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qu2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佐助笔趣-第906章 結束 (下)展示-82oxm

我是佐助
小說推薦我是佐助
“变成鬼有什么不好,让你们都看不起我。”面对虫柱,狯岳或许是因为变成了鬼,长久压抑下来的情绪立即爆发出来了。
作为前鸣柱的继子之一,狯岳很早就成为了鬼杀队的成员了,不过因为其性格是极度的利己主义,因为实力强大,在鬼杀队里面非常的嚣张,非常看不起那些实力普通的鬼杀队成员。
其他的鬼杀队成员,当然不会任由狯岳那么嚣张,于是就讽刺狯岳连雷之呼吸的一之型霹雳一闪都学不会,这下正好触碰到了狯岳的逆鳞了。
众所周知,雷之呼吸一之型才是最基础,最强大的,而这一招,狯岳偏偏学不会,那怕其心里在不甘,也是一样学不会,狯岳在我妻善逸没有出师之前,一直在打击他,希望他放弃,逃跑,就是怕这个学会了霹雳一闪的师弟将来超越自己。
其他的鬼杀队成员加入鬼杀队,是为了杀鬼报仇,保护普通人,但是狯岳来说,鬼杀队只是他的出人头地的机会而已,在狯岳的心里,根本没有找鬼报仇的想法。
狯岳善恶观,是极度的利己主义,对他好,有利的就是善,对他不好,不认同他的就是恶。
“你这样对得起桑岛慈悟郎阁下吗?”狯岳的话语,让蝴蝶忍脸上一贯的笑容消失了,狯岳的所作所为,身为蝶屋的主人,忍自然是知道一些,仗着自己的实力,打伤过不少鬼杀队的成员,
不过因为当时的狯岳下手很有分寸,只是一些轻伤,在加上他是原鸣柱的继子,蝴蝶忍并没有太在意,想不到今天狯岳竟然变成了鬼。
按照鬼杀队的规矩,其培育者原鸣柱桑岛慈悟郎必须自杀谢罪,原著里桑岛慈悟郎就是自杀身亡的,而且因为是一个人自杀,在痛苦了很久才真正的死去。
切腹自杀这种行为,并不能立即死去,一般来说,都需要有人在身边在其切腹的时候,斩下其头颅,帮他免除痛苦。
“让那个老家伙去死,我那么努力的侍奉他,还不是为了要继承他的位置,那个老家伙竟然把位置传给那个废物,也不传给我,秘传的剑型竟然只教给那家伙,而不教给我。”
对于狯岳来说,他学会雷之呼吸的一之型霹雳一闪,从来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而是桑岛慈悟郎没有把诀窍交给他,不然凭什么我妻善逸那个胆小鬼,爱哭鬼可以学会,而他这样的天才,却学不会。
狯岳是一个十分会钻研的人,他同意去当桑岛慈悟郎的继子,就是想要继承鸣柱的位置,在鬼杀队柱的选拔,实力是一方面,原柱的推荐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项。
狯岳的自私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已经体现出来了,小时候的狯岳被现在九柱里的岩柱悲鸣屿行冥收留过,在一开始的时候,狯岳表现的非常乖,不过很快其就展现了自私的一面,偷了寺庙内用来抚养孤儿的钱财。
之后被赶出去,遇到鬼,在逃回寺庙的时候,更是丧心病狂的熄灭了当时的悲鸣屿行冥用来预防鬼的紫藤花香炉,趁着鬼在杀害寺庙的其他孩子的时候,逃走。
当时狯岳其实根本不必熄灭紫藤花香炉,那香炉完全可以点燃到天亮,到时候鬼只会逃走,但是狯岳为了报复那些赶他走的孩子,以及自己逃跑,丧心病狂的熄灭了香炉。
“你真是无可救药。”狯岳的话语,让蝴蝶忍眼神立即变的十分冰冷,与此同时忍拔出了自己的日轮刀。
“想要杀我,就凭你这个最弱的柱,当年那个位置本来是我的,那个老家伙偏偏说我的实力还不够,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
“雷之呼吸,二之型,稻魂。”狯岳心中对于蝴蝶忍的愤怒,并不下于对他的培育师,在他看来如果当初没有蝴蝶忍冒出来,九柱之一就有他的位置了,所以其出手的时候,没有丝毫手下留情,以狯岳的为人,也不可能会手下留情。
“虫之呼吸,蝶之舞,戏弄。”面对狯岳的快速的夹杂着黑色闪电的五连击,蝴蝶忍立即展开身法,避开了狯岳的攻击,如蝴蝶飞舞一般的身姿,在避开了狯岳的攻击的时候,同时还以五连击,眨眼间就在狯岳的身体上捅出了五个浅浅的窟窿。
