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vkn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刺客之王-第三百九十章 劍作歌-yob0a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松纹古剑在何必内力催发下,剑光强盛。
当然,剑光只是一种视觉上的感受。实际上何必还没办法催发出真正剑光。他甚至没办法催发出剑气。
强大掌力可以劈空轰击,剑器却是死物,难以转化剑气。
只有当世最绝顶剑客,才能炼成剑气。
何必虽然第一流剑客,距离这种境界还差的远。
高玄一看何必御剑而来姿态,心里就更有底了。这人剑器既是死物,这一战就容易了。
何必虽然无法催发剑气,可人随剑走,一步就杀到高玄面前。
高玄一扬手,三柄飞刀分上中下直取何必。
他内力提升后,金丝绵掌上修为也都有进步。
金丝绵掌其实修炼就是指掌之力。扔飞刀全靠手握、指掌之力。动作隐蔽快捷。
何必身法虽快,也快不过飞刀。
他经验老辣,剑法高明。也不在乎几把飞刀。
松纹古剑一转,三把飞刀就被挑飞出去。至于什么弧线飞刀,在他剑下根本玩不出花样。
不过,剑挑飞刀还是让他动作慢了一点。
高玄就是得了这个空隙,运力足下轻轻一点,双臂微张,人如飞燕般向后疾退。
何必心中冷笑,想仗着轻功在他这耍花样,对方真是想多了。
他虽然不精修轻功,可内力深厚,施展轻功可能不如对方轻盈灵动,速度却只会更快。
崆峒派的金雁功,其实也是武林赫赫有名轻功。
此法虽然不擅长小范围辗转腾挪,却胜在速度极快。
何必左手长袖一挥,人如大雁般腾空疾掠,直扑高玄。
老头修炼了六十多年内功,内力可比高玄强多了。
两人都是腾空的姿态,可老头更开。高玄向后疾退的姿态虽然漂亮,却一下就被老头追上。
何必冷笑着正要举剑把高玄斩于剑下,高玄一扬手,十多根毒针就迎面射过来。
这等毒针化作点点寒光,瞬间笼罩何必全身上下。
何必手中松纹长剑一绞,十多根毒针尽数绞碎。
可这么一挡,他手上剑就慢了一点。
高玄左手一扬,一把黑黄毒粉已经猛然扬过来。
何必这个怒啊,这小子武功不怎么样,花样却多。
什么飞刀、毒针、毒药,这些其实是下五门常见的功夫。也没什么特殊的。
何必行走江湖数十年,什么样花招没见过。
问题是高玄每一次出手都选择了最好时机,都是何必想要出手还没出手之际。
如此连续被打断出手,何必就感觉非常别扭。
鐘情墨愛:荊棘戀
哪怕是武功高手,出手也有自己的节奏。何必剑法奇诡,内功深厚,和敌人动手总是能很快掌握主动。
结果,在高玄面前却连续受挫。这让何必很不舒服。
迎面撒来大片毒粉,更是完全破坏了何必节奏。
何必心里很清楚,这种毒粉也不会有多大威力,他闭住呼吸硬闯过去就行了。
只是,他这么大年纪又何必冒险逞一时之勇。
高玄就让他蹦跶一会,又能如何。
何必鼓动全身内力猛然吐了口气,就像狂风呼啸而出,把迎面撒来的毒粉全部吹飞。
还有一部分毒粉原路返回,落向高玄。
高玄不经不慢一拂袖,把那一点毒粉拂散。同时,袖子里又飞出十多根毒针。
他催发毒针手法精妙,劲力十足。毒针发出“嗤嗤嗤”破空之声。
何必这会反倒冷静下来,对面那小子诡计多端,手段巧妙,他还真不能大意了。
对方手上不断施展暗器,却并不影响他施展轻功。反而身法愈发轻灵飘逸。
这其中的法门颇为精妙。更精妙是这小子连续出手,不断打断他剑招。
如果不是碰巧的,这份临战的眼光意识,真是高明。
那个赤面虎王雄虽然神力惊人,武功厉害。可比起这小子,也差了几分机敏。
何必挥剑再次绞碎毒针,虽然提着的一口气没断,可再这么追下去却没有余力了。
