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0ss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璀璨王牌討論-第兩千零九十一章 神宮陣前閲讀-7s0z1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所蔓延开来的一丝丝急迫气息。
亡後來襲,皇上請淡定
所有人在议论的同时。
目光也都是紧紧盯着两侧板凳席里。
也几乎就是在时针推动到上午九点时刻。
“哦哦哦!?来了!?”
“青道!青道!”
“三高!三高!”
“今天也要拿下来啊,片冈监督!挺进决赛吧!”
“再次证明自己吧,三高!”
“田原监督,今天就拜托你了啊。”
“茂野君!”
“天久!”
“今年夏季一定要进甲子园啊,市大三高!”
“拜托了,王者!拿下夏季两连霸吧!”、
“你们绝对可以的啊!”
“御幸!仓持!”
“星田!!”
准时所出现在两侧板凳席里的青道和三高选手们,在那数十道身影映入到全场观众眼帘之际,所有人都是在这一刻高声呐喊起来,特别是两支队伍里的核心选手们,其应援声简直可以突破天际,在这一刻,哪怕是那些中立观众们同样都被现场的气氛所调动起来,变得有些粗重起来的呼吸,目光炯炯的盯着那球场之上的两队选手。
而且也不仅仅只是青道和三高的选手们抵达球场。
稻城实业高中和红海大菅田高中两支队伍的选手们也是在各自监督的带领下,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到达球场,今天之后,便是28号的决赛,获胜的一方便是自己拿下对手之后,在决赛里要碰上的队伍,于稻实和大菅田而言,这第一场的半决赛必定要前来球场进行观摩。
大菅田高中一方暂且不提。
稻城实业高中在国友监督的带领下,全员出现在了球场的西侧看台之上。
那踏立在所有选手最前侧位置上的东京王子殿下——成宫鸣此刻也是带着一抹淡淡自信的微笑看着场内两支队伍,最后也是将视线定格在那正在热身的御幸和茂野身上,眉梢微微一扬,瞳孔里浮现出一缕淡淡寒芒。
“一也、阿信,让我看看,今天的你们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吧?”
成宫鸣不怀疑青道会挺进决赛。
一如他确信自家队伍会轻松击败大菅田高中一般。
娛樂圈成神系統 迦藍督心
你可以说这是王子殿下的自傲。
但这就是成宫鸣的风格!
会师于决赛。
于彼此的最后一次夏季大赛。
赌上自己的一切。
然后击败对手,证明自己。
这是成宫鸣为自己预定好的剧本。
你還在,我還愛 拂影
而今天。
青道对阵三高的半决赛。
久违的现场观战。
成宫鸣就是要想要看一看自己这两位孽缘恶友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而也差不多便是在两队各自热身结束之际。
那即将开始的第一场半决赛。
双方交换先发阵容名单时刻。
同步之上。
主办方所直接显现在中外野身后宽大电子计分板上的先发阵容。
“哦?”
在看到青道先发投手那一栏时刻。
成宫鸣都忍不住眉毛一扬,瞳孔里浮现出一缕淡淡笑意,身侧之后的卡尔罗斯、白河、山冈等人也是神色微微一动。
“你们是这样打算的么?一也、阿信,但是要是翻车了话,那可就有意思了啊!”
成宫鸣目光紧紧盯着那板凳席里的茂野信和御幸一也身影,似有所指一般的低声说道。
而整个神宫球场也是因为青道的先发阵容直接掀起了一阵波澜而来。
“诶诶诶诶?青道先发是降谷?不是茂野吗?”
“虽然说降谷的实力也很强,但是这可是半决赛啊,对手是市大三高啊!”
“看来青道是想要为决赛做考虑了啊?”
“但这样一来,风险太高了吧?”
“风险肯定是会高一点,但也没有那么夸张,降谷可也是一年级夏季就经历过甲子园洗礼,最高速达到155KM的豪腕投手啊!应对三高打线肯定是够资格的!”
