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xu9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愛下-第一千七百零三章:希爾瓦娜斯之愛推薦-mi448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弗丁!”
伊崔格果然是个人物,考虑得非常周全,竟然留下了后手。
想要杀死伊崔格,必须保密,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赤峰之謎
有弗丁作为见证,就无法痛下杀手,否则会招来兽人无穷无尽的报复。
除非连同弗丁一起杀死。
“你看到了么?弗丁!”纳萨诺斯控制凋零者发出沙哑的声音:“光明使者乌瑟尔被控制了,他的灵魂得不到安息。”
“不错,我看到了!”弗丁正气凛然道:“乌瑟尔只是一个无用的窝囊废,死后能够为兽人效劳是他的荣幸。”
凋零者冷冷道:“伊崔格偷袭玛瑞斯农场,难道就这样放他走?”
唐門盛寵,隔壁夫人很傾城
重生之大學霸 鹿林好漢
弗丁双手握着战锤:“兽人是伟大的救世主,他们仁慈而又善良,你一定是误会了。”
“误会?”凋零者搭上弓箭:“弗丁,咱们可是老朋友,为了伊崔格,你真的要和我翻脸。”
弗丁被浓烈的圣光所包裹,慷慨激昂道:“为了兽人,我愿意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我的家人,我的灵魂。”
“那你就去死吧!”
纳萨诺斯怒了,凋零者箭如雨下。
弗丁将伊崔格护在身后,身躯如同坚不可摧的壁垒,以圣光抵挡箭支。
瘟疫猎犬纷纷扑上来,弗丁深吸一口气,金色的圣光笼罩,如同一尊战神般,一锤就能砸飞一头瘟疫猎犬。
圣光克制亡灵,纳萨诺斯暗暗盘算,若是战斗下去必败,突然灵机一动。
乌瑟尔惧怕兽人,弗丁也是白银之手的一员,或许也有奇效。
一头腐烂的兽人钻出地面,举着残破的战斧,摇摇晃晃扑向弗丁。
弗丁的圣光瞬间熄灭了,双目露出了畏惧之色,一头瘟疫猎犬趁机咬住他的脚踝。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仁慈的圣光呀,求你保护我,保护伟大的兽人。”
弗丁凝聚起最后的圣光,转身抱住伊崔格,两人处在圣光的保护中。
更多的瘟疫猎犬扑过来,撕咬着圣光护盾,弗丁从怀中掏出一枚珍贵的符文石,一咬牙,捏碎了符文石。
这是一枚传送符文,弗丁和伊崔格成功的逃走了。
地下室内,纳萨诺斯面色铁青。
弗丁的小屋,传送结束后,弗丁哀嚎一声倒在地上,脚踝几乎被咬断。
“废物,你真是一个无能的废物。”伊崔格愤怒的踹着弗丁的脸,打得他鼻青脸肿。
青蓮證道錄
伊崔格将弗丁吊起来抽打,今日的挫败让他几乎咬碎牙齿,打得累了,坐在弗丁的床上召唤乌瑟尔的灵魂。
没有多久,乌瑟尔的灵魂来到弗丁的小屋,跪在地上等候发落。
提克迪奥斯教会了伊崔格如何折磨亡魂,没有多久,小屋内乌瑟尔和弗丁的惨叫此起彼伏。
直到伊崔格累得满头大汗才停止,伊崔格心知,无论怎么折磨这二位,也无法祛除他们心中对兽人的恐惧。
看来只能向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求救了。
提克迪奥斯看着跪在地上的伊崔格,淡淡一笑:
