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m5t精华都市异能 大奉打更人 txt-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相伴-slu3t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文会在皇城的芦湖举行,湖畔搭建凉棚,构架出足以容纳数百人活动的区域。
夏末的阳光依旧毒辣,湖畔却凉风习习。
原本文会是国子监举办,参与文会的大多是国子监的学子。
但裴满西楼一通搅和,闹出这么大的声势,出席文会的人物立时就不同了,国子监学子依旧可以参加,不过是在外围,进不了凉棚里。
文会在午时举行,因为这样,朝堂诸公就可以利用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堂而皇之的参加。
午时将近,国子监学子们穿着儒衫儒冠,被披坚执锐的禁军拦在外围。
“这是我们国子监办的文会,凭什么不让我们入场?”
“主客关系怎能颠倒?”
“不但有禁军控场,连司天监的术士也来了,防备有居心拨测之人混入文会,莫非,莫非陛下要参加文会?”
正说着,一辆辆马车驶来,在芦湖外的广场停靠,车内下来的是一位位勋贵、武将。
他们和文会本该没有任何关系,都是冲着“讨教兵法”四个字来的。
不但他们来了,还带了女眷和子嗣。
“快看,诸公来了,六部尚书、侍郎,殿阁大学士………”
“我猜到会有大人物过来,没想到来这么多?一场文会,何至于此啊。”
“兄台,这你就不懂了,一场文会自然不可能,但这场文会的背后,归根结底还是谈判的事。两国之间无小事。诸公是来造势施压的。”
“区区蛮子,敢来京城论道,不知天高地厚。待会儿看张慎大儒如何教训他。”
武将之后,是三品以上的朝堂诸公,如刑部尚书、兵部尚书,以及殿阁大学士们。
其中部分朝堂大佬也带了家中女眷,比如颇有文名的王思慕,她穿着浅粉色仕女服,妆容精致,端庄秀美。
“翰林院的清贵也来了,有趣,这群书生自诩学问无双,待会肯定对那裴满西楼群起而攻之……..”国子监的学子眼睛一亮。
一群穿着青袍的年轻官员,趾高气昂的进入会场。
翰林院是学霸云集之地,这群清贵虽然手里无权,年纪又轻,但他们绝对是大奉最有学问的群体之一。
他们正值韶华,记忆力、悟性、思维敏锐程度都是人生最巅峰的时刻。
有了他们入场,国子监的学子信心倍增。
翰林院清贵们入座后,低声交谈:
“《北斋大典》我看了,水平是有的,然,杂而不精。”
“对我等来说,确实不精,但对天下学子而言,却是深奥的很呐。”
“此人确实厉害,单一的领域,我等都能胜他,论所学之广搏,我等自愧不如啊。”
“对了,若论兵法的话,我们翰林院里,无人能超越辞旧了吧。”
刹那间,一道道目光望向俊美如画的年轻人。
许新年坐在案后,清晰的察觉到不止翰林院同僚,不远处的勋贵、诸公也闻声望来。
那是自然,我主修的就是兵法………他刚想颔首,便听勋贵中响起嗤笑声:“裴满西楼讨教的是张慎大儒,老师总不至于比学生差吧。”
许新年有些恼怒,朗声道:“圣人曰,学无长幼达者为先,谁说学生一定不如老师的?”
勋贵、武将们哄笑起来,知道他是许七安的堂弟,有几个笑的特别恣意,把嘲笑写在了脸上。
这个许新年学问是有的,但除了一张嘴能骂出花,其他领域,在翰林院里并不算多出彩。
他竟说学生能胜老师,可笑至极。
嗯?骂人?
勋贵武将们反应过来,笑声猛的一滞。
许新年喝了口茶,矜持的起身。
………..
