能够参照部队的标准来管理。”
朱炜也感慨着说,“是啊,泄密的两名工人根本什么都不懂,仅仅是因为好奇和虚荣心就把看到的听到的对外说了。他们使用的社交软件没有保密性质可言,窃密者轻而易举地获得了部队活动的信息。”
“很可惜,也很令人痛心啊。”李战摇头说道。
两名工人就算是无心之举,他们也要为此负责,牢狱之灾是跑不了的。
“挺年轻的小伙子,还都是有技术的工人,可惜了。”钟国邦摇头叹息,随即道,“说得没错,一定要把管理抓起来。工程度长期待在岛礁上,这么点地方他们和部队的交集是非常多的,管理方面也理应进行相应的调整。”
李战说,“部队这一块的安全保密教育也要加强,工程队出现泄密行为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啊,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几张照片,造成的后果却是让西太海盗顺利地避开了我们的抓捕,代价太大了。”
“搞安全教育!通讯工具也全部统一管起来!取消所有规定外的对外通讯,加强书信检查。我已经向上级请示,上级批准了。未来一个月里每隔一天就搞一次安全保密教育。”钟国邦说。
狼群帝國 安東野
一人生病全家吃药,边上工程队有人生病了部队官兵也要吃药。持续一个月的安全保密教育也完全不过分,涉及到安全保密工作,一次大的教育通常都要持续一个月以上的时间,甚至有的会以季度为单位连续搞一百天。
李战说,“我们的军事行动不能再拖了,地面上的事情就交给你,天上的事我来负责。今晚开始我们就开始武装空中巡逻,你们的快艇也要按照既定计划向东武装巡逻。”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