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yxoz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笔趣-494 英雄本色讀書-eqzr9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上午。
九点。
港岛总区,大楼。
庄世楷坐在办公室里翘起二郎腿,手中端着杯咖啡,低头喝下一口咖啡。
只见他手中动作有些匆忙,放下咖啡后,抬头朝标叔问道:“找我咩事?”
“长官,有件棘手的伪钞案找你汇报。”周华标穿着白制服话道。
“伪钞案?”庄世楷神色诧异,目光放到周华标腰间,不知标叔戴的是水枪还是真枪…
小受的美好食代
囚奴新娘:改造黑道gay總裁
李明物送回来的“善良之枪”,当然是还给物归原主了啦。
而他在干掉李明物的时候,还特意护好“善良之枪”的第一次,没有拿着“善良之枪”杀人,可谓是尽心尽力的好兄弟。
标叔点头说道:“对,是一起伪钞案,目标是一个叫作谭成的生意人。”
“他明面上经营一家书店,名下还有地产、金融、高利贷的生意。不过,以前大富伪钞集团的骨干,实际上是个伪钞大王。”
“几年前,我们成功打击大富集团,大富集团倒台,他反倒成功上位,接管整个集团渠道,重新开始做伪钞生意。”
“近年来伪钞做得越来越大,FBI通过国际刑警部,已经向警务处提出控诉了。”
标叔摊开一份文件,把文件递到面前:“这是资料。”
庄世楷接过资料,第一页便是“谭成”穿着风衣,摘下墨镜,面露邪气的侧面照。
庄世楷看着谭成感觉有些刺眼,微微皱起眉头:“就是抓姚富的那次?”
大富集团其实港岛一个挺知名的贸易公司,老板叫作“姚富”,曾经在商界还挺有名气。
庄世楷在某次酒会上见过他,之后就下令把他抓了。
毕竟,姚富当时的伪钞生意,确实影响甚大,一定程度甚至给地主会的金融体系造成一定的假币危机…
庄爷不抓他都有鬼了!
而当时姚富手下两大头马,一个叫作“Mark”,江湖人称“小马哥”,一个叫作“宋子豪”,江湖外豪“猛龙豪”、根本没有“谭成”的名气,因此行动方面没有打击到谭成。
另外,针对“大富集团”的行动,也不算什么大行动。
其一,当时庄世楷已经是高级警司,对付几个偏门瘪三,吩咐下面一句,下面的人自然就会办事。
其二,大富集团和普通的三合会组织不同,更像是一家股份制公司。
虽然是港岛最大的伪钞集团,但是影响力和人马,顶多和乡下小社团差不多。
比一般的社团要弱,却是未来各大社团的转型、发展方向。
当时警队把八大社团扫净,携带赫赫声威,搞定一个小集团简简单单。
因此,庄世楷根本没太在意,短短半个月时间,下面的人就把大富集团打垮。
曾经的大老板“姚富”枪战身亡,小马哥、宋子豪等人抓的抓、躲的躲、堪称是树倒猢狲散,行动进行得非常顺利。
貌似其中还有人是在台岛交易时给抓,最后直接就在台岛坐监。
而异常顺利的行动下,则是非常精确的卧底情报。
那时情报获得很容易,又准确,估计是背后有人搞鬼,现在想来应该是“谭成”。
庄sir属于心知肚明,但是懒得去管的状态……现在谭成终于又跳出来了!而且生意搞得很大,FBI都知道了。
“是的,就是那次。”周华标点点头道:“那次行动后,谭成低调了两年,随后就成立谭氏集团。”
“前两年他也没闲着,招兵买马,大肆吞并,几乎把大富集团的渠道、人脉、以及马仔、资产都抢道自己名下了。”
“呵呵。”庄世楷面露冷笑,手指重重点在桌面:“那就继续打!”
“既然他要走姚富的老路,那么姚富当年怎么死的,就让他怎么死!”
“半个月的时间,我要看见结案报告。”
“我要把伪钞全部烧给谭成用,有没问题?”庄爷厉声喝道。
他丝毫不想给谭成面子,一句话就定下对方死活。
周华标挺起胸膛,大声喊道:“绝无问题!长官!”
“嗯。”
“那就行。”庄世楷满意地点点头。
周华标却接着说道:“只是目前有件事情要话您知。”
“乜事?”
“这件案子正在由湾仔反黑的见习督察宋子杰跟进,可宋子杰的大佬是宋子豪……”
美男花名冊
“这点我知道!”
庄世楷讲道:“在推荐宋子杰考督察试的时候,我便说过现代警队,不搞连坐那一套!”
“宋子豪犯法就应该处理、宋子杰服务警队,为港岛法治做贡献,也应该受到优待。”
“你要搞连坐,是不是还要给宋子豪搞免刑啊?”
