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yv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愛下-901、未來的修仙界之主-44uq3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归玄性格沉稳,做事同样沉稳。
其一旦决定做某些事,便会不会轻易动摇。
因为这件事是经过他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
“无面小友既然选择如此与我相对,我便成全无面小友。”
归玄说着,当即催动某种大神通。
嗡!
某种力量以归玄为中心,横扫整个石鼎空间。
“不好!”
郑拓暗道一声遭了。
归玄想来已决定出手与自己生死搏杀,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
果然如他所想。
归玄发现了他的准确位置。
“在这里!”
归玄张口便是喷出魔气。
魔气化为魔刀,魔刀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杀向郑拓。
郑拓没有托大,鲲鹏翼施展,瞬间消失在原地。
魔刀落空,并未溃散,而是一个急转弯,拖着黑色的尾巴,继续冲向郑拓。
“有话好商量,这样直接动手也太不讲江湖道义了!”
郑拓口中喊叫着于石鼎空间内逃窜。
“此地空间有限,你是逃不掉的。”
归玄显然已经发现石鼎空间的特别之处。
其张口,继续喷出魔气,以魔气化魔刀,追杀郑拓。
虽说这样会消耗他力量,但也比干0等着对方将自己耗死来的更强。
归玄出手,魔刀狂舞,追杀郑拓。
郑拓催动鲲鹏翼,于石鼎这狭小空间内闪躲。
同时。
如今归玄对自己的杀意已如此明显,那他也便不在藏着掖着。
当即催动天道印记,加入七彩长矛大河之中,对归玄进行攻杀。
嗖嗖嗖……
携带有天道印记的七彩长矛,杀伤力恐怖无匹。
他们穿过归玄的龟甲防御,狠狠戳在归玄龟壳之上。
轰……
轰……
轰……
数声巨响出现,归玄当即遭受到了前所有人的冲击。
“该死!”
归玄万万没想到,自己时刻小心谨慎,不敢大意之下,竟然还是出现如此危险。
那原本仅仅只有一丝的特殊力量,没想到突然成为主要攻击手段。
原本只有一的力量,突然变成九。
其中差距,让他猝不及防。
轉生成蜘蛛在異世界努力活下去 還是鵝
他原本坚硬无比的龟壳防御,在那七彩长矛面前,竟有被戳破的风险。
“不可能!”
归玄说出来所有反派的经典台词。
他也露出了所有反派应该有的经典表情。
“你这是什么力量?为何能够将我龟壳戳破,怎么可能?”
归玄难以相信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一切。
自己可是堂堂王级强者,拥有独立道纹的存在。
此刻。
他的道纹,竟然被一个出窍期的小家伙压制,甚至有碾碎的风险。
“你无需知道太多。”
郑拓闪躲魔刀冲杀同时,继续催动天道印记,对归玄进行格杀。
反观归玄不信邪,其口中不断喷出魔气。
以魔气化各种兵刃,魔刀,魔剑,魔锁链……
各种魔兵出现,试图将郑拓斩杀。
奈何郑拓拥有鲲鹏翼这种身法类先天灵宝。
拥有鲲鹏翼的郑拓,就算在这狭小的石鼎空间内,也不是谁说能抓到,就能抓到的。
双方战斗显得格外不同。
互相攻击。
归玄选择防守,郑拓选择以身法闪躲。
二者谁能奈何谁,最终看的还是谁先妥协。
相对于妥协,郑拓肯定不会妥协。
这里是他的地盘,石鼎中神魂液为他所用,他的力量源源不绝,绝非归玄能够匹敌。
而归玄显然知道这一点。
所以。
其主动爆发,以强横无匹的力量,将七彩长矛大河震断。
而后他化为人形,瞬间冲向郑拓。
本体太过庞大,行动并不方便。
所以。
古典音樂之王重生 莫晨歡
他化为人形,让自己变得灵活。
以他王级强者的身法,郑拓想攻击到他,也是颇为困难的一件事。
归玄的战斗经验当真丰富。
其化为人形后,灵活度大大增加。
就算拥有天道印记的手段能够对其构成威胁,甚至将其斩杀。
但速度上,根本无法与归玄媲美。
归玄虽是龟族,但其并非传统龟族,而是魔龟,经受过魔族洗礼的龟族。
归玄周身魔气涌动,转眼间,竟化为真魔形态。
头生双脚,背有双翼,一条尾巴宛若鞭子般舞动。
以真魔形态出现,叫郑拓大为诧异!