“话是这么说啦,可是。。。。”
和原著里不同,青道是靠着泽村和降谷挑大梁,不只是队伍内部,外界观众们自然也是会相信双投,但在这一世里,青道拥有着绝对性王牌——茂野信。
这也导致了。
一旦在这样的重要比赛里。
身为王牌的茂野信没有先发的话。
哪怕多么认可双投的实力,外界观众们仍然会不由自主的质疑起来。
这也是人类的惯性。
一垒侧,青道高中。
三垒侧,市大三高。
因为这先发阵容所引发而起的波澜。
于三高那边。
几乎所有人都是流露出一抹惊讶表情。
部分三高选手甚至还觉得自己等人被小看了。
“no surprise,看来片冈监督是做好了相应的prepare和consciousnness啊!Very good!虽然说降谷boy也很难处理,但是比起茂野boy更言,的确是要更加轻松一点!”
虽然在赛前有所预料。
但也认为概率不是很高的田原监督。
在看到青道高中真的没有选择让茂野先发投手时刻。
这位三高总教练面容上也是流露出一抹高兴的神色而来。
如果说青道让茂野先发投手丘的话。
田原监督认为自家队伍最多四成,甚至应该说只有三成左右的胜算。
可现在先发投手是降谷晓的话。
田原监督则是认为自家队伍的胜算可以拔高到五成以上乃至于更好。
只要自家队伍可以在初盘占据优势。
拿到足够多的领先分数。
后面青道就算让茂野boy登场。
田原监督也自信自家队伍可以赢下这一场比赛。
“虽然不是预计的茂野boy,但是我们的target不会变!GO!GO!GO!能够拿many分的时候,就不要有丝毫的客气,展现出我们三高的气势来吧!诸君!”
田原监督双手叉腰,那伸出的两指宽手势,气势十足的说道。
“是,监督!”
三垒板凳席里,星田、宫川、千丸等三高选手们也是立即挺直身躯,朗声说道。
而那站在最右侧位置上的天久则是微微上扬下巴,看着不远处的一垒板凳席里,瞳孔里闪烁出一缕别样光泽。
“居然没有先发啊,暴君殿下,看来只有那位王子殿下才是你的目标吗?呵呵!我一定会把你逼出来的啊,暴君殿下,只不过到时候你如果哭鼻子的话,我可就不负责了啊!”
那所低声呢喃出来的话语。
直接显露出来的一缕决然语气。
更是代表着这位三高王牌的决意和斗志!
而在另外一边,一垒侧,青道高中板凳席里。
“初盘就以直球为主,要注意球路的控制,明白了吗?降谷。”
临近上场之前。
青道高中的先发投捕。
御幸在奥村和由井的辅助下穿戴好捕手护具,表情很是严肃的看着一旁的降谷如此说道。
王牌没有先发。
而是二年级的投手先发。
御幸完全可以料想到三高在初盘里肯定会放弃一切试探,不顾一切的来强攻(当然,御幸并不知道就算是茂野先发,三高的进攻战术也不会变,至多就是在侧向选择上更加谨慎一点而已。)
还是那句话。
自家队伍若是无法在开场两三局里遏制住三高的气势。
这场比赛。
他们青道就会变得举步维艰起来。
“是,御幸前辈!”
很清楚自己这一场先发责任有多重的降谷也是迎着自家捕手前辈的视线郑重无比的点了点头。
那挺拔的身躯,沉稳的声线也是代表着降谷晓的决意。
“呵呵,不用担心,降谷,你的投球是可以压制住三高的,听从一也的引导,稳稳发挥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了。”
一旁的茂野也是套上自己的球套,轻笑着说道。
“是!”