许七安穿着轻甲,腰胯制式佩刀,跟随着怀庆和临安的马车来到场地,豪华马车缓缓停靠在路边,穿着素雅宫装和火红长裙的怀庆裱裱同时下车。
然后,她们齐齐抬手,遮了一下猛烈的阳光。
公主怕日手遮荫……..某个侍卫,脑海里跃出这句话,紧接着便看见宦官举着华盖,为两位公主遮挡阳光。
裱裱回过头来,在人群里寻了一遍,水汪汪的桃花眼有着困惑,她不知道狗奴才易容成了谁的模样。
伪装的还挺好嘛……..裱裱心里有些失望,因为她在话本里常见到“相互喜欢的人就会心有灵犀”这样的描述。
两位公主刚入场,便看见许新年站在案边,感慨陈词,口吐芬芳,指着一干勋贵怒骂。
勋贵武将们大怒,你一句我一句的围攻许新年,后者巍然不惧,引经典句,言辞犀利。
不少武将已经开始撩袖子了。
诸公喝着茶,优哉游哉的看戏。
怀庆皱了皱眉,清斥道:“放肆!”
她盛怒时的模样,充满了威严,竟然极有威慑力,不但许新年停止了谩骂,就算气的嗷嗷叫的上头武将们,也偃旗息鼓了。
诸公和勋贵们纷纷起身,躬身行礼:“见过两位公主。”
怀庆冷哼一声,带着裱裱,以及两名侍卫入座。
许新年抿了口茶,润润嗓子,随后看向左上方席位的王思慕,恰好对方也看过来。
昨日,王思慕特意寻他,希望他能在文会上展露一下才学,博个好名声,增添声望。
王大小姐没指望许二郎能在文会上大杀四方,震惊四座。
因为有张慎出场,张先生是许二郎的老师,有他出场便足够了。
许二郎朝她笑了笑,正如昨日听完后,云淡风轻的笑了笑。
这时,外围传来学子、侍卫们恭敬的喊声:“见过太子殿下,见过三皇子、四皇子……….”
凉棚里众人侧头看去,只见太子扶着一位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老人,沿着禁军包围出的通道,走向凉棚。
“太傅?”
怀庆惊喜的脱口而出。
而裱裱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她从小被这个臭老头打手掌心,打了好些年。
太傅不是针对临安,太傅针对的是学渣。
太子搀扶着太傅进了凉棚。
诸公纷纷起身,恭敬行礼。
论辈分,在座的诸位都是太傅的晚辈。
许新年随同僚们齐声行礼,审视着被太子搀扶的老人,头发虽白,却依旧茂密,真是让人羡慕的发量。
脸庞沟壑纵横,皮肤松弛感严重,眸子也略显浑浊,但这个老人的气质很独特。
他记得院长赵守说过,太傅是当代唯一养出浩然正气的读书人。
本朝三公都是一品,但没有实权。太傅原本有望执掌内阁,只是当年父皇修道,不理朝政,太傅欲持竹条痛殴父皇,被拦下。之后再无缘仕途,便在宫中专心治学。
没想到连太傅都来了………许新年心道。
太傅冷哼一声,看向国子监大祭酒,淡淡道:“老夫隐居多年,才发现国子监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大祭酒面红耳赤。
同样出身国子监的诸公亦有些尴尬。
朝廷的脸面,就是他们的脸面。
一个蛮族年轻人在京城大放异彩,若是武道也就罢了,蛮子本就是粗鄙的武夫。偏偏是以学问扬名。
要知道,人族最大的骄傲就是文化,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儒家是中原人族的体系,是独有的文化瑰宝,是无数人骄傲的所在。
见气氛有些僵凝,怀庆起身,把太子从太傅身边挤开,搀着他入座,声音清冷:
“太傅,裴满西楼才情惊艳,只论四书五经,大祭酒并不弱他。所学广搏,且能精深之人,太罕见了。不过你放心,有张慎出面,想来一切都是稳妥的。”
太傅拍了拍怀庆的手背,有了几分笑容:
“殿下若是男儿身,岂有那蛮子在京城耀武扬威的机会?老夫这次来凑这热闹,就是不信邪,我大奉士林人杰辈出,后起之秀无数,真无人能压他一个学了些圣人皮毛的蛮子?”
这是,轻笑声从凉棚外传来,带着几分悠闲,反驳道:
“圣人曰,有教无类。太傅左一句蛮子,右一句蛮子,可有把圣人的教诲记在心里?”