好家伙!
归玄不应该是龟族血统,龟族血统怎么能够使用出真魔形态?
他对魔族颇有了解。
甚至学习过许多魔族法门。
真魔形态。
只有拥有魔族血统之人才能使用。
且是魔族之中的魔皇血统才能使用的手段。
这一点,他曾向魔小七亲自询问,得到的答案非常肯定。
为何。
此刻归玄能够使用出真魔形态。
话说。
“归玄,你别告诉我,你是魔族与龟族的混血儿!”
郑拓催动鲲鹏翼闪躲魔刀同时,忍不住询问出声。
归玄没有言语,但是明显能够看到,归玄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无比暴虐。
似乎。
郑拓说的没有错,且归玄并不想被人提起这件事。
“你不需要知道太多。”
归玄化为真魔形态后,整个人简直就是一尊魔王。
若非知道归玄是龟族,恐怕郑拓会以为这家伙是个魔族。
“杀!”
归玄厉喝,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转身就跑。
王级强者他都打不过,何况王级真魔,跑,跑,跑……
鲲鹏翼被他催动。
乌光弥漫的鲲鹏翼不愧是先天灵宝,被催动之下,竟然能够让他这个出窍期强者与王级真魔形态的归玄比拼速度。
石鼎空间之中,二者速度皆快到不可思议。
两道黑影,互相追逐,谁也不敢放松一刻。
郑拓是若自己放松,分分钟被干掉。
归玄则是若放松,神魂体力量消耗巨大,会被活活耗死。
二者互相追逐,一时间呈现僵持之势。
“归玄,你究竟是魔族还是龟族,能使用真魔形态,你在魔族中地位恐怕不低啊!”
郑拓有心询问。
若这归玄在魔族之中的地位颇高,恐怕自己还要考虑要不要干掉这家伙。
魔族那群家伙着实不好招惹,特别是魔小七。
魔小七知道自己的真实分身,回头被其知道,自己曾干掉他们魔族重要人物还不跟自己拼命。
他的询问本事有意。
但归玄对于此事显然并不想回答。
且在郑拓询问后,明显感觉到归玄的速度在度增加。
其似乎对这件事非常介意。
对此,郑拓只能猜测。
难道是因为自己身居魔族与龟族混血所以自卑。
或者因为混血,曾被龟族或魔族之人瞧不起。
甚至如黑煞那货一样被同族欺凌。
毕竟。
小说中都是这么写的。
郑拓猜测之余,不敢在询问此事。
因为他每一次询问此事,归玄都会因为怒火而变得更加强大。
人家自己的事,咱还是不要询问的好。
万一问着问着,便叫归玄打通了任督二脉怎么办。
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
催动鲲鹏翼闪躲归玄追杀。
而归玄在化为真魔形态后,实力明显比刚刚强横数倍。
不仅仅是攻击力,身法也比刚刚更加强横。
单见其背后真魔羽翼闪烁,速度上,竟被他要快上一分。
好家伙,血一混,实力这么强横的!
郑拓傻眼。
自己为止依仗的鲲鹏翼似乎在此刻失去优势。
“盾来!”
郑拓大喝,催动防御属性。
瞬间!
无数面盾牌出现在归玄前行路径之上。
“破!”
归玄大喝一声,挥出杀拳。
嘭!
