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sw6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狼與兄弟》-第五千三百零九章 海盜鑒賞-m05m4

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这更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马来国的两架米格二十九,再对方四架F-16的威慑下,根本没有任何动手的机会。
【禍盡天下:祭紅顏】
无奈之下,马来国只能强烈抗议,要求坡国战机撤出马来国领空,但是坡国战机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再为伊纳沙保驾护航。
隆城到坡城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双方再空中一顿简单的纠缠对峙,互相警告的功夫,伊纳沙所乘坐的那家喷气式飞机,就已经进入了坡国领空。
两架米格二十九跟着进入的一瞬间,就被坡国先进的防空雷达锁定,同时F-16也对于米格二十九做出来了最后的警告。
迫于无奈,米格二十九只能撤出坡国领空返回空军基地。
隆城城郊,站在高尔夫球场内部的端古赛,再得到了这样的消息之后,愤怒至极,他连续几声叫吼发泄之后,就把电话打给了刘东龙。
風之天驕 聾瞎將軍
“刘东龙,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竟然敢私自越境,侵犯我国领空?公然救走犯人伊纳沙!你到底是何居心!”
“不好意思,端古赛阁下,我国只是接到了马来国君主的政治庇护请求,依照国际惯例对伊纳沙进行政治庇护。没有任何居心。至于擅自越境,侵犯领空一说,更不存在,我们得到了伊纳沙阁下的全权允许才进入的贵国领空!”
刘东龙一套官话,简单明了。
“倒是端古赛阁下,您擅自撕毁协议,纵容王赢,转让港口经营权,是何居心?”
“刘东龙!”
端古赛再次叫喊了一声,但是话到嘴边,就停了下来。因为他心里面清楚,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说别的也没有用了。
他开始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电话那边的刘东龙这会儿也挺客气。
“端古赛阁下,我们一直希望能坐下来,与您和平的解决争议问题,但是奈何您受蛊惑太深,固执己见!所以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都是您一手造成的。但是,哪怕事情发展到了现如今这个阶段,我们依旧还愿意坐下来与您谈,如果您可以遵守协议约定,我们亦可以放弃对伊纳沙的政治庇护。”
“但是,如果您依旧顽固不化的话,那我们定然也不会后退一步,会给伊纳沙更多的支持!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所产生的一切后果,您自己承担!希望端古赛阁下可以慎重考虑…”
清晨十分,兰京港,一架私人直升机缓缓的降落。王赢,张帆,子画,三个人下了直升机。兰京港的相关负责人已经过来接待了。
他带着王赢再港内简单的转了一圈儿,手上整理出来了一份文件。
“这是整个港口的损失清单,保守估计,大概五十亿左右,之前这么长时间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而且若是需要重新修建的话,难度系数更大,费用更高,毕竟现在还涉及到了清理建筑垃圾的相关事项,王总,我建议兰京港的事情,就算了吧,我们接下来能把赤京港建设完毕,就不错了。”
王赢拿过手上的文件资料,仔细的看了一番之后,并未发表意见,只是顺手拿起来打火机,就把这份文件点着了,他转身环视周边的一片狼藉。
在不远处的区域,看见了夏宛山,他坐在那里,灰头土脸的,情绪不高。
租個陰妻回家見父母
关于之前发生的事情,再半路上,王赢就已经知晓了,他知道,整个兰京港么有被彻底的毁掉,最后还是靠着夏宛山的丰富经验,以及强悍的战斗力。
他和夏宛山这个人之间并无任何交情。
但是说实话,他挺欣赏夏宛山的。
思索了片刻,王赢走到了夏宛山身边,他往地上一坐,没有丝毫的架子。掏出来一支烟递给夏宛山,顺势点着。
夏宛山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也并未客气,吞云吐雾之中,王赢拍了拍夏宛山的肩膀。
“辛苦了,多亏有你啊。否则的话,整个兰京港,可就彻底完蛋了。”
“你这是夸奖我呢,还是埋汰我呢?”
夏宛山看着周边的一片废墟。
“好好的一个港口都变成这个鸟样了。难道还不算完蛋吗?”
夏宛山这一说,王赢笑了起来,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他。
“听说你们再围剿李远航的过程中,有一群兄弟遭遇了他们的埋伏,车辆压到地雷上了。老规矩,死一个五百万,伤一个两百万,照顾一下兄弟们。”
一瞬间,夏宛山就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般,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王赢。愣是没有接王赢递过来的银行卡,再王赢又一次开口之后,他这才将信将疑的接过卡。
周边突然之间有些安静,许久之后,夏宛山缓缓的开口。
“你到底有多少钱,还敢这么给体恤金?我刚刚听你们的负责人说,你们的资金链都快断裂了!这事情不假吧?”
