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bbh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 txt-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當兵看書-v0put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每天都有新的难民来到灵丘。
赵家裕只是难民的一个安置点,像这样的安置点在灵丘有五个,每一处都修建了许多土坯房,用来安置难民。
豪門小劣妻 暮琬凝
天气凉了,没有房屋,难民熬不过这个冬天。
土坯房都是成排修建,三代血亲的人家住在一起,而以宗族宗人结伴到灵丘,全都被分散到不同的安置点。
“哥,你瞧这是什么?”老三手里提着一坛酒走进屋中。
周有顺和老三是亲兄弟,按照一家人被安排住在一起,有了两间土坯房。
“有顺大哥。”
跟在老三身后进屋的大牛和马大头同时朝周有顺打招呼。
“快进来坐。”周有顺从炕上站起身,热情的招呼大牛和马大头。
马大头手里提这一块肉,顺是放在了一旁的桌上。
“你们这是干啥,谁都不富裕,带这么贵的肉做什么,赶快拿去退了,有这个钱不如给自己多预备点粮食,日子也能好过一些。”周有顺面带不高兴的说。
都是从闹灾的地方逃难过来的,他知道,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最先进屋的老三笑着说道:“哥你放心吧,他们都找到了营生,以后不缺肉吃,你看俺,买了一坛酒,这可是上好高粱酿,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哥你可是想喝都喝不起。”
他提起酒坛晃了晃。
随后他把酒和桌上的肉放在了一起。
修仙風雲
“你也找到营生了?”周有顺看了看桌上的酒和肉,最后目光落在老三的身上。
老三呲着大牙嘿嘿一笑,说道:“俺和马大哥和还有大牛一起找到的营生,所以俺和大牛还有马大哥一起买了点酒和肉,来哥你这里一起庆祝一下。”
“找到营生就好,有了营生,以后就不会饿肚子了。”周有顺面带喜色。
马大头笑着说道:“有顺大哥放心,俺们找的那个营生每个月有八百钱的工钱,每天三顿饭,听说顿顿的饭菜都冒油光。”
“对,对,对,不仅有工钱,每个月还给粮食。”边上的大牛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些话,周有顺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老三说道:“老三,你告诉俺,你找到到底是什么营生?”
“俺和大头哥还有大牛一块加入了虎字旗的辎重队,不止俺,还有不少人都加入了辎重,买酒喝肉的钱就是加入辎重队后人家给的。”老三语气轻快的说,并没有注意到周有顺难看的脸色。
倒是一旁的马大头喝大牛两个人,都注意到了周有顺脸色不好。
“俺打死你个不懂事的东西。”周有顺举起手中的木棍朝老三腿上抽了过去。
大腿挨了一棍子的老三疼的跳了起来,躲到一旁,嘴里嚷嚷道:“哥,你干啥打俺,俺可是带着酒来看你。”
“你个混球,当兵这么大事都不跟俺商量,人家都说长兄如父,今天俺就替爹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周有顺举起棍子又要打老三。
一旁的马大头和大牛就忙阻拦。
两个人一人用手抓住棍子,另一个人拦住周有顺,不让他去追老三。
“有顺大哥,有顺大哥,别动手,有什么话好好说。”马大头一支手抓住棍子不放,同时嘴里劝说着。
周有顺晃动几下棍子,都没能把棍子从马大头手里抽出来,最后只能无奈的放弃,嘴里说道:“二位兄弟,你们不该去当兵。”
“有顺大哥这是不希望老三去当这个辎重兵?”马大头皱着眉头说。
周有顺叹了口气,说道:“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哪怕是给人家做佃户,也要比当兵强。”
“做佃户吃不饱肚子,当兵能吃饱肚子,而且人家说了,一天三顿饭,顿顿管饱。”躲在墙边的老三说道。
僵愛:僵屍王的新娘
听到这话的周有顺抓其棍子就要打老三,却被一旁手疾眼快的马大头给拦了下来。
只听马大头说道:“有顺大哥,老三的这话也有些道理,在老家的时候,家中租种大户人家的地,辛辛苦苦一年下来,收的粮食大部分交了地租,剩下那一点粮食连肚子都填不饱,年年要挖野菜吃才能勉强不被饿死。”
“俺们加入辎重队之前都打听过了,虎字旗的辎重队从不拖欠工钱,到月就发。”大牛在一旁说道。
周有顺拍着大腿说道:“这哪里是工钱,这是当兵的饷银,加入了虎字旗的辎重队,你们就是虎字旗的兵了。”
鬼夫,我們不約
“虎字旗是商号,俺们是给虎字旗做辎重队,和商队的护卫差不多,不算是兵。”老三反驳道。
周有顺用手指指着老三,说道:“还敢犟嘴,你没见过虎字旗的兵吗?有骑马的骑兵,有棉甲的步卒,你那个辎重兵和那些兵是一回事。”
且覆山河 江湖賣唱生2014
“就算是兵也是商号的兵,又不用上战场打仗,而且还不算军户,每个月又有那么高的工钱拿,哥你是没看到,报名的人可多嘞!”老三说道。
周有顺愁苦着一张脸说道:“就因为是商号的兵才更可怕。”
“这有啥可怕的,哥你就是瞎担心,那么多人都报名加入辎重队,俺没看出有什么问题。”老三不以为然的说。
一旁的大牛也说道:“报名加入辎重队的人很不少嘞!也不是人人都能加入,人家也要挑选,老三和俺还有大头是被人家选中的,还有一些人身体没俺们三个人好,没被选中。”
“糊涂。”周有顺骂了一句,旋即说道,“虎字旗不过一家商号,养这么多兵做什么?你们想过没有?”
一旁的马大头几人愣了一下。
老三作为周有顺的亲弟弟,率先开口说道:“听说虎字旗的生意做得挺大,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多养一些兵。”
“你就是个猪脑子,正经生意人谁会养这么多兵在身边。”周有顺厉声说道。
老三犹豫着说道:“没,没那么严重吧,不是说虎字旗的东主是大官,俺们是在给官府做事。”
虽然被自己亲大哥骂猪脑子,可他并不傻,从自己大哥的话语中,听出里面的个中意味,心中一时有些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