郑拓强硬的盾牌根本无法阻拦归玄分毫。
其攻击力与速度快到难以理解,几个呼吸间,便已追上郑拓。
面对整体,归玄抬手便是一拳轰杀而来。
拳风猎猎,带有无尽魔气。
就算是神魂体,攻击力也无可匹敌。
如此万分时刻,震天所在嘭的一声,爆发出无尽魔气。
没有错。
郑拓所在,同样爆发出一阵魔气。
魔气涌动,品级上丝毫不弱归玄所拥有的魔气层次。
归玄明显一愣!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郑拓身上竟然也拥有魔气。
暂且没有攻击,望着那散发出滚滚魔气的中心所在。
他的表情看上去并不稳重,甚至有一丝丝惊讶与担忧。
因为他从那滚滚魔气之中,感受到了非常熟悉的气息。
没有错。
待得魔气散去,在度看向魔气之中。
郑拓此刻模样大变。
他头生双角,背有四翼,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宛若游蛇般晃动。
没有错。
他也化为了真魔形态。
而他的真魔形态显然与归玄的真魔形态大有不同。
他的真魔形态源自魔皇,是经过特殊改造,能够被他所使用的力量。
当初他对这种打不过就变身的手段非常喜欢。
所以。
在与魔皇交易时,他便提出索要真魔形态这种事。
魔皇很大方,并未为难自己,甚至帮助自己改造了真魔形态,以给自己使用。
现在。
他已被逼到使用底牌真魔形态的情况。
“你是魔族之人?”
归玄言语中满是不相信。
在这之前。
他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过一丝一毫的魔气。
突然无面就化为真魔形态。
在这之前。
他当真没有从其身上感受到过一丝一毫魔气。
奇怪的家伙,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
“不用惊讶,我会的东西还有很多。”
郑拓露出笑容。
在同为真魔形态下我还有鲲鹏翼,你想追上我,怕是不可能喽。
归玄显然也明白其中道理。
干脆,他便放弃对郑拓的追赶。
不追赶,并不代表没有办法。
他突然迈步。
嗡!
玄武步神通发动,当场将郑拓锁定。
“该死!”
郑拓瞬间感觉到头顶有一股力量将近,试图将自己镇压。
玄武步他并不陌生。
鱼先生的玄武步他曾亲自领教,威力很大,效果一般。
神秘總裁,別玩了 笑歌
而现在。
他面对的是归玄,王级强者归玄。
其玄武步虽然没有鱼先生来的纯正,但力量层次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玄武步第一步走出。
郑拓便感觉肩膀上有一座大山压下来。
那大山沉重的让他速度骤然下降。
就算有鲲鹏翼。
他也无法闪躲玄武步所带来的镇压。
玄武步类似领域手段。
石鼎空间太过狭小,能被玄武步完全笼罩。
在外界。
他能一口气飞出玄武步无法笼罩的地域,从而脱困。
但在这石鼎空间的狭小范围内,他根本飞不出玄武步的掌控。
既然飞不出,便只能被乖乖镇压。
嗡!
归玄迈出第二步。
郑拓顿感肩膀之上的重量越加沉重。
他已无法在继续飞行,只能选择降临地面之上。
呼……
深呼吸。
就算是神魂体状态下。
他也试图以深呼吸的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
如此这般的心里暗示,的确让他冷静许多。
“无面小友,我刚刚所言句句属实。”
归玄高高在上,低语开口。
“我只想借助你的神魂界修行,并非真的想要抢夺你的神魂界,神魂界为你所有,我就抢到手,就算炼化本源,恐也难以完美发挥出神魂界的力量,只有你,只有你能真正发出神魂界的力量。”
归玄所言,并非没有道理。
神魂界源自郑拓,也只有郑拓才能发挥出神魂界真正的力量。
回头。
就算归玄将神魂抢走,其也不可能发挥出神魂界真正的力量。
就好像使用他人法宝一样。
他人法宝你可以炼化,为自己所用,但真正能够发挥出最强力量的,还是自己亲自培育的法宝。
因为那是与自己同为本源的力量,那是与你宛若一体的力量。
“归玄,如果我说,实际上根本没有神魂界,你是否会相信我所言。”
郑拓打死也不会暴露自己拥有神魂界这件事。
神魂界对他来说太过重要,万万不能被被太多人知道。
就算是落仙宗的落仙塔,也有非常严格的筛选机制。
任何踏足其中者,都需要受到天道制约,不准将落仙塔之事外传,不然惩罚便是身死。
神魂界的存在,在诺大修仙界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
若被人知道,恐怕会引起整个修仙界,无数大佬出面疯抢。
所以。
他打死也不会承认有神魂界这件事。
“不信!”