人在空中,也难以借力。要是不小心被对面小子的射了一根毒针,那才成了笑话。
何必轻飘飘在地上一点,再次挥剑疾斩。
这一次他不再小瞧对方,远远就是一声厉喝。那声音之响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虽然的霹雳雷音针对是高玄,可这等音杀的功夫一定会辐射八方。
陶敏陶慧两人,直接被震的头晕目眩,踉跄后退。
其他人情况也差不多,一个个被震的脸色大变,脚底发虚。
在场中只有陶正仁和王雄稳稳站着,不受霹雳雷音的影响。
陶正仁心里感叹,霹雳雷音果然不愧是崆峒派绝学,威力强横。
少林的狮子吼,武当的天龙吟,崆峒派霹雳雷音,都是武林中第一流音杀之法。
絕品保鏢 酸菜胖頭魚
对付低等级的敌人,音杀之法往往有奇效。
陶正仁觉得高玄情况不妙,他已经握剑准备动手支援了。
可是,高玄人在半空虽然动作微微一滞,却迅速调整过来。他长袖在一颗柳树上搭了下,人一借力就上了树冠。
整个过程姿态潇洒飘逸,似乎真的背生双翼能御空飞行。
陶正仁大为意外,高玄功力浅薄,如何能挡住何必全力催发的霹雳雷音。
王雄等人也是愕然,他很清楚这个飞花门叛徒斤两。可几天没见,对方居然武功大进。
和七伤剑何必动手之际,举手投足间居然一派高手风范,并不落多少下风。
哪怕高玄手段上不得台面,却可见他的本事。
整个飞花门这样机敏绝伦的高手,也没有几个。
王雄暗叫可惜,这小子要不背叛门派,以后到是大有前途。
现在么,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等何必摸清他路子,他绝支撑不了几招。
何必连续失手,老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
到了他这个年纪,什么金银珠宝美女美酒,都已经的不重要了。他唯一在意就是名声。
周围一群人围观,他却奈何不了一个小崽子,别人肯定要怀疑他这个七伤剑名不符实。
何必可不想上树去追高玄,不说丢不丢身份,只是树枝上纵跃来去这等灵巧功夫他就不擅长。
他手中松纹古剑一转,冷冽剑光已经扫过那颗海碗粗细柳树。
柳树停了下无声断裂,上面树冠轰然跌落。
站在树冠上方高玄不紧不慢轻轻纵跃,人就落在另一颗柳树上。
何必冷笑,挥剑再斩,柳树再次轰然断裂。
高玄轻盈跃到另一颗柳树上,何必居然毫不迟疑挥剑再次斩树。
观战的人都有点懵了,双方这是干什么?
高玄一味避战,何必不上树却疯狂砍树……
这种战斗看起来有点蠢。不过,陶正仁却要承认这办法很稳健。
何必剑快力强,这一小片柳树林,他就是都斩断了也费不了多少力量。
高玄无处躲避,只要几招就会何必斩杀。
陶正仁想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这是机会。高玄至少还能拖住何必一会。
趁着这个时间,他如果能解决王雄,至少可以和高玄联手斗一斗何必。
陶正仁想到这里毫不迟疑拔剑就上,解决了王雄他们一家就有活路!
王雄冷笑一声提着长棍猛扫过去,他天生神力,又练是少林的韦陀降魔棍,最是刚猛。
一棍扫出,棍风呼啸如沉雷激荡。
陶正仁隔着还远,就感觉棍风扑面扫来,脸上就是一紧。
他心中惊讶,这家伙好霸道的力量。而且,这人不止是力量强,内力同样刚猛。
陶正仁剑法虽高,遇到如此刚猛棍法都难以近身,被扫的四处游走。
他心里暗暗叫苦,这下坏了,王雄不但力量强横,招数更是精奇。武功可不比他差。
两人放手一搏,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飞花门一个下五门的门派,居然有这等高手!