“原来你要擒获纳萨诺斯,这家伙很聪明,竟然懂得用亡灵兽人对付乌瑟尔。”
棄婦再嫁:情撩冷面將軍
“大人,有没有办法让乌瑟尔不怕兽人?”伊崔格小心问道。
提克迪奥斯摇头:“如果他不怕兽人,那么你也就无法控制他,除非……”
“除非你与他融为一体,由你来操控乌瑟尔强大的神魂,这样就不必惧怕兽人。”提克迪奥斯给出了解决法子。
“感谢大人的帮助。”伊崔格大喜。
提克迪奥斯瞧着一旁乌瑟尔的灵魂:
“只是这样一来就必须进一步封印他的记忆,可怜的乌瑟尔,彻底沦为了傀儡。”
伊崔格邪邪的一笑:“我要的只是乌瑟尔的力量,而不是他的记忆。”
幽暗城,希尔瓦娜斯坐在王座上,翻阅着最近的情报。
大唐名花錄 希公子
瘟疫之地的斥候汇报,伊崔格控制乌瑟尔的灵魂突袭了玛瑞斯农场,纳萨诺斯机智的利用亡灵兽人将其击退。
絕色萌仙
“这一定是萨尔的阴谋。”希尔瓦娜斯愤怒的攥紧拳头,很快喜上眉梢:“纳萨诺斯,我的爱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希尔瓦娜斯沉吟了半晌,觉得伊崔格不会就此罢休。
王座的下方,恐惧魔王瓦里玛萨斯飘在半空中,无聊的打着哈欠。
“瓦里玛萨斯。”黑暗女王呼唤着他的名字。
獨尊星河
鬼神殿下:我的魔界女友 君翼
瓦里玛萨斯睁开眼睛,继续哈欠连天,眼皮下垂。
希尔瓦娜斯不情愿的走下王座,来到瓦里玛萨斯面前:“我记得咱们是盟友。”
瓦里玛萨斯耸耸肩,冷冷道:“你搞错了,我留在幽暗城是为了监视你,免得被遗忘者投入天灾军团的怀抱。”
“何必说得这么绝情。”希尔瓦娜斯回到了王座上:“你有办法解除乌瑟尔的诅咒么?”
瓦里玛萨斯吓了一跳:“你是要害死我么?乌瑟尔的诅咒是提克迪奥斯下的,他可是我们纳斯雷兹姆的领袖。”
“你怕他?”希尔瓦娜斯笑眯眯的看着他。
瓦里玛萨斯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我确实打不过他,提克迪奥斯的诅咒很厉害,我无法破解。”
“你可真让人瞧不起呀!”希尔瓦娜斯使用了激将法:“在女人面前不要说不行,即使你是一头恐惧魔王。”
“喂,你这伎俩对我毫无用处。”瓦里玛萨斯思考了半晌:“好吧,提克迪奥斯的黑暗诅咒其实有办法对付,乌瑟尔是亡魂,理应进入暗影国度,提克迪奥斯把他强行留在世界上,其实是违背了暗影国度的规矩,这和亡灵不一样,本质上亡灵也算一种活物。”
希尔瓦娜斯有些疑惑:“乌瑟尔难道不是亡灵?”
瓦里玛萨斯解释道:“必须有亡灵气息才能算是亡灵生物,乌瑟尔处在圣光的保护下,在加上提克迪奥斯的黑暗诅咒,暗影国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但如果有人汇报给噬渊的典狱长,这就是一个重大纰漏。”
希尔瓦娜斯深知暗影国度的危险,那是所有亡魂的最终归宿。
但为了爱人,希尔瓦娜斯也是拼了,问道:“如何与暗影国度沟通?”
瓦里玛萨斯嘿嘿一笑:“希尔瓦娜斯,你是亡灵,与暗影国度沟通很可能被拖入噬渊,你确定要这样做么?”
希尔瓦娜斯面不改色,肯定的说道:“我确定。”
瓦里玛萨斯眨了眨眼睛,嘲笑道:“愚蠢的举动,你明明知道亡灵没有生育能力,情和爱毫无用处,为何还要如此执着,既然你要冒险我就成全你,在我们纳斯雷兹姆一族流传着与暗影国度沟通的方法,我可以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