归玄摇头。
对于郑拓所言表示一百二十个不相信。
“与其相信你,不如相信我自己的感知,在我的感知中,你的身上,必然有神魂界的存在。”
归玄一口咬定郑拓身上肯定有神魂界。
“既然你说有,我也无话可说。”
郑拓不在与归玄讨论神魂界之事。
他专心思考该如何破解玄武步。
不然。
归玄在多走几步,自己怕是当真无法承受而如鬼仁义般崩溃掉。
哗啦啦……
鲲鹏翼晃动。
如黑宝石般的鲲鹏翼将郑拓包围其中。
以其先天灵宝的力量,将郑拓好好保护。
故聊齋 清蠍
呼……
郑拓顿感周身轻松许多。
你别说,好东西关键时刻真顶用啊。
先天灵宝就是先天灵宝,就算没有完全将鲲鹏翼炼化,其该有的威能一样都不少。
有鲲鹏翼将他保护,算是给他争取到许多时间。
玄武步很强毋庸置疑,但这东西也并非没有弱点。
而弱点,便是归玄本身。
他手中一动,催动法门。
顿时!
他手中凝聚出弑仙矛。
弑仙矛以天道印记并未本体,附着有祖文,石鼎纹,等等多种针对神魂的力量。
可以说。
此刻弑仙矛,乃是专门为虐杀神魂而准备的大杀器。
郑拓没有犹豫,抬手掷出弑仙矛。
嗖……
弑仙矛的速度快到毫厘,瞬间杀到归玄面前。
“定!”
归玄大喝,脚下猛然跨前一步,试图以玄武步的力量定住弑仙矛。
但是。
他完全嘀咕了弑仙矛的恐怖程度。
弑仙矛乃是郑拓手中最强杀招之一。
面对玄武步的镇压,弑仙矛当即爆发出一股强横力量,将玄武步的力量全部粉碎。
稍有停顿,在度杀向归玄。
归玄大惊失色!
自己的玄武步第三步,竟然被如此简单破坏,开什么玩笑。
他不敢大意。
神魂体肉身之上,当即浮现出一副龟壳。
龟壳防御力无可匹敌,他要正面硬接弑仙矛。
無限多元宇宙
轰……
不出意外的相撞。
那一片空间疑问如此可怕的撞击出手微微褶皱。
但也仅仅只是微微褶皱,并未出现任何损伤即将。
可空间出现微微褶皱,反观归玄被当场轰飞。
归玄不知道自己飞出多远。
他只感觉有一股无与伦比的穿透力轰击在自己龟壳之上。
往日里防御力堪称之最的龟壳,在那长矛面前竟出现难以防御的情况。
咣当!
被龟壳保护的归玄狠狠撞击在石鼎边缘。
石鼎边缘为一面石墙。
石墙之上,雕刻有各种复杂灵纹。
归玄仅仅看上一眼,便有种神魂体颤抖,要被吸入其中之感。
“什么鬼东西!”
