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3lq8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ptt-527裘芷仙2相伴-9bkcy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朱梅大囧,急忙低声说道:“放心放心,就算没有老祖吩咐,我还能不尽心尽力吗?只是,乖女,你手里的果子可是朱果?”
抗戰之軍火之王
英琼得了林晓的介绍,倒是不再害怕朱梅,听到朱梅问话,很自然地伸出了抓着包袱的小手,将包袱递给了朱梅:“禀师伯祖,英琼也不知道这果子叫什么,还请师伯祖和老祖您们吃两个尝一尝吧。”
朱梅笑道:“好孩子,真是有孝心,师伯祖生受你了。”
林晓点头:“英琼既有此心,老祖我也得给些好处,嗯,待老祖我想想。”林晓也有些发愁,不是手里没有好东西,只是此时英琼才不过刚刚修炼,就算是已经与紫郢剑建立了联系,可毕竟道行太低,不少东西现在都用不了,可要是等英琼能用的时候,估计英琼也用不着了,谁不知道以英琼身上的仙缘最重,手里的好宝贝就不是十件八件能形容的呢。想来想去,突然想起朱梅手里当有一件宝物,倒是正和英琼之用。
林晓转头看了一眼朱梅,本来朱梅正满面笑容看着英琼打量呢,突然感到身上一股寒意来袭,不由得一转头,正好和林晓对了一眼,只是这一眼,朱梅就是一个激灵,急忙转头对着英琼笑道:“乖孩子,师伯祖这里有件宝物,是当年师伯祖在金鞭崖时,无意中发现有宝光闪动,因而撅地得来这东西,看上去非金非玉,通体隐隐透明,如同冰钻一样,上边还刻着两个篆文‘朱雀’,更兼有五彩光华,无论多么坚硬的东西,碰上这东西应手立碎。只是知道这是一件宝贝,却不知道用法,正好师父您老人家在,就不如请您老人家教一教这个小妮子吧。”
英琼看着朱梅从怀里掏出来的宝物,只有不过两寸长短,但宝光盈盈,流光溢彩,也知道此物不凡,更兼今日先有峨眉掌教夫人收徒,再遇就连妙一夫人都言听计从的老祖指点,还得了矮叟朱梅这个从天而降的师伯祖赠宝,真是如在梦中一般,小时候所有心愿具得圆满,也不由得美目含泪,先对着林晓后对着朱梅深深拜倒,几乎有些呜咽的说道:“谢谢两位祖师关爱弟子,弟子……”
異世武巔 雨暮浮屠
黑道王子的追愛計劃 陌筱安
“哈哈,”林晓大袖一拂,将英琼扶起,笑道:“你这孩子,只要勤修苦练,日后修行有成,也就不负吾等苦心了。”随手接过朱梅手里的宝物,随意看了两眼,对英琼说道:“这东西也算是不错,名字就叫做朱雀钻,嗯,不必专门琢磨什么法决,英琼,这东西你现在还用不了,待过些时日现将紫郢剑炼得能身剑合一之后,就用峨眉派基本法决炼上这东西七七四十九日,倒也不必每日连续不断,只消每日练习坐功时顺便捎带即可,用的时候只消用峨眉法决,注入真气法力,扔将出去,指哪打哪,所及之处无不应手而碎。至于这朱雀二字,就是用此宝的威势命名,出手之后能形成一头火焰朱雀的外形,也有些许南明离火加持,更有破邪灭魔之效。”
盛世獨寵,侯門毒妻
九焰至尊
英琼大喜,可又不知道如何感激,只有手中的朱果了,随即双手捧起朱果,一个劲儿地请林晓和朱梅品尝,倒是让朱梅眉开眼笑。虽说不是贪图英琼的朱果,但这东西对林晓和朱梅来说没用,可是对朱梅的弟子和未来弟子可是有大用,朱梅惺惺作态之下,到底还是取了九枚,正好是除了纪登之外,未来青城十九侠的半数。
林晓既不需要朱果来增加功力,也无需用此来培养弟子,甚至就连炼丹都用不上——朱果炼丹的话,其实还不如朱果天生的增加功力的效果更加纯粹,至少朱果吃了不用担心丹毒的问题,而炼丹之后,呵呵,就不用多说了,炼丹之后不过是用其他灵药让数量变得多了些,再者,朱果本就是天生灵药,得之乃是凭借仙缘,又怎么能奢望呢。
不过转头看到洞中还有不少的少年,都是被鬼道人乔瘦藤采补过的,即使现如今得脱牢笼,可是身体空虚,不过三年两载,多不过五年六年,就只有空耗而死的结局,“朱梅。”
“哎,弟子在,师父您有什么吩咐?”
