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n0c精华玄幻小說 圍棋傳奇-第六六六章 先拿古大力祭刀閲讀-moldm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结束了“富士通杯”八强战之后,对于李襄屏来说,接下来的重要赛事就是“春兰杯”了。第二天是周日,李襄屏先去中戏进行完表演训练之后,他再次来到棋院,想确认一下“春兰杯”的具体开幕时间和地点。
刚到棋院门口,他就被张文东九段堵住:
“襄屏来了?来得正好,正好有事情找你。”
“张老师啥事?”
元秀公主
“地方上有个邀请赛,当地主办方指名要你参加,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
一听说是邀请赛,李襄屏当时就面露难色。要说在围棋界,除了像联赛头衔战这些正规比赛之外,还存在林林总总的邀请赛。
前者的胜负会记入等级分,因此被称为“等级分赛事”,邀请赛基本都不记录等级分,因此被称作“非等级分赛事”。
大明有警 醉深夢思
邀请赛的参赛规模通常都不大,四个人是标配,两个人也常见,能达到八个人的参赛规模,那都已经算是较为大型的邀请赛。
狂妃,吃完不許賴
可别看邀请赛的规模不大,奖金却基本都比较丰厚,因此被很多棋迷戏称为分钱大赛。
并且是只有顶尖棋手才有资格参加的分钱大赛。
说实话在最开始的时候,李襄屏是看不上这些比赛的,一如大多数普通棋迷,基本不会在意这一类比赛的胜负。
可后来随着年纪渐长,他的看法也慢慢有所改观。
毕竟无论怎么说,有人愿意出钱来办这类比赛,这对围棋这个项目来说总是好事,算是围棋赛事的一个有益补充——-
例如像李大土豪或者老蔡同志这样的,当他们的公司遇到大事想办个庆典活动,例如公司开张,例如某某重大项目启动,这时候的庆典活动该怎么搞?
有些人喜欢请领导讲话,有些人喜欢请明星站台,还有一部分棋迷企业家,他们可能就会搞一个小型围棋邀请赛。
江山為聘,二娶棄妃
尤其是一些实力还不算特别强的棋迷老板,让他们办一个传统赛事,他们可能还实力未逮,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办一个小型邀请赛,就成为他们的首选。
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起,国内出现林林总总的围棋邀请赛,基本都是因此而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李襄屏从不看重这类比赛,但也不会对这种比赛产生反感,他觉得棋迷的热情还是需要维护。
然而话要说回来,李襄屏理解是一回事,让他自己参加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在这节骨眼,这已经是六月了,学校那边马上面临期末考试,另外他还要拍戏,六月底就是“春兰杯”,七月第一个周末就是“富士通杯”半决赛……..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不差钱的李襄屏,他是真不想去参加什么邀请赛。
“张老师,您看我现在这情况,要不您把这个机会……”
“呵呵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
于是在接下来,张文东把这个邀请赛的具体情况娓娓道来。
“哦,您说这个比赛是在湘省,名字就叫“凤凰古城杯”?”
张九段点头笑道:“是的,他们举办这个比赛,主要目的其实是想宣传当地的旅游,比赛规模不大,只邀请两名棋手参加,并且还被他们冠名为巅峰对决,所以襄屏你想想,现如今要是没有你参加的比赛,怎么好意思称为巅峰对决,正是因为如此,主办方强烈表达想让你参加的意愿,只不过这个比赛的具体操办者也是个棋迷,他清楚你的具体情况,因此让提前询问一下你本人的意见。”
听说是这个比赛,李襄屏不吱声了,他到不是看重什么“巅峰对决”的名头,而是这个比赛他听说过,在真实历史中就办过很多届,从中国棋手常昊,罗曦河,古大力,孔二杰,唐玄宗,柯少侠,再到韩国棋手李沧浩,李世石,甚至崔毒,金太子,朴天子等都曾参加过这个奖金丰厚的分钱大赛。
这个比赛,其实就有点文旅项目的意思了,在国内林林总总的围棋邀请赛中,这算是办得较成功,影响也比较大的一个。
“那除了我之外,他们今年还准备邀请谁?”
张九段摇头道:“目前还没定,这不他们都知道难点在于你吗,只有你点了头,他们才好考虑你的对手,不过根据惯例,他们应该会邀请一位韩国棋手吧。”
李襄屏沉吟一会,然后抬头笑道:
“干嘛不再邀请一位中国棋手?像这样的分钱大赛,干嘛非要把钱送给韩国人呀,留给中国棋手不香?
张九段讶异道:“不香?不香是什么意思?”
李襄屏当时就愣住了,的确,在06年的时候,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九段这个问题。
好在张九段也没在这个枝节上纠缠,他继续说道:
“看得是考虑比赛的影响力吧,襄屏你也清楚,在围棋比赛当中,不同国家棋手之间的较量肯定更吸引眼球,即便是邀请赛也不会例外。”
对于这点李襄屏当然清楚,不过他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非要坚持和一位中国棋手比赛:
“呵呵不一定吧……对了张老师,这马上就进入七月,最新一期的世界等级分应该也快公布了吧,你觉得接下来谁是第二?”
