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4m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第1228章 被圍獵的阿納金和帕德梅(..)nnn…相伴-1rijv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突突突……
稍显落后的沙丘悬浮摩托的那老旧引擎的‘突突’声一直在阿纳金和帕德梅两人的耳旁缭绕着,似乎已经成为了这片色彩单调的沙海世界里唯一的主题曲一般。
“……”
阿纳金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敢在自己的那艘飞船的坠落点继续呆多久。
他在干脆利落地从那一伙想要趁火打劫的愚蠢沙民们的手里抢到了俩人身下的这辆悬浮摩托之后,他自己便和帕德梅第一时间离开,并已经在这片一望无际的金黄色沙海上以极快的速度驰骋了约莫有两到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了。
然而……
哪怕过了那么久,哪怕他们几乎是以接近音速的超高速度向前以直线狂奔着,但是,现在回顾四周,入目之处,除了凌冽的狂风以及那一望无际的沙海之外就还是那一望无际的沙海!
一般人要是敢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在大气环境的星球内开得这么快的话,那就肯定会被强大的气流给伤害到或者掀翻的!但是,阿纳金可不是一般人,他是绝地武士,哪怕现在还仅仅只是一名学徒,他也可以利用他那比一般的绝地还要强的原力破开和阻挡那些刮向他和帕德梅俩人的气流,让他们能够稍稍感觉舒服一点。
‘嗯……’
‘阿纳金,咱们是不是太快了?’
蠱色生香
是的,在帕德梅看来,她和安纳金俩人的速度确实是快了一点,压根就是在飞,而且还飞得太低了,她生怕对方会什么时候来不及反应并一头撞到某座沙丘上!
真要那样的话,那她和他很可能就会在逃过了坠机的那一危险的劫难之后而反倒活生生地死在一次可笑的交通事故里?当然,那种话她肯定是不会冒冒失失地说出口的,因为她觉得她应该选择信任阿纳金,她觉得对方会分得清轻重的,会带着她逃离危险。
‘好吧……’
‘那我们还要飞多久,这是要去哪里?’
看了看四周,唯一让帕德梅唯一感到有些变化的,感觉到她和阿纳金不是在原地转圈的,除了俩人身后的那道笔直的,因为俩人呼啸而过形成的一溜高高的黄沙烟尘之外,就真的是没有别的参照事物了!
幸福的味道 可可起起
綜同人之穿流不息
这里完全没有任何绿色的植物、没有村庄和城市、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过往的商旅或者飞船,甚至就连阿纳金口中的那种野蛮的,喜欢偷窃、谋杀、绑架与折磨的沙民都没有再看到过。
而要不是这里的大气能直接呼吸,要不是知道这里是塔图因,要不是之前还看到被阿纳金轻松干掉了的那伙子塔斯肯人沙民和缴获的这辆用来代步的沙地悬浮摩托车的话,恐怕,她还会以为这里俩人是一个死寂的蛮荒星球上的吧?
“……”
“阿纳金,我刚刚好像有看到,像是有人在追咱们?”
“喂!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终于……
又过了约莫一个小时,饱受着干燥的风沙和干渴所折磨的帕德梅在紧紧地抱着阿纳金的那粗壮和摸上去还有着一块块结实腹肌的腰部的她,在迟疑了一会后,便有些不太敢确定地用有些虚弱的语气说道。
因为,好几次,她好像确实是若隐若现地看着倒俩人的身后有东西,似乎真的有人在跟着她和阿纳金,只是……她不确定那到底是人还是动物,又或者,仅仅是她的幻觉?
“呵!”
阿纳金不置可否,继续驾驶着悬浮摩托往前驰骋着,并有些皱眉地看了看仪表盘上的油料表。
“你才发现啊?”
“帕德梅,你没有看错,后边确实是有人在追我们,所以我必须保持这个速度!”
阿纳金淡淡地说着。
而听他的语气则不难判断,帕德梅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自己早就已经是心里有数了的!只不过,他是懒得去理会那些暂时追不上他们俩人的家伙而已。当然,也不能排除是那些家伙们故意远远地跟着,不准备在没有一定人数优势或者形成包围圈之前轻易冲上来?
