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u7w4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五百二十八章 夫妻熱推-2f5vx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飒飒……”
“滋……”
清风卷落下远处山林中些落叶,轻晃着树上枝叶。
落叶随着清风飘荡着,落在地上,轻拂着地面,发出些窸窣的声音,
枝叶摇晃着,交错着枝叶下斑驳的阳光,落下几滴枝尖叶上的露水,
院后,锅铲和锅底轻碰的声音混杂着菜入油锅的声音,随着些饭菜香气,透过屋门下的缝隙,在屋里萦绕着。
屋里,
廉歌听着落叶窸窣声,睁开了眼睛,从睡梦中醒来。
“……吱吱,吱吱吱……”
廉歌从床上起身,一旁蜷缩着,趴着的小白鼠紧随着,再窜上了廉歌肩上,
立着前肢,小白鼠嗅了嗅屋外萦绕进屋里的香气,叫了两声,
看了眼小白鼠,廉歌转回目光,拉开了卧室门,走出了房间。
……
“……滋……”
后院里,老太太佝偻着身,正拿着把木柄锅铲,站在厨房里,灶台前,翻炒着锅里的菜,
老人坐在灶台边,身前摆着些蔬菜,正折着菜,看着灶里的火,不时同自己妻子说着些话,
堂屋里,那桌上,已经摆了好几盘菜,有用盘子装着的炒菜,用大碗装着的烧菜,还摆着两碟凉拌着的凉菜,
“……房顶上的瓦,等过会儿我去找个人过来翻翻……”
“……这两天天气凉,昨天沈大姐的喜事,她家儿女给封了个红包,等得空了,我们去镇上转转,再买两件厚衣裳……”
“……行,到时候我跟着你去……”
“……好。”
……
都市筋鬥雲
“……真人,您醒了啊。”
注意到堂屋里的廉歌,老人和老太太相继转过了头,
老太太笑呵呵着,对着廉歌招呼了句。
老人放下了手里捏着的菜,站起了身,擦了擦手,又再掸了掸身上的蔬菜叶子,
“真人,水壶里有热水,这有张新毛帕,没用过的。真人我把热水给你倒出来,你洗个热水脸吧,舒服些。”
笑呵呵着,老人出声招呼着,
“……真人你再坐坐,这儿还再有两个菜,炒好就能吃了。”
天才兒子笨蛋媽
英雄本色 唐果
听着两个老人的话语声,看了眼两位在厨房里忙活着的老人,廉歌再转过视线,透过旁边敞开着的堂屋门,望了眼远处,
朝阳恰好初升,往着地面上挥洒些阳光,萦绕在远处山峰间的云雾,随着清风,随着朝阳,渐渐化开,枝繁叶茂,丛生着草木山丘映下的林荫,遮挡了这山坳里村子一半,正缓缓迎着山褪去,
迎着阳光,廉歌身后,地面上,也映出一人一鼠的影子,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朝着远处张望着。
微微笑了笑,廉歌转回了目光。
……
“……真人别客气,想吃什么尽管吃,吃完了,这些菜锅里都还有些,不够也还能做。”
“……这么久了没下过厨了,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真人莫嫌弃,”
“……真人自便些,想吃什么就自己夹……”
“……真人尝尝,看合不合口味吧。”
又端了两碗菜上桌,廉歌和两位老人在餐桌旁坐了下来,
坐在廉歌身侧,老人和老太太热情着招呼着,说着话,
看着这满当当一桌子菜,看着这过于丰盛的早餐,看了眼老人带着期待的目光,
廉歌微微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拿着筷子夹了筷子菜,尝了口,
“老太太你的手艺挺好的。”
迎着两位老人期待的目光,廉歌笑着说了句,
“……合口味就好,合口味就好。”
笑呵呵着,老太太出声说着,
“真人不嫌弃就成。”
说了句,老太太又再转过了头,看了看廉歌肩上的小白鼠,笑着,重新站起了身,朝着厨房里再走了去,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小白鼠,
小白鼠正立着前肢,朝着桌上的一碟碟菜望着,眼珠一动不动,眼馋着,眼巴巴着。
转回目光,廉歌微微笑了笑。
……
“……这位……小灵兽。”
重生平淡人生 velver
而就在这时候,老太太再步履有些蹒跚着,端着个有些大的盘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盘子装着些桌上的菜,一份份装在盘子里。
小白鼠转过了脑袋,眼珠再次一动不动,望着那盘子里,
“……这点菜,还希望别嫌弃。”
端着那盘子,老太太说着,将盘子放到了桌边。
小白鼠前肢愈加立了起来,眼珠一动不动,望着那盘子,
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小白鼠,
紧随着,小白鼠倏然从廉歌肩上窜了下来,化作一道白线,出现在那有些大的盘子边,围绕着那盘子边,对着那盘子里一份份菜,再次发起了战斗。
……
“……真人,这就是我们祖辈还有传下来的些粗浅手段。”
吃了会儿饭菜,
廉歌放下了筷子,一旁围绕着那盘子边战斗着的小白鼠,消灭了盘子里比它身体大上很多的食物,挺着圆滚滚的肚子,重新窜回了廉歌肩上,趴着。
老人也放下碗筷,走到旁边,从那神龛上,拿起了本有些崭新的册子,
册子没有封页,有些毛边,只是一侧边缘有些针线整齐缝着,似乎是老人自己裁剪做得册子,
“……除了些祖上传来的些笔记,就剩下些代代口口相传的东西,那些笔记上的东西,我都给誊抄了上去,口口相传的那些东西,我也给写了上去。”
老人拿着册子,走了回来,递给了廉歌,同时说着,
“……笔记上还有些术法,不过失了传承,修不出法力,那些术法也就失了作用。口口相传的,就是些不需要什么法力的乡野土法子,粗浅手段。”
廉歌听着,接过了老人递过来的小册子,
“我把那些术法,记在了前面,那些个粗浅手段,记在了后面。”
廉歌听着,摊开那本册子,简单翻看了下,
册子上的笔迹还没太干,还有些湿润,
翻了几页册子前几页的内容,廉歌微微顿了顿视线,再简单翻了下,将这册子重新合了起来,
最秦
“希望这些东西,能对真人你有些作用。”
“谢谢老先生了。”
道了声谢,廉歌也没多说什么,拿着书的手一翻转,书消失在手里,被廉歌收了起来。
“是我们该谢谢真人您。”
老人摇了摇头,再出声说道。
“……说完正事了吧,那接着吃饭吧……真人,锅里还有些汤,我去给你盛碗汤过来吧。”
旁边的老太太,笑呵呵着出声说道。
百變萌主的玫瑰夢
“谢谢了,就不用了。”
说了句,廉歌再站起了身,
“事已经了了,饭也已经吃过了,也该走了。”
“……真人,再坐坐吧,再在我们这儿多待几天吧,我们也好,好好谢谢您……那要不吃了中午饭再走吧。”
老太太紧随着,跟着站起了身,赶紧出声挽留道,
廉歌微微摇了摇头,
“……那……不敢再耽误真人行程……只是真人下回再从我们村子过的时候,还希望真人再过来坐坐……”
旁边的老人犹豫了下,出声说道。
“一定。”
看着这两位老人,廉歌脸上露出些笑容,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堂屋靠里墙上挂着的那幅画,看了眼那画上,肆意卧躺着的老者,
廉歌收回了目光,转过了身,朝着堂屋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