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l5x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笔趣-第八百五十七章 世事如局-g5g82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李修缘!”
在一座小山头上,一名黑衣老者带着几十名下属,面对还俗了的李修缘,恶狠狠道:“都说吃了李修缘一口肉,可以长生不老!你若是想要你家人活命,就乖乖的割下一块肉来,让我们尝尝!你放心,我们不伤你的性命。你是西方降龙罗汉下凡,我们也不敢跟你结下太大的因果。”
李修缘无奈道:“你们这些披毛戴角横骨插心之辈,想长生想疯了么?什么谎言都敢信!我又不是十世修行的圣僧,如何就能令人长生不老?你们切不可让人骗了!”
这是李公甫离开台州府的第一夜,李修缘就被这些邪道修士逼到了这个小山头,连家人都顾不得了。
李公甫在的时候,这些邪修虽然贪婪,却大为忌惮,毕竟像李公甫这种武修实在太过强横,等闲修行几千年的妖精,都挡不住他随手一刀,只有根脚来历非比寻常的妖怪,才有资格与李公甫当面对决,其结果都是落败而逃。
離婚前規則
后来群妖围攻李公甫,李公甫不敌之下,取出杨行舟赠予的飞刀和银镜,这才杀死一部分邪修,震慑群妖。
因此当李公甫这个公门中人在场时,所有妖邪都不敢贸然接近李修缘,毕竟飞刀银镜的威力众所目睹,谁都没有把握支撑。
现在李公甫走了,这些邪修方才重新开始行动,一部分人出去,去捉李修缘刚成婚的媳妇和舅舅、表哥等亲戚,另一部分人则困住李修缘,不让他有机会出手相救,逼李修缘自己割肉献血,让群魔享用。
“修行到了我们这个境界,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就算明知这里面有蹊跷,那也顾不得了!”
一名书生模样的修士见李修缘发话,叹道:“每五百年的大劫就要到了,挺不过去,便身化灰灰,李兄,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见谅!”
他话音刚落,一群人陡然散开,将李修缘围在中间,为首老者一声大喝,几十人登时气机相连,组成一个阵势,引来天地伟力,形成一股阴风龙卷,困住了李修缘。
这阴风化为一柄柄风刃,破开虚空,发出凄厉至极的响声,笼罩李修缘全身,引的李修缘体内紫金钵盂不自禁的感应现形,化为紫金光罩,隔开阴风龙卷。
就在这紫金虚影出现之际,一名老者取出一盆腥臭无比的血水,向龙卷风泼了过去。
愛與萌想的宅世界 國際精神
这血水进入龙卷风之后,将整个龙卷染红,切割在李修缘身上,眼看着他护体金光慢慢减弱,身上也多了丝丝缕缕的伤痕。
“赤龙血?”
李修缘吃了一惊:“你们从哪弄的这么多赤龙血?”
为首老者嘿嘿笑道:“李修缘,好教你得知,这赤龙血是我家老祖特意点化的赤龙捐赠,最能破你这护体金光!李兄,要我说,你还是乖乖听话,还能少了一顿羞辱!”
李修缘惊讶莫名,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赤龙也成精了?这手段除了五云之外,别人决不能做到!这老东西行事怎么这般恶心了?”