归玄吓得顾不得查看伤势,立刻远离石墙,不敢在靠近分毫。
如此诡异之地,竟然差点因为一面石墙将自己葬送。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归玄第一次感觉到迷茫。
诡异到差点将自己吸入其中的石墙,无穷无尽的神魂液混合在一起。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有询问,而回答他的,是郑拓的弑仙矛。
郑拓决定出手,便不会有所留后。
对方就算是一只蚂蚁,他也会用尽全力将对方彻底干掉。
何况对方是一位王级强者。
他有何不用尽全力出手的资本。
嗖……
弑仙矛杀来,归玄只能闪躲。
但在他闪躲瞬间,顿感周身如陷泥泽。
不知何时。
此地已被郑拓以十方世界笼罩。
十方世界全力催动,虽无法如束缚出窍期强者般将归玄束缚。
但能够影响归玄速度,就已经足够。
弑仙矛的杀到,归玄因为速度被十方世界印象,只能选择张口吐出一股魔气。
魔气化为魔刀,杀向弑仙矛,试图将弑仙矛破坏。
奈何。
弑仙矛的威力超乎想象的强横。
那魔刀虽强横。
但在弑仙矛面前,被分分钟撞碎。
撞碎魔刀后的弑仙矛速度不减,仍旧疯狂冲向归玄,欲要将归玄干掉。
归玄面色难看。
自己竟被一位出窍期强者逼迫至如初境地。
没有办法。
他只能催动龟壳,继续防御弑仙矛冲杀。
轰……
弑仙矛爆炸,天道印记强横无比。
嘎嘣!
脆响在这石鼎空间是如此美妙。
归玄惊愕,整个人眼中满是震惊。
他手中龟甲竟然被弑仙矛打碎。
那裂痕虽然很小,仅有头发丝粗细,但这足以让他惊愕到说不出话来。
他手中龟壳乃是一位王级龟族死后留给自己。
不说其他。
单单防御力,绝对不亚于任何后天灵宝。
万万没想到。
如此龟壳,竟然被无面神通打碎出裂痕。
东域传奇吗?
归玄忽然间想到了这四个字。
自己已经对这四个字有极高的警觉,一路行来,他从未有过任何轻视。
但东域传奇这四个字,他还是看的太低太低。
“我没有想到,无面你竟然如此强大。”
归玄声音中满是钦佩。
出窍期拥有如此强横实力。
在诺大修仙界慢慢历史长河之中,恐怕也仅有几人能够与无面争锋。
面对归玄夸张,郑拓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任何回话。
他手中弑仙矛凝聚,在度出手。
说实话。
弑仙矛出手两次,竟然还没有干掉归玄,甚至让归玄受伤,这是郑拓无法接受的。
弑仙矛最为他手中最强攻击手段之一,甚至没有之一,竟然无法对对手造成伤害。
就算对方是王级强者,也不应该如此不堪才是。
被自己冠以最强二字的神通,如果不是出手便将对方斩杀,那这最强二者将毫无意义。
看来。
自己的修行还是不够,还需要继续努力才是。
手中弑仙矛凝聚,抬手掷出。
归玄在度面对弑仙矛杀来,他知道,自己面对的绝对不是一位出窍期强者,而是一位真正绝顶。
在绝顶面前,等级的差距会被忽略。
只有真正的手段,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心中一动,当即化为本体。
山岳般大小的本体出现,将他好好保护其中。
轰……
弑仙矛轰击在归玄那巨大的本体之上。
威力十足,天道印记的杀伤力也无可匹敌,能够明显看到归玄龟壳之上出现破损痕迹。
但郑拓对此并不满意。
因为单凭如此攻击,要想将归玄干掉,恐怕需要一段时间。
“无面,你的手段的确很强,但也不够强,我虽不知道你那力量为何,但我知道,你想攻破我的防御,恐怕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归玄的声音中稳重依旧。
他在以自己最拿手的手段对抗郑拓。
他对自己的手段有着绝对的信心。
千百年来,他以如此手段,不知道干掉过多少天才妖孽,多少与自己交战的家伙。
就算无面这个家伙的实力与自身等级不成正比。
但那又如何。
除非无面实力达到传说级,能够将自己秒杀的级别,不然休想突破我的防御,将我斩杀。
专注于防御的归玄的确很难处理。
郑拓对此也只能一步一步走着来。
他手中弑仙矛不断凝聚,掷出,凝聚,掷出……
蕴含有天道印记的弑仙矛杀伤力无可匹敌。
归玄的力量,在弑仙矛面前被摧枯拉般灭杀。
就算是龟道纹,魔道纹,也无法阻拦弑仙矛的冲杀。
弑仙矛似感受到郑拓对他的不满,每一次冲杀,都带着一往无前的冲击力。
轰……
轰……
轰……
巨响一声接着一声。
听在耳中,归玄咋舌。
话说自己专注于防御无面拿自己也没有办法。
但他能够深切感受到来自那长矛的力量有多麽恐怖。
看似平平无奇,没有任何亮点。
但这杀伤力却比自己的魔刀强横数十倍不止。
换成其他王级强者,恐怕属实难以承受这般攻杀。
不动如山,动若脱兔。
如此手段,还真是附和其低调谨慎的性格啊!
