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jad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902、歸玄的真正身份竟然是……看書-3sevq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不不不……
归玄摇头,觉得这种推测太过扯淡。
修仙界之主那是怎样不可思议的存在。
诺大修仙界,漫漫历史长河,无尽天骄,其中能被称为修仙界之主的没有一人。
没有错。
在修仙界的历史上。
有过一统修仙界的超级仙朝。
如那龙族,当年龙威震世,曾一统修仙界。
但龙族之中,没有人敢自称修仙界之主。
在修仙界的历史上。
有过镇压一个时代的绝世狠人。
但这种人物,在登临巅峰时,也不敢自称修仙界之主。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龙族,绝世狠人,这些存在在修仙界中并不少见。
但这群人在达到那个位置的时候,全部退缩。
他们仅仅需要说出自己便是修仙界之主,诺大修仙界,没有人敢不承认。
可他们每一个人,都像是说好了一样,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是修仙界之主。
似乎那个位子并不存在,或者没人敢坐上去一样。
归玄想到这里,在看此刻无面。
小小出窍期,便拥有将自己镇压的实力。
很强,非常强。
但你要说其能够成为修仙界之主,他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心中有一瞬间想到如此,而现实却是,他需要面对无面的猛攻。
心念一动,重新化为人形。
他知道。
自己保持本体,目标太过巨大。
面对对方如此手段,他只有挨打的份儿。
化为本体,他身披以黑色龟壳为主体的黑色战甲。
不仅如此。
他身上的黑色战甲包含有手套这种东西。
刷……
仙剑杀来,白光杀伤力无可匹敌,瞬间冲杀到归玄面前。
归玄见此,当即催动身法,闪躲仙剑攻杀。
他如今为人形,身法灵活,仙剑根本难以将他刺伤。
郑拓见此,稍稍感觉有些难办。
归玄的战斗经验太过丰富,其于变大变小间来回切换,让他属实有些难办。
没有办法。
他只能手持仙剑,催动身后鲲鹏翼,主动杀向归玄。
归玄见此,当即露出笑容。
他就是要逼着无面与自己近身战。
大多数修仙者,都是不擅长近身战的。
而他作为半个魔族中人,曾在魔族之中生活过一段时间。
对于近身战,他有着丰富的经验。
他相信,凭借自己近身战手段,禽下无面绰绰有余。
归玄心里的算盘很不错,也很合理,但……
郑拓并不是普通人。
这个家伙因为太过谨慎,所以什么都会一些。
郑拓出剑,剑锋所过,白光闪烁。
归玄见此,并未敢正面硬接,其身形一动,便躲开仙剑斩击。
同时猛然挥出一拳,杀向郑拓。
郑拓就好像已预知到其手段般,手中仙剑刚斩出一般,突然以一种难以理解的角度上撩。
归玄大惊失色!
怎么自己的攻击好像被无面看透一样。
他立刻收拳,但已经晚了。
周围空间一紧,他速度骤然下降。
“该死!”
口中咒骂一声。
他同时另一只手探出,当即拍在仙剑侧面。
铿锵!
仙剑被拍的脱离原本轨迹,不然,恐怕他的手臂将被那仙剑斩断。
短暂交手,归玄当即后撤。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二者交手仅一次,归玄当即就能判断出对方的近战水平丝毫不弱自己。
甚至。
其那种诡异的攻击,似乎专门克制自己。
怎么回事?
二者明明第一次见面,其手段竟然能够克制自己,这太玄幻了吧。
归玄并不知道其中缘由。
而郑拓的缘由很简单朴实,他曾不止一次与魔族有过交手,甚至学习过许多魔族手段丰富自己的战斗技巧。
所以。
他对魔族的战斗风格颇有了解。
归玄能化为真魔形态,其近身手段定然与魔族有关。
果然。
他从其出手就能看出归玄的战斗风格就是魔族。
既然是魔族,那真是最好不过。
打别人他或许没有心得,但是打魔族,他满满都是心得。
催动鲲鹏翼,手持仙剑,主动出击,攻杀归玄。
归玄见此,只能催动身法不与郑拓正面厮杀。
但他的速度,因为自身神魂之力的消耗,已出现大幅度降低。
他是王级强者不假,可他的神魂并非没有消耗。
一路行来,布置阵法,寻找假神魂界,与鬼仁义战斗,此刻与无面战斗。
他的消耗堪称巨甚。
更要命的是此地无法回复神魂之力。
只有消耗,没有回复,任谁也无法承受这种困境。
铿锵!
