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t9v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八百九十四章:脅-tpjfo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PM21:27
龙冢深处,无名墓室
“辛苦了,斯派罗先生。”
墨淡淡地瞥了一眼身侧面色铁青的龙巫妖,用不容置疑地口吻轻声道:“接下来,请让我们两个单独谈谈吧。”
后者深深地看了面前这个难以捉摸的年轻人一眼,沉声道:“你会履行诺言吧?”
墨轻笑了一声,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你现在还活着,不是么?”
“我会等在外面。”
短暂地沉默后,斯派罗深深地叹了口气:“祝你顺利,年轻人。”
说罢便伴随着一阵扭曲的银光消失在了原地。
一时间,面积甚至还没有墨檀那栋出租公寓客厅大的墓室里只剩下墨一个人。
当然,说是墓室,这方狭小的空间自然不足以容纳一只成年巨龙的尸骸,事实上,这里只有一方风化痕迹极重的石碑,上面潦草地写着【波什·伽隆】这个名字,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四面光秃秃的黑色墙壁,一块廉价的照明用魔晶石,一方被岁月侵蚀到看不出原样的石碑,就是这间墓室的全部。
“不会觉得这片安息之地有些过于朴素了么?”
片刻之后,墨缓步走到房间中央那方石碑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上面那【波什·伽隆】四个字,一字一顿地说道:“龙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
墙面上那颗用来照明的魔晶石微微摇曳了几下,紧接着便是一阵漫长的沉默。
“首先,我必须更正你刚才那句话中的两个点。”
有着一头暗金色长发,相貌儒雅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墨背后,用他那轻佻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微笑道:“第一,我并不是龙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第二,无论这间小小的墓室是否足够朴素,都注定无法成为我的安息之地,因为我从未安息过哪怕一分一秒。”
墨转过头去,看着面前那位数月前曾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面孔,微笑道:“仅仅只是‘首先’而已么?”
懸案 心幻楓林
“其次就是……”
身穿一袭华丽繁复的礼服,造型宛若某个大贵族的波什·伽隆也跟着笑了起来:“我可不是斯派罗·达维安,你那些乍听上去似乎很有诱惑力的说辞,对我起不到半点作用。”
墨看起来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微微挑眉道:“所以说……”
“所以说,我并不认同这场交易,年轻人。”
末代龙王的回响耸了耸肩,将一杯突兀出现在手中的冰蓝色酒液一饮而尽,爽朗地笑道:“我并不知道你在外面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毕竟这个地方已经脱离世界太久了,但我能感觉得到你对这个世界究竟抱有这怎样的恶意,或者说,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世界的一种恶意,若是站在你身后,龙族总有一天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成为永世不得翻身的罪人,要来点儿吗?”
“谢谢。”
墨伸手接过波什递来的冰蓝色酒液,轻笑道:“你多虑了,波什陛下,就凭龙族现在那形同虚设的社会结构,最后会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只会是你们这些残魂而已,绝不会是整个龙族族群。”
波什哑然失笑,好奇道:“这又有什么区别呢?要知道除了那位已经被负能量侵蚀到了灵魂深处,早已丧失了正常判断力的守门人之外,每个跟我一样保有意识的同胞都不会选择与你合作,而绝大多数心智不坚者,则早已在漫长的岁月中魂飞魄散了。”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我对斯派罗先生施加的‘影响’。”
墨与波什碰了下杯,轻抿了一口那散发着浓郁果香的酒液:“好东西。”
“单纯用来解馋的思念体而已,好处是不走肾不上头,坏处是每一杯都会燃掉我二十年左右的时间。”
英俊儒雅的末代龙王冲墨檀手中的饮料扬了扬下巴,然后才有些兴致缺缺地说道:“至于你那些影响斯派罗的小手段,我确实也是发现了,但就算你只是单纯地用语言去说服他,那个近几百年来精神状况愈发不如原来的老前辈恐怕也会被你说服吧,但我不一样,年轻人,我的心智要比斯派罗·达维安强得多。”
品愛試婚
“没关系,毕竟他已经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价值。”
墨不甚在意地转头看了一眼斯派罗消失的地方,喝光了手中那杯被波什称为‘思念体’的饮料,抱着胳膊倚在冰冷的石壁上:“那就是把我带到这个地方。”
波什·伽隆夸张地瞪大眼睛:“哇,你的方向感会不会也太差了一些啊!?”
墨:“……”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末代龙王哈哈一笑,摆手道:“简单来说就是斯派罗的态度对你来说根本无足轻重,我这位被你点名要见的龙才是重点。”
“可以这么说。”
墨随手扔掉了那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一边目送着后者仿佛溶解般消失在空气中,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所以,我还是很希望可以通过和平的方式说服你的。”
波什嗤笑了一声,再把最后几滴思念体酒液倒进嘴里后也学着墨扔掉了自己手中的杯子,桀骜咧开了嘴角:“你可以试试,傲慢的年轻人,或许已经被消磨了多半灵魂力量的我无法战胜你,但就算如此,你也绝不可能让我妥……卧槽,你这是在干什么!”
不二婚途:首席追妻要給力
“想测试一下你这缕残魂是否像你自己说的那样坚定。”
墨平静地回答道,擎在身前的右手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团……视觉效果极度接近‘黑暗’,却又比常规意义上的‘黑暗’更加空洞的存在。
葵花走失在1890 張悅然
波什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毕竟在他的认知中没有任何一种‘力量’会以这种甚至会被基础法则排斥的形式出现,因为那种就连空间体系都会在其影响下不断崩溃的存在根本没可能被驾驭。
但墨手中那团空洞的‘黑暗’,却颠覆了波什的认知,让这位打从出生开始就活得游刃有余末代龙王难得地感到了恐惧。
很少有人知道,波什·伽隆对各种知识的涉猎之广仅次于他在泡妞领域的造诣,就连天柱山的那位有着【叙事者】之称的高阶观察者都对其刮目相看。
这是一个将长生种的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活得过于充实的巨龙,哪怕现在只剩下一缕残魂,波什也依然可以游刃有余地跟威廉·伯何聊聊怎么做生意、与修·布雷斯恩谈谈布局规划、同卢娜一起研究研究人体炼成术、跟夏莲·竹叶探讨一下棍法,甚至就连工程学方面都能在速读过图纸之后给鲁维打打下手,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全才!