当然。
如果在外界,比较开阔的地域对战。
如此攻击手段,根本伤不到自己。
因为这攻击手段看似很快,可在他眼中,完全能够闪躲。
可能。
这是无面此时此刻唯一的弱点,基础实力仍旧只有出窍期。
其若为王级强者,恐怕自己根本不是其对手。
想到这里,归玄显得严肃许多。
无面如此妖孽人物的出现,或许标志着仙路就要开启。
仙路开启,修仙界将引来大世。
到时候会有无数天才妖孽,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
他们会在这天地争锋,他们会打上仙路,试图登临最高峰,俯视整个修仙界。
而这个无面。
很有可能一览众山小,成为这个时代的传奇。
怪不得剑鱼族那三个家伙愿意心甘情愿帮助无面。
想来。
三人之中的飞流,应该是看到了无面身上的潜力。
所以其作出决定,为剑鱼族或自己的未来赌一把。
赌输了自己并不会损失什么。
而若赌赢了。
那剑鱼族将一飞冲天,成为灵海,乃是修仙界绝对恐怖的大道统。
归玄在被攻击时想了很多。
甚至。
他有想投降,如剑鱼族三人组般将未来赌在无面身上。
但他又想了想。
自己自从踏足修仙界一来,便是独自一人。
虽身怀龟族与魔族血脉,却从未被两族待见。
就算他如今是王级强者也一样,龟族与魔族别看一个在灵海,一个在东域,两族却是世仇。
至于这仇怨因何而起,他并不关心,也不想关心。
单独一人的他,也就不存在赌不赌一说。
没有选择妥协。
他仍旧坚持着自己的路要走。
哪怕他似乎隐约已经看到这条路的尽头,他也不会选择放弃。
归玄的固执郑拓并不清楚,他专注于自己的攻杀。
弑仙矛在他不断催动使用下,渐渐的,终于有了一些效果。
轰……
弑仙矛狠狠撞击在归玄龟壳防御之上。
霎时间!
龟壳之上,无数碎片化为神魂之力,消失于场中。
郑拓的攻击手段终于见到效果,对此,郑拓并不开心,也并不沮丧。
他仍旧按部就班的催动弑仙矛,对归玄发动攻击。
同时。
他也在对弑仙矛如此冲击力不够的原因寻找答案。
相对来说。
弑仙矛的杀伤力已经足够强大。
单单就神魂体而言,足以对王级强者造成致命伤害。
但郑拓仍旧不满足,因为只有不满足,才能变得更加强大。
细细感受弑仙矛,寻找能够提升的地方,继续提升。
嗖嗖嗖……
一根根弑仙矛从其手中飞出,不断冲击归玄龟壳。
归玄感受到那不断冲杀而来的力量,表情相当严肃。
因为在这不断攻击之中。
他龟壳之上有一层物质开始脱落。
被弑仙矛轰击后脱下下来的物质后背,是一副展现的,完美无缺的黑色龟壳。
黑色龟壳共十六块,宛若一枚枚黑色水晶般,散发着迷人的美丽。
且十六块龟壳,每一块上方都有繁奥无比的灵纹浮现。
细细看去。
那不是魔纹,不是龟纹,而是一种结合力魔纹与龟纹的魔龟道纹。
一种专属于归玄的魔龟道纹。
当然。
如此龟壳不仅美丽,因为本身材质与魔龟道纹加持,防御力更人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郑拓的弑仙矛,可是拥有天道印记的力量。
此刻攻击在归玄那黑色龟壳之上,竟然无法对那巨大的黑色龟壳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无面小友,你很强,你是我所见出窍期强者中最强者没有之一,但你毕竟只有出窍期,面对一般王级或许有用,甚至许多王级根本承受不住你那特殊力量冲杀,但是面对我,你那特殊手段无用,根本无法对我造成任何伤害。”
归玄自信满满。
他龟甲本身防御力便足够惊人,加上有他领悟出结合魔纹与龟纹的魔龟道纹,防御力绝对更上一层楼。
无面那特殊手段就算再强,也休想破除我此刻防御。
“的确很硬啊!”
