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a3u優秀言情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txt-第181章推薦-6h5bc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我呢,想一直这样,和你在一起。”柚子说。
“和你一直在一起就好。”
“这样的话,在梦中也可以一起吧。”
你又说出这么羞人的话。”林潇说。
“我也很害羞啊。”柚子说。
“那就别说了。”林潇说。
“可是。”柚子说;“忍不住想要和你多说几句话。
“本来就是如下。”
“真是一个小笨蛋啊。”林潇说。
从此后,每天都一起入眠吧。
像是这样互相靠近,双手紧握不分。
直到朝阳升起为止,不离不弃。
趙正品臥底記
“真的是非常愉快呢。”林潇说。
“嗯,非常。”
虽然偶尔会吵架,但不过是生活的小插曲。
比起什么都将对方看的最终,约定好来个人一起走下去。
“但是我们却。”林潇说。
“我们却松开了双手,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绝对不能说是短暂的时间,甚至长到忘记对方都不奇怪的地步。
至少自已的记忆已经开始风化,许多重要的事物都扬灰而去。
“为什么。”柚子说。
“为什么你要来这里呢?”
“我们不是约定好,在这里再相见的约定。”
数年前的圣诞节,自已确实做了这样的约定。
她点点头。
跳帧股息,奔向柚子等待着我的教诲。
那一天的事情依然记忆犹新。
没有履行约定的时刻,在自已心中。
“明明说过不会让你等太久。”
“不,那种事情。”柚子又一次摇头。
林潇明白,自已已经被她原谅。
只是心中的痛楚不会就这样消失。
“这次我终于可以履行约定来到这里。
“而且,一直在呼唤着我的人,是你吧。”
柚子到现在还在这个地方等待着。
林潇明白这件事情绝非偶然。
“嗯。”柚子说。
“说不定是这样没错。”
“告诉我吧,你身边发生了什么。”
“嗯。”
不是一言2语可以说完的。
故事的开始。
“果然还是圣诞节呢。”
柚子说:“正好是一年前圣诞节的夜晚那个人,对了回想起来那个人和你有几分相似。”
‘和我?’
相似自已这样的人,在智慧城市也有。
推开门,走进来的是一个男孩子。
某些地方和你相似,那是一种令人怀念的气息。
所以我才会这么想。
“什么?”林潇说。
“略微走进这个男孩的故事中去吧。”
“能够让我听听看吧,那个人的故事”
“回事很长的故事”
“当然,黎明还还很长。”
“就让我娓娓道来。”
“从他来访这个教会那一刻开始,冬天的故事。”柚子说。
…….
漫步在濒临的夜色寒冷让身体颤抖,充斥四周的寂静。
从五光十色的街道仰望天空,只有那一轮明月绽放着朦胧的残光。
絕世仙痞鬧都市 懶龍
兇猛甜心:大叔,難招架
“好冷。”林潇说。
呼出的白气也融入了黑暗。
林潇蜷缩着身体,缓缓挪动着脚步。
虽然说冬天会冷是理所当然的。
自已对白色圣诞没有兴趣。
不管是不是圣诞节,下雪只是单纯的自然现象。
琐事而已。
进入了教堂。
那里站着一名少女,美丽的像是天使。
少女对林潇嫣然一笑,看起来很角落,年龄大概在18。
“虽然很遗憾,圣诞的弥撒已经结束了,额如果想要参加,请明年。”少女说。
‘我不是信徒。’林潇说。
“那么为什么来这里,这的教诲不是搞活动的地方。”
‘白痴啊你。’林潇说。
“只是心中稍微有些好奇圣诞夜教诲是什么样,就进来了。”
“擅自进来,会造成不便吗?”
“倒也没有什么不便,不过你真是对一些怪事情感兴趣,既然今天是圣诞节,比起教会去街上不是更有趣。”
“对怪事感兴趣,该说是职业病。”
‘职业吗?’