凉棚外,满头白发的裴满西楼,带着妩媚多姿的黄仙儿,以及气质阴冷的竖瞳少年,大大方方的进入凉棚。
他们明明是外族,是客,却摆出一副闲庭信步的轻松姿态,仿佛自身才是文会的主人。
对于诸公、勋贵武将们的镇场,毫不在意,毫不露怯。
国子监学子、翰林院清贵、在场诸公、勋贵武将……….沉默的凝视着裴满西楼,这位才情惊艳,学问深厚的蛮族。
没有人回应,但却悄然挺直腰背,平稳情绪,如临大敌。
“在下白首部,裴满氏长子,裴满西楼,见过诸位!”
裴满西楼用自己的学问,塑造了一位惊才绝艳的读书人形象,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次文会,他打算把名声再次推向高峰,为后续的谈判做铺垫。
………..
许府。
楚元缜坐在庭院里,石桌边,手里捏着酒杯,他的身边坐着丽娜、李妙真、许铃音。
“为什么他能进皇城?他去作甚?不怕元景帝斩他狗头吗。”楚元缜酸溜溜道。
他很眼馋文会,身为读书人出身的剑客,还是曾经的状元,这种巅峰对决的文会,对楚元缜有致命诱惑。
但他不能进皇城了,更不能众目睽睽之下参加文会,这一切都是因为许七安。当初要不是为了帮他,哪会这么凄惨。
于是过来找他喝酒,抱怨几句。
没想到,这个始作俑者自己却进去了。
楚元缜心里酸的像恰了柠檬。
“我也想去。”
许铃音脆生生道。
“文会就是一群读书人讨论无聊的东西,你不会想去的。这种地方和我们师徒没关系,不如在家吃糕点,喝甜酒酿。”
丽娜借机教育徒儿,她还是很有逼数的,并希望徒儿也能渐渐有逼数起来。
“师父,文会有很多好吃的,上次大锅跟和尚打架,我跟着一个伯伯,吃了好多好吃的。”
许铃音给出致命一击。
“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文会有美酒佳肴。”丽娜眼冒精光。
角度很刁钻啊………楚元缜摸了摸许铃音的头,觉得这个憨丫头蛮可爱的,然后想起了那日在云鹿书院的噩梦教程。
他默默收回手。
李妙真说道:“那蛮子近日嚣张的很,我看着不舒坦,忍不住想一剑刺了他。”
看谁不爽就刺谁,你真的是天宗的圣女么………楚元缜觉得,天地会里槽点最多的就是李妙真。
一号身份不明,三号许辞旧正人君子,六号恒远慈悲为怀,五号丽娜虽然不聪明,爱吃,但自身没有什么让人想“一吐为快”的缺陷。
七号八号“失踪”多年。
九号金莲道长性情温和,是个让人尊敬的长辈,修功德,品性值得肯定,也没什么不良嗜好。
只有李妙真最让人无奈,她是天宗圣女,本该性情寡淡,冷冷清清,结果下山历练两年,硬是把自己历练成急公好义,铲奸除恶的飞燕女侠。
“国子监读书人如此不堪,还得靠云鹿书院的读书人来摆平他。”李妙真道。
楚元缜笑着点头:“张慎所著《兵法六疏》精妙绝伦,有他出面,那蛮子嚣张不了多久。不过,此人能著出《北斋大典》,足以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名儒。”
李妙真皱了皱眉,她听出楚元缜并不看好张慎,道:“这蛮子这么厉害?”
楚元缜点头。
“若是比诗词,应该还是许宁宴更厉害吧。”李妙真谨慎问道。
楚元缜嗤笑一声。
李妙真皱眉道:“也悬?”