郑拓暂时停手。
怎么办。
难道要让神魂体本体前来。
他现在仅仅只是一缕神魂而已,能够动用的天道印记并不足够强横。
但从他刚刚攻击的感知中能够感觉到。
就算自己的完美神魂体前来,怕是也难以攻破归玄此刻的防御手段。
想来。
这应该是归玄最后的防御手段。
不行。
郑拓有片刻思考后,便否定了让神魂本体前来的想法。
那样太过冒险。
况且。
此时此刻自己也并非没有其他手段。
郑拓心中一动,仙剑出现手中。
仙剑雪白,散发出阵阵白光。
没有任何先天灵宝该有的气息,单单从表面看,仙剑就是一件很普通的法宝而已。
但这仙剑的锋利,不仅郑拓知晓,就是归玄也是知道。
他曾亲眼所见仙剑斩断过后天灵宝。
虽不知道这仙剑究竟有何手段,可能够斩断后天灵宝,定然是一件非凡之物。
归玄不敢大意,催动法门,将自己好好保护。
郑拓二话不说,催动仙剑,杀向归玄。
归玄对自己的龟甲防御有着绝对的自信。
一路行来。
他如此防御手段,不知道救过多少次自己的命。
就算对方手中那普通仙剑锋利无比,能够斩断后天灵宝,他也无惧。
因为他龟壳的防御力,绝对要比后天灵宝更加强大。
仙剑闪烁着白光,杀到归玄面前。
没有任何意外。
仙剑与龟壳相撞。
铿锵!
霎时间!
有莫名力量自二者相撞出出现,紧接着,仙剑之上,竟有一道白色灵纹浮现。
白色灵纹玄奥非常,郑拓从未见过。
此刻出现,让仙剑散发出一股无与伦比锋利的气息。
噗……
有闷响出现。
仙剑在归玄惊愕的眼神中,竟然戳入他龟壳一掌长短。
这……
归玄傻眼!
“这究竟是什么鬼法宝,太锋利了吧!”
归玄没忍住叫出声来。
自己为之自信的最强防御手段,竟然被打破。
虽然那仙剑仅仅只是戳入其中一掌长短,完全无法对他龟甲造成更多伤害。
但这也太夸张了吧。
要知道。
他的龟甲防御,可是曾与先天灵宝硬碰硬无恙。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一柄普通仙剑,竟然能戳入自己最强防御之中。
归玄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
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恐怕只有在梦中才能实现。
现实之中出现如此事件,人们通常称之为奇迹。
奇迹,出现了。
“不是吧!好硬的龟壳啊!”