少女显得疑惑。
毕竟怎么看自已都不像是个已经踏入社会的人,心存疑惑是理所当然的。
不用在意这些小事情,说起来还真是冷清这里。”林潇说。
“米沙街上以后,虽然说是圣诞节,这人和普通教会别无不同,在说弥撒本身也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说起来你是谁。’林潇说。
“我么,和你想通。”
‘什么意思。’
“明明是圣诞节,却没有恋人渡过。”
“我想问的勾这个。”
“缩小而已,露出那样的表情好吓人。”
话虽如此,那少你的态度倒是十分轻松,完全看不出害怕的神情。
“我的名字是柚子,顺便一提,我只是一个路人。”
‘你不是穿着修女一般的衣服,不是工作人员吗?’
‘只是凑巧穿了这样的服装,我既不是教会的工作人员也不是相关人士。’
“感谢您细致的解说。”
“不,别客气。”柚子说。
“柚子是吗。”林潇说。
总觉得令人在意,稍微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怎么了吗?”
“没什么。”
林潇摇了摇头,对她的样子没有印象,可能仅仅是错觉吧。
“难道是对我一见钟情。”
‘虽然这是情不自禁,但是可以的话,希望从朋友坐骑。’
‘你要吵架吗?’林潇说。
他使劲瞪了柚子一眼,少女故意缩了缩脖子,装出想要逃跑的样子。
完全被小看了呢。
“是个不太懂幽默的人呢。”
‘很抱歉,我就是这么一本正经。’
“原来如此,那么一本正经的你,名字是?”柚子说。
“没有报上名字的必要。”
为什么自已要报上名字。
“这样太狡猾,我都认真报上名字了。”
“是你自已报上来打”
‘又没有关系,名字而已,说出来就可以。’
听到这话,更加不想说了。
‘哇,终于进入了沉默模式’
“算了,我也不是特别像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的名字对我也没有任何好处。”
“林潇。”
“乖张的家伙。”
‘要你管。’
“呵呵。”
突然,她呵呵笑起来了。
“有什么好笑的。”
“不,没什么。”
柚子收起笑容。
“林潇先生吗?”
“是个好名字呢。”
“被人夸奖好名字有什么好搞笑的,还是自已不知道的时候取的没给你做。”
“我不讨厌你这种类型。”
‘你就是讨厌我也无所谓。’
自已在废话什么呢。
而且还是深夜交互对着一个陌生少女。
“总觉得你很奇怪。”
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的你也足够奇怪了吧,说真的,你到底在做什么。”
‘是哦。’柚子说。
接下来一段时间,教会陷入了沉默。
核艦隊入主清朝 手語如初
墙壁上的蜡烛微光,也为少女的面庞笼罩了一层暗色。
少女将视线转向了虚空,林潇还以为她可能在认真的为什么事情烦恼的时候,她却又突然露出笑容。
‘我有一个必须要见的弱’
和刚才的情况似乎不同。
“必须要加你的人是谁呢?”
‘’是啊,是谁?”
果然被戏弄了。
我不是在开玩笑。”
“真的吗。”
林潇觉得十分值得怀疑。
这个家伙在逗我玩?
“虽然不知道是谁,总之的确有个想要见的人吗?”林潇说。
“约定的地方,是这个教会?”
“大概。”
‘时间呢?’
柚子轻轻摇头
连时间都没有决定下来,根本束手无策。
“那也没有办法,因为那原道连记忆都模糊不清次的过去的记忆。”
久远的时代。
孩子的时候吗,相信那东西根本毫无意义。
“在怎么说,还真是含糊的说法,真的认为可以见到那个人吗?”
“当然。”柚子用力点头。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觉得只要呆在这里就可以见到,而且今夜不是圣诞节吗。”
‘只是今天晚上,做做美梦也可以吧。’
就算不是今天你晚上,美梦随便做。
“不,圣诞节是特别的。”
‘’虽然有可能是无法实现的愿望,不过只要是在今晚的话,一定可以被允许。”
“被允许,被谁?”
柚子灭与偶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完全理解不了,真是让人莫名其妙的少女,反正理解也没有意义。
“能够见到就好了,加油吧。”
‘你呢。’
‘我怎么了。’
“你难道没有想要一起过圣诞节的人吗、”柚子说。
“没有。”林潇说。
“回答好迅速。”
即便装模作样,答案也是如此。
没有想要待在一起的人。
“那样没有关系吗?”
