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gblo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伐清1719》-第五百六十三章 慘烈搏殺-6g2b8

伐清1719
小說推薦伐清1719
当战斗正式打响后,率先开火的并不是准格尔军,毕竟他们所依赖的骆驼炮,虽然性能要比子母炮强上不少,可是相对于复汉军目前的火炮还是要差一些,而他们并不知道复汉军火炮的具体射程,因此懵懵懂懂便走进了射程之内。
在复汉军炮术军官的指挥下,八十五门六斤炮齐齐发出了自己怒吼,八十五颗开花弹飞向了天空,随后眨眼间便一头栽进了准格尔炮兵行军队列之中。
“轰隆隆——”
只听见一连串的爆炸声传来,超过三十多门骆驼炮就这么被击毁了,顺便还带走了上百人的性命,顿时空中弥漫着浓烈的硝烟味道,而复汉军的炮兵阵地上也升腾起了一片白茫茫的烟雾,看上去极为显眼。
在这个时代当中,想要隐蔽炮兵阵地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硝烟就是最好的指向标,再加上炮兵很难快速转移,以致于双方的大战成为了一种互相炮轰的残酷情状。
董策心中十分无奈,他明白自己只有第一手的优势,等到准格尔军构建完成炮兵阵地之后,自己这八十多门火炮,肯定会损失惨重,可是他没有别的办法,倘若不打这个时间差,将来出现的损失只会更大。
“抓紧发射,赶在他们构筑炮兵阵地前,多打上几轮!打得多打的快的,战后可授予宝鼎勋章!”
很快,命令被下达了炮兵阵地当中,几乎所有的炮兵都开始沸腾起来,因为他们知道一枚宝鼎勋章有多么难得,像平日里大家都只能得一些基本的忠勇勋章,而像宝鼎一级的勋章只会颁发给军官和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士兵,而眼下他们就有这个机会获得,而获得勋章之后,到时候好处自然也就数之不尽了。
“轰隆隆——”
“第二轮,点火!”
“第三轮,点火!”
复汉军炮兵士兵开始不断加快节奏,由于在战前位置图都已经标注清晰,因此后面的工作变得十分简单,当炮术军官在找到准格尔军的火炮位置后,便会在第一时间算出标数,然后进行开火,整个过程算得上行云流水。
而与此同时,被炸得有点受不了的准格尔军,也开始不断加快步伐,所幸他们的骆驼炮都属于轻型火炮,因此复汉军第三轮炮火落下的时候,整个准格尔军的火炮也抵达了预定的位置,而此时的准格尔军与复汉军的位置,仅仅剩下了一里左右。
当然,等到准格尔军的骆驼炮开始构建阵地的时候,他们的损失也十分巨大,其中除了第一次出其不意被击毁了三十多门骆驼炮以外,后续两轮也造成了十余门火炮的损伤,加起来几乎有六十门骆驼炮被就此击毁。
只见远远望去,此时的准格尔军已经不成阵型,炮兵队列中更是横七竖八倒下了大量的尸体,还有许多骆驼炮的残骸留在了原地,甚至还有炮身被炸飞了出去,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受。
大策零敦多布脸色苍白地望着前面发生的一切,他便是负责‘包沁’的军官,因此此时火炮力量遭受了重大打击之后,他无论如何也躲避不过这个责任。
“大汗,臣出师不利,导致骆驼炮损伤惨重,还请大汗斩了臣,以慰人心。”
阵地前,大策零敦多布跪在了噶尔丹策零面前,整个人的脸上露出深深的懊悔之色,甚至还带着浓烈的愧疚之意,他真的情愿一死,来洗刷自己的罪孽。
此时的噶尔丹策零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松之色,变得沉重如水,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就这么而短短的片刻时间,他的火炮就损失了这么多,而想要重新铸好这些火炮,他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关键还有时间。
可是眼下噶尔丹策零却不能惩罚大策零敦多布,毕竟包沁是安排给大策零敦多布进行指挥的,倘若就此杀掉他,也无法挽回损失,反倒还会使得包沁陷入混乱,这是他所无法接受的后果。
“敦多布,本汗不会杀你,但是本汗要你明白,不是因为你的罪行不够大,而是因为你还不能就这么便宜的死掉,你需要带领包沁,压制住他们的火器,明白吗?”
