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ihc優秀都市言情 星辰之主 線上看-第六百章 遊離者(上)-ucy17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
这次,罗南只是呵呵两声。
血妖给他解释几句:“深蓝世界有一种地球上不存在的特殊矿藏,天启实验室称其为‘元母’。具体性质不太清楚,据说是半能量化的奇物,采集极其困难,也有情报说,以现有技术水平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当然,李维能不能成,就不好说了。”
“元母?是深蓝行者的备用能源系统用来充当燃料的那种?”罗南怎么说也是深入研究过深蓝平台的,脑海中立刻就翻出了相关资料。
“那是低纯度元母,确切地说只算是受到‘元母’能量辐射的矿石杂质,经过特殊技术提纯而成,勉强算是伴生矿吧……不,它还真算不上。真正的伴生矿,正是形成超强磁场,将元母矿藏包裹在其间的超导矿‘幽灵石’,也就是三战后‘超导革命’最根本的由来。”
承载着血妖表述的电讯号,转化为音波,进入罗南耳朵,鼓动着,让他发出一声极微的叹息:
“超导革命……啧!”
当代大都市的又一根支柱,有如人体血管的交通和供能网络,以及数之不尽的基础材料和技术领域,竟然从根子上都刻上了李维的烙印。
李维真是一个大Boss类型的家伙。
而且这还只是他展示给人们看的那一部分,虽然包括血妖在内的很多人应该都能够猜到,支撑这种强大力量的内核,已经远远超出地球现阶段文明所应该呈现的层次。
但到目前为止,无论是从血妖口中,还是从罗南自己所了解的情报里,都未看到特别明显的、决定性的证据。
如果有机会,世界上恐怕有不少人会揪着罗南的领子逼问:你那种构形和超构形理论,究竟是从哪儿抄来的?
跟上,捉鬼去
但对于李维,貌似就是逼问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
在这一点上,他好像比罗南还要更“低调”一些——其实说白了,只因为李维目前在地球的深厚根基,无以伦比。
这个“天外恶魔”,绝不能把他简单视为孤立个体。就像RPG游戏里面,在见到终极Boss之前,总要在层出不穷的关卡中折腾好一阵子的。
几秒钟的时间,罗南想到李维,又想到其他很多熟悉、半熟悉又或全然陌生的人影,甚至还想到更加遥远的、只有片段认知的深邃星空。
如是思量,几经反复,最终归于呵呵一声笑:“行,我知道了,谢谢告知,回头咱们见面细聊。”
血妖也回以一笑:“行啊,见面聊。”
通讯挂断,罗南忍不住又多想了一些:李维与世界上的超凡种有这么普遍且密切的联系,血妖呢?
说起来,这应该也是大概率事件。
罗南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异样。
他微微摇头,在地下实验室里漫步穿行。
这个位置,距离为整个北岸齿轮供能的独立电站,不过是数墙之隔,以罗南的感应敏锐度,甚至都能够听清楚能源炉运转时嗡嗡的轰鸣声。
听这声音,罗南的思绪又有些飘忽。
他还记得,当初他在这里,还曾借用电站的储备能源,发现了外接神经元的部分隐秘。而现在想想,那里面的细节也大有可探究之处。
当今世界,一切科技设备,至少是智能化电气设备,对外接神经元竟都没有抵抗之力……嗯,应该说是对罗南所见的相当一部分机芯产品,都是近乎不设防的状态。
罗南一开始只把它当作是地外高等文明对低级文明的碾压。
女生寢室1 沈醉天
可随着持续不断的学习研究,特别是经过中继站那一场历练,他对于机芯技术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因未知而脑补的种种功能,就都回归到了现实层面。
娘子,別淘氣 木址木
实际的机芯技术,有些功能领域要比罗南想象的更为神奇;但有一些,还是有它固有的限制,且无论如何也是要符合基本法的。
就比如对电气设备的控制,如果双方架构驴头不对马嘴,甚至连最底层的信息编码基础都不相同,还谈什么控制?
机芯产品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只会是因为最底层并无差异,而是高度趋同——来自于遥远星空深处的机芯技术,与地球当代信息技术完全配套?
宇宙中的巧合是不是也太多了些?
与其这样设想,罗南更相信,这里面经过了漫长而深透的融合。而且是弱势一方向强势一方的全面倾斜。
真是……无微不至啊!
