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z2i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起點-魔童哪吒2-第一百五十八章:困獸之鬥鑒賞-ium65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月合老人抬腿向前迈了一步,但也仅仅是迈了这一步,旋即便停了下来,望着门后的月下童子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得不说,你将这八个字体现的淋漓尽致,即便是以我对你的了解,也猜不出此时姻缘宫内究竟有没有什么陷阱。因而为了安全起见,姻缘宫我就不进了,反正我还有其他办法将你从姻缘宫内逼出来。”
“你想干甚么?”月下童子声音低沉地说道。
月合老人抬起手中权杖,对准了姻缘宫大门道:“给你十息的时间,马上给我滚出来,否则的话我就打破这姻缘宫大门,看看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畜生!”月下童子无比愤怒地跳脚道:“汝安敢如此,安敢如此!”
新宋 阿越
“十,九,八,七,六……”月合老人淡淡说道。
月下童子冷声道:“不用数了,有胆你就破门,毁坏姻缘宫产生的巨大业力,足以诞生出业火金莲,将你灰灰了去!”
月合老人对于他的威胁置若罔闻,神躯内仙气潮涌,疯了似的汇聚到权杖之中,一团璀璨而恐怖的赤色仙气自权杖顶端逐渐诞生,源源不断地向外释放着恐怖波动!
“嗖……噗!”当他的精气神全部都灌注在这一击上面,无论周身气势还是这一击中的仙气都达到修行以来的巅峰时,一抹淡红色残影突然自他背后的虚空内激射而出,刹那间刺穿了他后脑,从他的前脸眉心处露出了一抹带着血迹的刀锋。
大千獨遊 我看青山
一個女人的官場不歸路:絕色
一代家丁 當頭炮
“嘶……”陡然间被穿脑而过,月合老人根本没时间去想发生了什么,那种脑子被挖空的疼痛就令他瞬间失去了本我意志,双手抱着脑袋两侧,疼的不断在地上打滚。
这时,虚空骤然浮现出一抹雷光,一柄闪耀着深紫色雷霆光芒的魔剑凭空闪现,狠狠劈斩向月合老人的脖颈,剑气长虹!
“轰!”就在魔剑即将砍断他的脖颈时,月合老人的神躯骤然肿胀起来,紧跟着轰然自爆,碎尸与血雾齐飞,磅礴仙气以碾压的姿态横扫向四面八方,竟是直接磕飞化血神刀,击碎了姻缘宫大门。
“对别人狠不算什么,唯有对自己够狠才算得上是狠人。”苏瑾缓缓走出虚空,伸手一招,在不远处打转的天魔化血神刀顿时回到他身边,围绕着他微微抬起的右手不断旋转:“月老,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强一点,最起码还有一丝血性。”
话语间,血雾散尽,烟尘落地,此间却并无月老魂体。
“藏起来有什么用?你完好无损的时候都奈何不了我,如今先是被桃花劫反噬成重伤,又被我偷袭斩杀了神躯,仅凭一道亡魂,难道还能偷袭的了我?”苏瑾目光如电,环视向周围虚空:“另外你也别想着偷偷逃走,实话告诉你,我是布置下了一套杀阵,只不过这杀阵根本就不在姻缘宫内,而在姻缘宫外,以你现在的状态来说,试图逃跑只有死路一条!”
“砰!”话音刚落,十里外的虚空处突然响起一声惊雷,一道黑影被雷光照耀着短暂出现在半空,随后便瞬间消失在原处!
“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非要亲自尝一尝被天雷轰顶的滋味才肯相信我的好心提醒,月老,你很令我失望啊!”苏瑾摇了摇头,叹息说道。
穿越在1628年 爆炒綠豆
“申公豹,此间无外人,你假惺惺给谁看?”月老的声音猛地从四面八方传来:“你这虚伪而阴戾的畜生,有什么资格评论我如何?”
由于准备的时间太过仓促,苏瑾清楚若是月老拼命离开,自己布置下的天雷阵很难留下对方,故而只能一边以神念探查着周围虚空,一边主动拖延时间道:“你还有脸说?骂人之前你也不好好想想,在我们两个的斗争中,你什么时候真正占据过上风?若我是畜生的话,那么你呢,畜生不如?”
狩獵在地球末日 思夕
“申公豹,仅仅是坏了我一具身躯,就把你得意成这个样子了?”月老冷笑道:“小人得志,终难长久!况且,不要以为只有你早有准备,更不要觉得你比别人聪明,你看这是什么?!”
随着他愈发阴森冷酷的笑声,一枚枚符文陡然间自姻缘宫内飞出,汇聚在一起凝结成一个流光溢彩的透明大碗,轰的一声倒扣在姻缘宫上空,将整个宫殿都笼罩在内!
苏瑾皱了皱眉头:“这种级别的法阵……你什么时候布下的?”
“你以为我很蠢吗?在什么依仗都没有的情况下,就敢拖着受到重创的身躯过来查看情况?你以为我蠢到连你故意拖延时间都看不出来?”月老嗤笑道:“你个蠢货,实话告诉你,这套大阵足足花费了我三百年时间。
当初布置此阵的目的,只是想要在符元仙翁意外回归姻缘宫时,将他牢牢封印在这里,没想到居然因为你这蠢货曝光了。
等着罢,待我重新出关之时,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搅得你永世不得安生。”
“月合,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这时,姻缘宫内,之前随着宫门坍塌而消失不见的月下童子缓缓现身而出。
無敵黑拳
“你是想说我不该把你也困在姻缘宫内?”月老低声笑道:“就凭你这个废物,即便我现在一身实力仅剩不到三成,镇压你亦是绰绰有余!”
塵 魯班尺1
“如果再加上我呢?”从始至终都没有露面的洪锦突然从里屋走了出来,目光淡漠地说道。
月老脸色微微一变,沉声说道:“洪锦,你可知是我守护了你前半生?若非是有我在,你以为你能顺顺当当,无忧无虑的长大成人?我不求你感激我,但你再怎么说也不该与我为敌!”
“没骗得了别人,却骗过了自己,并且沉浸在这种虚假的自我奉献式的感动里,这是一种病啊!”阵法外,苏瑾目光怜悯地望着月老,叹息说道。
“你闭嘴!”月老慈眉善目的脸颊瞬间狰狞,向着他怒吼一声,转身望向洪锦道:“别逼我……否则,后悔的一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