楚元缜摇头失笑:“不,许宁宴的诗才旷古绝今,但文会不是诗会。再说,许宁宴也出不了场。”
………
市井之中。
虽然平头百姓进不去皇城,但他们对文会的讨论度极高,对结果更是期待无比。
连辛苦劳作的贩夫走卒,坐在小摊边吃一碗面食时,也能听见邻桌时刻在讨论文会,指点江山,激昂文字。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斗法,那是何等的轰动。最后咱们许银锣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一个穿着蓝色褂子的货郎,呲溜一口面食,大声说道。
“文会可不是斗法,可惜许银锣不是读书人,帮不上忙。”同伴惋惜的回应。
面摊老板揭开热锅,一边下面条,一边搭茬,愤愤不平的说道:“国子监读书人可真是废物,竟然输给一个蛮子,我都替他们脸红。”
其他桌的食客忍不住说道:“许银锣要是读书人就好了。”
在百姓眼里,许银锣是无所不能的英雄,大奉的传奇人物,真正有良心的大人物。
所以对他有着盲目的崇拜,认为许银锣无所不能。但理智告诉他们,许银锣不是读书人,学问肯定不如那蛮子。
帝宴3·天下永樂
因此只能感慨一声:如果许银锣是读书人就好了。
陣術王 司馬鬼才
面摊老板捧着面递给客人,笑道:“不过这蛮子竟敢挑战云鹿书院的大儒,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众食客笑了起来。
…………
皇宫,寝宫内。
元景帝慵懒的坐在塌上,翻阅道经,脚步声传来,老太监小碎步返回,低声道:
“文会那边传来消息,裴满西楼和翰林院大人们论了经义、策论、民生、农耕、史……….不落下风。”
“不落下风,就已经是我大奉脸面无光了。”元景帝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老太监看皇帝露出这个表情,便知他心里不悦。
归根结底,裴满西楼如此逞威风,丢脸最大的还是一国之君。
“可有论诗词?”元景帝突然说道。
老太监摇头。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元景帝嗤笑一声,笑声刚起,又忽然板着脸,冷哼一下。
顿了顿,元景帝道:“张慎还没来?”
老太监低头:“张先生未来。”
元景帝缓缓点头:“不急,文会还没进正题呢。云鹿书院的读书人虽然讨厌,学问上倒也从未让人失望。”
他神态颇为轻松。
………..
文会正题是什么?
是战争,是发生在北方的战争。
国子监代表里,一位学子起身,愤慨陈词:
“蛮族常年滋扰边境,残杀我大奉百姓,为祸深远。而今遭了东北靖国铁蹄的碾压,竟恬不知耻的来我大奉求援。
“蛮族就是蛮族,厚颜无耻。”
外围的国子监学子纷纷响应,怒骂蛮子“厚颜无耻”。
黄仙儿笑吟吟的全部在意,手指绞着鬓发。
竖瞳少年满脸怒火,极力压制蛇类残暴嗜血的本性,竖瞳阴冷的扫了那名学子一眼。
裴满西楼面不改色,甚至笑了起来,道:
“巫神教称雄九州东北,与大奉紧邻只有三州之地。以大奉的人口和兵力,耗费一定的代价,就能把他们堵在三州之外。”
他停顿了一下,见诸公和武将们露出认同的表情,这才继续道:
“但如果北方的领地也被巫神教占领,靖国骑兵南下,可直扑京城。康国和炎国再从东进攻,遥相呼应。大奉岂不危矣。
“众所周知,北方有连绵无尽的草原,靖国若是得了北方领土,便能养出更多的骑兵,届时,大奉纵使有火炮和弩,也挡不住这群陆地上的“无敌者”。
“所以,大奉出兵,不是帮我神族,而是在帮自己。我神族繁衍艰难,人口低下,纵使时而滋扰边关,却没那个兵力南下,对大奉的威胁有限。但巫神教可不一样啊。”
没人反驳。
翰林院的学霸,国子监的学子,乃至朝堂诸公,其实都认可他的这番话。