郑拓出手,将归玄击飞。
归玄的消耗堪称巨甚,反观郑拓,仍旧生龙活虎,没有丝毫消耗过度模样。
这里可是他的地盘,他在这里便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无面,斩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相信我,我活着,比我死对你来说更有用。”
归玄言语中有妥协之意。
没有人想死,就算他曾经被魔族与龟族一起讨厌,他也没有想过要死。
他要活着,获得好好的,死对他来说与其他人一样可怕。
对于归玄所言,郑拓没有回话。
其手持仙剑,全力以赴追杀归玄,试图将其干掉。
他不是三岁小孩,知道什么时候对自己有利,知道什么时候对自己没有利。
干掉归玄,明显就是其中对自己最有利之事。
归玄面对这样的郑拓,只有使用自己最后的手段。
“无面,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归玄发狠,当即催动秘法。
没有错。
不仅鬼仁义懂得秘法,归玄也懂得秘法。
甚至。
郑拓也懂得秘法。
在这修仙界中,许许多多修仙者都懂得秘法。
秘法能够让自己的战斗力暂时变得更加强大。
当然。
秘法的副作用谁都战斗,那就是使用秘法之后,有可能对自己的修仙路造成致命伤痕。
虽说如此。
可这与自己即将陨落的性命相比较,似乎秘法的副作用,完全不算什么。
刀都已架在脖子上,你竟然还在乎自己的前程光不光明。
归玄催动秘法。
顿时!
整个人的气息超越巅峰,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无面,敬酒不吃吃罚酒,受死吧。”
刚刚还被攻杀的归玄当即发起反攻。
其猛然迈步。
嗡!
玄武步走起。
玄武步下郑拓立刻感受到肩膀传来的巨大压力。
那压力直挺挺,当即降压压向地面。
轰……
郑拓狠狠砸在地面之上,一时间竟难以起身。
太可怕了。
归玄催动秘法,让自己实力超越巅峰,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以如此境界催动神通玄武步,郑拓完完全全吃不消。
第一步,仅仅第一步,他便已经被镇压当场,难以动弹分毫。
强度有点啊!
郑拓当即催动十方世界将自己保护其中,以缓解玄武步给自己带来的压力。
果然。
十方世界不愧是最顶级的界域类领域。
有十方世界在,郑拓肩膀上的压力顿时舒缓许多。
他缓缓起身,总算是可以活动片刻。
但远处的归玄并不想让他起身。
玄武步第二步迈出。
郑拓顿感一股无法阻挡的力量落在自己肩头,吧唧,他在度被压趴在地面之上。
同时。
十方世界因为如此恐怖的力量降临,当场崩坏,消失于无形之中。
十方世界消失,郑拓暂且无法在度凝聚。
他只能催动鲲鹏翼,试图帮助自己缓解压力。
先天灵宝的强度仍旧存在,就算归玄的玄武步强横非常,鲲鹏翼也不会有所畏惧。
乌光弥漫,将郑拓保护其中。
郑拓神魂体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在度缓缓起身。
“无面,认输吧,此时此刻的你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你的反抗,只能是最后性命的挣扎,而这种挣扎,像是不会游泳的溺水者,无论如何挣扎,都将身死其中。”
归玄说着,缓缓迈出第三步。
嗡!
郑拓感受到自己肩膀之上,似有一片世界缓缓向他压来。
那种无法承受的可怕压力,让他神魂体疯狂颤抖,随时随地,都可能因为这种可怕的压力而崩溃。
差距,巨大而无法弥补的差距。
就算郑拓拥有先天灵宝鲲鹏翼,就算郑拓拥有十方世界这种顶级领域,就算他拥有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
但在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他仍旧显得力不从心。
“主人!”