“嗯,这些孩子身体空耗,即使已经救了出来,就要救人救到底,为师可没有准备能供这些孩子服用的,倒是为师知道你那里还有丹药,能给这些孩子一用。”
朱梅苦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您老人家,果然看上了弟子预备收徒弟用的东西,只是弟子熬制的丹药为数也有限,既是师父有吩咐,就给他们用了吧。”随即取出几枚丹药,打算捏碎了化成汤水让少年们服用。只是洞中除了几只大瓶,并无其他可用之物,倒是英琼带着的老猿聪慧,见朱梅看到了大瓶,却一脸的嫌弃,急忙抱起了一只大瓶,连窜带蹦的出了山洞去了。
噬靈妖魂 禦宅傳說
林晓一愣,笑道:“倒是忘了这只畜生了。英琼,这头猩猿已然开了灵智,还能自己崩断了横骨,也是与你有缘,日后倒也可以传授道法,”说到这里,林晓眉头一动,手中略掐,哈哈一笑:“有趣,有趣,想不到一头老猿也是仙缘不浅,竟然还有当年道侣一同转世,日后还要拜在英琼同门座下。”
英琼不明所以,正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林晓,却听到老猿连喊带叫、惊慌失措的闯进了山洞,一边比划着一边半人言半兽语地说了起来,谁知道英琼听了几句之后,立刻兴奋的跑出了山洞,老猿不放心,也随后追了过去。
林晓对着朱梅一招手,也随后跟了过去。
重生復仇:狂傲千金來襲 貓小瞳
英琼一出山洞,迎头一头巨雕就扑了过来,气势之猛恶,扇起了一阵旋风,飞沙走石接地连天,让老猿在后边大叫不已,而英琼却不管巨雕的来势,一个纵跃,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巨雕的一只利爪,还有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随风而起。
原来黑雕佛奴被老伙伴白雕叫走拜见白眉和尚,就是告知佛奴正式归位与英琼座下,按说这事情用不着佛奴亲至,但毕竟一切都在众位大佬的算计之下,不让佛奴离开,赤城子可不敢把英琼拐走,可毕竟英琼独自上路,一样是危险重重,所以佛奴见过白眉和尚之后,自然立刻回返——这是要接上英琼回去峨眉山,一路飞行何时要比步行强的很多了。
至于林晓的出现,白眉和尚可没有那个本事算出来,哪里想到林晓竟然会以太师叔祖的身份亲自为英琼护持呢,结果依旧让佛奴落在了后手,只赶上了为鬼道人乔瘦藤掠来的少年善后的时机。不过,佛奴的到来,也是省了林晓不少事情,最起码莽苍山此地距离人烟辐辏之地很远,要是靠着林晓携带,也着实太不把紫阳老祖当回事了吧?