“我这么帅的人怎么可能断裂资金链?”
王赢故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随即玩笑一样的看了眼边上的负责人。
“继续开工重建兰京港,还按照之前的施工图纸干,日夜赶工!”
王赢这一说,周边哗然一片,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王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对啊,如果再按照之前的图纸修建,里里外外大几十亿啊,我们现在可没有那么多钱了!”
“而且会拖得我们连赤京港的项目都完成不了了!”
重生豪門:最強校園女王
誤惹撒旦冷殿下 袁氏笨笨
“王总,兰京港就算了吧,不要再投资了!”
“对啊,真的没有钱了!皇京港每天也都在亏损当中啊!王总!这里面涉及的事情太多了!相信龙银商会的诸位老板也不会在追加任何投资的,王总!”
“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抗力,我们已经和诸位老板没法交代了。您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
“这里到底是你们说的算,还是我说的算?”
王赢面露不悦。
“一切都按照我说的来。找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就是了。你们做好你们该做的!不要被面前的困难所吓倒!”
王赢这句话说完,边上的人都不吭声了,几个负责人面面相觑,片刻之后,所有人统一的离开了。
夏宛山有些出人意料的把手上的银行卡又递到了王赢的面前。
“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我兄弟们的体恤金,以后再说吧,毕竟这也不是一笔小钱!”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该给的还是要给的。相比于整个兰京港的投资,你的这批钱又算得了什么。多你不多,少你不少。我先走了,帮我给兄弟们带好!”
王赢言语之中,透漏着太多太多的无奈。
都市至尊神眼
夏宛山盯着王赢的背影,整个人也陷入了沉思。
“是不是挺有人格魅力的。说话让人舒服,办事让人放心。”
子画微微一笑。
寂靜地路過誰的青春 裝滿心情的小號
“最主要的,还是收买人心有一套。情商极高,格局够大。这种时候了,最先考虑的不是兰京港的损失,反而是为了守护兰京港牺牲掉性命兄弟们的体恤金。现在你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给他卖命了吧?”
子画说到这,话锋一转。
“但是换句话说,这一次对于他的打击,可是真够致命的。整个兰京港推翻重建,这得多少钱啊,而且现在整体的局势对于我们来说越来越糟糕了,外面还一直再有人散发王赢资金链要断裂的消息……”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难得的好天气。
再马六甲海峡区域,一艘万吨货轮,正在缓缓前行。
几个船员躺在甲板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玩着扑克。
周边摆放着不少现金,全部都是赌资。
米高也是其中的一员,看得出来,他今天的手气不太好,一直再输。
“这他娘的,今天的运气真是绝了,来大牌被大杀,来小牌被小杀,怎么就一直输呢!”
说着说着,他把手上的牌扔到了边上。
玄魔至尊 墨雨
“不玩了,不玩了!他妈的,上一次从皇京港赢的钱,全都让你们赢走了,我要留些钱,到了皇京港再去翻本儿!”
他们这艘船,本来也是要从皇京港停靠的。
说完之后,他起身,哼唧着小曲儿,就走到了甲板边上,沐浴阳光,感觉颇为舒适,他们这里,距离皇京港已经不远了,最多再有半天的航程,也就差不多了。
“可千万不要排队进港啊。”
他还在暗自祈祷。
狂妃逆襲:撲倒腹黑王爺 言小煙
就在这会儿,正前方的区域,出现了三艘多桅纵帆船,从三个方向,速度极快的就奔着就他们这边的货轮过来了。
米高眉头一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顺手从兜里面拿出望远镜,看向了远方,这一看不要紧儿,对面的三艘船上到处都是武装人员。
他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
“不好了,海盗!”
他从边上大声的叫吼了起来。
“快点发求救信号!快点!”
米高这一叫喊,甲板上面剩余的所有人全部起身,皆往驾驶室内奔跑。
驾驶室内的人也在第一时间发出了求救信号。
嫡女輕狂:纏上妖孽九千歲
但是已经完全来不及了,这三艘船第一时间行驶到了货轮的侧面,专业的钩枪钩住了货轮边缘,大批海盗第一时间从四面八方爬了上来。
带头的是一个光头大汉,左右两只眼睛上下皆有一道贯穿刀疤,满脸横肉,坑坑洼洼,八字眉。左臂青龙,右臂白虎,一米八的身高,两百多斤的体重。
浑身上下散发着暴戾气息。
手上拎着一把冲锋枪。
站在甲板上之后,猛的跺地三脚,手持冲锋枪对准了自己的头顶,扣死扳机,一瞬间,就听见了“嘣,嘣,嘣!”的持续不断的枪响声音,以及男子充满怒气的叫骂声。
“想活命的,都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