如此时刻,宝镜传音。
有古铜宝镜在,郑拓应该能够承受归玄的玄武步,起码不至于如此狼狈。
毕竟。
古铜宝镜与他的关系要比与鲲鹏翼的关系更加密切。
鲲鹏翼他还没有完全炼化,古铜宝镜早已与他融为一体。
“无妨,我还能抗住,你保护好出口,不要让他跑了。”
郑拓告诫古铜宝镜。
宝镜不敢违背郑拓所言,只能放弃帮助郑拓的行动。
名門婚劫 唐寅斯
呼……
郑拓缓缓吐气。
虽然很艰难,但他仍旧缓缓起身。
整个过程,看上去像是年迈的老奶奶在过高速公路般让人着急。
最终。
郑拓盘膝端坐于地面之上。
“多麽坚韧的意识,能在我如此状态的玄武步下有如此动作,无面,我很欣赏你的坚韧,与我合作,未来,属于你我。”
归玄言语中并未有将郑拓斩杀的决心。
郑拓如此非凡人物,他有心结交。
当然。
如果结交不成,那肯定是要动手,将其干掉才是。
郑拓没有回话。
其艰难的催动法门。
恍惚间!
其背后浮现出一尊神阳。
那神阳散发着温暖的光,在那温暖的光中,似乎有一尊神明盘膝端坐。
细细看去,那哪里是什么神明,那本命就是一尊缩小版的郑拓。
神阳中的郑拓宝相庄严,浑身散发着柔和白光。
其如仙童,在感悟天地大道。
玄武步那恐怖无匹,似一片世界降临的压力,丝毫没有对其造成影响。
如此手段源自万道魔皇经。
郑拓曾学习过万道魔皇经,以万道魔皇经修行完美神魂。
后经过他不断学习后发现。
魔皇创造的万道魔皇经,绝对不仅仅是一种只能修行出道身的手段。
其应该是一种非常全面的神通法门才是。
果然。
此刻施展,效果奇佳。
神阳中的道身,帮助郑拓分担了来自玄武步的压力。
且这种道身并非只有一尊。
随着郑拓手中法决赞动,一尊一尊道身出现。
远远看去,郑拓背后,共九尊神阳。
九尊神阳之中,皆有他神魂体道身存在。
如此这般,郑拓顿感肩膀上的压力一空。
“这是什么神通,竟然能够将我玄武步抵消!”
归玄不解。
但又感觉如此手段似乎十分熟悉。
他没有纠结于此,而是继续走出玄武步。
玄武步第四步走出,远处郑拓顿感又有压力袭来。
且这种压力对他来说,当真有些巨大的过分。
玄武步的压力不是一点一点增加,而是一倍一倍增加。
那种可怕的压力,若没有九尊神魂体道身帮他分担,他恐怕分分钟如鬼仁义般被碾死当场。
呼……
郑拓长出一口气,让自己放松放松。
沟通身后九尊神魂体道身,九位一体,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分担来自玄武步的压力。
不急不躁,稳住,我们能行。
郑拓保持者自己的专注。
待得能够平衡来自玄武步的压力后,他尝试着凝聚出第十尊神魂体分身。
归玄玄武步的压力成倍增长又如何。
我神魂体道身的力量同样是成倍增长。
手中法决赞动,第十尊神魂体道身随着一尊神阳缓缓出现。
顿时。
郑拓感觉自己肩膀上的压力骤然变轻。
如他所想。
第十尊神魂体道身的出现,远比想象中更加让他轻松。
“还有?”
归玄见此一幕,感觉不可思议。
无面这家伙当真是无时无刻不在给予自己惊喜。
那神魂体道身的存在,本就匪夷所思,谁能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尊。
“我倒是想看看,如此道身,你究竟还有多少。”
归玄说着,继续走出玄武步第五步,第六步。
两步走出,归玄立刻感受到了莫名压力的出现。
玄武步如此非凡手段,不仅对对手杀伤力足够强大,对他自身的消耗也无不巨大。
他的神魂必须足够坚韧,不然玄武步没有将对方压死,先将自己干掉。
可能,这也是玄武步本身的高傲之处。
没有足够强的实力,不配拥有使用我的权利。
我玄武不只配让那些强大的家伙催动。
玄武步第五步与第六步的走出,让归玄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就算他此刻催动秘法加持己身,也是有些难以承受来自玄武步的反噬。
tfboys勇敢愛 勇敢愛i
不过好在他还能够承受这种压力不垮掉。
反观另一面的郑拓。
因为归玄突然走出两步玄武步,导致的结果就是起身后所凝聚出的神魂体道身,一个接着一个,如气球般嘭嘭嘭爆炸开来。
玄武步的强横超乎郑拓想象。
何况是一口气走两步。
他的神魂体道身与他自己,着实被归玄如此突然的手段击垮。
“我能挺住,我还行!”
