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9gm7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ptt-第六百三十八章 我只是基於情報做了一些合理的猜測而已推薦-o1y18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小說推薦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伊凡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被踢倒在地上的克劳奇,整了整被弄乱的衣服,开口说道。
“别那么激动,克劳奇先生,没人入侵你的大脑,我刚才只是基于情报做了一些合理的猜测……仅此而已!”
“不过看来我猜对了,不是吗?”伊凡半真半假的说着。
摄神取念师可不是什么好的词语,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可以随时读取自己记忆的家伙。
克劳奇消沉的瘫坐在地上,沉默了良久。
旁边的穆迪这会却是忍不住了,很是恼火的说道。“伊凡,你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巴蒂要找的人究竟是谁?那个人为什么又要将哈利的名字投进火焰杯里?”
“你问我有什么用?我刚才只是猜测罢了!”伊凡摇了摇头。
穆迪一个字都不信,但也拿伊凡没有什么办法,唯有将目光转到了巴蒂-克劳奇的身上,阴沉沉的说道。
“你最好老实交代,巴蒂,你应该知道我向来没有什么耐心!还是说你更希望我给你喂一点吐真剂?”
克劳奇一动不动,似乎打算就这么消极到底。
穆迪冷笑了一下,他翻找着巫师袍的口袋,掏出了一小瓶透明的药剂,就要给克劳奇灌下去。
“别这样,穆迪教授!”伊凡按下了穆迪的手,给他递了个稍安勿躁的神色,而后对着巴蒂-克劳奇说道。
“克劳奇先生,我曾经听许多人说起过您的事迹。
他们告诉我您是一个正直、严肃的人,在担任执行司长的时候一直致力于对抗神秘人和他的食死徒军团,审判过的黑巫师不计其数,甚至为了正义不惜将自己的孩子关进阿兹卡班!”
克劳奇的神情有了些许动容,羞愧之色浮现在了脸上,伊凡的话语却仍在继续。
“我不知道您究竟在瞒着我们什么,但您应当知道,您想要找的那个人正在谋划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他潜入了进来,将哈利的名字放进了火焰杯里,意图置哈利于死地!”
伊凡的语调越发的高昂了起来,他盯着克劳奇的眼睛,质问着说道。“我们都知道他的目的绝不仅仅如此,您真的还要继续隐瞒下去吗?邓布利多教授曾说您是魔法部里最值得信任的人,我希望您能对得起他的评价,别再错下去了…克劳奇先生!”
伊凡的话语就如同洪钟般敲打在克劳奇的心头,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沉默了良久,才幽幽的说道。
“很抱歉,他看错人了!我没有那么的高尚……”
“不过你说得对,哈尔斯,起码我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克劳奇扶着毛毯艰难的站了起来,也不再像之前那般颓废,多少恢复了一些精神。
伊凡笑了笑,随手挥动着魔杖招过了几张椅子,示意大家可以坐下来慢慢说。
“能再把那张纸条给我看看吗?”克劳奇没有急着落座,看向穆迪,出言问道。
穆迪当然没有意见,重新将那张写着哈利的纸条拿了出来,递给克劳奇。
克劳奇伸手接过,抚摸着上面的字迹,缅怀的说道。“这是我的儿子小巴蒂的笔迹,我对他熟悉的很,绝不可能弄错!”
“等等…你的儿子?”穆迪一脸诧异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他不是十多年前就死在阿兹卡班了吗?有几名傲罗还亲眼见证了他的尸体被下葬。”
“还是说,那具尸体根本就不是你的儿子,你想办法把人给换掉了?”穆迪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
“对,我让我将死的妻子喝下复方汤剂变成了小巴蒂的样子,骗过了傲罗和摄魂怪……”克劳奇痛苦的解释着。
“怪不得,当初审判的时候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大公无私,没想到你一开始就计划好了,将注意打在了你快死的妻子身上,打算利用她挽回你的名声和儿子!”穆迪冷笑着说道,一把拽着克劳奇的领子,恨不得直接给他一拳。
“冷静点,穆迪教授,我们应该先听克劳奇先生把话说完!”伊凡赶忙打着圆场,免得他俩当场打起来。
看过原著的他十分的清楚,克劳奇的确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对小巴蒂的审判也都是按照流程来的,并没有什么私心。
只是最终还是抵不过妻子的苦苦哀求——毕竟解救小巴蒂那是他即将离世妻子最后的愿望!
伊凡看向克劳奇的目光越发的怜悯之色,他这一生做了无数次正确的好事,为反黑魔头事业发光发热,但偏偏一时心软铸成了大错,这一件错事就足以让他积累了半辈子的名声扫地!
在穆迪的斥责之下,克劳奇一脸忏悔的神色,他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更没有将责任都抛到妻子的头上。
毕竟无论过程如何,最终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是他自己。
错了就是错了!
克劳奇深深的叹了口气,略过了这个话题,开始讲述自己是如何将小巴蒂带回了家,对他释放夺魂咒,并且命令家养小精灵闪闪时刻监督小巴蒂的一举一动。
“我一直很小心,本以为这个秘密能够隐瞒下去,没想到还是被人给发现了……”说到这里,克劳奇的脸色变得很是苦闷,好一会都没有再开口。
“是这个叫做伯莎·乔金斯的女巫?”伊凡替他说了下去,并将桌上的那份预言家日报拿了过来,翻到了其中的一个版面,丢到了两人的面前。
穆迪凑上前看了眼,这封预言家日报的背面记载了国际交流合作司一名女巫失踪的新闻,他稍微想了想,就立马弄明白了其中蕴含的信息。
“巴蒂,是你杀了她?就因为她发现了你的秘密?”穆迪恼火的瞪着克劳奇。
“不,我没有杀她,只是对她施展了强力的遗忘咒,再之后她去了哪里,又是怎么失踪的我也不知道。”克劳奇连忙摇了摇头,开口解释着。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穆迪讥讽的说道,他从不相信任何犯人的言词,哪怕面前的这个人是他的前上司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