与归玄截然不同,又有几分相似的是,郑拓的反应也很大。
仙剑可是号称修仙界攻击力第一法宝。
虽然此刻没有剑灵存在,让其本身实力十不存一。
但仙剑本身锋利,可是能够穿透先天灵宝。
就是自己的古铜宝镜在遇到仙剑时,有都几分惧怕。
仙剑的威慑力在他心中就是无物不断的存在。
可是现在。
无物不断的仙剑竟然没有穿透归玄的龟壳防御。
变态,变态。
这个归玄的龟壳防御简直堪称变态。
二者言语不通,但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一样。
他们皆认为自己的手段能够将对方制服,而结果却是,谁都没有成功。
不过相对来说,归玄明显更加吃亏一些。
因为仙剑的确刺入他龟壳之中,就算仅仅只有手掌长短,也是的的确确的刺入。
刷……
仙剑被郑拓收回。
他看着仙剑之上那浮现而出的白色灵纹,并不感觉奇怪。
落剑为了让自己帮忙召回仙剑的剑灵,曾告诉过许多自己关于仙剑的信息。
仙剑本身拥有自己独特的灵纹。
灵纹共九枚,催动一枚,力量便提升一个层次。
且仙剑在遇到对手时,就算没有剑灵存在,其也会本能的根据对手家伙灵纹。
也就是说。
归玄的龟壳防御,已经达到仙剑需要激活灵纹才能穿透的地步。
好事,好事啊!
郑拓心中欢喜。
仙剑绝对是他手中大杀器之一。
因为没有剑灵,无法激活仙剑真正的力量,反而因祸得福,让仙剑看上去平平无奇。
平平无奇的仙剑每次出手,都会收获意想不到的作用。
既然归玄的龟壳防御能够激活仙剑一枚灵纹,那岂不是说,自己只要持续用仙剑攻击,就有可能激活第二枚灵纹。
相信拥有两枚灵纹的仙剑,便足以穿透归玄的龟壳防御,对归玄造成伤害。
没有犹豫,抬手打出仙剑,继续对归玄进行攻杀。
而归玄望着杀来仙剑,已开始想对策,该如何应对仙剑。
仙剑的锋利让他猝不及防,比先天灵宝穿透力还要强的普通仙剑。
他越想,越是觉得如此手段让他难以相信。
可不管他相不相信,那仙剑在度狠狠戳在自己龟壳防御之上。
不仅如此。
他惊愕的发现!
这仙剑戳入他龟壳防御的深度,明显比刚刚多了许多。
若以此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的龟壳防御就会被洞穿。
归玄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他立刻催动法门。
龟壳之上,魔龟道纹散发出阵阵乌光。
呼吸间!
那乌光化为一张张黑色大手,抓向仙剑。
但仙剑的锋利可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的锋利。
那些由魔龟道纹幻化而出的乌光,在即将触碰到仙剑时,仙剑当即散发出阵阵白光。
白光如剑,将乌光手掌全部绞碎。
刷……
仙剑被郑拓召回手中,然后在度掷出。
嗖……
噗……
仙剑锋利,戳入归玄龟壳防御之中。
这一次,比刚刚更加深入。
且如郑拓所想。
仙剑在遇到强大对手时,开始本能的凝聚出第二枚灵纹。
修仙界攻击力第一法宝果然名不虚传。
单单依靠本能,便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威力。
若回头将仙剑之灵找回,相信仙剑定然能够展现出其修仙界攻击力第一法宝的无限光辉。
“去!”
郑拓继续催动仙剑对归玄进行攻杀。
不仅如此。
其手中弑仙矛凝聚,专门针对仙剑戳破的龟壳所在进行攻击。
就算归玄对龟壳修复的速度很快,那受伤的地方,也会遭受到数根弑仙矛的冲杀。
有天道印记的弑仙矛在此刻显现出强横的威力。
归玄的龟壳防御不在是一个完美无缺的整体。
有伤口给天道印记渗透,让归玄苦不堪言。
他感觉自己神魂体的力量,在被攻击的情况下,不断削弱削弱在削弱。
他知道。
自己若在不想法办,恐怕有生命危险。
堂堂王级强者,竟被逼迫到如此地步,他感觉比痛痛快快将自己斩杀还要让他憋屈。
无面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手段如此之多,手段如此之强大,简直闻所未闻。
难道自己这是遇到了未来的修仙界之主吗?
归玄脑中很自然便浮现出如此对未来的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