降谷的瞳孔里闪烁出一缕明亮的光泽,挺直身躯,朗声应道。
“注意自己的站位,内野警惕左侧的打击,外野不需要靠后太多!各自守备位置的空隙要衔接到位,一丝一毫的漏洞不允许拥有,这是一场综合实力的较量,一定要稳住心态,明白了吗!?”
踏立于板凳席最前侧位置上。
在这即将开场之际。
片冈监督双手抱在胸前,语气非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自家选手们沉声说道。
“是,监督!!”
“嗡——嗡——嗡!”
“我们上吧!”
“哦哦哦哦哦哦!”
响彻于球场上空位置的刺耳防空警报声。
还有那两侧板凳席里少年们洪亮的呐喊声。
“哒哒哒哒哒哒!”
于中央位置上。
所聚集而齐的两队少年。
“敬礼!”
“请多指教!!!”
高亢而又激烈的号角。
第九十届夏季全国高等学校选手权大赛,西东京赛区,半决赛,第一场,青道高中对阵市大三高。
战斗,正式开启!!!
“撒,诸君,久等了!接下来将要开始的是西东京夏季大赛半决赛第一场,市大三高和青道的比赛,两支队伍同属于东京地区的豪门队伍,在这十余年下来,碰撞过无数次,春季大赛里,两支队伍于半决赛碰面,最终由青道赢下比赛,而在两年前的秋季大赛的决赛舞台上,也是由青道高中顺利击败市大三高,捧起了优胜锦旗,而这一次的半决赛,两支队伍再次对碰,到底是王者青道高中第三次击败三高,挺进决赛!?还是市大三高一雪前耻,逆袭王者,登临决战!?此刻,大战正式开启!!”
“噢噢噢噢!开始了!”
“青道!”
“三高!”
“这一场比赛绝对要拿下来啊。”
“去吧,一定要去甲子园啊!”
“先进决赛吧。”
“拜托你们了啊!”
“冲啊!青道!”
“击溃一切吧,三高!”
正式拉开的帷幕,之前所有的疑惑都于这一刻彻底抛开。
聚焦的视线,那所率先进入到守备序列里的青道高中。
茂野信踏立在宽阔的左外野草坪之上。
看着那投手丘之上的降谷,眼角处便是流露出一缕淡淡笑意。
“上吧,降谷,今天是你的主场啊!”
先攻的三高。
提前布好阵型的青道。
“目标就是降谷boy的直球,understand?千丸boy?”
首局攻防之前。
田原监督再次对自家的选手们强调自家队伍初盘里的战术目标。
“是,监督!”
作为先头打者的千丸也是重重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OK!上吧!”
田原监督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千丸的肩膀如此说道。
“是!”
旋即而后,所转身朝着打击区方向踏步而上的身影。
“第一局上半,市大三高的攻击,第一棒,左外野手,千丸君。”
进入到市大三高的第一回合攻击。
‘咬住直球,咬住直球!!’
侧前站立的身影。
那所攥紧起来的金属球棒。
根本不掩饰,这所赤果果摆出来的强攻姿态。
“这就是三高啊!”
本垒之上。
御幸双眼微微一眯,瞳孔里浮现出一缕凌厉寒芒。
至尊風水師 木子洽
侧下位置。
“playball!”
比对着那身后响起的主审裁判话语。
御幸那飞快比划出来的手势。
“第一球!”
高点之上。
微躬着身躯的降谷在看到暗号那一刻。
“嗯!”
重重点了点头。
那所蓦然挺直的身躯。
朝前倾动的刹那。
高扬而起的臂膀。
集中于一点之上的力量。
瞄准的低空位置。
“轰!”
于瞬间爆发而出的所有威势。
“来了!?”
“嗖!”
绽放的光影。
所瞄准着本垒方向强袭而进的小球。
疾驰的白光。
扑面而来的这一股森然气息。
“唰!”