张文东听了笑笑,在等级分这个问题上,今生和前世已经有所不同,在李襄屏强烈建议下,中国围棋协会现在也会公布世界职业棋手等级分,而不是像前世那样,只公布国内棋手等级分。
“正常应该是古大力吧,他最近半年有多猛你也知道,尤其是他昨天刚赢大李,这盘棋可能会是决定性的,两人分数这一升一降,大力超越大李应该是没有悬念。”
李襄屏继续笑道:“是的了,他们既然宣称巅峰对决,那当然是第一和第二比嘛,我看最好就是古哥,这样才名副其实,张老师您说是不是?”
张文东看了李襄屏一眼,他不明白一个邀请赛而已,李襄屏为什么非要坚持是中国棋手,并且指名是古大力,不过考虑到李襄屏去年被古大力零封一次,张九段又觉得自己有点理解了。
“呵呵,这个就不是我说了算的,我看这样襄屏,赛事组织者现在就在京城,我可以帮你联系,你有什么想法的话,自己和他说去。”
“好的好的,谢谢张老师。”
张文东没有拖延,他当着李襄屏的面就掏出手机,然后直接给那边拨过去。
几分钟之后,张九段放下电话笑道:“这个比赛的组织者姓叶,是一家文化旅游公司的老总,他听说你有想法非常高兴,也非常热情,说他现在就过来,要不在这等会。”
邪佛恐怖 猛虎道長
李襄屏看看手表:“这都到饭点了,要不我看这样,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就在吃饭的,地方等他。”
两人也没跑远,就跑到国家训练总局李襄屏熟悉的那家小餐厅,经过北大食堂的蹂躏,李襄屏现在无限怀念训练局的伙食。
大概半个小时多一点,那位叶姓组织者赶到,三人开始边吃边聊。
“什么!襄屏你是说增加比赛的对抗性?最好是办成升降赛的方式?如果愿意办升降赛,你甚至愿意一次性和大力下三局?”
李襄屏微笑看着面前的中年人:
“是的,叶总有什么意见吗?”
網遊之風流邪神 邪風之淚
“哈哈哈没有没有,怎么会?假如真增加比赛的对抗性,这对我们的宣传是大好事呀,只不过现在的问题,襄屏你同意大力他会同意吗?”
李襄屏和张文东九段相视一笑,张九段啥都不说,他再次拿起电话,直接给古大力拨过去。
等挂上电话之后,他才对叶总说道:
“呵呵,我已经通知大力,他马上就赶过来,愿不愿意的事让他当面说吧,只不过凭我的经验,大力不太可能会拒绝,和襄屏下三局呀,哪怕赛制再残酷,我想他都会很愿意。”
又过了大概一刻钟,古大力也来到训练总局食堂,不出张九段所料,听说是和李襄屏连下三局,古大力几乎想都没想当面答应。
于是就这样,新的“凤凰古城杯”巅峰对决赛,赛制就在饭桌上被四人敲定。
大伙初步商议:本次巅峰对决采用一局一升降的残酷比赛方式,第一局双方猜先,比赛执行黑贴六目半的规则。
等第一局结束之后,第二局就不猜先了,而是第一局的负者执黑,并且执黑只贴三目半。
换句话说,这就相当于一局降3目。
到了第三局,是否要猜先就要视第二局的情况决定。
假如双方1比1 打平,那么双方重新猜先,并重新执行黑贴六目半的规则。
重点是如果一方0比2的话,那对落后一方问题就严重了,第三局他将会被让先。
殊女伊北
“哈哈绝艺老大,你这是跟我有多大仇,还非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吗……”
古大力虽然口中是这样说,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不情愿,非常爽快的答应了这个比赛条件。
在商量完赛制之后,叶总又提到奖金分配,他说按往年的惯例,这个比赛的预算通常是80万,其中胜者60万败者20万,不过今年既然是下三盘,他说可以考虑适当增加奖金,总预算做到100分,至于具体的奖金分配方案以及具体的比赛时间,这个还要回去再考虑一下。
对于后面的这些东西,李襄屏其实已经不感兴趣了,他高兴的是终于有机会下升降棋。
和三人告辞后,李襄屏依然很高兴,他对自己外挂说道:
“呵呵定庵兄,咱们制定的高价训练计划总算有点眉目,现在好了,总算有机会和职业顶尖高手下升降。”
看得出老施同样很高兴:
“呵呵,若想挑战那机器,让人类两子是最基础条件,不过襄屏小友,你为了完成训练计划,首先就拿人家古大力祭刀,这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吧?”
李襄屏大笑:“哈哈合适,我却认为相当合适,毕竟在当今棋坛,我确实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对手。”
“那此次三番我们该怎么下,要不为了确保胜利,争取以后还有如此机会,咱们这次用上双剑合璧?”
李襄屏想了想道:“双剑合璧?我看还是不用了吧。”
“为何?”
李襄屏道:“定庵我看要不这样,本次升降赛,第一局我来,第二局你来,若是2比0,咱们再用一次双剑合璧,看看能否让得动先,毕竟我是这样想,若是我俩连分先都无法必胜,其实双剑合璧并无多大意义,这证明咱们根本无资格去挑战狗狗。”
“呵呵说的也是,好,一切都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