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qix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正德崛起 何氣生財-第一千零五十六章城牆破了讀書-309yj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刚才那件事情还未解决。
晋城大君就看到了殿外狂奔的身影,心中隐隐有些不祥预感的他,停下将要出口的训斥话语,接着将目光直接转向了殿外,紧紧盯向殿外那个狂奔过来的身影。
伴随着晋城大君话语的停歇,大殿之上又开始陷入到了安静之中,接着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也开始在一众朝臣的耳中响彻起来。
听到这个动静的一众朝臣,神情顿时一变,下意识地转头冲着殿外望去。
而与此同时,那个小太监的身影也已狂奔跑入了殿中,‘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后,手捧奏章的他,对着殿上的晋城大君高声奏报道。
“启禀大王,平康处附近防御的都护府使送来急奏,说发现有数万叛军潜入,目前叛军已经向东连续攻下八处营地,奏请朝廷早做提防,调兵分歼此股从东侧偷偷潜入的叛军!”
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当满朝文武都将目光放在板们店,以为三道叛军尽皆在此的时候,平康的都护府使却送来这么一封急奏,顿时让满朝文武开始慌乱起来。
一夜驚喜·總裁的幸孕前妻
站立一旁的柳顺汀,听到叛军在东侧还有一队兵力后,知道向小太监询问不出详情的他,干脆也不顾君前失仪,直接快步走到了小太监的身前,一把夺过奏章,就开始细细读了起来。
可是此封奏章所呈奏上来的内容,也仅仅只是方才小太监奏报的那些话语而已,剩下其他内容,根本就是皆无。
柳顺汀一目十行扫了一遍之后,发现这奏章之上再无其他内容后,神情瞬间变得焦急恼怒起来,手里晃动着奏章,对着前来奏报的小太监开口问询道。
“其他的内容呢?这些叛军是怎么越过的防线?那八处营地的高丽军伍情况如何?对方兵力到底是多少啊!数万!数万!两万是数万,九万也是数万!这能是一个意思吗?”
柳顺汀当庭暴怒,冲着前来奏报的小太监就怒喝起来。
時停在玄幻世界 人之上
小太监听到领议政的大人的怒喝,满面苦涩,却根本不知如何反驳,要知他也只是一个跑腿的而已,这奏章上面如何写,是他能决定的吗?
柳顺汀当庭怒喝,满朝文武站立一旁,和现在分寸大失的柳顺汀也无两样。
之前板们店处的防线,被叛军用一种未曾见过的神兵利器,直接炸开了一道豁口,而方才平康所奏言的这个消息更甚,现在连对方是如何越过的防线都不知晓。
难不成朝廷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所建造出来的绵长防线,在对方眼中就如同无物,这么轻松就能越过吗!
想到这里的一众朝臣,面露不解之色的同时,神情也开始变得越发惶恐起来,原本刚刚安静了片刻的大殿,顿时因为这些朝臣的窃窃私语,又开始变得嘈杂喧哗起来。
大殿之中的变化,无论是柳顺汀还是晋城大君,此刻已经全然顾及不上,两人尽皆满面呆滞,所思所想全部陷入到了对方分兵越境的惊恐当中。
而就在众人慌乱之时,一名小太监又手捧奏章快步跑入到了大殿之中。
“启禀大王!三串里都护府使李金华送来急奏,说在他的营地东侧,发现人数约有八万之众的不明兵马,他在向朝廷奏报情况之余,请求朝廷紧急调派援兵!分歼此股入境之敌军!”
嘶!
满朝文武听到这道消息之后,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更是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吞噬帝龍
站立朝臣之中的柳顺汀更是满面不解,要知道北方三道的兵力有数,登记在册的也才十万多点而已,板们店处就已经出现了七八万人的兵力,如今这三串里的奏报上又言,说他们也发现了七八万的不明兵马,这兵力是从哪来的?
北方三道全民皆兵吗?
还是说这里面有其他的帮手?
影視世界裏的魔法師 迅哥的猹
柳顺汀一想到帮手二字,脑子里面最先浮现的,就是在板们店处出现的那一万大明军伍,难不成地方的兵力突增,和这一万大明军伍之间,有什么关系不成?