巫神教掌控的东北,物产丰富,既能狩猎,也能农耕,而农耕的文明,人口是最繁盛的。
巫神教人口相比大奉,差太远,那是因为地域有限。
若是北方版图落入巫神教手里,迁出一部分人口去北方,最多二十年,巫神教的人口会翻一倍,至少一倍。
裴满西楼沉声道:“到那时,我神族的今日,便是大奉的来日。”
许新年默默旁观着。
这群蠢货,不知不觉被对方掌控了主动,你们要讨论的,难道不应该是索要筹码嘛,怎么讨论起出兵的必要性,肯定要出兵啊,这是毋庸置疑的………..额,讨论筹码好像是谈判桌上要做的事,是诸公的事,确实不宜在这个时候谈。
这场文会的核心,其实是大奉这边要把裴满西楼的形象打垮,把他的逼格打垮。
但形式不太乐观啊,这家伙本身就能言善辩,口才厉害,再占据着必须出兵的“大义”。
许新年目光一转,发现许多武将跃跃欲试,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又皱眉沉默。
还算有自知之明,这群武将骂人还马虎,辩论?即使他们有丰富的带兵经验,也说不过裴满西楼,呸,粗鄙的武夫………
救贖:靈魂契約 陶子
“诸公平时在朝堂上不是牙尖嘴利吗,太傅打本宫手掌心的时候,不是能说会道吗,怎么都不说话。”裱裱焦虑道。
“太傅怎么能下场,他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辈分差太多了,即使赢了也不光彩,人家只会说我大奉以大欺小。诸公亦是此理,而且,如果诸公下场,我敢保证,裴满西楼会主动与他们比斗学问………”
怀庆难得说了一大堆的话,给愚蠢的妹妹解释:
“诸公的学问,除几位大学士,其他人都已荒废。”
裱裱睁大眼睛,喃喃道:“那怎么办?气死人了。”
国子监学子脸色沉重,翰林院的学霸们同样如临大敌,脸色都不好看。
王首辅叹口气:“裴满西楼才华惊艳,实在让人惊讶。”
翰林院的年轻官员,入场时自信满满,与现在沉默又严肃的姿态,落差明显。
王思慕频频看向许二郎,期待他能站出来表现。
王首辅注意到了女儿的眼神,道:“二郎怎么今日如此沉默?”
王思慕蹙眉。
就在众人哑口无言,苦思对策时,芦湖上空清光一闪,穿儒袍,戴儒冠的张慎凭空出现。
然后,他朝着湖面坠落。
清光再一闪,张慎便出现在凉棚里,神态间还残留着些许后怕。
他吹的牛皮肯定是:我所在的地方不是云鹿书院,在芦湖。所以差点掉湖里了………许七安心里疯狂吐槽。
“张大儒来了。”
“张先生终于到了,我就知道张先生不会缺席。”
外围的学子们欢呼起来,如释重负。
诸公笑了起来,与张慎有交情的人,纷纷开口:“谨言兄,你可来了。”
张慎不冷不淡的颔首,旋即看见了太傅,急忙作揖:“学生张慎,见过太傅。”
太傅“嗯”了一声,始终板着的脸,终于有了笑容:“张谨言,这位白首部的年轻人要向你讨教兵法,你指点他一二。”
凉棚内,气氛顿时高涨。
张慎环顾一圈,望向华发如雪的裴满西楼,道:“你就是那个著出《北斋大典》的裴满西楼?”
裴满西楼首次起身,作揖道:“学生见过张先生。”
张慎摆摆手:“不必客套,你要和我斗一斗兵法?”
棚内一下安静,众人翘首企盼。
黄仙儿微微坐直身子,眯着眼,凝视着云鹿书院的读书人。
竖瞳少年收敛了狂傲之气,这位儒家体系的四品高手,便是裴满大兄本次文会的“敌人”,他虽看不起读书人,但云鹿书院的读书人则不在鄙视范围里。
儒家体系即使没落多年,积威仍在。
“学生才疏学浅,想向先生请教。”裴满西楼笑容温和,成竹在胸。
张慎翻了个白眼:
“你这不是耍流氓吗,老夫二十多年没领兵了,都快忘记枕戈而眠的滋味。我说来说去还是二十多年那一套,你跟我论什么兵法。
“你怎么不跟魏渊论兵法去,这老小子坐镇朝堂,暗子遍布天下,二十年运筹帷幄不曾停息,就等着有朝一日厚积薄发。”
裴满西楼笑道:“先生这话,岂不也是耍流氓?”