送走了一干配对好的少年男女,再由佛奴抓着母猩猿先期送往峨眉,佛奴这才一展双翅背负着英琼和芷仙,以及那个因祸得福的郭彩霞一同回返,至于朱梅,早就被林晓打发追赶妙一夫人去了,就连林晓自己也再度隐去了身形,由明转暗飞上了高天。
農門辣女,山裏漢子求休戰
黑雕佛奴的确是飞行绝迹,可这一次领了白眉和尚的法旨,知道从今以后再不想之前一样是英琼的玩伴,而是成了小主的坐骑,自然有心讨好。鹰目本就锐利非常,黑雕又是修行有成的灵禽,隔着数十里路,就发现下方有一头梅花鹿,生的一双珊瑚样赤红也似的双角,见猎心喜之下,却忘了背上还有三个肉体凡胎,就一头扎了下去,两只利爪一伸,梅花鹿就被佛奴带到了天上。
佛奴得手,却不想梅花鹿乃是有主之物,人家主人听到梅花鹿的惨嘶,立刻就从山坳里跑了出来,一阵黑烟,夹杂着一溜儿火光冲着黑雕佛奴就射了过来。黑雕佛奴一见立刻双翅用力,向上疾飞,顺手却把死鹿扔向了那个冲出来的非僧非道的女子。
裙擺的誘惑
佛奴也不愧是天空中的王者,别看女子放出的飞剑来势汹汹,却也只能与佛奴飞行速度相当,更因离得剑主远了,被佛奴双爪一合,擒了个正着,一时间竟然让剑上黑烟都有些涣散,待落了地之后,更是被英琼紫郢剑一撩,顿时烟消火散,一柄通灵飞剑变成了两截废铁。
英琼虽是刚刚练气不久,倒也能神凝气定,可是芷仙和郭彩霞却不行了,这两女只不过刚从英琼这里得了两枚朱果,更是只用了一枚,究竟是时日太短,此前又是身娇体弱,神雕佛奴降落之后,这两女竟然手酸脚软,一时间动弹不得。反倒是英琼见到佛奴对着自己小包裹里露出来的朱果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兴头上来,变着花儿的将朱果掷到空中,让佛奴叼食,直到包裹里的朱果只剩了九枚,这才罢休。英琼与佛奴的一番嬉闹,倒是给了芷仙和彩霞恢复的功夫。
正当英琼见到芷仙和彩霞精神恢复正常,打算再度上路的时候,忽然从身后的树林里走出一男三女。这一男三女中男的和两个女的看起来与英琼年龄相仿,而最后一个女的却比英琼打上不少,足有二十来岁,远远地看到英琼,就开口呼喊:“三位姊姊且慢,我等有事相烦,还请暂留贵步。”
英琼一愣,急忙将紫郢剑出鞘戒备,就在此时,忽然来了一阵怪风,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还有啾啾鬼哭狼嚎,正与当日追赶猛虎遇到鬼道人乔瘦藤一般无二。英琼大吃一惊,知道中了咬人暗算,急忙一把将芷仙和彩霞护到身后,紫郢剑也舞成一道光环,防止敌人接近。
不等英琼探查清楚妖人所在,就听到对面刚刚与自己说话的那几人位置,有几声娇喝:“大胆妖孽,胆敢无礼!”随即那里突然发出一团数十丈长、广约亩许的五彩光芒,顿时天地间一片光明,所到之处,风停烟消,接着就是两道红紫色光华、一道青光和两道金光飞了出来。也是巧合,其中两道红紫光华正从英琼头顶方向掠过,英琼可不敢以为与自己无关,手一扬,紫郢剑化作一道紫光,迎头就把两道红紫光华截住,立刻绞成一团,隐隐还有风雷之声传出。
芷仙在英琼背后小声对英琼说道:“李姊姊,那几个男女似乎不是坏人,莫不是其中有些误会?”
英琼虽不敢分心,但还是能说上几句话:“不是小妹不放心,而是他们本是陌生人,谁知道到底是那一路人?老祖宗可是说过“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只要他们的确是好人,自然不会有事,可要是真是坏人,咱们也有时间求救啊,想来师伯祖应该去的不远吧?”
英琼这边与芷仙嘀咕,并有紫郢剑敌住了两道红紫光华,可剩余的一青二金三道光华却毫不停留,从英琼三人头顶一晃而过,随后就有此前说话的女子喊道:“我们具是来相助姊姊的,怎么咱们这几人也斗到一起了,还请将宝剑收起,免得二宝相斗必有一伤啊。”
芷仙听得分明,急忙说道:“呀,看来真是误会,李姊姊他们可是来帮你的。”也是芷仙没有本事,却能做到一个旁观者清,英琼尽是谨慎了,却没有芷仙察言观色看得更加明白。芷仙一说,英琼也发现了其中异处,正要收剑时候,就听得身后一声女子的惨叫,急忙回头一看,发现身后数十丈外正躺着一个非僧非道的女子,正是此前发出黑烟火剑追赶自己的那人。
大唐小相公 天山寒鴉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奇形怪状的男子正慌慌张张向远处飞走,而自家黑雕,这会儿也不在自己身边,正在高空向那人追去。英琼缓过神来,那年长的女子已经走到身边,英琼抬头一看,自家的紫郢剑与两道红紫光华依旧纠缠不休,急忙用妙一夫人所传的峨眉收剑法决对着紫郢剑一指,将紫郢剑缓缓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