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gjr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 血紅-第三百零四章 血木棉堡(2)-r8jay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一夜无话。
其实,有点事故发生。
血木棉堡的标准餐费,一天不过十个银芬尼。对普通人家来说,这足够五六口人大半个月的伙食费。可是血木棉堡中关押的,都是些什么人?
政界人生 司馬白衫
爵位最低的,都是伯爵!
这些人的餐食标准,可不是普通百姓人家能比的。
所以,十个银芬尼分配到一日三餐后,乔‘入住’血木棉堡后的第一顿晚餐,就显得颇为‘精致’——一条油封鸭腿,一块白面包,两根秘制口味的香肠,一小份蔬菜沙拉,一小碗河虾球浓汤,一大杯佐餐的美酒,就这么点了。
这点东西,就算是在平日里,也不够乔塞牙缝的。
何况是现在,乔心里有点怨气,有点愤怒,所以化悲愤为食欲,乔突然胃口大开。
他大声嚷嚷了两句,叫来了血木棉堡的总管海德,往他的手上拍了一张旅行支票。
然后,乔就给血木棉堡的护卫和仆役们表演了一场‘惊悚大戏’……今夜之后,未来数十年内,血木棉堡中,都流传着‘暴食魔王降临人间’的都市惊悚传说。
从晚上六点到半夜十二点……乔花费了整整六个小时胡吃海塞。
墨語談仙 文淬
他全力运转呼吸法,将自身机能推演到了极致。
他没有服用改良版的力量药剂——他被送到血木棉堡,也来不及随身携带药剂。
他倾尽全力的,歇斯底里的,放开肚量大吃了一顿。他所在的整个小楼,都回荡着肠胃蠕动发出的‘咕隆隆’巨响,一切美食美酒一进肚子,就立刻化为丝丝缕缕单薄的热力被身躯吸收。
九百四十万磅肉体力量!
乔才仅仅开辟了力量海、能量海和精神海,对于仅仅开辟了三海的修炼者而言,这种肉体力量是不合理的,不该存在的,是超乎常理的,属于变态魔王级别的概念。
单单开辟了三海,乔的身体所需,只能通过食物或者猩红煞气补充。血木棉堡很‘和平’,很‘安宁’,并无煞气滋生的条件……而单单以食物论,乔如今的身躯,他的食量堪比暴风洋中的巨鲸。
六个小时……乔将血木棉堡内,为诸位‘贵宾’准备的美食库存一扫而空,整整一周的食物储备,被乔吃得一颗面粉都没剩下。
血木棉堡厨房里的厨师,一个个累得手脚抽筋,甚至有十几个帮厨的工人,因为不间断的从库房里搬运食材送去厨房,直接累得昏厥倒地,送去了血木棉堡的医护所急救!
乔终于吃饱喝足,他也懒得打量四周的环境,直接在小楼的三楼卧房中倒头就睡。
血木棉堡正中的圆柱形高楼最高一层,海德站在自家办公室,隔着窗子俯瞰着乔所在的那栋小楼,手指轻弹乔预存的那张旅行支票,深有感触的叹了一口气。
“谁家要是这样的孩子多几个……怕是要被硬生生吃破产吧?”海德向身后的几个守卫头子说了一个冷笑话,然后挥了挥手:“将这里的事情,将所有细节一丝不许遗漏、不许有丝毫错误的传给梅林阁下……”
略微停顿了一下,海德又突然开口。
駐馬秦川
特種軍醫 特種軍醫
“贵宾仓库一周的食材被他一顿吃光……你们说,他的原始力量,得有多大?”