“可是……”
“阿纳金,他们到底有多少人跟着我们?我好像……好像看到了有好几拨不同的家伙,而且好像也不是沙民……”
是的,帕德梅很确定,沙民的装扮不是那种样子的,而且那些家伙们骑着的载具有些过于先进了,至少相对于蛮荒落后和只卖二手货的塔图因这里来说是那样的。
“哼!”
都市玄門醫王 超爽黑啤
“他们当然不是沙民,他们是赏金猎人!”
阿纳金冷哼了一下,直接说出了那些来人的身份。
“至于他们的数量……原力告诉我,目前大概有一百多个?”
“反正迄今为止,我看到了的,前后有着差不多六队不同的赏金猎人在周围追捕着我们,最少的队伍只有不到十人,而最多的则有几十个之多!”
“而且,他们还有几艘飞船往前边去了……”
虽然这可能会让帕德梅担心,但是阿纳金在迟疑了一会后,就还是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知道的给全说了出来。
果不其然!
在阿纳金才刚刚说完,远处便隐约出现了一艘艘体型臃肿的飞船,然后它就那么跟着地面上的十数具载具一起,公然地出现在了阿纳金和帕德梅身后扬起的那些黄沙中……很快,更多的队伍接着在四周出现,并成功地将俩人身后约一千米之外的地方给弄得黄沙滚滚,如同沙尘暴一般并合拢着向两人扑来。
不过幸好的是,阿纳金和帕德梅屁股下坐着的这台沙民的悬浮摩托似乎经过了某些非法的改造,再加上阿纳金原力的加持下,使得它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慢,竟能隐隐地快过身后的那些追兵们一点点,就连是那些进入大气层后速度受到严重限制和阻碍的臃肿飞船们竟也完全就追不上来?
“!!”
“啊!他、他们真的有那么多!”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终于,看到敌人果然有那么多,且不再潜伏尾随,而是堂而皇之地开始追捕并想要合拢包围过来之后,帕德梅有些急了。
“还能怎么办?”
“继续往前走,然后,找个地方,消灭他们!”
看了一眼那破烂的后视镜,看到敌人似乎是想要包围自己和帕德梅,阿纳金便咬咬牙,用满是杀气的话咬牙说道。
‘啊?’
‘可是,阿纳金,就凭我们两个能打得过他们吗?还有,你身上有多余的武器吗?’
“没有!”
“我们绝地武士从来都只带一柄光剑!”
重生之低調大亨 易水寒春秋
‘!!’
‘那我怎么办?!’
“……”
“放心吧,帕德梅,我会保护好你的,我保证!”
‘可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安心……’
‘要不,阿纳金,咱们现在转道去莫斯艾斯利吧,它离这里远不远?’
“为什么要去那里?”
阿纳金感到有些好奇,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一说。
‘因为那里人多,还是最大的太空港,他们应该不敢乱来的!’
‘你觉得呢?’
“不……”
“你错了,帕德梅,莫斯艾斯利不仅是最大的太空港,它同时还是个海盗城市!让他们那些家伙知道你到了莫斯艾斯利的话,你会比在外边这里更加危险,因为里边的每一个人可能都想要你的命!!”
‘那去莫斯埃斯帕呢?’
“不行!”
“太远了,他们不会让我们去到那个地方的,我们的油料也不够。”
阿纳金口中的他们,显然就是正在追捕着他们并在宇宙里埋伏和将他们给击落的那伙子赏金猎人!
“那我们现在去哪?”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帕德梅有些急了。
“帕德梅,你愿意相信我吗?”
‘当然!’
“那你先别问了!”
“我只能这么告诉你:在塔图因这颗星球的一个沙人村庄,我认识了一群朋友……我想,这么多天了,它们应该是可以帮助到我们的。”
“而且那地方不远了,就在前边……”
迟疑了一下,阿纳金便有些闪烁其词地说道。
“朋友?”
“是那些沙民吗?”
帕德梅迎着风大声地问着,因为她可是才刚刚看到,阿纳金干脆利落地干掉了好几个沙民并抢了对方的摩托的,且还说沙民没一个是好人,可怎么现在却又说在一个沙民村庄里有朋友?
“不是!”
“不过你先别问了,你只要知道,我会全力保护你的,那就可以了!”
