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8ne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442章 顛覆些什麼熱推-7ysyz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三花和鸿雁在前院转悠。
杜贺心想既然是要事,那定然和朝堂有关,也不好打听。
曹二在做饭,香气扑鼻。
王老二和徐小鱼就蹲在了边上,看着夕阳扯淡。
“二哥,我怎么不敢看公主呢?”徐小鱼挠挠头,“瞥一眼觉着好美,可却不敢看。你说道德坊那些女人我谁不敢看?就公主不敢!”
“那叫做威严,皇家的公主呢!”王老二吧嗒着嘴,“不过啊!我看公主看咱们家郎君的眼神不对劲。”
“什么意思?”徐小鱼年少,一听这等事就起劲。
“公主看着郎君的眼神里……”王老二想了想,“你说依赖也不是,就是那等……爱慕吧。”
“公主爱慕郎君?”
徐小鱼惊讶的道:“那些驸马都是有来头的呢!郎君可还不够。”
“蠢货!”王老二骂道:“那些驸马好些都是靠着父祖的威风,这才娶了公主,郎君白手起家,这是真本事,那些人能比?”
徐小鱼讪讪的道:“那你说……郎君可能睡了公主?”
啪!
身后一巴掌拍来,杜贺骂道:“郎君和公主也是你等能编排的?”
……
贾平安只觉得浑身发飘,喘息声急促的就像是拉风箱。
高阳的脸绯红,几缕长发被汗水贴在了脸颊上,看着多了魅惑之美。
她搂着贾平安的脖颈,“让我缓缓。”
良久……
“没想到你看着不魁梧,却……”
“却什么?”
“没什么……”高阳曼声道:“郎君!”
“嗯!”
“郎君!”
“嗯!”
“郎君!”
这娘们没完了?
无霾 风雪夜归客
贾平安没好气的道:“老是这个做什么?”
高阳吃吃笑着,“我喜欢,叫了,你应了,我心中就觉着踏实了。”
她轻声道:“以前我一直觉着自己飘着,踩不到地,就像是孑然一身。不管是皇帝还是谁,都不能让我感到踏实。可现在……我真的踏实了。”
这个女人……
贾平安的手收紧了些,高阳靠在他的怀里,努力的挤了挤,仿佛要挤进他的身体里。
“我就喜欢看着郎君板着脸吓唬我,还喜欢看着郎君带着那些百骑昂首阔步的模样……”
“那时候我看着你,就想……好个神气的少年。”
“后来,我遇到了麻烦,你来帮我,你喜欢瞒着我把那些事都做了,从不肯和我表功。”
“男人做事表什么功?”贾平安觉得男人的尊严被侵犯了,随即责罚了一下。
良久,高阳喘息,“我知道郎君要成亲,我不成的,但我总有一样要比她们先。”
高阳笑的就像是一头狐狸。
晚些,她起身穿衣,整理了一番妆容,随后挽起长发,回身娇媚的一笑,“郎君,我可好看?”
这个女人,美的带着侵略性……贾平安点头,“好看。”
……
第二天凌晨,贾平安睁开眼睛时,觉得身体有些摇晃的感觉。
卧室显得有些陌生,但这只是一种情绪。
起床洗漱,随即练刀。
王老二在边上看着,赞道:“郎君的刀法……更厉害了。”
“郎君。”
练刀结束,鸿雁递上毛巾,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带着些疑惑。
先前她清理床铺时,发现了几根不同于郎君的长发。
而且被褥里有女人的幽香。
小女仆开动脑子,琢磨着郎君的一言一行,想猜测这是为何。
难道郎君……
她有些伤感,等贾平安去上衙后,就站在那里发呆。
“哭了?”