郑拓叫嚷着当即催动祖文。
祖文涌动,化为一个守护二字,出现在他头顶,将他保护。
但下一秒。
嘭……
守护二字轰然炸裂成无数金光。
但在守护二字炸裂瞬间,便有另外两个守护二者出现在郑拓头顶,填补刚刚的位置,继续保护郑拓。
嘭……
不出意外,守护二字刚出现,便因为无法承受玄武步的力量而炸裂。
但这没有什么,因为还有更多的守护二者出现,前赴后继的冲向郑拓头顶,帮助他那么拖延零点几秒的时间。
有如此时间,郑拓当即催动万道魔皇经,继续凝聚神魂体分身。
一轮轮神阳出现,标志着神魂体分身在度出现,帮助他分担玄武步的压力。
“无面,我不会在给你任何有可能反抗我的机会,既然你不能为我所用,便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
归玄趁郑拓此刻危难之际,缓缓迈出玄武步第七步。
他的脚步很慢,很慢,如慢动作般。
此举并非他有意而为,而是因为玄武步第七步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
他如今的实力强度,玄武步能够走出第七步,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巨大提升。
嗡!
独属于玄武步的力量波动降临。
还在凝聚神魂体道身的郑拓,忽然感受到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出现头顶,欲要将自己镇压当场。
“啊……”
郑拓口中发出不正常的低吼。
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出现。
这压力足以让他崩溃而瞬间死掉。
好强,好强,好强……
郑拓承受着他这个等级不该承受的力量。
归玄脚下玄武步第七步,就算是正常王级中的大王境强者,也会被碾碎成渣渣。
何况他这个只有出窍期的修仙者。
“该出点力气了啊!”
郑拓的声音之中充满了认真与坚韧。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天赋旷古烁今,乃修仙界从未出现过的极品灵根拥有着。
而相对于这旷古烁今的天赋,他觉得,自己的坚韧不拔,才是自己真正拥有的财富。
就算他没有那旷古烁今的天赋,他只要拥有坚韧不拔的品性,同样能够站立在这修仙界之巅。
只不过,时间可能会更久一些。
现在。
如此为难时刻,就能够看出他坚韧的品格。
你们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何尝不是有自己的路要走。
在达到这条的尽头之前,没有人可以让我停下脚步。
郑拓发狠,强行催动万道魔皇经。
顿时。
他身后一口气出现十尊神魂体道身。
同时凝聚十尊神魂体道身,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种挑战。
郑拓不喜欢挑战,因为挑战需要冒险,而冒险本身便存在无法预知的危险。
不过现在。
他或许可以挑战一下自己,看一看,自己对于心中那一份执念,究竟有多麽不凡。
嗡!
十尊神魂体道身同时出现,郑拓暂时抗住了归玄玄武步第七步的攻势。
但这还没有结束,因为归玄的玄武步第七步还没有落下。
归玄同样承受着巨大压力,他与郑拓一样,都在挑战自我。
玄武步第七步是他的极限,他需要挑战,迈过这道坎,让自己升华。
为此,他愿意在度催动秘法。
归玄疯了一样,疯狂催动自身秘法。
一次催动秘法,已有可能早场他仙路阻断。
而两次催动秘法,他的仙路必然会被阻断。
没有人知道归玄为何如此这般。
他如此这般,就算战胜郑拓,恐怕自己也会因为两次催动秘法而仙路阻断。
不过对于归玄来说,并不是冲动而为。
不良之年少輕狂 撫琴的人
不破不立。
他以绝对手段镇压无面,然后某得神魂界。
他相信,只要有神魂界皆在,自己神魂就算催动在多次秘法,也能够修复完美。
况且。
无面身上有合道果啊!
合道果那可是九大灵果之一。
其不仅能够让神魂与元婴完美结合,更是能够帮助修仙者修复元婴与神魂。
他催动两次秘法,便是将自己逼入绝境,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成功,便成仁,归玄对自己非常狠辣。
他两次催动秘法,让自己的实力达到一种极限。
在这种极限状态下,他迈出了玄武步第七步。
嗡!