陶正仁有点绝望,什么上驷对下驷,这根本就是棋逢对手。
王雄镔铁长棍抡的呼呼挂风,他还有余力分心去看何必。
发现何必还在那和柳树较劲,王雄也有点不耐了。他吩咐一群手下人:“去帮老爷子一把。”
一群人轰然应诺,都向着何必跑过去。
陶正仁心里着急,却没什么好办法。陶莹和陶慧剑法不错,可也拦不住这么多人。
两个女孩一动手,没准被人擒下。那才更麻烦。
翻天小山神 騎龜散人
陶莹和陶慧都有点懵,等她们反应过来要帮忙的时候,一群人早就跑到何必身边了。
何必心里有些不喜,老脸上却不动声色。有人帮忙也好,上面那小子像个猴子,太厌恶了。
他吩咐道:“你们用暗器把他逼下来。”
一群人大都是飞花门弟子,别的不行,暗器都不错。就是其他两名崆峒弟子,也会扔一手暗器。
何必其实也会,只是他何等身份,身上怎么可能带着暗器。
一群人从四方飞跃到树上,想要逼迫高玄下来。
高玄居高临下,不断扔毒针飞刀,上去一群人,转眼就掉下来一大半。
虽然大家都会用暗器,可高玄扔出来的暗器他们就是接不住。至于他们扔的暗器,也碰不到高玄。
鬼為媒:出嫁從夫
转眼之间,地上已经死了四个。还用三个因为中了毒针,脸色发黑,情况大大不妙。
何必气坏了,一个只会用暗器的小辈,他却束手无策。
一群人去围攻,却被高玄杀伤大半。都是废物。
不过,一个人身上能带多少暗器。高玄扔了这么多,身上的暗器应该也没多少了。
何必心中发狠,拔剑直冲上柳树。
迎头就是数十个根毒针激射而至,何必手中松纹古剑一转,就把数十跟毒针尽数绞飞。
他剑法的确高明老辣,不留一点空隙。
何必直飞起三丈多高,催剑就斩。柳叶落尽的柳树在剑光下尽数断裂。
高玄藏身不住,只能挥袖向着另一颗树上飞去。何必跟在提剑跟在身后,这次他催发了七杀剑诀,内力汹涌如沸,老头脸上都透着一抹反常的红润。
七杀剑所以强大,就是因为能增幅内力。运转到极致,七杀剑诀能让何必内力翻倍。
只是这等霸道剑诀对身体伤害极大,何必也是被高玄气坏了,这才催发真正绝学。
内力只是提升了一层,何必的状态却完全不一样了。
高玄暗器干扰对再没作用,金雁功飞掠的速度更快。
至此,高玄再无法甩开何必。他只能仗着飞燕身法灵妙,在树冠上纵横变向飞掠。
何必变化稍显笨重,却速度更快。一条灰影跟着高玄身后,怎么都甩不脱。
柳树林不大,高玄飞掠来去很快就到了树林另一端。
这里是一片丘陵地,长满了灌木乱草。深秋时节,乱草枯黄,灌木丛只剩下丑陋枝条。
高玄轻飘飘站在一丛灌木上,身躯随着脚下枝条弯曲起伏,姿态飘逸如仙。
持剑追踪而至的何必猛然停下来,他有点惊异的问:“你怎么不跑了?”
何必说着目光梭巡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对高玄的行为就更有些不解。
高玄长袖一拂,藏龙剑明亮如镜剑刃自长袖中弹出来。
阳光照耀下,那剑刃明亮的刺眼。
何必微微眯起老眼,他有些好笑的说:“到是一柄好剑。可凭你想和我比剑?你配么!哈哈哈哈……”
“暗器掌法我是不太行。只能用剑了。只是用剑又太无趣。”高玄轻轻叹气。
“装神弄鬼!”
何必冷笑一声,老脸上满是不屑。
只是他心里多少有点不安,高玄一剑在手,就像变了一个人。
他眼神中透出强大无比自信,偏偏又深沉如渊,似乎是掌控一切的神祇,有着无可测度的威能。让人本能就想拜服在他脚下。
何必一生不知见过多少高手,哪怕天下公认的绝世无敌强者,也没有这般强大慑人的气度。
何必转又觉得自己可能是看错了,想多了。
区区一个飞花门的叛徒,不过是二流的内功修为,能有多厉害?