“这就是你的实力吗,不过如此。”如果此时狯岳是人类的话,蝴蝶忍之前一击毫无疑问已经足以杀了他,不过现在的狯岳的身体是鬼,防御大幅度增加,以蝴蝶忍的实力,也只能捅出五个浅浅的窟窿。
霸道總裁來PK
人类的狯岳实力毫无疑问是不如蝴蝶忍的,但是变成鬼之后,身体素质的增强,让他的呼吸法也增强了。
鬼是没有办法学习呼吸法的,倒不是鬼不想学,以无惨的性格,对于继国缘一的忌惮,毫无疑问会去了解自己不懂的呼吸法,有上弦一黑死牟在,他想了解呼吸法很简单,无奈鬼的身体构造和人有着非常大的不同,那怕看起来都是人形,但内部构造区别非常大,这种构造,让鬼根本没有办法学习呼吸法。
唯有掌握了呼吸法的剑士,才能在变成鬼之后,能够使用呼吸法。
狯岳变成鬼之后,因为血鬼术的关系,他的雷之呼吸现在是名副其实的雷之呼吸了,可以放出黑色的雷电。
“是吗?”看着一脸嚣张的狯岳,蝴蝶忍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啊,你做了什么?”本来不在意伤口的狯岳,突然感觉剧烈的疼痛,随后其立即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是紫藤花的香味。
作为前鬼杀队的成员,狯岳对于紫藤花的香味当然并不陌生了,他甚至还不止一次喝过紫藤花茶呢,那个时候他恐怕怎么也想不到,紫藤花会有用在他身上的一天。
蝴蝶忍的杀鬼手段,在九柱里面并不是隐秘,但是对于非九柱的人,就很少有人知道这个了,忍的姐姐花柱,靠的是自己实力杀鬼,不是毒,可以说忍是第一个靠着毒杀鬼的柱。
“虫之呼吸,蜻蛉之舞,复眼六角。”在狯岳愣神的时候,忍这边立即再次展开了攻击,狯岳变成鬼之后,实力增加了很多,能够毒死普通鬼的紫藤花毒,并不能够毒死他。
不过因为狯岳的血鬼术并不是毒性质,其本身没有毒抗比起上弦二差了很多,在加上狯岳的实力虽然变强了很多,但和真正的上弦鬼相比,还是有着一些差距的,毕竟其变成鬼的时间太短了,短的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吃。
在这种情况下,让他遇到蝴蝶忍可以说是最大的不幸,九柱杀鬼,不会刻意折磨鬼,和鬼杀人,吃人会折磨一番完全不同,不过这是在有能力一击必杀的情况下,如果不能一击必杀,那就只能慢慢杀了。
此时的狯岳就遇到了最糟糕的情况,因为他的实力比较强,又有呼吸法来缓解毒素发作,所以蝴蝶忍的毒素想要真正致他于死地,必须不停的增加注入其体内毒素的含量。
紫藤花可是鬼的克星,紫藤花毒造成的剧烈的疼痛,让狯岳连握着其日轮刀的手掌都开始颤抖起来了。
换成其他鬼,那怕是疼痛,可能也会忍着疼痛和蝴蝶忍战斗,不过很可惜狯岳明显不是能够忍受疼痛的人。
“可恶。”因为紫藤花毒素的不断累积,让狯岳最后一脸不甘的倒在地上,双眼怨恨的瞪着蝴蝶忍,此时的他,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杯具啊。”在狯岳即将被毒死的时候,佐助从一边走了出来,他之前早就到了,只不过因为看到蝴蝶忍占据上风,就没有走出来,现在战斗结束,才走出来的。
原著的狯岳是死在我妻善逸的手中,不过那个时候他死的很干脆,没有痛苦,雷之呼吸讲究的就是一击必杀。
“无惨他们呢。”看到佐助出现,蝴蝶忍立即就不在意狯岳了,毕竟相比狯岳,无惨那边更加的重要。
“放心,我已经让我的另一个式神出手了,不出意外的话,无惨是逃不掉的。”影分身被佐助当成了式神。
“给他最后一击吧。”刚准备离开的蝴蝶忍,看着倒在地上的狯岳,立即请求佐助出手砍了狯岳的脑袋。
死人咒 蔥花
“还真是温柔善良啊。”既然是蝴蝶忍请求,佐助立即挥手抽刀,一刀砍断了狯岳的脖子。
狯岳可是有着鬼灭三屑之称的,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在这方面却是和鬼舞辻无惨和上弦二童磨并列,不过对于佐助来说,三屑里面完全可以在加上也一个,来一个四屑,第四个当然就是上弦四半天狗了。