一想到大明派遣大笔军伍入境,柳顺汀的脸色变得煞白不说,身体更是一软,跌跌撞撞倒退了几步之后,直到一旁的朝臣伸手拦住,柳顺汀方才停了下来。
不过纵使这般,柳顺汀的神情还是充满惶恐,一副末日将近的局面。
柳顺汀的反应,一众朝臣自是看在了眼里,众人见到柳顺汀这幅模样之后,心中越发慌乱起来。
而让众人慌乱的消息,却没有就此这般停止,大殿外面,十数个小太监,正在拔足朝着景福宫这边狂奔着,没消片刻,一众小太监快步跑入到了殿中,跪倒在了大殿之前,高声奏报道:
“启禀大王!涟川都护府使朴恩志送来急奏,说在其营地东侧,发现七八万不明兵马,请求朝廷派兵支援围剿。”
幻沫女王昔殿下 慕容凝萱
“启禀大王!九化里都护府使朴恩志送来急奏,说在其营地东侧,发现七八万不明兵马,请求朝廷派兵支援围剿。”
“启禀大王!全谷里都护府使朴恩志送来急奏,说在其营地东侧,发现七八万不明兵马,请求朝廷派兵支援围剿。”
“启禀大王!马智里都护府使朴恩志送来急奏,说在其营地东侧,发现七八万不明兵马,请求朝廷派兵支援围剿。”
……
伴随着着一众小太监的奏报,朝堂之上的一众朝臣,开始变得越发慌乱起来,满朝文武瞠目结舌的同时,一个个更是摇摇欲坠,一种大厦将倾的氛围,在这朝堂之上蔓延起来。
平康,新炭里,三串里,涟川,九化里……
全能雷魔法師
一众朝臣听着这一道道急奏,仿若是已经看到了一座座被攻破的营地一般。
对方利用板们店的两军对峙吸引五道兵马目光,继而在平康偷偷潜入防线,接着向西平推,柳顺汀一想到对方这马上就要汇合的架势,神情也随之开始变得悲呛起来。
要知就在之前,柳顺汀还打算让晋城大君行文各处,命令分布在防线各处的营房,调兵回援汉城。
可是如今来看的话,伴随着一道道急奏的进京,呈递这些奏章的营地,在对方七八万兵力的强攻下,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而从平康到最后呈递奏报的马智里,其间长度,已近整个防线的一半之数,再加上板们店处兵力若是东进和其合围的话,那整个防线近七成的营地都已危在旦夕。
就在柳顺汀满面悲呛,摇摇欲坠之时,又有一名小太监快步跑进了大殿,跪伏于地的他,高声奏报道。
“启禀大王!柳擎宇总兵刚刚送来急奏,说对方势众,柳总兵见事不可为,为保汉城平安,他已经率领大军,开始朝着汉城回援,准备固守汉城!”
哗!
听到这个小太监的奏报,满朝文武不敢置信的同时,其间更有数人直接瘫软在地。
叛军就算是两支兵力加在一起,也才不过十五万人左右吧。
这般人数,且不算上那各处营地逃离出来的兵丁,就说柳擎宇自己一人所率领的兵力,就已经达到了二十余万,如此兵力远超对方的情形,这柳擎宇居然说事不可为?
什么事不可为?
明明就是自己无用!居然还用事不可为当托辞。
可是眼下却并不是问责柳擎宇的时候,要知道伴随着柳擎宇的南撤,再加上诸多营地的分而破之,汉城以北将再无能抵挡对方的存在,也就意味着,柳擎宇的此举,无疑是将战火直接引至了汉城!
一想到叛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的局面,满朝文武满面愕然,谁也无法相信,局势的转变,竟然这般飞流之下。
要知道今天他们才刚刚收到对方到达板们店的消息啊!
这么快!
这么快!
对方仿若根本没有丝毫耽搁一般,到达板们店,接着就是过防线,而朝廷辛苦集结的三四十万五道兵力,在对方的攻势面前,直接土崩瓦解,满朝上下还没待反应过来,对方就将要兵临城下?