噶尔丹策零死死盯着大策零敦多布,脸上露出一片阴沉之色。
“是,大汗,大策零绝不会辜负大汗期望!”
在大策零敦多布得到了噶尔丹策零的支持后,便立马返回了阵前,他安排剩余的骆驼炮开始构建炮兵阵地,并且让军中的炮兵军官开始预估距离,准备进行试射,这便是攻方与守方之间的差异,相对于守方而言,攻方往往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进行试错。
越澤的灌籃世界
“轰隆隆——”
随着骆驼炮开始进行试射之后,数颗弹丸被发射到了复汉军阵前,只不过因为准头不够的原因,并没有造成任何对复汉军的打击——然后董策的脸色却变得十分凝重,因为眼下还只是试射,等到他们找准位置后,那么双方就只能陷入死战的境地了。
“赶紧开火,趁着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准头,再打掉一批火炮!”
复汉军炮术军官脸色微微涨红,他急急地吹动着嘴里的口哨,示意让炮兵们继续加快节奏,不少炮兵在听到了哨声之后,却是直接将军衣解开脱下来了,就这么打着赤膊流着热汗开始装卸开花弹,他们如今开火的速度几乎要比训练时还要快上许多。
随着炮声的响起,一波又一波的开花弹被复汉军的火炮发射到了空中,随后落在了准格尔军的炮兵阵地上,却是炸了个稀巴烂,不光又摧毁了十几门火炮,还将不少的炮手都给当场炸死在了原地。
见到自家火炮阵地惨重的伤亡,噶尔丹策零再也忍受不住,他几乎都想一刀杀死大策零,只是还没等他付诸行动的时候,准格尔军的最后一次试射终于达到了目的,有数门复汉军火炮被己方摧毁,还杀死了十几名复汉军士兵!
大策零敦多布几乎高兴地快要跳起来,他对着炮兵们高声呼喊道:“继续,给我狠狠地打,到时候我会向汗王为你们请功!”
在听到大策零敦多布许诺后,其他的准格尔士兵自然也在加快速度,只是他们原本速度就慢上许多,此时再怎么提高速度,似乎也赶不上复汉军开炮的频率,至于双方的精准度则更是相差甚远——到后来时,复汉军每一轮齐射几乎都可以击毁数门乃至于十余门火炮,而准格尔军却只能击毁三四门的复汉军火炮。
当战局发展到了这一幕,双方实际上都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剩下的战斗就是刺刀肉搏了,双方在难以有腾挪的空间,而此时双方的战斗力相比,准格尔军拥有一百八十多门火炮,复汉军却只剩下了六十来门,相差了足足三倍。
当然在实际的交战中,由于复汉军火炮射程更远,精准度更高,威力上也更大,因此尽管数量上较少,可是反而能够占到一定的便宜,在轰轰隆隆的炮声中,双方你来我往,倒是打得无比热闹。
炮战持续了大概整整两个多时辰,双方的损失也变得极为惨重,到了这一步即便是准格尔军也受不了了,准格尔军在付出了一百六十多门火炮的代价下面,却只是击毁了复汉军四十余门火炮,战损比几乎达到了四比一的惨烈程度,因此即便是噶尔丹策零也承受不住,他绝不会允许自己的火炮在这一战中彻底损失殆尽。
原來是惡魔啊
“砰——砰——砰——”
随着进军鼓声的响起,准格尔军的步兵军队开始朝着复汉军的车营方向发起进攻,他们保持着完整的阵型,前排为火枪手,中间是弓箭手,最后便都是拿着刀剑的肉搏士兵,而在远方还有数千名骑兵正在一侧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冲进车营中大肆杀戮。
对于准格尔军而言,他们的战法跟复汉军本质上是很相似的,都是先用火炮进行轰击,在火炮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之后,再用火枪进行远距离的密集射击,不过由于他们火器并没有实现全员装备,因此还需要一些弓箭手补充,最后便是肉搏步兵了。
名門撩寵之寵入骨
“准备!”