这时庄sir站起身拿着钢笔抬手说话,一字一句都是掷地有声,中气十足。
这里每句话都是华人警员内的“指导精神”,等于华人警员内部的规矩、铁则、言出必行、是会实施下去的。
而庄世楷说这些话前,乃至在推荐宋子杰去考升级试前,其实都是深思熟虑过的。
如果你觉得上面那些话太过冠冕堂皇,义正严辞,那下面可以用最朴素的话总结。
那就是——没人!
没错!
港岛地小、人少、总计人口也就几百万,而港岛华人警员逾两万,某些警员里有家人、兄弟违法乱纪,其实是个不小的概率题。
人数可不会少。
大陆八九亿、十几亿人口、玩玩政审没什么的啦。
甚至效果还不错!
可港岛怎么玩?
你搞政审就别组建警队啦!直接让鬼佬驻军管辖不就好了?
标叔则是知晓庄sir看重“阿杰”的潜力,一直都很推荐阿杰,而且阿杰做事确实认真,很值得培养。
他听完庄sir的话,咧着嘴道:“可是根据最新消息,宋子杰的大佬宋子豪已经在绿岛出狱,前天回到港岛,是不是让宋子杰避避闲?”
小娘子馴夫記
“嗯?”
庄sir皱起眉头:“他才刚升职就让他避闲?”
“不太好吧?”
“这不是情况所迫吗?”标叔出声讲道。
庄世楷沉吟片刻,摇摇头:“不!这起案子不需要让阿杰避险,反而要让阿杰带队去办!”
“这……”
标叔有些迟疑。
虽然,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办法,自有其中道理,偶尔还能出奇效。
但是,总归有风险,按标准做事是最安全的办法。
庄世楷却出声说道:“据我分析,小马可能会找宋子豪联手,两人可能还要跟谭成斗一场。”
“让阿杰去吧!”
“他适合!”
可以幸福就好了 池小凡
这下标叔不再犹豫,当即领命道:“yes,sir!”
上校來襲,暖妻戒備 玄柒柒
“是,长官!”
“对了,事情结束以后,带小马来见我一趟。”标叔离开之前,庄sir抬起手,出声讲道。
他这句话就等于要保住“小马”的命,而他要保“小马”的命,倒不是看中“小马哥”一副脸,而是敏锐意识到能够反复站起来的一家“伪钞集团”,背后一定有很深的国际网络。
不管最后有没有,秉承有枣无枣,先打一杆的想法。
这个“小马”救了!
当然,提前是小马别和他耍花招,否则别管他多讲义气,多巴闭,庄sir保准把他另一只腿打断,让他成为“轮椅马”。
标叔听完点点头道:“明白!我这就去办。”
标叔离开办公室。
“啪嗒!”庄世楷掏出打火机,点上一根烟,悠悠呼出口气:“呼……”
球權時代 周問行
“叮!任务开启:英雄本色。”
“击毙/抓捕谭成,捣毁伪钞集团,奖金经验三百。”
庄世楷双手环抱于胸前,弹弹烟灰,嘴里轻啧道:“切!三百?”
“谭成你可真没排面!”
“乐色一个啊!”
当晚。
庄世楷驱车前去运来茶楼、饮茶、吃饭。
第二天。
下午。
谭氏集团楼下,谭成披着风衣,戴着墨镜,威风凛凛地走出大门。
“大哥。”
“大哥!”
一群穿着西装,面色凶恶的马仔跟在他身后。
“唰啦。”
一辆轿车停在路边,一个头发凌乱,面色邋遢,穿着破旧牛仔衣的男人把车停稳,拉开车门,小跑到谭成身边,弯腰低头地笑道:“成哥,车停好了。”
鳳凰王座
顛覆笑傲江湖
他的肩上还挂着条白色毛巾。
谭成抬头看向他,面露厌恶之色,摘下墨镜,满脸嫌弃的说道:“下次你负责停车!不要搞的这么邋遢啊!”
只见谭成上前一步,用两根手指拿着他的衣领,抖着骂道:“真TM跟狗一样呀!”
“这样别人会以为我谭成的马仔吃不起饭,买不起衣服,丢我脸啦!”
二十六七岁,不再年轻的男人低下头,脸颊带灰,连连道歉:“对不起成哥,对不起…”
“呵呵,我赏你一口饭吃,是讲义气,念旧情!不代表你可以嚣张!”
“穿着破衣服开我车,不知道还以为你是捡破烂的,哪像给大老板扎车的?这让我很不开心!”谭成指着男人胸口,一字一句的喊道。
看他这幅表情,不知道还以为他每秒十几亿上下,美国大总统呢!
全港都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现在我的鞋脏了!你学会洗衣服之前!最好还要学会帮我擦鞋!”这时谭成把黑色皮鞋踩在路边的灯柱上,表情讥讽,呸的一声,把一口痰吐在鞋尖。
原本干净整洁的皮鞋,故意给他弄得肮脏。
这个男人一言不发,拿下肩上的白色毛巾,蹲下要替老板擦鞋。
谭成却出声讲道:“你的毛巾太脏。”
“用舔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