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uor火熱都市小說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討論-第四百九十二章 今非昔比推薦-g2e3b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帝都人都能侃,云山雾罩的能说一个小时不带无趣的,但你很难听到有用的东西。
異世之霸氣沖天【完結】 冰皇傲天
这就是方蛰现在的体会,正屋里暖气开的很足,进门后脱了外套。公孙悦也没说介绍认识一下里头的人,男女有那么六七个,沙发茶几围着坐在那聊。
作为地主的公孙悦,这会给方蛰倒一杯茶,然后就不管了,拉上云珏到里头去不知道说啥。无语的方蛰只好自己找个凳子坐着,一边喝茶一边听那群人在那聊,也不见招呼他。
山海四境
失礼倒也谈不上,这些人就这个调调,没事就坐在一块聊,大家也不熟,这里也没见有个自来熟,主动找方蛰聊。
这些人聊的都是当下最热门的话题,那就是索罗斯挟亚洲大胜的威势,马快刀利,欲将港币斩于马下。这不,有个高个是帅哥正在说:“港币够呛,当初索罗斯狙击英镑,大英帝国都没抗住,港城只是当年的殖民地,家底是没法比的。”
方蛰听的无聊,东张西望的时候,一男的突然开口:“哥们,你说是不是啊?”
“啊?什么啊?”方蛰装着刚才什么都没听到,这男的笑道:“新来的吧,面生。我们正聊港币的事情呢,索罗斯可不得了,当年可是狙击过英镑的。”
“量子基金啊?还行吧!不算大头,当年狙击英镑成功,那是因为英国是整个发达世界盯上的肥肉,谁让英国要死撑着汇率呢。而且英国经济也不行了,全国围着伦敦转,伦敦围着金融城转。欧美发达国家高福利,政府没钱几乎就是必然。”方蛰也就是随口一说。
蘇菲的異界
“行啊,哥们是内行啊,怎么称呼?”这一下那边的一群人都露出吃惊的表情,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真未必就懂。其实方蛰也是外行,他都是后来看很多科普才知道的。这年月的人呢,信息闭塞,网络才开始,内容也不多,很难获得这些方面的信息。
豪門圈寵:失守的緋色遊戲
“方蛰,不算内行,这些消息找个投行的经理了解一下,大概就能知道了,这也不是我自己弄明白的,是别人告诉我的。”方蛰说的是实话,但是别人不信啊。
“帝都这边也没投行吧,就算有也接触不到。你在哪工作啊,能接触到投行的人。”又一个人这么问,方蛰听到这心里暗暗发笑,这是在演啊。
“我从松江来的,有个朋友是银行系统的,他告诉我的。”这下就真的在敷衍了。
众人愣住了,这小子滑头啊,不接茬。方蛰心说:我要上当那不就是真傻了么?从进门到现在,也没见你们主动招呼一声啊,这是待客之道啊?然后拿这么个话题来钓我。
这时候里屋公孙悦出来了,开口就拆穿:“别听这家伙胡说八道,他不懂这满帝都也找不到懂行的。下半年还在港城呢,到底赚了多少,云珏死活不肯说实话。”
云珏懒洋洋的跟着从后面出来,屁股撞了一下方蛰:“让一点。”两人就这挤在一张凳子上,这一个大半个屁股,这一下屋里的气氛全不对劲了。这不是明白的有情况么?大家不认识方蛰,还能不认识云珏?
“你们不是一个圈子的,不知道他也很正常,换成另外一个圈子,他可是赫赫有名的大拿。这次听说帝都有人凑了一千个,跟着他后面赚了五百个。”公孙悦这话引起了方蛰的注意,这说明这帮年轻人不是混商业圈的。
“谁啊?我们认识么?这利润可不得了啊。”有个女的跟着问一句。
“具体是谁就不说了,钱是走南夏那边过去的。”公孙悦看来也认识南夏,这家伙路子广啊。云珏这会笑着开口道:“你把人给带来了,连个周全的座位都没有,把我叫来干啥?”
我的漫畫師女友 素綰
方蛰看她们交锋,笑眯眯的闭嘴不言,在边上当听众。
“都是一起长大的,小时候跟隔壁院子的孩子打架,我们可都是并肩战斗的。你在国外读书,我们无话可说,可是你都毕业了,却去港城不会来,难道我们不该聚一聚么?”公孙悦这张嘴确实能说,很是有道理,不过她是在转移话题。
“我看你是没安好心,你们这些人都在各自的衙门里当差,消息最是灵通了。我估摸着,就这么一会,方蛰的消息你们都探了个七七八八,这会假装不知道人家是干啥啊,这是打算挖坑埋谁啊?要不要连我一块埋了?”云珏也是够干脆的,直接挑破了。
公孙悦知道不能在和稀泥了,她了解云珏的脾气,这是要急的边缘了。
“我们是真不知道,我们跟那边不是一个圈子,打了个电话问过,人家反问,你问这个人干啥,我倒是知道,但我不敢说啊,怕得罪人。”公孙悦笑着解释,云珏也没再追究,笑眯眯的指着一张沙发:“起来,也不知道给客人让个座,这可是我老板。”
遷魂換命 孟南熏
沙发的女子干脆的很,嗖的一下起来了,笑眯眯的做个让座的姿势:“请,大爷!”
方蛰没动,笑了笑,扭头看看云珏:“要不回去?你要担心没车,我打电话叫人接一下。”
云珏苦笑了一下:“他们也没恶意,就是喜欢闹。有日子没见面了,闹腾了一点。”
都市小農民 九轉金剛
现在一帮人脸色有点难看,觉得方蛰也太拿乔了一点。
錯戀:一恨成愛 青衣
“我真没生气,就是觉得有点累了。”方蛰还是露出笑容来了,这次是来给云珏撑场面的,不是来砸场子的。尽管他心里很不高兴,觉得这帮人太操蛋了一点。
“没生气就好!”云珏也松了一口气,方蛰可是一头顺毛驴,惹急眼了在大会上都敢掀桌那种。今时比不往日,方蛰的身家实现了飞跃后,整个人的气质变化更为内敛了。平时看不出来,一旦发怒可是很吓人的。
廢土國度
云珏动手给方蛰按在沙发上坐下,当着众人的面,在耳边低声道:“忍耐一下,我跟他们叙叙旧,完了就走。”
方蛰露出一个微笑,云珏这才放心坐在一边,冲目瞪口呆的众人道:“看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