‘又没有多少困扰。’
自已不是孤身一人,即便如此也没有积极想过什么。
不是伽摩和无聊,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宁静。
回来到这里也是一样。
“和你不同。”
林潇转身要离开。
“你要去俺儿。”
“回去,在这里无事可做,而且好冷。”林潇说。
“在稍微陪我会。”柚子说。
“我没那闲工夫。”
虽然估计不会见面了。
“请稍微等一下。”
正要起身离开从她背后过来。
“有一句话忘记说了。”
‘什么。’
柚子扬起一个恶作剧似的微笑。
“圣诞快乐。”
…..
“会不会下雪了。”
小白觉得如果下一场雪,今年的圣诞节就可以残留在回忆中。
难得的圣诞节,下雪这种程度的事情附赠一下也没有关系。
虽然一个人看雪,毫无浪漫而言,走在街道上大家荷藕想法。
分明不可能所有人都幸福。
可能是我的偏见吧,也许只是大家都认为自已很幸福,而不断欺骗自已。
大家都在拼命欺骗自已,忘记关心周围。
就散我库尔,大家也会离开。
虽然我倒是没有哭。
不知道何时离开了闹市,来到了这个地方。
喝着刚才买的咖啡,有甜又暖,是至高享受。
虽然很好喝,但又有些空虚。
差不多要回去了。
小白看了看手表。
虽然这附近治安也不是很差,但毕竟少女来这里不好。
小白叹了口气,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将它丢及你了附近的垃圾箱。
“好,回去吧。”
“嗯?”
低沉的引擎声在远处接近,是发动机。
这么冷的天还做摩托车,真是有毅力。
慢慢的摩托车近了。
似乎是笔直朝着这边来了。
啊,好耀眼。
在小白眯眼的同时撞到了一起。
感觉受到了冲击,自已已经躺在了地面。
“好痛,怎么回事。”小白说。
抬起头摩托车已经开出去了。
干什么啊,真是的。
似乎也不是被撞了。
倒是没有受伤。
“啊,不见了,我的提包。”
本来也应该在肩膀上的提包不见了。
小白迅速站起来观察四周,湖南的地面,并没有熟悉的提包。
难道是刚才的摩托车。
玩去哪了飞车抢东西啊。
“小偷!”
林潇正准备骑上自停在教会的自行车,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正向着在刚才有一台摩托车疯狂过去,真是一个纷乱的一天。
一个少女从道路旁边跑了过来。
即便实在夜路上也可以清楚察觉到那个少女非常的慌忙。
“喂,那边的人。”小白说。
哇,跟我搭话了。
“怎么了。”林潇说。
保持着警戒,总之回一下。
“你看到了摩托车吗”
“看到去哪儿走了。”
林潇指着摩托车立卡ID地方。
“这个借用一下。”
“拦路飞车,我被人抢走了。”
话音未落,系哦啊白已经跨上单车,消失在冬天的夜幕。
“喂,给我等等。”
我不知道哦啊你试试被枪阶,但是你这行为就是自行车抢到。
林潇大步追上去。
结果看到少女和自行车都躺在地上。
这是十分钟以后丶事情。
貌似摔的很华丽,看着车子,林潇欲哭无泪。
还有道路中间的少女,虽然我个人想要先确认一下自已爱车的情况。
但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还是要先考虑怎么处理这个少女。
“我也算是个好人。”
这个少女一动不动。
咋看一下似乎没有外伤,但也许伤到了头。
如果死了的话还有些棘手,但是放着不管,可能会冻死。
“你还活着吗?”林潇说。
完全没有反应。
林潇轻轻摇了摇她的肩膀,试着拍了拍她的脸颊,但却没有任何醒来的征兆。
难道真的死了?
“没有办法了。”
林潇驱除手机打了119。
“这是消防,是什么事情。”
“这里有一位伤着,是骑自行车摔倒了,一动不动。”
“请问是哪儿。”
“记得是。”
“总之这样就行了吧。”
撒旦追妻記 婉轉的藍
通完话,林潇将手机放在口袋。
该不会在救护车来之前,自已要瞪着。
总之在救护车来之前确认生死,看起啦完全死去意思了。呼吸方面如何呢。
“不太明白呢。”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