阿纳金不打算解释,况且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因为那些赏金猎人们开始加快速度追了上来,他必须要全力以赴地应对,争取在对方的包围圈合拢之前抵达他刚刚说的那个目的地,要不然,他和帕德梅就真的危险了。
一旦被那些赏金猎人追上,在这种没有遮蔽物的沙漠里,他可没有把握去保证帕德梅的安全,甚至连他自己的生命都没法去保证!
“……”
“好的,阿纳金,我相信你!”
没办法,看到对方不想说,帕德梅也不勉强,只是紧紧的抱住了对方,然后将自己的脸颊紧紧地贴在对方的后背上,听着阿纳金的那有着强壮躯体的沉稳的心跳以及享受着对方那身为绝地武士给自己的保证所带来的那种未知的莫名安全感。
“嗯!”
“放心,不远了,就在前边,天黑之前我们应该可以抵达那里!”
看了看天色,再看看后边那正在疯狂追击的敌人,从小生活在这个塔图因这里,对这里的时长以及环境无比熟悉的阿纳金默算了一下天黑的时间后,便不再跟帕德梅继续说话,而是眯着眼,专心地控制着悬浮沙地摩托,轻轻一扭方向盘,便朝着他那原力感知中的某个地点拐去。
现在的他和帕德梅的情况确实是很危险,因为他确实没有把握对抗那么多的赏金猎人,哪怕换做欧比旺或者老师魁刚·金在这里也是一样!
但万幸的是,之前在阿纳金来塔图因这里的时候,由于某些机缘巧合,他已经在这颗星球上布置了一些有趣的小东西,虽然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他相信,有这么多天的时间也足够它们给他提供必要的援助以及消灭那些妄图想要围杀或者活捉他们的赏金猎人们了!
哪怕他从来都没有真正检验过它们的力量,哪怕那将会是他第一次去检验它们,但是,他的原力已经不止一次地告诉他,他的那些‘朋友’们很厉害,非常厉害!
……
入夜,虽然塔图因沙漠的天空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漫天的星河,但是,地面上却异常地黑暗,举目望去,天地之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物或者虫鸣鸟叫的声音,也没有任何属于文明的火光或者灯光,如同这里就真的是一颗没有任何生命的蛮荒星球一般。
而此时……
一群脸上头上戴着各种各样的目镜的赏金猎人们悄悄包围了某个同样静悄悄的,由不少圆顶的泥沙建筑和帐篷所组成的,但是却很诡异地完全没有任何沙民居住的废弃村子。
‘……’
‘那两个目标,你们确定他们进去了?’
‘是的!老大,我们追着和看到他们进去的!您看,现在的定位装置也显示着,那个脑袋非常值钱的婊子就在里边,这次咱们发财了!’
‘唔,很好……’
‘不过,其他人怎么说的?’
‘他们已经协商好了,说是哪个团队抓到那个婊子,就可以直接分一半,杀死那个绝地武士的可以多分一成,剩下的大家平分!’
‘很好!很合理!’
‘那么……’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给我活捉或者拿到那个女人的人头!!’
‘是!!’
猥瑣道途
‘其他人守在外表,可千万别让他们给跑了!’
‘您就放心吧,防空炮我们都架设好了,他们绝对跑不了!!’
‘哼!’
‘进攻!小心那个绝地武士!’
‘是!’
‘遵命,哈丁老大……’
很快,这一群围着村子,且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的赏金猎人们便在某个默契的指挥下,开始摸着黑,带着各种先进的夜视仪器和武器,朝着不远处那个隐藏在沙硕、巨石堆以及沟壑缝隙峡谷之中的沙民废弃村庄摸了过去。
‘唔?!’
‘怎么了,哈丁老大?’
‘不!’
山裏人家 竹籬清茶
‘没什么,好像看到有什么东西在远处……’
樂園空間
那个被称呼作哈丁老大的赏金猎人有些疑惑地启动自己目镜上的生命探测仪器朝着远处的地方扫了一下,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然后,他再转头,朝着村子里扫去,发现那个目标女人和某个可笑的绝地武士的生命信号仍旧很清楚地显示在他的目镜里之后,他便满意地点了点头,再也不去管刚刚发现的那从他们这包围圈后边传来的那种听起来如同风刮过沙丘时发出的、窸窸窣窣般的细小声音。
——————————
醉仙葫
(..)n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