三花可恶的声音传来,鸿雁摇头,“我才没哭。”
“我不用看就知道,郎君和公主之间的亲密。”
三花得意的道:“还有,你很蠢。”
“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鸿雁无师自通的来了个‘户口本攻击’。
三花冷笑道:“郎君这等出众的男儿,若是在高丽,少说会有十余个女人侍奉,加上外面不时遇到的女人,这等男儿,一生当会有上百女人……”
我还有机会,但我需要你这个蠢货联手。
三花觉得鸿雁这等愚蠢的女人就不该在郎君的身边伺候,而是该换上自己。
至于高丽那等权贵男人的事儿她知道的不少,她的父兄就是如此,堪称是高丽海王。
鸿雁缓缓回身,微微昂首,三花心想这个蠢货会怎么来回复自己……是觉着悲伤沮丧,然后想联手;还是觉得自己能成为那百余女子中的一个……
鸿雁的鼻翼皱起,不屑的道:“郎君是那等蠢男人吗?”
你说的好对,我竟无言以对……三花:“……”
……
到了百骑,兄弟们的精神头很足,见到贾平安打招呼的声音很大。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百骑。”
贾平安很是惬意,进了值房,就见明静在眼巴巴的数钱。
这女人多半又是去买买买了。
“你一个人,买那么多东西作甚?”
“我喜欢!”明静的话很诚恳。
就是喜欢买买买。
剁手党就是你了。
“包东!”明静抬头。
“何事?”
包东看着愁眉苦脸的。
明静双手托腮,憧憬的道:“昨日在宫中,我听闻东市新来了几家胡商,有好珠宝,你去看看哪家的便宜。”
包东:“……”
他看看贾平安。
贾平安干咳一声,“这是假公济私了啊!”
可我真的想看哪家最便宜啊!
明静心痒难耐,“他们说有一家要便宜许多,不买就亏了。”
贾平安正在看消息,闻言侧身看着她,“就算是便宜了很多,可你买来毫无用处,那岂不是全浪费了?”
这个蠢人……明静振振有词的道:“买了放着就是占便宜。”
“珠宝会折旧,样式不够新鲜也会不值钱。”
壹生寵妻:冷少的爆萌嬌妻
“可是我喜欢买。”
那就去买吧。
贾平安拿起消息继续看。
“武阳伯,国子监有人求见。”
贾平安恍惚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教学任务。
晚些,他去了国子监。
进了国子监后,遇到的师生看着他的目光都不大对劲。
“这是为何?”
算学的韩玮来迎接他,见面贾平安就问了此事。
韩玮说道:“昨日你归来的消息传遍了国子监,开始有人诋毁,说你是靠着枕头风……”
这便是高阳说的那个。
杀无戒 妖魔
一想到高阳,他的脑海里就浮现了那些柔腻。
“后来捷报传来,那些人都傻眼了。”韩玮得意的道:“任谁都想不到,你竟然去了漠北就能立下如此功劳。”
原来是惊讶?
“有的学生说要师从你,投笔从戎,和助教发生了冲突。”
看来我在国子监也有了崇拜者。
贾平安不禁有些飘飘然。
一个学生在前方突然止步拱手,恭谨的问道:“敢问武阳伯,那些异族可是蠢蠢欲动吗?”
贾平安颔首,“对,蠢蠢欲动。”
后续的去上课的师生止步,不少人都好奇的看着黝黑了许多的贾平安。
有助教尖刻的说道:“可许多人说漠北和漠南的异族早已心向大唐,武阳伯说这话不怕误导了学生吗?”
贾平安在国子监的支持者大多在算学。但算学大部分都是平民子弟,而国子监主流是权贵高官大地主的子弟。所以形成了平民学子支持贾平安,权贵子弟们反对的局面。
问话的学生看着便是权贵子弟,少年热血,不可抑制。
而助教一脸不屑,仿佛贾平安去漠北就是度了个假。
这是一场舆论战!
贾平安斜睨着他,“你可知铁勒人的心思?”
助教愕然。
“你可知突厥人在想些什么?”