他们口中的赤龙并不是真的龙,而是女人例事来时的污秽之血,修行界中,最为污秽之物便是这等东西。
除了极个别的淫邪修士的法宝和功法不惧怕赤龙之外,正宗邪修和妖修以及佛道两家的修士,都对这东西十分的恶心。
这赤龙不但能污染神通,连法宝都能污染,不过一般的赤龙污秽力道不强,实力稍微强一点的修士都可以不当一回事,但毕竟还有不一般的东西存在,这就令人头疼了。
前段时间,济颠僧在绍兴白龙湖,跪求西北降下天雷击打一只猪婆龙,结果那猪婆龙将一个妇人用过的裤衩修炼成法宝,戴在头顶,当成了小花帽。
这小花帽一戴,连天雷都嫌弃,无法劈中,最后还是济颠的徒弟,一个被济颠起名叫做悟禅的六翅飞龙,进入湖内,将猪婆龙头顶的花帽摘掉,这才让天雷成功劈下,把猪婆龙劈死。
總裁的代溝情人 婭漁
暮寒仲 玄朱
嬌妻要革命 糖蘇蘇
连一个妇人用过的裤衩都能隔绝天雷,现在五云老祖竟然将女子的赤龙收集到一起,点化出了灵智,真的成了一条赤龙精,那这赤龙精体内的污血,污力之大,可想而知。
也怪不得连佛祖赐予的金钵都有点承受不住。
眼见自己就要被这群妖人掳走,李修缘放声大叫:“快出来吧,再不出来,我命休矣!”
众妖一愣,为首老者喝道:“别犹豫,先割他一块肉再说!”
口中说话,率先冲到李修缘面前,陡然化为一头黑狼,张开大嘴,向着李修缘大腿狠狠咬下。
嘴巴咬下之时,正是护体金光最薄弱处,“噗”的一声,血光迸现,李修缘放声大叫:“要死啦!”
黑狼精咬了一口肉之后,急忙吞咽下去,转身就跑,其余妖怪也纷纷冲上前去,露出本来面目,向着李修缘撕咬开来。
就在此时,一道金光陡然显现,一名黑脸和尚手持长棍,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半空之中,对着身下群妖轰然下砸。
轰!
这一棍砸下,笼罩方圆十丈之地,所有妖修都被这一棍打的翻滚了出去,有几个更是被当场打爆,化为齑粉。
葫蘆紋身小世界
“伏虎,你终于来了!”
李修缘被棍风激的冲天而起,翻滚了几圈方才落地,对黑脸和尚道:“你怎么来的这般晚?”
黑脸和尚手中铁棍横扫,打飞几个妖修之后,方才淡淡道:“你功力被封,修为大减,只看到面前这几个妖怪,却不知外面还有几个大妖窥视,要不是法海在外顶着,我差点过不来!”
李修缘道:“法海也来了?”
黑脸和尚道:“他是金山寺方丈,我来了,他怎么能不来?”
原来这黑脸和尚乃是西方伏虎罗汉下凡,来到人间之后,出家为僧,法号普妙,一直游走人间,不显山,不露水,暗暗渡人。
这段时间挂单到金山寺,也是默默修行,因为从来不开口说话,都知道他是一个哑巴僧人,就连法海都没有看出他的来历。
直到这几日济颠遭劫受难,降龙伏虎一向同气连声,普妙这才开口说话,与法海一起来到台州府,救援这一世的降龙。
他们两人来到台州府,途中遇到好几波妖修阻拦,突破了层层关卡,方才到了李修缘面前。
“此地不可久留,快走!”
普妙棍影如山,扫出一条道,来到李修缘面前,脚掌塌在地面之上,一股力道从地面发出,将李修缘冲的离地而起,人在空中还未下坠,陡然红光一闪,一方袈裟由远及近,托住了李修缘的身体,随后人影一闪,法海出现在袈裟之上,道:“阿弥陀佛,师兄这场灾劫好大!”
李修缘道:“这场劫难,出乎我的预料,定然与杨行舟有关!”
法海叹道:“杨先生法力神通,难以测度,师兄你惹他作甚?”
此时普妙也落在了袈裟之上,道:“走罢!”
保險銷售就這麽簡單
法海点了点头,手中青龙禅杖一颤,化为一条青色巨龙,当先开道,向前方急速飞去,袈裟驮着三人,紧紧跟随。
半空中一名道人手持双股剑,拦在当前,喝道:“打劫!李修缘,留下一块肉再走!”
萬界之最強老爹 晨安未見
话音未落,青龙摇头摆尾,冲上前去,与那道人战在一起,激起一团电光。
“北邙山的妖怪也来啦!”