“无惨。”在半路上和炎柱等人汇合了之后,佐助一行人立即就来到了无限城的大厅,看到被控制的无惨,风柱立即就准备上前去攻击,不过这一次佐助立即拦住了他。
“这么杀了他,太便宜他了,不如请他和紫藤花茶如何?”佐助说着就拿出一壶依然冒着热气的紫藤花茶。
请无惨晒太阳和喝紫藤花茶,可是前世很多人的梦想,没有机会也就算了,既然有机会,佐助当然不会放过。
“这个方法不错。”一贯不以折磨鬼为标准的九柱,在听到佐助的提议之后,这次那怕是炎柱也没有反对。
“你这家伙才是怪物。”被灌了不少紫藤花茶的无惨,立即痛的开始大骂着佐助。
“不好意思,我是阴阳师,可不是怪物。”把紫藤花茶灌完之后,佐助看了下剩下的上弦,让柱们处理剩下的那个上弦五,他这边则是直接来到了上弦二童磨身前。
藏在書包裏的玫瑰 孫雲曉
上弦五玉壶,是一个非常执着于艺术的人,这听起来非常不错,但是事实上他的艺术根本不是正常人可以欣赏的。
上弦三的过去倒是非常的悲惨,其执念也最深,可以突破鬼的极限斩下脑袋不死,无奈有着女朋友拖后腿,最终还是放弃了突破极限。
月影胡歌:秦迷未央宮
“阴阳师,虽然一直听说过,不过还是第一次见到。”被困住的童磨,看到佐助之后,立即露出一个笑容。
童磨是天生没有任何感情的人,不过因为其天生俊美,让其父母认为他是神之子,可以听到神的声音,更是创立了所谓的万世极乐教,可以说正是他的父母,造就了童磨后面扭曲的性格。
事实上童磨的父母也只是把万世极乐教当做敛财的场所之外,童磨的父亲,更是利用职务之便,和女教徒有染,结果就爆发了惨剧。
作为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童磨自然也就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同样也因为如此,他不会突破鬼的极限,斩下脑袋不死。
男人使用手冊 藍白色
佐助对童磨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在死后灵魂状态下和之前被他杀了,然后吃了的蝴蝶忍表白。
“既然阴阳师存在,天国和地狱是否存在。”对于即将来临的死亡,童磨丝毫不在意,不过其却问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当然存在了,以你所作所为,毫无疑问需要在地狱待不少的时间。”有灵魂的出现,能够复活真菰,毫无疑问这个世界是存在地狱的。
“既然天国和地狱真的存在,为什么人们有那么多痛苦。”
童磨的话语,让佐助也不由的楞了下,神既然是存在的,为什么神不拯救世间苦难的人呢。
作为万世极乐教的教主,童磨听到很多教徒倾诉,寻求解脱,于是才有了童磨之后的行为,童磨对于杀人吃人,认为自己是救赎她们,所以他只吃女人。
童磨和猗窝座的矛盾就在于此,猗窝座不杀女人,不吃女人。
“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你应该自己亲自去问一下。”对于童磨的问题,佐助其实是知道一些的,毕竟他现在就拥有堪比神的力量了,不过就算这样,他也只能救一部分人,比如说九柱等人,想要帮助全部的人,全盛时期的卡罗索都做不到。
神不是万能的,而且就算有万能的神,也未必想去帮助世人,就像佐助,如果不是知道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的话,他未必会帮忙。
“好了,废话到此为止了,接下来,该离开这里了。”佐助说着立即就让一边的影分身,控制鸣女把一行人送到一处没有人烟的地面上去。
在一行人离开无限城之后,无限城立即开始全面崩溃了,同时鸣女的身体也在崩溃。
“姐姐。”在杀了童磨之后,蝴蝶忍的姐姐香奈惠的灵魂果然出现了,看到姐姐的灵魂,蝴蝶忍非常的激动。
“你终于做到了。”
“好了,有什么话,之后有的是时间,让你们慢慢的说。”眼看两姐妹泪眼汪汪的要互诉衷肠,佐助很不识相的打断了他们,之后右手直接抓向蝴蝶香奈惠,把其从灵魂之地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