玄武步第七步落下,整个石鼎空间因为这一步而颤动。
石鼎感受到了来自玄武步的挑战,整个石鼎空间猛然一紧。
但也仅此而已。
石鼎保护住了自己体内的空间,不让玄武步将这片空间破开。
对于石鼎的反应,郑拓没有时间关注。
他正在与归玄角力中。
归玄的玄武步第七步落下,就像是大声呼唤的挑战。
而郑拓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下,选择接受了这种挑战。
他知道自己不是这样的人,但他没有任何办法闪躲。
冷王的傾城傻妃
因为他现在被玄武步死死镇压,无法离开此地半步。
甚至。
整个石鼎空间内,已全部被玄武步所占据。
在这片空间之内,此时此刻,就算是王级强者,也难以踏足分毫。
“出!”
郑拓咬牙,口中艰难的发出一个字。
顿时。
他身后十尊神魂体道身,口中同时发出一个出自。
第十一尊与第十二尊,两组神魂体道身开始一点点孕育而出。
郑拓是拼尽全力。
就算他现在并不是完整神魂体,但他此时此刻的他,已有本体八成力量。
八成力量的巅峰,让他一点一点,凝聚出第十一尊与第十二尊神魂体道身。
两尊道身出现。
郑拓明显还是能够感受到来自归玄玄武步第七步的压力。
玄武步这种大法门,在上古时期便无与伦比的强大。
古籍中有记载,玄武步曾真死过真正的神明。
此言虽有夸大承认,但也足以说明玄武步的强大。
归玄的玄武步虽不是最原始的神通,但其并不比最原始的神通弱分毫。
厚古薄今这种事在修仙界并无任何说法。
古今往来,皆有豪杰出世,你可以说谁强谁弱,因为他们都曾是这片天地的主宰,需要你我仰望的存在。
“凝!”
郑拓如调训般,口中念出一个字。
谨记着,他背后十二尊神魂体道身,口中皆大喝一声凝。
第十三尊神魂体道身开始凝聚。
望见如此一幕,归玄当真被挑起战火。
“哈哈哈……”
狂笑从沉稳的归玄口中发出。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归玄竟与出窍期的你战斗至如此爽快,哈哈哈……痛快,痛快……”
以沉稳著称的归玄,忽然变得洒脱不羁。
似乎某种心结被解开般。
他催动玄武步,缓缓抬起脚,开始迈出玄武步第八步。
对他来说,玄武步第八步从不曾想象是何种威力,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己没有那个本事迈出第八步。
就算他是王级强者,也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自信迈出第八步。
但是现在。
他现在在这个叫无面的家伙的刺激下,不知从何处借来的勇气,竟挑战他从未想象过的第八步。
也许。
就这样死掉,也是一种不错的解脱吧。
归玄在如此激烈的角力中。
忽然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他在此刻,回忆道了自己的童年。
那个很糟糕很糟糕,让他耻辱一生的童年。
他身居魔族血脉与龟族血脉。
在魔族之中,他从小被认为是异类,是不配拥有魔族血脉的存在。
他曾被无数人欺负过,他也曾与无数人战斗过。
有成功,有失败,他从来不曾妥协。
而在龟族,他是一个魔族败类。
没有人承认他的身份,甚至龟族曾开会,是否将他除掉,以免污浊龟族血统。
当年。
因为师父看出他天赋已柄,传授他玄武步。
后来因为此时,师父被惩罚驮龟岛十万年。
十万年啊!
就算自己成为王级强者,也不敢去搭救师父。
终于。
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师父化道。
至死。
他都没有见到师父最后一面。
从那一天开始,他便独自一人生活在这诺大的修仙界。
等等!
似乎还有几道身影,与他曾经的日子中出现过。
“四哥,你说天上的星星为什么总是眨眼睛,他们是不是也在看着我们……”
“四哥,来打一架,我最近刚刚学习了一种新的法门,肯定不会输给你……”
“四哥,请你喝酒……”
“四哥,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四哥,如果你游历四方走累了就回家,我们在家里等着你,因为我们永远都你的家人。”
或许……
归玄的思维有瞬间的停歇。
在自己那悲惨的童年之中,有几道声音,充满了对他的尊敬与喜爱。
只不过这声音太过久远,太过久远,久远到他都已经忘记。
却又不知道为何,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脑中。
当这声音出现在自己脑中,便像是雕刻在自己脑中一般在也难以抹去。
归玄忽然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我要活着,我要活着,我要活着。
要还有想要见面的人,我还有自己想要走的路,在这诺大修仙界,我不是一个人,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人,我有家,我的家人在等待着我,我不能输。
归玄感受到了来自冥冥中的力量。
他的气息收敛,他的目光坚定,稳稳当当,迈步玄武步第八步。
嗡!