就算高玄在娘胎里开始练剑,又能有多高的剑法。
何必到底是修为精纯,他迅速按下心中杂念,催发七伤剑诀。
所谓七伤,就是指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对应五脏六腑,对应一路剑诀。
所谓喜伤肝,怒伤心,悲伤脾……
何必在七伤剑上造诣极深,他不讲情绪,只讲剑诀。如此逐一对应,以五脏六腑之力击发剑诀。一层层提升内力。
意识到高玄深沉难测,何必也把七伤剑尽数的施展出来。
虽然不知道高玄到底哪里不对,可搏兔亦用全力。既然不知道问题在哪,索性就全力以赴。
何必平日很吝啬力量,不想浪费剑诀透支身体。
关键时刻,何必却很有决断。
七伤剑诀刺激五脏六腑,何必的内力层层提高,脸上却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黑一阵,脸色变幻不定。
这等剑诀威力霸道,对身体损害直接就体现出来。
何必不敢迟疑,短暂调整了一下后挥剑之斩高玄。
这一式伤心斩,以心火为根基,爆发内力最强,声势最盛。
何必内力勃发,把灰色长袍都鼓荡起来。整个就像胖了三圈长高了三尺。内力激荡的须眉都飞扬而起。
如此威势,当真是霸道之极。
高玄虽然剑法无敌,可内功和这老头差的很多。这老头又是狂暴状态,更不是高玄可挡。
不过,再强悍剑招也要斩中人才行。
何必一身内力如烈焰般爆发,声势固然大盛。在高玄眼中看来,招式反而破绽更大。
高玄侧步横移,藏龙剑轻刺何必肋下。
他出剑角度速度都近乎完美,何必这一剑斩不到高玄,却必然会被藏龙剑所伤。
何必有些气闷,高玄这一剑不早不晚,正卡在他他内力爆发前的顶点。
不论早一步还是晚一步,他都能从容变招。这时候去却是他最难受的时候。
何必无奈只能转剑横扫,他内力胜过高玄数倍,双剑只要碰到就能震飞高玄剑器,甚至直接把高玄震死。
高玄收剑再刺,这一剑又是直指何必剑招破绽,由不得他不变。
何必就是棋差一招,束手束脚。他可以不跟高玄节奏走,可内力再强大也难以用身体硬抗藏龙剑锋锐剑刃。
无奈之下,何必剑化藏精式,以守为攻。
这一剑内敛不放,别人也猜不透他剑招变化。正是七伤剑中杀招。
可惜,何必不知道,高玄是绝代剑道大宗师转世而来。
虽然源力内力不同,剑招变化也不尽相同。可人体结构一样,肌肉筋骨发力变化一样。
纵然内力神奇,也不能违反身体结构强行发招。
高玄练了几天内力,就已经掌握了剑法变化的本质。
遇到何必这种剑客,一动手他就能看到对方满身破绽。
以他的速度和掌控力,藏龙剑的锋锐,一动手连攻何必剑招破绽,立即就把对方压制住。
何必虽然内力浑厚,却无处发力。不过两招,就把藏精式都施展出来。
如此收剑内敛成防御之式,以不变应万变,是第一等精妙剑法。
但在高玄眼中,何必所有招式变化都如白纸黑字般写在眼前,再清楚不过。
藏龙剑再刺,正是何必最难发力最难防守之处。
何必如果不管不顾运剑反击,也必然要先中高玄一剑。他虽然被高玄剑招压制,却还不至于和高玄拼命。
人海風聲 雨下十三天
他就不信高玄总能占据先机,绝不犯错。很快,何必就后悔了。
藏龙剑寒光闪耀连刺,每一剑都攻何必破绽所在。
嗤嗤嗤嗤嗤,剑锋破空之声连绵成片,藏龙剑也越来越快。
五大賊王
何必被逼的不断后退,额头上已经浮起一层虚汗。这样下去,他真要被高玄精妙绝伦剑法硬生生逼死。
子夜吳歌 墨竹
何必心中焦急,忍不住催发霹雳雷音。他内力才鼓荡着张嘴怒喝,高玄却抓住他急躁瞬间的空隙,一剑点在他臂弯的曲泽穴上。
这处穴道正是掌管整条手臂的心经上,七伤剑诀内力由此运转。
被高玄一剑刺中曲泽穴,何必手臂就是一麻,七杀剑诀运转都出现滞涩。
高玄藏龙剑趁虚而入,明亮如镜剑刃分化成七道剑光,瞬间连刺何必咽喉、心口、紫宫、中庭、神阙、气海,关元七处。
何必还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连中七剑。只是咽喉和心口的剑伤就足以致命。
其他五处大穴被刺破,更是破了他七伤剑诀,就算想临死拼命也无力可拼。
何必现在浑身一动都动不了,七处剑伤一起喷血,尤其是咽喉和心口的伤口,迅速抽干了他生命力。
内力再强,这时候也没用了。
綜漫攻略吧!少年! luomei
何必完全不明白,他怎么就走到这一步,怎么就被高玄所杀。
双方内力差距如此之大,对方怎么能赢!
何必死死的看着高玄,老眼中满是不甘和不解。
“我拔出剑来,你就输了。”
高玄屈指在藏龙剑脊上轻轻弹了下,藏龙剑微微震荡清鸣,剑锋上几滴血珠迸溅到空中。
他轻声低吟:“我是人间惆怅客,落魄江湖苦中乐。临风欲诗无奇句,血祭寒秋剑作歌……”
何必不解高玄的人,不解高玄的剑,也不太懂高玄的诗。只觉此人深沉诡秘,此剑神妙无双,此诗意趣高远……
也不等何必想太多,他眼中灵光迅速黯然下去。
名震西北大高手七伤剑何必,就此气绝身亡。
匆匆从柳林中赶过来的两名崆峒弟子,刚好看到何必仰天摔倒声息全无。两个崆峒弟子惊骇欲绝,一时间竟然吓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