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9n0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萬古神帝討論-第2932章 陰陽兩儀劍陣再現推薦-aq55m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
黑心魔主立即收敛心神,身上魔气涌出,目光向池瑶投望过去。
十一重天宇如真正的神圣宫阙,悬浮在池瑶头顶上方,似位于虚时空。大量规则神纹,在十一重天宇之间流动,与天地规则完全契合。
在天庭,倒是有传言池瑶吞噬了张若尘,修炼成《三十三重天》,可惜那时黑心魔主在商丘冲击太真境,根本不知晓。
当然,就算听到这则传言,黑心魔主也绝对不会信。
因为他比谁都深刻明白,相信传言,是多么的愚昧。
黑心魔主并未因为池瑶成为上位神,而有丝毫慌乱。
上位神初期罢了!
便是弥连山、海尚明宫那样的上位神大圆满,单独一人,都无法对他造成太大威胁。
黑心魔主笑了起来,道:“很好,你突破到了上位神,才是一株真正的大药。将你吞噬,足以奠定本座冲击神尊层次的根基。”
滔天魔气扑涌而出,瞬间充斥整个空间。
一块天魔石刻神碑,在魔气中,显化出天魔虚影,挥掌便是向池瑶拍击过去。
池瑶脚下的时空混沌莲变得直径十丈大小,撑起一座混沌空间,抵挡魔气侵袭。同时,她将文瓶取出,托在掌心。
“哗!”
密密麻麻的文字,从文瓶上飞出,与时空混沌莲结合在一起,挡住了天魔虚影的掌印。
时空混沌莲,是须弥圣僧的至宝。
文瓶,是第三儒祖铸炼。
或许池瑶的修为,与黑心魔主还相差巨大,可是,有两位昔日天级人物的力量相助,却能弥补部分差距。
“炼神火!”
池瑶将文瓶打了出去,瓶中飞出丝丝火焰,化为火雨冲向黑心魔主。
天魔虚影被火焰瞬间焚灭。
黑心魔主的魔气和规则神纹沾上炼神火,立即发出哧哧的声音,化为一缕缕青烟,完全无法抵挡。
時尚大佬 無雙之國士
“这是……这是火神的炼神火……”
黑心魔主勃然色变,立即避退。
做为曾经在昆仑界修炼过的修士,他可是深深知晓炼神火的厉害。昔日火神,就是被自己修炼出来的炼神火焚燃而死。
这是能够炼死大神的火焰!
当然,文瓶中的炼神火数量有限。
抓住这一机会,张若尘藏在袖中的金刚月轮飞了出去,急速旋转,爆发出耀眼的金光。
黑心魔主躲避炼神火的同时,挥出乌金战天柱,嘭的一声巨响,将金刚月轮击飞出去。但,那股强大的冲击力,依旧让他身形摇晃,五指生疼。
“你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武道修为?”黑心魔主双目怒瞪,比发现池瑶修炼成功了《三十三重天》还要震惊。
须知,废掉张若尘修为的,可是天南生死墟的擎天。
可是刚才张若尘明明是用神气,催动了金刚月轮,而且爆发出来的力量之强,已经不弱于一些上位神。
张若尘平静的道:“我的武道修为本就不弱,所谓修为被废,只是与擎天老前辈演的一场戏,骗骗你们天庭的神灵而已。剑来!”
池瑶取出《六祖释禅图》,手臂一挥,密密麻麻的剑光,从图卷上飞了出去。
其中包括四柄神剑,与七柄魄剑。
七柄魄剑飞入玄胎,进入太极圆圈。
“唰!唰!唰!”
四柄神剑悬浮在张若尘身周,在神气的催动下,急速飞行,剑气纵横。
四剑合一,以绝世无匹之势,斩向镇压在白卿儿头顶的天魔石刻神碑上,顿时,火光四射,神碑被劈得飞了出去。
“又来四柄神剑!”
黑心魔主看见这一幕,咬紧牙齿,近乎凌乱。
张若尘的目光,向池瑶盯去。
池瑶心领神会,手持神剑,踩出九种步法,爆发出玄妙绝伦的剑意波动。同时,张若尘亦是踩出九种步法,变化九种剑招。
一道阴阳两仪图印,在池瑶和张若尘的脚下和头顶显现出来,形成涡旋劲气。
黑心魔主道:“两仪宗的最强剑阵,阴阳两仪剑阵!”
活色生香
“算你有些眼力。”
张若尘站在剑阵中,双手举剑,引动天地神气和天地间的剑道规则,直劈了下去。
剑阵将他和池瑶的力量结合到了一起,爆发出远超他们自身修为的一剑。
阴阳两仪剑阵的确奥妙无比,暗合天地大道。但,当年张若尘和池瑶修炼的剑阵秘籍却并不算厉害,只能算是徒有其形。
只不过,以他们今时今日的修为,和对剑道的理解,可以发挥出阴阳两仪剑阵真正的威力。
黑心魔主不敢掉以轻心,立即唤回四块天魔石刻神碑,显化出四尊天魔虚影,与张若尘劈出的这一剑碰撞在一起。
“轰隆!”
