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ssu都市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 ptt-第152章 琴酒的毒計看書-43bw7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第二天,晚上。
林新一白天依旧正常去警视厅上班,仿佛无事发生。
毛利兰今天终于去学校上课了,柯南也一样。
而林新一也发现了,只要学校别放假,让他们两个老老实实上课,东京就安全了。
他这一天都过得非常平静,没有案子,可以准点下班。
而在傍晚下班之后,林新一换上了事先准备好的衣服,戴上毛线帽遮住自己的发型,最后骑上一辆让浅井成实帮忙买来的无牌摩托车,来到了实验室附近。
等到靠近这幢关押着宫野志保的实验大楼时,林新一的脸,早已变成了赤井秀一的模样。
“实验室后面的小巷里安着两处隐藏摄像头。”
“我只要假作不知,把车停到那里,就能让实验室的监控录像拍到‘赤井秀一’。”
凭借着自己担任安全总监的经验,事先熟记了实验室各个监控机位的林新一,很清楚自己该怎么“不经意地”在摄像头前露脸。
而他今天来这里,也不是急着来救人的。
他只是假扮成赤井秀一来踩点,为之后的救人做铺垫。
到时候,看到监控录像,琴酒的怀疑就会冲着赤井秀一和FBI去,不会冲着他这个忠诚的小弟来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林新一骑着那摩托车来到实验室后面的小巷,“不经意地”在那隐藏摄像头下,把车停了下来。
再然后,林新一当着那摄像头的面,摘下了自己的防风护目镜。
他骑摩托车过来,就是为了能合理地戴这护目镜——
这种防风护目镜的带子很紧,箍在头上,会破坏易容的人皮面具。
所以,用面具易容的人,是根本不敢戴这种防风护目镜的。
林新一特地戴这护目镜出场,就是为了让看到监控录像的人知道,他这个“赤井秀一”是真人素颜出镜,不是化了妆的假货。
“摄像头应该已经拍到我了…”
“接下来再像模像样地装着在实验室附近踩点,转个两圈,戏差不多就够了。”
这么想着,林新一努力地用那张和赤井秀一的脸,扮出一副孤高寂寞的高手气质。
关于怎么演好这个角色,他昨晚跟宫野明美请教了很久,应该不会出差错。
就这样…
“赤井秀一”在实验室附近走走停停,时不时驻足观察,还“不经意地”被好几处隐藏摄像头拍到了身影。
而这时,乌云密布的天上,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
林新一更加高兴。
普通的易容术毕竟是靠面具化妆,如果雨下得太大,表面的妆就会被洗掉。严重一点,还会肉眼可见的“肤色”变化。
有这场大雨在,正好可以再次证明他的脸是百分百真皮,不是人造革。
“差不多可以撤了。”
“这两天再找机会,过来把志保救出来。”
“希望能成功吧…”
说实话,计划想得再好,林新一心里也没底。
毕竟,按照他原来的想法,他至少要苟到自己“神功大成”,修炼到京极真那种能躲步枪子弹的境界,才会出手救志保出来的。
可现在,因为姐夫哥的遗祸造成的连锁反应,他不得不冒着极大的风险,提前执行这个救人计划。
不然的话,如果救得晚了,谁也不知道宫野志保在绝望下会做什么。
“唉…”林新一深深一叹:
他现在也没办法联系志保,不了解志保的情况。
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知不知道她姐姐的死讯,有没有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而林新一就抱着这样紧张不安的想法,离开实验室,藏好摩托车,变回自己原本的模样,回到家里,换上干净衣服。
再然后,在家里休息许久,他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
是琴酒打来的电话。
“大哥,有什么事吗?”林新一小心问道。
“你来一下实验室。”琴酒说话还是那么简洁。
“去实验室?”林新一的心情不免有些紧张,毕竟,他刚刚才在那演完戏回来。
他努力地让语气显得平静,随后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
“我要你彻底地和雪莉断绝关系。”
琴酒这样语气淡漠地说道。
林新一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
“雪莉她还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
那个阴冷的声音,此刻变得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我觉得…”
“这个好消息,你该亲自告诉她。”
…………………………….