就在大殿之上一片安静,一众朝臣瞠目结舌心中慌乱不知所措之际,门外又有脚步奔跑声传来。
听到这个动静的一众朝臣,瞪大眼睛的同时,更是在心中惊呼。
青春荷爾蒙
还来!
都眼下这般局面了,难不成还要告诉他们,那些叛军乘胜追击,已经追到汉城脚下了吗!
想到这里的一众朝臣,纷纷转头朝着殿外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而与此同时,宫外滔天的哗然喧闹声,也若有若无的传入到了景福宫内,一众朝臣听到这个动静,神情开始变的越发惊惧起来。
不会这么快吧?
接下来跑进殿中的小太监,仿若是为了印证一众朝臣的猜想一般,快步跑进大殿的他,跪倒于晋城大君身前之后,就开口高呼道。
“启禀大王,叛军已经兵临汉城城下,柳擎宇总兵携一众兵丁,已经分别驻防各处城墙,着手防御事宜!”
嘶!
大殿之上的众人,尽皆没有想到,好的不灵,坏的却这般灵验,而且对方这速度也太过迅速了,难不成是跟在柳擎宇的后面直接追过来的。
一众朝臣惊惧之余,脸色更是急剧变化,尤其是一些在汉城之外有庄园和财产的,此刻神情更是一脸茫然。
三十多万的大军啊!
短短这么快的时间,就让对方赶到了老窝,这难道就是南方诸道兵力的真正实力吗!
柳顺汀虎目巨睁,盯着前来奏报的小太监看了片刻之后,方才回过神来,此刻的他根本顾不上其他,直接冲着最后这个前来奏报的小太监怒喝道:
燈火闌珊愛未盡
“对方到底有多少兵力?”
小太监听到柳顺汀的问询,本就惊惧不已的他,在听到柳顺汀的怒喝之后,满面慌措的冲着柳顺汀磕头行了一礼之后,赶紧回答道:
許你一世梨花香
“启禀领议政大人,柳总兵也是刚刚接管城防,太过具体的消息,目前还没有呈奏上来。”
柳顺汀听到小太监这仿若废话一般的言语,瞪大眼睛的同时,气息顿时一滞,接着直接转身,冲着坐在殿上的晋城大君躬身行了一礼之后,开口奏报道:
“启禀大王,眼下汉城周边情况不明,微臣请辞前去诸处城墙巡查,以便确定汉城外围叛军的实际情况!”
坐于殿上的晋城大君,听到柳顺汀的请辞之后,慌乱的神情之中,也升起了点点希望,直接开口说道。
“柳爱卿先行离去就是,接下来的汉城守卫一事,还望柳爱卿……和诸位臣公能尽心竭力,为接下来的汉城守卫出谋出力,争取让吾等早日渡过此次难关!”
一众朝臣听到晋城大君的话语,再加上有柳顺汀的话语在前,众人尽皆聪慧之人,稍稍一想就瞬间反应过来,左右扫了一眼,接着齐齐躬身,对着晋城大君行了一礼之后,高声呼喝道。
“谨遵大王命令,吾等定将誓死报国,坚守汉城,决不让对方越入城池一步!”
大殿之上,群臣呼啸。
可是宫外的喧哗动静,也开始变的越发大了起来,而就在一众朝臣的呼喝声刚刚结束,几道宛若雷鸣的声响,突然从外面传进殿中。
轰!轰!轰……
开始还有些断断续续的雷鸣,在几息之后,瞬间变得连续起来,一众朝臣满面惊恐的朝着殿外望去,心中更是不解,这些声音产生的缘由。
而原本隐隐约约可以听见的那些喧哗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雷鸣刚刚响过的原因,此刻竟然消失不见起来。
就在一众朝臣心中猜想,方才这般动静究竟是因为何故的时候,一阵更为巨大的哀嚎和喧哗声,开始从宫外传来,原本那些听起来隐隐约约的动静,在这几声轰鸣过后,开始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柳顺汀一脸呆滞,驻足站在原地的他,脑海之中忽的想起了那破坏板们店防线工事的神兵利器。
该不会是他们将这般利器也用于攻城,而方才那雷鸣般的声音,就是城墙倒塌的动静吧?
想到这里的柳顺汀,顿时呆傻在了当场,满面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