打击区之上。
千丸在勉强捕捉到小球轨迹的那一刻。
堪堪摆动出去的金属球棒。
同样没有丝毫保留,宣泄而出的力量。
炸裂的那一刻。
突入的光影。
那超出千丸预料的速度。
跳动的寒芒。
直接从球棒上空飞驰而进。
“什么!?”
应对着千丸那蓦然收缩的瞳孔。
“咚!”
没入进去的小球。
落下的剧烈响声。
“好球!!”
“153KM!”
还有那直接显现出来映入到千丸眼帘里的球速数值!
令千丸的表情更加冷峻起来。
“首球!外角偏下一丝的直球,极速的直球,展现出来的强劲力量,高达153KM的豪速球,打者千丸君反应迟缓,偏晚的挥棒,落空,一好球!!”
“哦哦哦!第一球就是153KM么!?”
“这也是有点给力啊,降谷君。”
“看来青道投捕是打算采取强压态势了啊?”
“153KM,目前好像最高速是155KM来着吧?降谷才二年级啊,这明年是可以破160KM的赶脚啊?”
“不是没有可能啊!”
非常具有威慑性的首球。
这直接显现出来的数值。
令看台之上的观众们为之惊呼。
三垒板凳席里的田原监督眉毛也是忍不住微微一扬。
降谷这开局的状态之好,稍微有点超出这位三高总教练的预料了。
“第二球!”
一球压制。
二球跟进。
既然都已经是打定注意了。
御幸自然不会在这里有任何的变更意图。
所直接比划出来的第二球手势。
快速移动到高角之上的球套。
“嗯!”
对上的暗号。
抬起的臂膀。
“轰!”
气旋炸裂的那一刻。
“嗖”
又是从投手丘之上飞窜而出的小球。
进逼至本垒上空的那一刻。
“唰”
“乓!”
这一次千丸倒是跟上了相应的速度。
然而那所炸裂而开的火花。
感受着球棒之上传递而来的剧烈震动。
无法压制下来的力量。
“魂淡!”
‘嗖’
小球倒飞出去。
“砰”
重重砸在了三垒面前地表之上。
“哒哒哒哒”
身形前移的金丸。
“啪”
便是很轻松的将小球拦截下来。
不等千丸有所反应。
“咻”
金丸便是飞快甩动自己的臂膀。
那跃动而出的小球。
径直穿越内野上空位置。
一垒之上。
前园伸直的臂膀。
“啪”
牢牢将飞驰过来的小球囊入到自己的球套里。
小球应声入套。
“出局!”
中鋒之道 葛洛夫街兄弟
那落下的裁定话语。
迫使着千丸无奈停下自己的脚步,深深看了降谷一眼之后,便是摇了摇头小跑回自家板凳席里。
绝佳的控球。
强势的力量。
这所直接斩获下来的第一个出局数。
本垒之上。
御幸眼角处的笑容也是稍显浓郁起来。
“第二棒,三垒手,森君。”
承接而下的节奏。
“playball!”
御幸要趁势追击的配球。
“第一球!”
“来吧,降谷!”
还是明晃晃的选用直球作为开局。
“是!”
笃定的位置。
紅色文藝兵
朝前猛然甩动的臂膀。
“咻!”
那所绽放而出的光影。
强袭进入到本垒之际。
“!!”
脑海里牢记着自家监督指示的森。
目光紧紧盯着那飞驰的光影。
“就是这里!”
一瞬之间的挥棒。
“唰”
伴随着那崩腾而出的威势。
刹那间飞窜出去的球影。
“乓!!”
双影重叠。
炸裂的那一刻。
那所迸发开来的火花。
沉重的压制。
“魂淡!”
所无法改变的姿势。
“嗖”
小球倒飞而出。
“砰!”
前园还没有来得及反应。
小球便是直接越出了一垒边界线。
重重砸在了界外地表之上。
扬起的尘土。
落地发出的重响。
“界外!!”
