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h05超棒的都市言情 漢冠-第一百七十二章 蟄伏佈局算天下(六)熱推-zsu4i

漢冠
小說推薦漢冠
洛阳。
鬼吹燭:摸金倒鬥去盜墓 鬼三刀
皇宫。
显阳殿。
此时有两个美人矗立其中。
为首的美人,弯身在铜镜之前。
只见她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间滑动,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珊瑚链与红玉镯在腕间比划着,最后绯红的珠链戴上皓腕,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慑人目的鲜艳,绛红的罗裙着身,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袅娜的身段,镜前徘徊,万种风情尽生。
不是皇后王惠风,又是何人?
在皇后身后,幽兰宫女虽然是一马平川,但清秀气质倒是别有另外一番风情。
“广元侯又称病?”
王惠风对着铜镜,毫无波澜的问了一句。
“是。”
“一连几次召见,都称病…”
王惠风脸上露出不悦之色。
巫道殺神
“他得的是什么病?”
幽兰宫女轻轻说道:“说是感了风寒,浑身乏力。”
“他只是不想来见本宫罢了。”
王惠风最后看了一眼铜镜中的自己,直起身来说道:“感染风寒,能感染六七日?况且…像广元侯这般男子,即便是感了风寒又会如何?他分明是不想见宫而已。”
说这话的时候,王惠风都没有发现自己话语中是带了一些幽怨的。
“莫非是…广元侯知晓殿下的想法了。”
王惠风脸上没有多少波澜。
“若这点小心思他都不知道,他也就不是广元侯了。”
“那…”幽兰宫女斟酌片刻,再说道:“那殿下现在想要见广元侯,恐怕就是见不到的了。”
富貴春深 梨花瘦
“那倒也未必。”
王惠风笑了笑,刹那间如春风拂面。
便是幽兰宫女,都是低下头去,脸红着不敢与王惠风对视。
皇后殿下…真是太好看了。
幽兰宫女心想。
“广元侯不是病了吗?我去向陛下说一声,去广元侯府探望功臣,总是可以的。”
驾临广元侯府?
幽兰宫女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出来。
“只是…殿下,你明知广元侯是装病的,现在过去…”
广元侯说白了,就是不想见嘛!
不然他装病干什么。
“本宫要见他,可由不得他不来见。”
想要和我撇清关系?
这可没那么容易…
广元侯的权势,现在是一日比一日更甚。
原来的时候,家中王敦王导兄弟的权势还能够跟他媲美一二。
现在的王敦,虽然也处在高位上,但早已经不是广元侯王生的对手了。
皇帝一直在提拔广元侯,一直在给他权力。
以至于到现在,广元侯甚至有和她父亲王衍匹敌的权力了。
再这般下去,琅琊王氏,与广元侯的矛盾就是不可调和的了。
要么…
将广元侯扼杀在摇篮之中,要么,便让他加入琅琊王氏,或者说…与我琅琊王氏联手。
帶著西弗嫁給v大 銀鞍
不然的话…
琅琊王氏不会再坐视不管了。
她给王生的选择,只有这两个。
“这其中的事情,你去吩咐罢。”
“诺。”
幽兰宫女款款离去。
劍星斬
王惠风看着幽兰宫女的背影,眼睛朝着太极殿高高的墙楼上望了一眼,马上将视线收回来了。
广元侯…
莫非…真当本宫是弱女子?
……….
而在离皇宫不远的地方。
广元侯府。
只是隔了不到两个时辰,王生眼前便已经有显阳殿那边的消息了。
“果然…”
“果然什么?”
在王生身前,潘岳正襟危坐。
“果然皇后是要对付我的。”
“哦?”
潘岳愣了一下,倒也不敢继续问下去了。
寶寶翻墻:殿下太腹黑 赤冷軒
他之前谋划了齐王的事情,现在得到了皇帝的原谅。
当然…
琅琊王氏的人不会收他,那他便只能在王生手底下办事了。
“看来琅琊王氏终于还是坐不住了。”
这对王生来说,当然是一个挑战。
但绝对不能说是一件坏事。
原本的琅琊王氏,高高在上。
根本就是不将他王生放在眼里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他现在已经是成长到了琅琊王氏不可忽略的程度了。
潘岳没有说话,只是沉默。
“先前让你去并州,一路上看到的景象,如何了?”
听到王生的这个问题,潘岳脸上有着严肃之色。
“刘渊在匈奴五部纠集人手,已经是成了并州的祸患了。便是并州刺史刘琨,对刘渊也无可奈何了。”
汉人之间争斗,自然是会让匈奴人得利的。
这就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汉人在百余年以来奴役匈奴鲜卑人,现在要是控制不住,就会被反噬。
这也是后来五胡乱华来势汹汹的原因。
“你去了上党郡,我听说你找到了石勒?可是?”
潘岳不知道王生为什么专注于这个石勒,但也是重重点头。
“匈奴人部族小首领乞翼加的儿子,匐勒。确实是一个人高马大的胡人汉子,但…我曾考校过他,他根本不识几个字,论起力气的话,虽然有一些,但并不如那些大力士。”
言外之意,是想要问一下这个石勒有什么可取之处。
居然让王生特意嘱咐他寻找。
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 燕草
“之前做梦梦到一个道士,他与我说这石勒有些本事的,所以才叫你寻来。”
在后世是遇事不决量子力学的。
但是在现在,遇事不决,自然就是把锅甩给梦里面的人了。
恰恰这个时代还特别信这一套。
“原是如此。”
潘岳果然是被说服了。
“那胡人现在就在城外庄园中,他一身粗烂打扮,我也不好直接带到府上来。”
石勒…
大赵天王。
加上在北海郡的王弥。
说起来…
王生手底下的战将也不少了。
王弥,张弘,张光,现在加上石勒。
都是有统领一方的才能。
现在最关键是的,是有御下的能力。
“你明日将那个石勒带过来罢,他虽然是胡人,但也要尽可能礼遇。”
胡人一般都是作为奴隶,或者说是佃户的。
地位实在低下。
其实与畜牲没有什么分别,唯一的分别,可能是这个畜牲会说话。
但他既然要用石勒,自然是要先收他的心了。
如果这个石勒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的话。
王生不介意让这个大赵天王早点去见泰山府君。
“诺。”
潘岳起身,对着王生行礼一礼,便缓缓后退出去了。
石勒的事情,现在倒是没有那么紧要。
毕竟他要用到石勒,还得过些时日。
但是皇后的事情…
可就在眼前。
最強修真紈絝 熊貓不會唱歌
当真是想要逼迫我表态?
王生看着面前的丝帛信件,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
王惠风…
琅琊王氏…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