当准格尔的步兵越来越接近车营的时候,董策不由得振臂呼喝了起来,他的手中拿着一柄军刀,指着前方的准格尔军,雪亮的刀锋透着浓浓的杀气。
一百五十步。
一百二十步。
一百步。
“砰——”
到了一百步的时候,随着一阵整齐而清脆的枪声响起,复汉军士兵的阵线上冒出了一股浓密的烟雾,而整整一排黑色的铅弹如同雨水一般被发射了过去,在对面的准格尔士兵的阵列中制造出了一片血线,光是这一次打击,就有一百五六十多名准格尔士兵倒在了地上。
准格尔士兵手里拿着的火枪射程大概是在八十步左右,他们如果也选择在一百步开枪,根本不会有复汉军这般的准头,打起来不划算,因此只能忍受复汉军的第二轮射击,继续坚持往前走。
等到了八十步的距离后,准格尔兵终于开始准备第一轮齐射,可是很快就发现了极为惨烈的一点,那就是他们的火枪都是火绳枪,相对于燧发枪而言,射速要慢上不少,因此当准格尔兵点火射击之后,复汉军已经再一次打过来了两轮,继续击倒了数百名准格尔士兵。
“砰——轰——”
情陷小辣椒 葉湘
寄予准格尔军厚望的第一轮齐射终于被打响,然而结果却让噶尔丹策零心头在滴血,原来复汉军依靠车营壁垒射击,上面堆满了沙袋和泥土袋,因此大部分的铅弹几乎都打在了上面,而复汉军中只有寥寥十余人被击中倒地。
而就在准格尔君臣瞠目结舌之际,复汉军的新一轮射击又出现了,而这一次同样带走了八十多条人命,可以说在复汉军高效的杀人效率面前,准格尔军就好像一块暴晒在太阳底下的冰块,看似庞大,可是消亡的速度也非常快。
“大汗,不能再这么打了,再这样打下去,咱们即便是拿下这些人,自身的损失也绝不会小!”
准格尔小台吉达瓦齐连忙跪下,刚刚死的那些人当中,有很大部分都是他的属下,因此他不能看着这些人就这么白白死在这里。
噶尔丹策零咬了咬牙,拔出自己腰间的弯刀,高声道:“让死营上,凡是先登营垒者,可免死罪,赏千金!”
“杀!”
伴随着嘶吼声,准格尔弓箭手和死营的士兵们开始往前冲,而复汉军方向则是有条不紊地开枪射击,一排排的枪声显得极为有节奏感,而在这般火力的攻击下,准格尔士兵自然是沿途死伤狼藉,不过好在现在阵型分散,倒也坚持了下来。
美女的貼身邪神 煮酒焚劍
当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了三十步的时候,准格尔弓箭手便开始朝着空中抛射,大量的箭矢落在了营垒中,却是造成了一定的伤亡,由于复汉军普通士兵都是不批甲的,因此不少人都被弓箭射倒在地,却是造成了一定的混乱。
無限聖道 紫血荊棘
实际上,眼下复汉军之所以会出现混乱,还是因为这一次东路军的组成中,大部分都是新兵,他们如果打过一仗或者两仗,那么这种情况就会好转许多,可偏偏第一仗就遇到了噶尔丹策零的主力,难免会有些举止失当。
校花的超凡醫仙
董策望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准格尔军,还有略显散乱的复汉军士兵,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怒意,他不顾落下来的箭雨,将军刀狠狠往下一劈。
“继续射击!军法队准备,随时执行战场纪律,后退者斩!”
“一人退,全队皆斩!一队退,全连皆斩!一连退,全营皆斩!”
酷烈的连坐制度在复汉军当中并不罕见,毕竟在战时当中,任何人都会有胆怯的心理,这种心理能够理解,但是不能原谅,因为一旦因为胆怯而后退,带动的可能就会是整个队伍的溃散,因此复汉军在建立完善的物质保障的前提下,也在长期执行严格的军队纪律。
在这样的严厉命令下,虽然复汉军士兵们依然在遭受伤亡,可是其他人都已经稳下心神来,当他们知道后面的军法队更可怕的时候,那么就只能坦然面对眼前的敌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