始於婚,終於愛
助教:“难道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贾平安觉得这些人在国子监里太久了,以至于对外界的事儿陌生到了想当然,“我此去剿灭了铁勒叛逆,我知晓他们在憧憬着一个强大的铁勒;我闯入了一个突厥人的部族,劝说他们举族归附,我知晓他们依旧在回忆着往日的荣光,但凡有机会,他们将会再度崛起,再度兵临渭水……”
他盯着助教,“这是我亲身经历,而你经历了什么?除去高谈阔论之外,除去尖酸刻薄之外你还有什么?告诉我,你知道些什么?”
助教的脸红了,“你……我……”
一个学生喊道:“武阳伯此次可是生擒了敌酋,还安抚到了那些部族,他不知道……谁知道?”
那助教羞红了脸,悄然躲进了人群中。
贾平安不屑于和这等人纠缠,但这可是个刷脸的好机会。
他单手按刀,就这么在众人的瞩目下走了过去。
“男儿当如是!”
一个学生不禁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就像是当年的项羽看到秦始皇的车驾后一般。
“我当如武阳伯,文能诗才碾压天下,武能领兵横扫叛逆……”
但更多的学生目光复杂的看着贾平安离去。
权贵的子弟从小就耳闻目染,知晓许多事儿。
所以贾平安的分析他们最受益。
受益是受益,但新学在国子监里却不受待见,他们觉着这个刀下亡魂的新学侵犯了自己的利益,所以心情复杂。
一个学生冲着贾平安的背影拱手,朗声道:“就算是再多的不合,可武阳伯在漠北的功绩值得我辈效仿。”
众人颔首。
“正该如此!”
贾平安随后就在算学授了一节课,这一节课却不是什么算学,而是漠北漠南的局势。
“大唐一旦不能控制漠南,那么突厥的再度崛起就不可抑制。”
“大唐若是不能控制漠北,那么铁勒人的崛起也将不可抑制。”
这两个判断让学生们炸了。
我们可是大唐!
“武阳伯,大唐不会放弃漠北和漠南。”
贾平安笑道:“那需要大唐一直持续强大下去。一旦衰弱,不只是漠北和漠南,还有西北,西南……”
大唐真的牛逼!
当它衰弱到了帝国斜阳时,依旧能在强敌环伺的处境中存活下来。
晚些贾平安照例去拜会了祭酒肖博。
司业陈宝也在,二人在商议事情。
“武阳伯归来,可喜可贺!”
肖博笑吟吟的道贺。
贾平安说了些算学的情况,肖博想起一事,“算学的教材老夫看了,有一点不明,还请武阳伯指点。”
边上有书柜……
这个书柜可不是后世那种。
大唐的书籍在后世看来,大概就和古画或是圣旨的造型差不多。
很长的一张纸,你可以想象成古画的那种长条幅,上面就是文字,而两侧用轴包裹着。
一卷卷‘书’就放在布囊里,这个布囊叫做‘帙’,所谓卷帙浩繁,说的便是一卷卷的卷轴书堆放了许多的场景。
每一卷书的头部都挂着标签,垂落在外面方便检索。
肖博顺着标签找到了那卷书,拿出来,解开绳子,拉开一侧的轴。
“此处你说算学当为国子监诸学之首,老夫以为值得商榷。”
他左手按着一侧的轴,右手缓缓拉开另一侧的轴,但这卷书太长,所以他必须一边左手卷起,右手拉开,一步步往下看。
“还有此处,你说算学乃是万学之基,老夫以为不妥。”
现在是儒学为尊,贾平安对于算学的表述在后世看来正常,可此时却显得惊世骇俗。
肖博没说他是个疯子就算是客气的了。
但这种立场问题真的没法争论。
在儒学看来,人活天地间,首要便是修身,通过学习儒学,塑造学生的三观,这才是至关紧要的。
而算学为万学之基这个表述在肖博看来就是抛弃了三观打造,直接奔着实用之学去了。
这个说法贾平安能接受。
“儒学修身修心,算学修的是实用,并不冲突。”
肖博皱眉,“不只是冲突不冲突,算学不足以登大雅之堂。”
“当年儒学也是如此。”
贾平安反唇相讥,“谁的学问是一开始就能横行当世,成为显学?算学乃是实用之学,学了便有好处。而儒学是塑造学生根基之学,不可不学。二者为何不能融合?”