石鼎空间震动。
无数石鼎灵纹闪烁,将这片空间保护,不让归玄的玄武步第八步将此地损坏。
石鼎空间无恙。
单凭归玄的手段,还不足将石鼎打碎。
但正面承受玄武步第八步的郑拓,此刻苦不堪言。
“你大爷的!”
郑拓心里咒骂出声。
他能够看出,归玄使用玄武步第七步已经达到极限。
就算他第二次使用秘法,也已经达到极限。
但这个家伙究竟获得了什么新的力量,玄武步第八步竟然被其如此轻松走出。
在玄武步第八步之下,郑拓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那气息让人不寒而栗,更是让他彻底暴走。
怪不得赤枭武道等喜欢与人对战,喜欢在战斗中寻到突破的契机。
原来与以为旗鼓相当的对手战斗,是如此痛快的一件事。
郑拓享受着此刻所能享受的一切。
当然。
他并不是一个会轻言放弃之人。
此刻,他当即借用了石鼎的力量。
“凝!”
大喝出声。
顿时整个石鼎大震。
“在我的地盘,容得了你如此撒野!”
郑拓低语,似乎神明,降下审判。
他身后,一尊尊神魂体道身出现。
呼吸间,足足十八尊神魂体出现场中。
十八尊神魂体,口中皆有念念有词,宛若十八尊神佛般,吟唱着不朽的赞歌。
在郑拓爆发出如此伟力后,终于能够与归玄的玄武步第八步匹敌。
两股力量不相上下,互相较劲,谁也不服谁。
郑拓此刻也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
他并非完整神魂体。
以如此神魂体凝聚十八尊神魂体道身,已经是他的极限,无法在继续多凝聚任何一尊神魂体。
而归玄同样如此。
玄武步第八步虽然被他很轻松的迈出,但已经是他的极限。
二者都已经达到极限。
所以。
现在就要看谁先坚持不住。
任何一方坚持不住,都将因为如此强横力量的对决而落败,甚至身死。
性命之忧,信仰之争,没有人想要放弃,没有人会主动放弃。
二者坚持着,彼此对视。
他们能从对方眼中看到坚韧不拔的品性,同时也能看到来自对方的挑衅。
谁先放弃,谁是小狗。
如此话语提醒着二者,不要放弃,不要放弃,不要放弃。
而这种极限意志上的对持,让二者皆受益匪浅。
他们的神魂体品质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增长着。
若二者不死,未来二者的神魂体必将因为此刻的坚持而收获巨大。
意志是没有极限的。
但神魂体的力量是有极限的。
在这里,郑拓的主场,郑拓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神魂液供给。
他的神魂体时刻保持巅峰状态。
不用催动秘法加持己身,他的状态永远都保持着巅峰。
而归玄此刻的状态极差。
他因为催动秘法两次,所以神魂体在对持过程中,慢慢出现大问题。
随着秘法的力量渐渐消失,归玄的落败已成定局。
最后!
嘭!
归玄被玄武步的力量弹飞,不过,他似乎因为刚刚的表现,已被玄武步认可。
被弹飞的他并没有因此受伤,而是被那弹飞的力量保护,不受伤害。
嘭!
归玄狠狠摔在坚硬的地面之上。
就算玄武步没有将他伤害,那两次催动秘法的手段,已让他彻底失去在与郑拓战斗的资本。
两次催动秘法,没有立刻身死,他已经足够幸运。
换成一般王级修仙者,恐怕此刻已经死掉,一命呜呼。
郑拓见此,收回十八尊神魂体道身。
他的状态也很差。
一口气催动十八尊神魂体道身,对他来说已是极限。
望着已奄奄一息的归玄,郑拓心中对其只有尊重。
虽然归玄试图将自己干掉,但这与对其尊重没有关系。
他相信归玄心中定然有自己的执着,才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迈出玄武步第八步。
如此人物,若非遇到自己,恐怕在这诺大修仙界,也是一位枭雄。
可惜啊可惜。
你说你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我的头上。
郑拓摇头,对于修仙界即将失去这样一位枭雄而感到惋惜。
神醫之嬌娘種田 小喬初嫁
“你认识魔小七吧!”