心绪飘飞的时候,罗南已经走出北岸丛林,来到略显空旷的校园中。
因为正是上课时间,偌大的知行学院校园内,人流稀少,偶见的几个人也都行色匆匆。绝大部分学生和教师,都按照排定的课程,分门别类,排入大大小小的教室之中,自有校规制度约束。
嬌妻來襲:推倒首席大人 慕容小傑
已经进入休学状态的罗南,在这时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异类。
当然,学校里成千上万名学生乃至老师,里面也有很多早就不耐烦既往规矩的约束,逃课请假旷工不一而足,即便某些人身在教室,也是心游物外,有些人甚至还能透过窗户,看到正在校园里悠哉游哉踱步的罗南,心里面不知多么羡慕。
当然,他们仅仅是羡慕罗南的自由。
如果让这些人知道,要想有罗南现在的待遇,需要获得怎样的代价,承受怎样的压力,又或者受限于一个目前还未知的全新的规矩,绝大多数人恐怕要立刻把心中的念头掐灭干净。
毕竟,如果要你的彻底改变当前的生活习惯,甚至还要以赌上未来为代价,大多数人便会觉得“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好。
農門貴女:地主來襲
这就是习惯和秩序。
罗南绝不讨厌秩序,他甚至还有比较强烈的秩序倾向,可一旦他辨认清楚了,支撑表面这层秩序的骨架之上,蒙着一层怎样的阴翳;里面悄然生长的内髓,又根植于怎样的基因和细胞之上,心底就有沉沉压力油然而生。
依稀间,这压力又仿佛化为森森魔影,无声无息的按在他的脑后,随时可能破肉剔骨,施以致命一击。
这种时候,所谓的“秩序”就很可恨了。
罗南摸了摸后脑,喃喃自语:
“要保持一个系统内的熵减,总要有渠道去处理熵增……那个渠道,那个符合有关量级的排污管道在哪呢?”
如果,如果他要颠覆这个秩序,又要从哪里做起?
2097年6月16日,六月份的第三个星期日,受三战前某强势文明影响,也称为父亲节的,基本上也是世界性的消费主义纪念日之一。
今天早上,罗南一家人终于摆脱了罗淑晴女士和家居智能老莫共同编织的魔爪。连续多日加班之后,姑父莫海航终于有了休息的空档,亲自下厨给大家做了一顿丰盛可口的早餐。
而且,今天全家人聚齐,连莫鹏那货竟然也罕见地在周末午餐前爬起来,六个人围在桌前,不受上班上学的时间催促,你一句我一句,边吃边聊,颇得其乐。
嫡女猖狂,世子爺請繞道
目前餐桌上的主题,是在瑞雯身上。
莫鹏三下五除二就把早餐灌进肚里去,专心聊天八卦:“昨晚上又有人发练习视频,里面瑞雯倒是没参与,可频频入镜是怎么个意思?”
说的是瑞雯,莫鹏的眼睛却瞥向莫雅:“明堂文化现在简直八面漏风,就是我当家也不至于到这程度啊,这炒作还有完没完了?”
無盡領域
原始文明成長記
瑞雯完全没有反应,只小口小口吃饭,看上去文静秀气,又好像在品鉴每口粥汤的鲜香气味——就是不知道在她的感知层次里,这些寻常食物究竟是何等模样。
罗南看久了瑞雯,下意识就想伸手摸她的脑袋。
这时候,旁边莫雅慢悠悠拿起一块芝麻薄饼撕开:“既然知道是炒作,你还浪费时间干什么?”
年少多輕狂 流氓不撲街
“我关注美女不行啊!”莫鹏说得理直气壮,结果遭到罗淑晴女士冷冷一剜,气势当即坠地,打了个哈哈,“我是觉得你们搞得太过火,我们班里已经有人开盘赌瑞雯究竟会不会出道……据说网上开始有人在建后援会了,这么下去,实在不好收场的说!”
莫雅也像瑞雯一样,小口小口吃饼,只是由她做来,就显得自在随性,把主食吃出了零食的感觉来:“不好收场,方便你收入啊!你让瑞雯签名,拿到外面发卖……”
“没有,绝对没有!”莫鹏同时接收到老爹老妈的莫测眼神,差点儿吓尿,当即举手叫起了撞天屈,“是我自己用了,我就是蹭个热度,在网上引引流,多涨几个粉儿,真的!”
罗淑晴女士仍然面色不善。
莫海航却是一笑置之,目光转向莫雅:“这两天你们公司做得有些过了。先前还能说是掩护保护,现在已经见了效果,还占着热度不舍得下来,指不定后面会惹出什么乱子……你要不方便说,我去和他们谈。”
莫雅耸肩:“有什么不方便说的,这两天他们明显让热度冲昏头了。”
说到这儿,莫雅却又反问:“游行到现在都不消停,政府到底有没有诚意啊?别到最后,畸变感染没乱,让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给折腾出毛病来!”
莫海航摇头:“翻档案也不是容易的事。”
他故技重施,轻描淡写转移话题,看向罗南:“你今天要出去?”
罗南咧嘴笑:“嗯,晚饭前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