李修缘认得这道人,知道他是韩殿手下的百骨人魔,很是了得,没想到连他也出现了,忍不住叫道:“前面定然还有妖怪挡路!”
话音未落,又有一个白发老妪,手持拐杖,站在云端,叫道:“打劫!李修缘,留下一块肉再走!”
“阴姥姥?”
李修缘大呼小叫:“韩殿把你也派来了?可真看得起我!”
阴姥姥冷笑道:“李修缘,你屡次坏我北邙山好事,佛门中人,插手天下纷争,六根不净,佛心蒙尘,我奉大王之命,特来取你这一世的肉身!”
法海叹了口气:“阴娘娘,老衲不想与韩大王为敌,你若是挡路,休怪老衲收了你这妖孽!”
他从怀内拿出一串佛珠,轻声道:“让开吧。”
阴姥姥感应到佛珠内蕴含的无匹佛力,脸上微微变色,道:“法海,你这次敢帮李修缘,小心惹祸上身,我家老爷,水淹金山,火焚经楼!”
法海面色不变:“阿弥陀佛!”
紅杏女友愛出墻
他得到杨行舟传法,精神修为飙升,此时口宣佛号,如洪钟大吕,方圆十几里内的妖修都为之一震,体内气息散乱,腾空的妖修如同下饺子般从空中坠落,摔了个半死。
就连面前的阴姥姥也身子摇晃,差点摔了下去。
她不敢再逞强,哼了一声,化为一股阴风,消失不见。
李修缘和普妙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之色,刚才法海展露出来的精神修为和修行境界,竟然给他们一种佛陀降临之感,宏达浩然,庄严肃穆,万劫不染。
两人身为佛祖弟子,苦修苦练,做了那么多的功德,到现在才修成了阿罗汉果位,而法海竟隐然有得证佛陀的意味,令两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善哉,善哉,法海方丈,你到底是遇到了何等机缘,才打破藩篱,如此勇猛精进?”
普妙站在袈裟之上,收起铁棍,看向法海:“只是金山寺的传承,你不可能有如此成就。”
法海双手合十,将手中佛珠扔向前方,道:“老衲也是受高人传法,才得悟至道。两位师兄,红尘六欲,贪恋痴嗔,我等降妖除魔也就罢了,日后还是少与同道争斗,才是修行之本啊。”
我的老婆是上
他扔出的佛珠在前方化为一圈浩然金光,如同小太阳一般,映照四方,前方无数阴影在金光照射之下,冒出滚滚黑烟,发出嚎叫之声,四散奔逃,片刻间,消失不见。
三人在空中一路前行,瞬息千里,遇到了好几波拦截追杀,都是靠着法海的保护,诛杀妖邪,威慑八方,这才平安来到了金山寺。
等到他们进入寺内,这场灾劫才暂时度过,但谁都知道,后面还有层层关卡等着他们。
“这场大劫,定然与杨行舟脱不了干系!”
李修缘进入寺内后,叹道:“只因我当初与他有一场过节,此人心眼这般小,竟然记仇,以至于闹到如今这般境界。”
他对法海与普妙道:“这件事你我都难以支撑,为今之计,只能禀报世尊了!”
普妙道:“降龙被伏,这般大事,如何能瞒得过世尊耳目?若你被伏,真是杨行舟从中谋划,现在他应该也遭到了报应。”
他说到这里,忽然心有所感:“咦?天机有变,龙脉翻转,帝星怎么动了?”
李修缘此时囟门被封,灵感不在,道:“怎么?帝星动了?应在何处?”
普妙与法海来到院内,看向天空群星,看了片刻,法海轻声道:“紫微星动,帝出东南啊!”
李修缘愣道:“东南?张元定到底有了什么举动?他出了岭南了?坏了,我们都只是顾着渡劫降魔,东南匪患都给忘了!杨行舟下的好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