奄奄一息的归玄突然说出如此话语。
此话听在耳中,郑拓心中一跳。
不是吧。
难道归玄这家伙真是魔小七的亲戚不成?
“魔小七为魔皇第七子,魔族魔王,我为东域之人,自然认识。”
郑拓如此说道。
“好。”
归玄竟露出一抹笑容。
那笑容明明很凄惨,却给郑拓一种异常温暖的感觉。
那笑容就好像邻家大哥哥一样充满阳光。
“无面,我愿将我身上的魔龟玄甲送给你,只需要你帮我将此物交给魔小七便好。”
归玄说着,取出一枚看上去十分普通的指环。
指环是法宝不假,但只有一阶,看上去像是某种储物空间。
郑拓没有接过指环。
“你是魔小七什么人?”
郑拓有心询问。
归玄见此,为了让郑拓帮忙,他只能开口道:“我是魔皇第四子,也就是魔小七的四哥。”
听闻此话,郑拓当即傻眼。
他忽然感觉这个世界好小好小。
自己怎么在灵海这片偏僻的深海大陆上,遇到了魔小七的四哥。
魔小七若是知道自己将其四哥干掉,还不跟自己拼命。
怎么办,事情变得有些大条了。
况且。
自己也曾受过魔小七本体与魔皇恩惠。
从各种角度来讲,自己与魔族的关系不好也不坏。
现在。
自己干掉归玄的事若暴露,恐怕魔族都不会放过自己。
且从归玄这与魔小七兄妹的关系看,魔小七定然不会放过自己。
而魔小七知道自己是落仙真人。
他绝对相信,魔小七肯定会扛着镰刀上落仙宗找自己。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郑拓感觉自己有点慌张。
冷静,冷静,冷静。
稳住,稳住,稳住。
郑拓深呼吸,给予自己心里暗示,让自己冷静下来。
若归玄就是魔皇第四子,那就能说清楚,其为何能够化身真魔了。
魔皇血统,能有化身真魔,并不奇怪。
只是归玄这魔皇第四子怎么感觉如此落魄,完全没有魔九魔小七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算了。
归玄竟然能够化身魔龟,想来如自己猜测一般,是个混血。
以他的聪明。
其中故事,用脚指头想都能捋明白。
而现在的问题是,归玄是不是在与自己撒谎。
毕竟。
无面与魔小七的故事,东域人尽皆知。
其中多有不符,同时,也有许多事实。
归玄万一是利用这一点与自己玩手段,自己岂不是会因此翻船,被对方反杀。
想到如此,郑拓当即后怕。
刚刚他有一瞬间失去冷静。
大宋王侯 九孔
高手对决,特别是在王级强者面前,有一瞬间的失神,那都是致命的。
若刚刚归玄出手针对自己,凭借自己的状态真能反应过来吗?
郑拓后怕不已。
他立刻警惕万分,望着远处奄奄一息的归玄。
“我如何能够相信你是魔皇第四子。”
郑拓干脆询问出声。
而归玄的证明也很直接。
其心念一动,身前出现一枚魔皇令。
魔皇令,魔族之中拥有魔皇令者,除了魔皇亲子,便只有魔皇本人。
归玄拥有魔皇令,便说明其是魔皇第四子。
但……
万一这魔皇令是归玄干掉魔皇第四子抢到的呢。
郑拓陷入怀疑的怪圈之中。
没有办法,他这个人生性多疑。
加上归玄这货太过难搞,狼来了的故事他深有体会。
他必须心里百分之百能够确定对方身份,他才会放心下来。
狂仙風雲
“归玄,你还有没有其他手段能够证明你的身份,淡淡一块魔皇领,似乎不够啊!”
郑拓如此说道。
“放心吧,魔皇令只有魔皇子才能拥有,除此之外,任何人都无法佩戴,当然,除非对方实力与我父皇一般强大,不然,没有人可以降服魔皇令的。”
归玄如此说,郑拓当即便能确认,归玄这家伙的确是魔皇第四子。
因为同样的话,魔小七也与自己说话。
既然确认的对方身份。
那接下来该如何处理归玄这家伙。
就在他思考之际。
突然!
归玄身后出现一团鬼雾。
自那鬼雾之中,出现一枚巨大的红色骷髅头。
那巨大的红色骷髅头张嘴,一口将归玄吞入腹中。
“哈哈哈……哈哈哈……美味,美味,真是美味……”
鬼仁义大笑着从鬼雾之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