竖瞳少年忍不住插嘴,冷哼道:“你怎么不让裴满大兄和监正斗法去。”
这次,裴满西楼没有训斥少年,笑问道:
“那便不讨教兵法了,其实学生对先生兵书仰慕已久,听闻先生精通兵法,所著《兵法六疏》广为流传,人人称道。
“后学不才,也著了一本兵书,此书耗时数年,不但融入了中原兵法,更有蛮族骑兵的兵法之道。还请先生赐教。”
说着,看向身边的竖瞳少年。
玄阴把脚边的小木盒打开,捧出厚厚一本书籍:《北斋兵卷》
大奉这边,众人面面相觑,着实没料到此人不但精通兵法,竟还写了兵书?
读书人注重著书立传,哪怕学问高深之人,对著书也是很谨慎的。一本书修修改改很多年,才会公布天下,广而告之。
至于一些随笔、笔记,在这个时候,其实称不上“书”。
比如许七安在云鹿书院看过那本《大周拾疑》就是笔记,称不上书。
所以,众人对裴满西楼的话,半信半疑。
太傅脸色明显一沉。
王首辅等官场老人,脸色也随之凝重,有了不好预感。
出于对书的尊重,张慎无比严肃的双手接过,湖面清风吹来,书页哗啦啦作响,飞速翻阅。
张慎的脸色变幻,被场内众人看在眼里,先是愕然,继而欣赏,到最后竟是振奋。
裴满西楼问道:“先生觉得,此书如何?”
张慎没有立刻回答,沉吟了一下,叹道:“妙。”
“全书分为三卷,第一卷兵道,论述了何为兵法,何为战争,便是不通战事之人看了,也能知道什么是战争,提纲挈领。
“第二卷论谋,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形容的太好了。十二种谋攻之策,让人拍案叫绝啊。
“更难得的是第三卷,精研排兵布阵,提供了许多种武者与普通士卒的配合的阵型,极大发挥了普通士卒的用处。”
裴满西楼确实是惊才绝艳的读书人,兵法之道,他张慎输了,儒家讲究念头通达,死鸭子嘴硬这种事,他是做不出来的。
再说,输了文会,丢脸最大的还是元景帝和朝廷,云鹿书院早就被驱逐出朝堂,他没必要为了国子监这群酒囊饭袋的脸面违背本心。
张慎喟叹一声:“老夫的《兵法六疏》实不如你这本《北斋兵法》,甘拜下风。”
“都说云鹿书院的读书人,品性高洁,名不虚传。”
裴满西楼笑了,笑的酣畅淋漓。
他为什么要挑张慎做垫脚石?理由有三个:张慎名气够大;张慎隐居二十多年;张慎是云鹿书院读书人,直抒胸臆,品德有保证。只要自己的兵书能折服对方,他就不会昧着良心打压。
君子可欺之以方,就是这个道理。
凉棚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失去了表情。
竖瞳少年玄阴嘶声笑道:“都说大奉文道昌盛,尽是读书种子。看来,都不及我裴满大兄。大兄,等你回了北方,你就是咱们神族的许银锣了。”
他指的是如许七安一样备受爱戴。
闻言,凉棚外的国子监学子又羞愧又愤怒,想反驳怒骂,却觉得羞于开口,谩骂只会更丢人,憋屈的咬牙切齿。
翰林院的学霸们一脸尴尬。
其他领域的学术,他们还能有来有往的讨论、争辩,打战这一块,学霸们连战场都没去过,毫无发言权,纸上谈兵只会惹人笑话。
黄仙儿娇笑起来,也不知是开心,还是在嘲笑。
“这文会一点意思都没有,早知道就不来了。”有女眷抱怨道。
她们怀着期待和热忱而来,想看的是蛮子吃瘪,而不是杨武杨威,力挫大奉读书人。
怀庆叹了口气,她是女儿身,这种场合不好下场,否则就是打读书人的脸,而且,兵法之道,她也只是看过一些兵书而已。
那裴满西楼是白首部少主,久经战事,经验丰富,水平肯定比她高很多很多。
“扶我回去!”