几个护卫头子没吭声。
血木棉堡内,贵宾们稀奇古怪的事迹很多……这些护卫头子,早就养成了谨小慎微的性格。不多说,不多问,不多看,不多知道……唯有这样,他们才能顺顺当当的,在这里活得长久、逍遥。
梅德兰荣耀历十一月一日,早六点。
血木棉堡的一座哨塔上,一名宫廷禁卫吹响了小号。清脆激昂的号角声被清晨的寒风裹挟着,穿过了光秃秃的木棉树林,越过了一座座围墙栅栏,钻进了一座座庄园、别墅。
血木棉丘就苏醒了过来。
多年以来,血木棉堡早上六点的号角声,已经成了血木棉丘内各处人家的起床号。一座座庄园、别墅内,仆役们打着呵欠走了出来,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整齐的脚步声中,血木棉堡的禁卫们开始换岗。
没有轮值的禁卫们,则是排着整齐的队伍,顺着内墙根开始早操跑步。他们穿着单薄的粗麻布作训服,背负着硕大的背包,步伐声整齐而沉重,显然背包中的负重物着实可观。
在小楼附近,被冰霜覆盖的草地上,三两成群的禁卫们舞刀弄剑,一道道骑士之力朝着天空不断激发,发出尖锐的破空声。
整个血木棉堡上空的空气在蠕动,上空灰蒙蒙的天光扭曲,好似化为一个巨大的漏斗悬浮在棱堡上空。
好些禁卫站在棱堡的城墙上,摆出了奇异的姿势一动不动。他们身边无形的风呼啸旋转,偶尔有奇异的流光在他们体表闪烁。
十几名披着短斗篷的男子拎着长长的钥匙串,慢吞吞的走到一栋一栋小楼门口,‘呛琅琅’的金属磕碰声中,他们打开了小楼的金属房门,推开厚重的房门后,朝着门内大声的嚷嚷几句。
小号声和禁卫们早操的声音传来,乔还在床榻上睡得舒服。
在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乔已经习惯了血斧战团的早操声。
重燃獅城1994 古城夜
但是一楼房门被打开,一名男子站在门口粗声粗气的嚷嚷了一嗓子,顿时让乔一个激灵,猛地一跃而起。
实在是,以前无论在哪里,从没有人会在乔熟睡的时候惊动他——唯一的例外是乔的妹妹薇玛,但是那小丫头最多跳起来,将自己整个的砸在乔的身上……
从没有一个陌生的男人,会在乔熟睡的时候,用这样粗鲁的方式,惊扰他的美梦。
乔惊醒,然后气急败坏的环顾左右。
装饰得颇为富丽堂皇,但是的确很陌生的卧房……乔终于想起了自己身处何方,他悻悻然的骂了一句,走到了卧室的小窗前,一把拉开了厚重的遮光窗帘,拉开了向内开启的窗子。
一阵大风卷着寒气涌了进来。
乔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鼻子里一阵酸刺难耐,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急忙狼狈的关上了窗子。海德拉堡的气候,对于从小生长在图伦港的乔来说,实在是有点难以忍受。
相隔不到二十尺,对面一栋小楼的窗子也打开了。
一名看上去能有四十多岁,瘦高个,长条脸,皮肤白皙,金发碧眼颇为英俊,神态极其沧桑、颓废的中年人光着上半身站在窗口,手里端着一个敞口杯,杯子里装满了碧绿色的酒液。
中年人向乔举起了酒杯,身体古怪的前后微微摇晃着,大声朝着乔嚷嚷:“哈,新人?欢迎加入血木棉堡……这是个退休养老的好地方。呃,亲爱的,慢一点,慢一点,啊……”
乔惊诧莫名的看着面皮突然泛红,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双眼开始翻白的中年人。
过了大概半分钟,中年人喘了一口气,左手杵在窗台上,举起酒杯,将满满一杯美酒一饮而尽。他目光迷离的看着乔,很认真的点着头:“学会享受生活……亲爱的邻居……在这里,一定要学会享受生活!”
男子的身前,一名身形窈窕的红发女郎冉冉站起身来,她回过头来,俏丽的面容上带着迷离的笑容,朝乔抛了个飞吻:“哦,可爱的小绅士……我是红发莉莉,如果有需要,只要您召唤一声,我会在一刻钟内赶到。”
红发女郎笑了一声,向乔挥了挥手:“我就住在血木棉堡西边不到一里的别墅里,我和我的姐妹们……非常乐意为您服务!”
乔瞪大眼,不知所措的看着对面的这一对男女。
拉普拉希尖尖细细的声音突然响起:“真有趣……不是么?”
乔干巴巴的笑着:“有趣?”
下九流道士 流雲
对面的中年人朝着乔笑了笑,大声嚷嚷道:“中午的时候,就在我‘家里’,我准备举办一次欢迎茶会……欢迎新邻居的到来,请你一定要出席!”
中年人向乔点了点头,然后猛地拉上了窗帘,乔的听力如今变得很是敏锐,他听到那中年人在窗子后面低声的自言自语:“真是美好的一天……呃,让我们做点更加美妙的事情吧……”
红发莉莉的声音也飘了过来:“到时间了……阁下……如果要我留下,得加钱!”
好萊塢暴君 鑌鐵
中年人大声的抱怨传来:“哦,莉莉……我本来以为,我们的感情……”
红发莉莉很是干脆的怼了一句:“感情?啊,那种玩意就算是喂狗,狗都会嫌弃吧?阁下,加钱……或者,我要回去睡觉了!”
越发古怪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
乔不知所措的呆了一阵,然后拉上了窗帘。
他绕着自己的卧室走了一圈,小楼的三楼,居然有三间卧室,而且都是套房式、自带盥洗室和更衣间的豪华卧房。
很显然,这些小楼在设计之初,就考虑了‘一家人共同居住’的问题。
而小楼的二楼,有一个图书室,一个休息室,甚至有桌球室、雪茄房和品酒房,休息室内还放了一架名牌的三角钢琴。这样的设施,非常的不错了。
至于小楼的一楼,一个供聚会的大厅,一个小餐厅,也就是昨天乔暴饮暴食六个小时的地方;在大厅的一侧,居然有一个小舞厅……从小舞厅的一个侧门开门进去,一楼还有几个小单间,分明是为了侍女和仆妇准备。
乔站在大厅里,双手叉腰,喃喃道:“条件不错……不过,我可不想在这里待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