黑心魔主向后连退三步,脖颈间的一缕发丝,被神剑的剑光斩断。
另一头,阴阳两仪图印碎裂,张若尘和池瑶倒滑出去,身体撞击在坚硬的石壁上,体内血气翻滚。
“看来想要对抗大神,还是差了一些。”张若尘暗道。
黑心魔主却是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张若尘和池瑶衍化出阴阳两仪剑阵后,在神器的加持下,爆发出来的战力,竟是已经不弱于海尚明宫那样的强者。
张若尘对池瑶和白卿儿说道:“走,不要与他硬拼。”
池瑶和白卿儿皆是果断至极,立即向灰色死亡雾气中冲去,进入一条狭窄的通道。
“哪里走!”
帶著淘寶穿異界 李少2312
黑心魔主身上魔纹密布,以四块天魔石刻神碑护体,挥出乌金战天柱,直向逃在最后方的张若尘劈了下去。
电光火石之间,乌金战天柱到达张若尘头顶。
张若尘豁然停步,转过身,嘴里爆喝一声:“爱剑!”
一柄魄剑,从玄胎中飞出,光芒璀璨到了极点。
爱剑,在七柄魄剑中,威力排名第二。
张若尘之所以选择使用它,乃是因为,刚刚与池瑶衍化了阴阳两仪剑阵。阴阳两仪剑阵与使用魄剑有些相似,想要将剑阵的威力完全爆发出来,持剑的二人,必须情意浓厚。
先前衍化剑阵酝酿出来情意,在这一瞬间,由爱剑完全爆发出来。
“噗嗤!”
爱剑不可挡,一剑击穿黑心魔主的所有防御,从四块天魔石刻神碑的缝隙中飞了过去,击在他的胸口。
黑心魔主的神躯被击穿,倒飞了出去,鲜血洒落满地。
当然,最大的创伤,不在肉身,而在魂魄。
黑心魔主落地后,跌跌撞撞向后倒退,神情萎靡,以乌金战天柱和六面战锤撑住身体才没有倒下。
施展出这一剑后,张若尘也像是耗尽了所有精神,比黑心魔主还要萎靡。幸好池瑶赶了回来,抓住他的手臂,以神气包裹,这才将他带走。
黑心魔主顷刻间便是恢复过来,嘴里大口喘息,探手摸了摸胸口的神血,自语道:“这是什么剑?噗!”
回到古代做皇帝
一口鲜血吐出!
黑心魔主连忙盘膝坐下,炼化侵入身体的魄剑残力。
……
张若尘、白卿儿、池瑶一路逃遁,三人皆受了不轻的伤势,但,不敢停下。
这里充斥死亡之气,且岔道极多。
也不知逃了多久,没有感应到黑心魔主追上来的气息,他们这才停了下来,疲惫的倒在地上,动都不想动一下。
与黑心魔主交锋,他们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紧绷到极致,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手段。耗尽了神气,也耗尽的精神。
可惜,依旧难敌。
补天境和太真境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张若尘不敢这么疲惫下去,缓缓的,支撑起身体,站了起来。
他颇为遗憾的道:“可惜男女之爱,只是小爱,无法将爱剑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否则,刚才那一剑,绝不只是创伤黑心魔主那么简单。”
池瑶和白卿儿都是非凡之辈,站了起来,暗暗运转体内微弱的神气,疗养伤势。
操控神器,对神气的消耗非常巨大。
“你的那具神尸傀儡呢?”池瑶问道。
张若尘眉头紧皱,轻轻摇头。
玉龙仙的失踪,让张若尘生出强烈的不祥预感。按理说,她只是一具神尸,完全受张若尘的操控,怎么可能被黑心魔主打飞出去,就消失不见了?
总不可能,是她自己离开的吧?
又或者说,此处还有别的修士?
张若尘抬起手掌,感受空气中灰色死亡之气的侵蚀,目光向白卿儿盯去,道:“此处,你有没有熟悉感?”
白卿儿知晓张若尘所指,点了点头。
“这里不是星天崖?”池瑶道。
张若尘神情已是凝重到极点,道:“不仅不是星天崖,而且很有可能,是一处极其危险的地方。”
这里的死亡之气,与雨辰神庙的地底,实在太像。
张若尘宁愿现在回去,与黑心魔主战个你死我活,也不愿意相信他们现在就在雨辰神庙的地底。前些日,他和白卿儿差一点被老尸鬼拖入进地底,当时的惊心动魄,依旧记忆犹新。
张若尘的手掌,按到旁边的石壁上,一掌轻轻拍出。
告訴你,我有所謂 自帶棕色眼影
“嘭!”
石壁只微微凹陷了一点,出现一个掌印纹路。
张若尘道:“这里的岩石中,蕴含大量神尊物质。有神尊级别的强者,曾在这里修炼,而且修炼的时间还很长。”
精炼后的神尊物质,乃是宇宙中十种极致物质之一。
池瑶和白卿儿的心,皆是沉入谷底,浑身冰寒,意识到他们将要面对的最大危险,很有可能,根本不是黑心魔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