实验室大楼,宫野志保的房间。
夜色已经有些深了,但往常这个点,她一般都还在实验室或办公室,跟那些熬夜熬秃了头的研究员们一起熬夜。
不过,现在,在生活里有了其他重心之后,宫野志保对工作也不再那么玩命了。
她早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到自己的私人电脑前面,认认真真地校对着一篇论文。
“《运用改良chelex-100法提取12年陈旧血迹》”
“第一作者,警视厅鉴识课管理官,林新一。”
虽然大部分是自己的劳动成果,但宫野志保还是非常乐意地在作者那一项上,填上了林新一的名字。
其实,这篇论文于她而言并不重要。
既不是什么重大的理论突破,也不是什么有分量的科研成果…对这位天才科学少女来说,写这种“简单”的论文,不过是在回味童年罢了。
但是,宫野志保现在却拿出了堪比研发A药的专注,把这篇论文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尽力校对到最好。
整理好论文,再打印出一份来,小心地装订好。
“好了…”
“接下来,只要让那家伙把论文拿去发表就好。”
宫野志保长长地舒了口气,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她笑起来很好看,只是少有人能有幸欣赏。
“不过…他现在也没办法来实验室了。”
“该怎么把论文交给他,让山田转交吗?”
“说起来,这几天他都没给我打电话…应该是上次闯了实验室,被琴酒骂了吧?”
她的手机是会被组织窃听的,她也能理解林新一不给自己打电话的缘由。
而想到林新一为了自己在琴酒面前装孙子道歉的模样…
不知怎的,宫野志保的心里又暖了不少。
就连这间连扇窗户都没有,形同囚笼的卧室,都显得温馨舒适起来。
她的卧室并没有什么青春少女的味道,不过是四面刷得惨白的墙,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脑,还有堆得满满当当的书籍和文档。
这房间唯一有女性气息的地方…
就是她衣柜里,那几层堆得满满当当的名牌皮包了。
这些精致的皮包在以前只是单纯的收藏品,但现在,因为送包的人身份变了,这些包的意义似乎也不同了。
这两天,闲着没事的时候,宫野志保总喜欢盯着这些包包发呆:
“嗯…下次见姐姐的时候,我就提这个包出去吧。”
宫野志保从里面挑出了一个以前不太喜欢拿出来用的,颜色鲜亮的手提包。
那是林新一以前送她的Prada限量款鸵鸟皮手袋,价格在他买的那么多包里算是中上的,差不多100万日元吧。
她现在还能想起,那家伙在刷卡的时候,一张冷脸憋得微微变形的滑稽模样。
说起来,她以前好像还没考虑过…给她买包的钱,组织到底报不报销?
“这次见到姐姐,要不要把我和林新一的事跟她说呢?”
“让她知道我们这么快就确定了关系的话,一定会很吃惊吧?”
抱着林新一送的名牌皮包,宫野志保很没形象地半躺在床上,展开了美好而有趣的幻想。
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重重的敲门声。
“宫野,你在里面吧?”
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隔着门传了进来。
“林新一…他怎么到这来了?”
“他不会,不会又为了我强闯实验室吧?”
宫野小姐心中砰砰直跳,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当林新一推门而入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个端端正正地坐在电脑桌前,神色矜持、表情淡然的高冷天才少女。
“林,你怎么来了?”
宫野志保压抑着眼里的惊喜,看着很是矜持端庄。
但不待林新一开口,她就又端着架子,拿起了桌上那份小心装订好的论文:
“来得正好…”
“上次的论文,我花了一点功夫,帮你准备好了。”
说着,宫野志保神色淡然地递过来了那份,她至少校对了10遍的论文。
林新一接过来那份论文,表情很是复杂。
“怎么了?”
宫野志保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而她还没来得及细问,一个令人作呕的怪笑便从门外清晰传来:
“哈哈哈哈…林,快点说吧!”
“别让你的小女朋友等急了。”
在这癞蛤蟆打鸣般的笑声之中,伏特加走了进来。
随后出现的是琴酒,还有他那双冷得能冻住空气的眼睛。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宫野志保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冰冷。
琴酒,伏特加,这两个人一出现在这里…
简直就像是在清甜可口的饮料里倒了劣质伏特加一样,把味道彻底毁了。
宫野志保现在不仅感受不到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甜意,反而隐隐嗅到了绝望:
“说什么…”
“林,他们让你跟我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