而在力量体系这方面,刚满一千岁就跟自己的发小,龙族天才中的天才,当代龙王法芙娜大打出手甚至还睡了人家的波什更是所知甚广,抛去龙族本身的战斗天赋与龙语魔法不说,光是元素魔法的造诣他甚至都不比身前的法拉·奥西斯要低,战斗方面更是堪称全系精通,放玩家身上至少也得是十个50级传说阶职业打底的水平!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下意识地去分析墨手中那团诡异的存在并分析出了个寂寞后,波什才会如此震惊。
这是博学者的通病,知道的东西越多,对未知的恐惧就会越强烈……
“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力量,波什陛下。”
墨莞尔一笑,平静地说道:“你可以将它理解为某种根源之上的力量,性质的话,或许在概念上与负能量有类似之处,但也只是有些相像罢了,用途很多,从最基础的破坏到短时间内同化一条巨龙灵魂的全面侵蚀都做得到。”
男神1001式蜜愛:老婆,乖
“侵蚀?”
波什警惕地往后退了半步,尽管这个动作对于灵体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但他依然下意识地与墨拉开了距离,或者说是与墨手上那团诡异的存在拉开了距离。
“没错,侵蚀。”
墨檀微微颔首,言简意赅地解释道:“毕竟这种被我擅作主张定义为‘罪’的力量并不具备任何正面意义,而‘污染’二字又多少显得有些夸张,所以还是侵蚀与同化相对贴切一些。”
波什并没有说话,只是面色阴沉地盯着墨檀手中那团被解释为‘罪’的力量。
之所以沉默,之所以面色阴沉,是因为波什虽然没有足够的理由,却依然觉得面前这个家伙所言非虚。
“我并不是一个很喜欢把时间浪费在谈判上的人,所以你现在有一共两条路可选,波什陛下。”
農民股神 路人假
墨随手散去了手中的‘罪原体’,缓步走到波什面前,淡淡地说道:“第一条路,将你……或者说是龙族的尊严与骄傲坚持到底,忤逆我的决定,然后被规模数十倍于之前那点罪原体的‘扭曲’冲刷一段时间,最终变成某种忠诚而奇怪的存在,成为一件姑且算是好用的工具。”
波什干笑了一声,嘴角抽搐着说道:“第二条路呢?”
“第二条路就要轻松多了,首先,我会用‘罪’的力量修补你的灵魂,而不是直接让刚才那种相对粗暴一些的罪原体与你同化。”
墨的表情恬静而淡然,微笑着缓声道:“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将那些多余事物的比例控制在一个刚好能够将你填补到全盛状态,又不至于直接将你转化成另一种存在的程度,换而言之,尽管仍然要接受洗礼,但只要你的意志足够坚定,就能在一切结束后保留自己的心智。”
对于灵魂学方面也颇有一定造诣的波什皱了皱眉,过了好半天才一针见血地沉声问道:“什么意思?就算我配合你也依然有可能在一切结束后变成疯子吗?”
“你说得对,尽管我手中确实存在更加安全的技术,但却无法适用在你身上,波什陛下,毕竟你的灵魂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被磨灭了大半,又分出了不少力量维持着这片龙冢的异位面结构,本就已经很不完整了。”
墨檀微微颔首,言简意赅地解释道:“而想要将你的灵魂彻底修补完整,就只能用‘罪’的力量进行填补,而这个过程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可控,至少你稍微露出一点点破绽,都会被直接扭曲掉本质,进而失去自我。”
波什眯起双眼,提议道:“那么,如果就让我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呢?就算不是完整的灵魂,我依然……”
“不要耍小聪明,陛下。”
墨轻描淡写地打断了波什,古井无波地说道:“尽管我需要的确实是名为‘波什·伽隆’的存在,但灵魂不完整的你对我来说毫无价值,而且我也不可能会允许身上没有‘附加保险’的你跟在我身边。”
波什叹了口气,却并未露出明显的失望之色,只是有些沮丧地喝了一口金黄色的思念体饮料,无奈道:“所以你果然是馋我的身子啊,少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身体应该就‘挂载’在我们现在所置身的这片空间外,安眠在某个独立的异位面里。”
墨转身看向身侧的墙面,似是在注视着并不存在与自己身前某个地方,轻声道:“如果想让你重新回到自己的躯体中,就必须保证你拥有一个相对完整的灵魂,并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重新激活那具千疮百孔的躯体。”
“你想让我变成骨龙?鬼龙?还是尸龙?”
波什饮尽了杯中的酒液,转头对墨正色道:“虽然我并不介意被转化成亡灵生物,或者说……我现在就是个亡灵生物,但你要知道,就算我们这些灵魂尚存的巨龙都变成不死者,实力也绝对不会超过身前的六成。”
“尽管那并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东西,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无意将你和你的族人变成不死者。”
墨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并在沉默了良久后转头对面色阴晴不定的波什轻笑道:“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作为报酬,我可以放过法芙娜女士,让她继续享受安眠。”
“什……”
“还可以告诉你那枚龙蛋……呵,现在应该是幼龙了,没错,就是你那个龙嗣的下落。”
“……”
第八百九十四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