肖博淡淡的道:“算学的那些好处……不值一提。”
这老家伙看来是憋了许久的火气,这一下全发了出来。
贾平安问道:“不管是在六部还是在什么地方,算学可能少?”
肖博淡淡的道:“儒学才是根基。”
“儒学乃是塑造人的学问,算学乃是做事的学问。”贾平安咄咄逼人的道:“一个人难道只修身修心,不做事了?那……敢问肖祭酒,那是道人还是和尚?”
呃!
这个反击之犀利,让肖博也无法回避。
“可当朝那些官吏,谁不是儒学熏陶出来的?可曾不会做事?”
这个就属于狡辩。
贾平安摇头,“可儒学里有教过他们如何去为官,如何去算计……若是有,为何国子监还要设立一个算学?”
年轻人这般咄咄逼人,老夫竟然无言以对……肖博:“……”
儒学牛逼,那么你还弄个算学杵着做什么?
贾平安显得并没有什么谦让的意思,继续说道:“当年也曾有君子六艺之说,礼、乐、射、御、书、数……为何避而不谈?”
儒学最让人诟病的便是一群老夫子做主,他们动弹不得,没法骑马射箭,喜欢当宅男,窝在家中琢磨先贤的学问,堪称是闭门造车。
慢慢的这些人就钻进了死胡同里,一味把儒学往宗教和哲学的范畴去推演……等到了明清时,儒学就成了妇人的裹脚布,又长又臭。乃至于考中科举去做官,要聘请几位师爷才敢去。闹得绍兴师爷竟然成了一门传统优势就业项目。
但现在是大唐,这等老夫子不受大伙儿的欢迎。
所以肖博无言以对,换做是明清,怕是顷刻间砚台就砸了过来。随后纠集一般腐儒,用什么离经叛道的罪名把你痛打一顿,再抓去官府。官府一听……卧槽,竟然敢亵渎儒教,严惩!
所以贾平安格外的珍惜这个时代的自由,他可以自由自在的说算学的好处,而不必担心被人围殴,当然,围殴他也不怕。
陈宝觉得肖博有些难堪,就想缓和一下气氛,“老夫来看看。”
他重新拉开卷轴,和贾平安请教一番,气氛就渐渐融洽了。
肖博显然还是有些悻悻然,最后说道:“新学难道还能颠覆了什么?”
老头看样子是不服输啊!
贾平安乐了,指着卷书说道:“新学能颠覆了它。”
肖博拿起卷轴,笑道:“从许多年前开始,不管是简书还是什么,都是这等模样,武阳伯莫非以为这不妥?”
异世者
“当然不妥!”
贾平安早就受够了卷书,自己弄了些小册子,但当今的主流依旧是卷书,而且依旧是手抄本。
想想后世早些时候的手抄本,那是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而现在却一直流行这个。
肖博摇头,“如此,老夫拭目以待。”
贾平安心中一动,“若是我能把卷书变得更加方便,而且还能快速弄出来,肖祭酒……”
小子这是要打赌?
想当年老夫纵横赌坛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肖博心中微动,“若是你能弄成,老夫答应你一事,若是弄不成,你也答应老夫一事,可好?”
贾平安等的就是这句话,心中暗喜,但却忍住了,“如此……君子一言!”
他伸手。
肖博笑着伸手,“驷马难追!”
二人击掌,如此这个赌局就成了。
但肖博担心贾平安耍赖,就说道:“陈司业可为见证。”
我正想寻个人来作证,你竟然主动提出来……陈宝的儿子陈翔就是贾平安的学生,他不敢耍赖。
“好!”
肖博暗自得意。
……
求票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