太傅握着拐杖,用力顿了三下,低吼着说。
老人满脸失望。
………..
寝宫里。
老太监脚步飞快的跑进来,脸色忐忑。
帷幔低垂,榻上,元景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老太监低声道:“张慎,服输了……..”
“啪!”
元景帝把书摔在了老太监脸上。
韓娛之策劃者(正太的韓娛) 瘋魔成活的部長
………
芦湖畔,凉棚里。
裴满西楼朝四方作揖,笑容温和,胜不骄败不馁的姿态:“多谢各位指教,大奉不愧是文道昌盛之地,令人心生向往。”
这话听在众人耳中,就像在嘲讽,不,这就是嘲讽。
太傅面沉似水,加快了脚步。
诸公纷纷起身,沉默的离开案边,打算走人。
“笃!”
酒杯放在桌上的声音有些沉重,引来周遭人的侧目。
许二郎翩翩然起身,朗声道:“我大哥有句诗:忍看小儿成新贵,怒上擂台再出手。”
声音传开。
太傅停下脚步,回眸看来。
诸公和勋贵武将们看了过来。
国子监的学子看了过来。
裴满西楼愕然的看着这位出言挑衅的翰林院年轻官员。
许新年望着白发蛮子,淡淡道:“本官与你论一论兵法。”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
“辞旧!”
翰林院的同僚们纷纷用眼神示意,让他不要冲动。
许辞旧在官场名声不错,全是楚州屠城案中,堵在午门怒骂淮王时积累。
这份名声来之不易,因为一时愤慨、冲动毁于一旦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张先生是他的老师,连他都输了,许辞旧以为自己能赢?”
“何苦再去丢人呢,裴满西楼所著兵书,连张大儒都自愧不如,大加赞赏。”
“我等也愤慨不平,只是,只是这许辞旧过于鲁莽了。”
国子监学子议论纷纷。
裴满西楼怀疑自己听错了,盯着许新年看了片刻,恍然想起,这位是张慎的弟子。
只是……..老师都输了,学生还想扳回局面?
竖瞳少年玄阴一脸冷笑,而黄仙儿则百无聊赖的玩弄酒杯,淡淡道:“无趣。”
王思慕错愕的瞪大眼睛,她没想到许新年憋了半天,竟是为了此刻?
意气用事!王首辅心里大怒。
“许大人,你可练过兵?”裴满西楼含笑问道。
许新年摇头。
“可上过战场?”裴满西楼又问。
许新年还是摇头。
这位出生蛮族的读书人微微摇头,“你虽主修兵法,却是纸上谈兵,怎么和我论兵法。”
竖瞳少年玄阴嘲笑道:“你莫不是也著了兵书,要拿出来与我大兄一较高下?”
见许新年被蛮族嘲笑,众人亦感丢人。
萌妻來襲:大叔,抱一抱
张慎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心说这小子脑子糊涂了?为师都自愧不如,他跳出来作甚?给我报仇么。
不过,让他受一受挫折也好,许辞旧就是太顺了,不管是家境、求学、官场,他都没有受过太大的挫折。
许新年抬了抬下巴,傲然道:“没错,我这里确实有一部兵书,请裴满兄指点一二。”
“!!!”