比对着那垒审落下的裁定话语。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看台之上便是再次掀起了一阵惊呼而来。
“时机还是跟的上吗?那看来需要在角度上进一步压制一点!”
御幸双眼微微一眯,那瞳孔里所飞掠而过的一缕思虑神色。
下一刻。
所果决做出的判断。
“第二球!”
还是锁定在外侧位置上的球套。
稍稍偏外侧的角度。
目中所及。
达成合意的投捕。
起手之际。
“咻!”
所笔直飞窜而出的极影。
突显至边角高空时刻。
“还是外角!?”
那映入到眼帘里的小球。
森微微一愣。
仅是凭借着自己的本能。
所下意识挥动起来的金属球棒。
“唰”
正面而上的角度。
“乓!!”
“不好!”
偏差极其之大的准心。
无法收回来的球棒。
“咻!”
挑飞而出的高空球影。
然而却是连内野都无法飞跃而出。
几乎就是停在定点位置上的小凑春市微微仰头。
“啪!”
那所伸直的左臂。
也是稳稳将落下的小球接入到自己的球套里。
应对着那清澈的响声。
“出局!”
那直接响起的裁定话语。
“噢噢!Nice投球,降谷!”
“哟西!哟西!二出局!”
“很不错的节奏啊,降谷。”
“还有一个,直接拿下来吧。”
更是令一垒板凳席里的青道高中众人顿时欢呼起来。
“嚯嚯!很有一手嘛,这个家伙,球速就没有下来过吗?很热血啊!”
那在三垒板凳席里的天久,余光看着那电子计分板上所显现出来的球速数值,目光转移到投手丘之上的降谷晓,瞳孔里似是燃烧起了一团熊熊火焰一般。
“真的是一个trouble boy啊!”
不只是三高一般选手。
田原监督也是看着降谷晓的身影,面容上微微露出一抹苦笑神色说道。
自家队伍的施压没有成功。
反而是被青道投捕给压制住。
四球。
两个出局数。
还有这个球速压制。
榮嫁 原非西風笑
“接下来有点麻烦了啊。。。”
田原监督双手微微用力攥紧起来,在内心里暗暗想着。
这非常不流畅的节奏。
明显被青道斩断的局势。
“第三棒,中坚手,宫川君。”
首局攻防战里。
沙漏 饒雪漫
在二出局情况下,迎来的第三棒打者。
作为一年级秋天就是队伍主力,现在更是三年级打线清垒打者的宫川辉紧握着自己掌心之上的金属球棒,稳步走上打击区,侧身而立的身影,所直接刻意握短的球棒姿势。
安打的概率着实有点低。
但至少要在这里多打几球,适应也是兼具给青道投捕施压。
这一局!
宫川断然不允许让青道投捕轻松度过。
这下定决心。
绝对要反压回来的姿态。
“握短球棒吗?既然这样的话,第一球,降谷,纵向滑球!”
大致猜到宫川目的的御幸。
于片刻之间。
便是直接做出了最敏锐的判断。
这果断摆放在外角低点位置上的球套。
轻轻比划出来的手势。
“嗯!”
入目之处。
投手丘之上的降谷点头之际。
那伴随着起舞的身形。
降谷所高高悬挂过顶右手。
攥紧于掌心之上的小球。
瞅准的侧边位置。
“轰!”
应对着那炸裂开来的气旋。
爆发的威势。
“咻!”
绽放的寒芒。
直逼到宫川面前之际。
“内角球?不!是变化球!”
第一时间里的误判。
那随之想要改变回来的姿态。
“唰!”
舞动的黑影。
那却是很难收回来的角度。
侧上,侧下。
极致折射坠下的弧线。
“啪!”
毒步天下:禍世梟妃
大幅度的纵向变化。
精准避让开来的金属球棒。
没入进去的那一刻。
“好球!!”
应对着身后主审裁判那高亢的裁定话语。
打击区之上。
宫川露出一抹铁青的表情而来。
“这个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