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yx6優秀都市小說 超品漁夫 起點-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消失的月神廟熱推-rdp22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再一想他的神魂出窍,却“看”到了在接受魔神传承的秋莹,站在自家门口那个海湾的礁石上……不可能没联系的!
殷东努力克制着心头的震撼,表面不动声色,继续听着。
赤发老者接着说:“月神庙是在现在的北川城中央,魔化璃龙血屠千里,灭了月部落,连同千里方圆的生灵都灭绝了,而月神庙也在当时消失了,原处只留下一个巨坑。北川族有意抹去了月神庙存在过的痕迹,把那个巨坑扩大,变成了城中湖。”
都市至尊仙醫
田園嬌妻:高冷世子,來種田 夕紅晚愛
族长眼神复杂的看着殷东,接着说:“上一代族长,把族长印交给我时,说历代族长口口相传的一个秘密,就是月神庙是自己飞走的,终有一天还会归来。”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
“呃……也许我看到了神庙遗址,并不是月神庙吧。又或者,我看到的只是幻觉,毕竟魔神传承之地外面,有一座虚幻迷宫。”
殷东干巴巴的说,讲真,看到这样一群铁血的汉子,一下子气势萎靡不振,他也有一点于心不忍,给找了个藉口。
在场的古月族人明显没得到安慰,一个个努力笑着,却更像是在哭。
綜韓劇+韓娛入戲
月霓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就算是月神庙不能回归,或者真的变成了废墟,又能怎样?局势,能比现在更坏吗?”
赤发老者脾气暴躁,斥道:“你懂什么?!”
月霓一点也不憷,强势的说:“我是不懂啊!在今天,在刚遭大劫的现在,你们关注月神庙的意义何在?难道我们现在难道不要抓紧时间,考虑一下族中老弱的后路,想一想我族的生路在何方吗?”
这话一说,族长也打起精神来,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并让赤发老者带几个人去所东说的地方看一下,确认是不是月神庙废墟。
随后,族长请殷东到大厅旁边的会客厅,由他跟月霓作陪,再让人把殷权的妻儿请过来跟殷东见个面。
在北川城的城卫军冲进山谷时,指名要抓殷权这个殷族余孽,殷权的妻子跟儿孙们,除了在外的月霓,余者都被支持古月扬少主的刑堂长老派人抓了,关进了地牢。
却不料,这支虎狼之师,打着抓殷族余孽的幌子,实际上却是为了灭族而来。
在古月族毫无防备之下,被北川城的城卫军,堂而皇之的包围了山谷,不受阻碍的进入古月族内。
十九路軍戰記 尼莫
毫无防备的古月族人,在这支虎狼之师屠刀下,来不及反应,大量的成年族人被砍死,像韭菜一样被收割。
收割!
都市魂鬥士
这是一场杀戮的盛宴,完全是北川城的城卫军在收割!
等到古月族的人发现有异时,山谷内已经变成了修罗血狱,除了少数的强者,大多数人都像待宰的牲口一样,都不知道要反抗了。
女人跟孩子们,都像牲口被驱赶,走慢一点,就可能被杀死。
要是殷权的妻儿没有被关在地牢中,说不定就死了。
也算是福祸难料!
殷权妻儿竟然也因此在地牢中,躲过了一劫。
从地牢出来,一路走来,看到一幅人间地狱的惨景,尸横遍地,血流漂橹,撕心裂肺的哭声震天,大家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寒意从头顶一直蔓延到脚底心。
“我们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了?”
古岩,也就是古勇的父亲,面皮一僵,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后脑勺上就挨了一记。
是他的老母亲古青叶打的,打完后,厉声斥道:“闭上你招祸的嘴吧,小心被打死!”
“就算是招祸,也是殷……”
古岩习惯性要大逆不道的喊出“殷权”的名字时,看到老母亲的手又扬了起来,赶紧改口说:“幸好阿爸的族人赶到,救了全族,等救回了阿爸,我以后一定会孝顺阿爸。”
古青叶冷哼一声,对这个不孝子没兴趣答理,看向旁边的古锥。
这位古锥,是族长的铁杆心腹,竟然被族长派来,从地牢请他们一家子出来,去见那个叫殷东的强者。
别人不清楚,古青叶太清楚不过了,殷权并不是什么殷族余孽,而是从虚空风暴从外界卷进来的异族!
怎么可能会有殷族强者,在古月族倾覆之际,跑来力挽狂澜?
要不是这满地的尸首,还有汇聚成河的鲜血,以及混染着烟火跟血腥味的空气,古青叶都差点要以为古锥是在开玩笑了。
可是,灭族的危机之前,她要不要说实话呢?
别看北川城打着什么抓殷族余孽的幌子,北川族可没胆子招惹殷族,哪怕殷族被灭族了,烂船还有三斤钉,随便来一个幸存的殷族强者,就够北川族喝一壶的。
这一次北川城来的这支城卫军,打着抓捕殷族余孽的幌子,也是因为要彻底灭掉古月族,不怕走漏风声会招来殷族强者的报复。
可,人算不如天算啊!
谁能想到古月族濒危时,有强援赶到了呢?
古月族损失惨重,但好歹根基还在,没有被灭,那一位殷族强者在危急关头赶来救援,竟然凭一己之力,镇杀来袭的这支北川城的城卫军,让古月族绝境翻盘!
在这种情况下,她要是说,殷权根本不是所谓殷族余孽,而是异族,会怎么样?
用脚丫子想,肯定后果很可怕啊!
異世安生 非零
不行,她一定不能说殷权是异族,反正殷族那么多人,殷族的强者也不可能认识每一个幸存下来的殷族人,就让殷权顶着殷族余孽的身份吧。
古青叶低下了头,决定把那个隐藏了几十年的秘密,继续隐藏下去。
韓娛之大夢想
走到会客厅门口时,古青叶也是低垂着头,没打算看那位殷族强者,怕被看出她眼里的心虚之色。
只是站在一堆儿孙们中间,白发的古青叶太显眼了,让殷东的目光一下子锁定了她,这位就是月霓的奶奶,把殷权拣回来的女人?
美若天仙
大概是被盯上的感觉太强烈,古青叶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朝殷东飞快的瞥了一眼。
殷东愣了一下。
她的眼睛干涩带着许多血丝,没有神采,像一潭快要干涸的死水潭,在对上殷东那张脸的刹那,陡然闪现出一抹异样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