包括张慎在内,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许新年,目光极为茫然,与裴满西楼一样,他们怀疑耳朵出问题了。
许新年不理众人,从怀里摸出一本浅棕色书皮的线装书。
裴满西楼看见封皮上写着四个字:孙子兵法。
饱读诗书的他,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并非当世流传的兵书,也不是朝廷刚修的,赠予他的那些老调重弹的兵书。
但他是个爱书的人,不会因书名而轻慢了任何一本书,抬手摄来,微笑翻阅。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开篇还算不错,简单的陈述了战争的重要性,颇为一针见血。
继续往下看: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
裴满西楼微微颔首,收起了内心的些许轻慢和审视心态,能写出这一句,著书之人确实有些真本事。
当他看到“兵者诡道也”时,终于动容,瞳孔略有收缩:“妙,妙啊!此言甚妙。”
裴满西楼如饥似渴的看下去,渐渐沉浸在知识海洋里,流连忘返,把周围的一切都忽略了。
此书有十二篇,内容博大精深,它不但描述了战争理论、经验,甚至还总结出了战争的规律。
这本书已经超脱了计谋的范畴,书中阐述的东西,不仅限于简单的计谋兵法,而是一种更宏观,更高层次的东西。
比如,书上说,政治是决定战争胜败的重要因素。层次高一下子拔高了,裴满西楼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蛮族打战,只是为了劫掠,裴满西楼也认为打仗就是打仗,战场之外的因素固然重要,但战争的胜败,终究是双方战力的落差。
兵书的字数不多,相比起他厚厚的一大本,显得简陋无比。可它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值得让人深思许久。
反观自己抄录各个战役,努力的用文字分析细节。总结各种阵营,强调士卒重要性………贻笑大方。
当然,这本书也有缺陷,比如它通篇都没有提到武夫的作用,以及如何利用武夫。
许久之后,裴满西楼终于从沉浸式阅读中挣脱,发出满足的感慨:“受益匪浅,受益匪浅……..”
接着,他发现周围的大奉人直勾勾的看着他。
众人都傻了。
刚才裴满西楼的一系列表情变化,充分给他们展示了“欣喜若狂”、“叹为观止”、“如饥似渴”等词汇。
让人无比好奇,书中到底写着什么,让一位才华惊艳的人物,做出这般反应。
裴满西楼看了眼许新年,又看了眼手里的孙子兵法,犹豫着,挣扎着,最后长叹一声,深深作揖:
“许大人,是在下输了。
“在下别无所求,只想恳请许大人让我抄录此书,在下愿行弟子之礼,称您一声先生。”
此书确实远胜他写的《北斋兵法》,嘴硬没有意义。
竖瞳少年玄阴,眼睛瞪的圆滚:“大兄,你,你……….”
妩媚妖娆的黄仙儿,此刻,娇俏的脸庞终于没有了慵懒散漫的自信,花容微变。
哗然声响起,炸锅了一般。
裴满西楼认输了,自愧不如。
而且,为了能抄录许辞旧所著的兵书,竟不惜以学生自居。
勋贵、武将们直勾勾盯着裴满西楼手里的兵书,仿佛那是世上最诱人的东西。
王首辅深深的看着许二郎,眼神和表情都凝固了一般。
王思慕芳心砰砰狂跳,痴迷的看着傲然立于场中的许二郎。
太傅拄着拐杖,往前走了两步,眯着眼,上下审视,而后用力顿了两下拐杖,抚须大笑:
“这才是我大奉读书人,这才是真正的后起之秀。”
三公主四公主望着许辞旧,眸中异彩绽放。
“许家真是一门双杰啊,许七安已是耀眼无比,这许辞旧,竟不逊色分毫。”有人感慨道。
张慎从裴满西楼手中夺过兵书,怀着深深的困惑看了起来。
他的表情变幻,与刚才的裴满西楼如出一辙。
等他看完,已是呆若木鸡。
“不,不对,这本兵书是谁写的?辞旧,是谁写的?”张慎激动的问道。
自己弟子什么水准,他会不知道?许辞旧在兵法一道出类拔萃,但绝对不可能著出这般经天纬地的兵书。
这本兵书的作者,另有其人。
张慎迫不及待想知道原作者是谁,大奉竟有此等人物。
许新年缓缓点头:“这本兵书确实不是我写的。”
满堂哗然为之一滞,众人茫然且困惑的看着他,又看一眼张慎。
渐渐回过味来,这本让裴满西楼折服的兵书,作者另有其人?
“是魏渊,是不是魏渊?”张慎又问。
一道道目光落在许二郎身上。
魏渊……..裴满西楼喃喃自语。
魏渊啊!众人恍然大悟。
“这关魏公何事?”
许二郎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目光扫过众人,拔高声音:“这是我大哥所著的兵书。”
刹那间,凉棚内外,芦湖畔,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
PS:真希望每天写万字大章,脑子说:不,你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