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9e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秦時小說家-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魏地定(求票票)推薦-fbh2j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师尊!”
“巨子!”
“……”
诸人欢喜,果然是巨子的声音,果然是巨子归来了。
一瞬间,整个场地上,一位位墨家弟子为之欣悦,这几日……他们可是受够了那些楚军的轻视和鄙夷。
如果不是方统领他们执意留在这里,那么,他们早就离开汝阴了。
当初墨家入楚军之中,便是要襄助楚军,对抗秦国。
如今费了那般的力气,不说一点点嘉奖,反而还有这般遭遇,实在是可恨。
“巨子!”
“那些楚军着实不将我等放在眼中,只会让我等制造攻守器械,如今,战事失利,反而都是我们的责任了。”
手里拿着大铁锤,魁梧巨汉第一个忍受不住。
巨子总该为他们讨回一点道理吧。
否则,这样下去……太憋屈了。
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想要出大力的,现在却成了这一幅模样。
“无需愤怒。”
“相对于此战死伤超过十万的楚军,我们受一些言语之苦并不算什么。”
致梵詩玲的奇跡 水藍寶
魚水沈歡 晨淩
“墨家前来这里的目的是相助楚军抗击秦军,将秦军击溃才是我们的目标。”
迎着场地上一位位墨家弟子的目光,路枕浪单手摆动,摇摇头,这里的事情,自己自然知晓。
也知道墨家弟子心中的不耐。
可这个时候,非内部相互争斗之时,不然,他们为何要前来这里?
“当年祖师子墨子行走诸国的时候,亦是不知道承受多少嘲讽呵斥,可兼爱非攻之下,一切都是可以忍受的。”
接着前言,路枕浪随意踏步行走,尽可能的安抚墨家弟子情绪,若然他们心绪不满。
穿裘皮大衣的維納斯 [奧]利奧波德·薩克·莫索克
接下来楚军的伤亡或许更大。
“师尊!”
“楚军接下来准备如何?”
方更泪轻问着,如今战事刚结束,那些死伤惨重的楚军在城中士气很是低迷。
丝毫不显数月前的高昂锐气,迁怒于墨家弟子,甚至于百家之人,并不算什么。
和师尊所言一般,只要可以将秦军击溃,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既是为了楚军。
也是为了他们墨家。
“驻扎原地,伺机大破秦军。”
“短时间内当不会有大的动作。”
路枕浪应道。
那不是秘密,接下来楚军各大营地都会如此的,这一战……楚军的损伤虽不大,可也不会轻易开战了。
“伺机大破秦军?”
“那就只有等待了。”
白衣剑客明了。
“师尊,从墨家弟子传来的消息来看,此次,农家那边也来了不少弟子。”
“近日一战,似乎不显。”
墨家的事情容易解决,只要给予安抚便会恢复如先前,却是汝阴城内,其余的百家之人不少。
倒是没有看到他们的应有作用。
不由奇异。
好歹当初燕赵之战、三晋之战的时候,还能够有些举措。
“接下来你们就知道了。”
“农家那里前来的是烈山堂田猛,带领的农家精锐弟子甚多,会有所谋要事的。”
“还有燕赵、三晋的残余之力,前来的也是不少。”
“秦军虽强,纵然强战之下,可以将楚军击溃,己身也是伤亡惨重,我等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可。”
“仿制秦军新出现的器械,我又从机关城那里调来部分人手,应有大用。”
于汝阴城内百家之事,路枕浪轻缓一言,直接盖过。
百家都有属于自己的任务,或许相对于整个战局不显,但都会尽上自己的一份力。
如此,一股股力量汇合一处,便会成就澎湃浪涛。
“巨子,素有闻,楚国国都那边,供应楚军的粮草辎重有问题,如今如何?”
岚丰统领近前一礼。
“已然无碍。”
“楚国若灭,那些老世族也讨不了好。”
本少爺的姐姐誰敢娶 古夢月緩
“所以……粮草辎重恢复正常,不过……大将军项燕之谋可能难矣。”
路枕浪看将过去,给予肯定的答复。
楚国的机会,不在淮水以北,而在淮水以南,甚至于江水流域,长期在淮北,不是一件好事。
“连月来,秦国罗网一直都在追杀昌平君等人。”
“而今,昌平君为淮北大司徒,行走往来不断,是否会有危险?”
巨子前段时间的任务,便是护卫昌平君的安危,自昌平君出现在楚地,每隔一段时日,便是有杀戮落下。
对于昌平君,虽不熟悉,可数月来,据传……有其在淮北整顿城池要务,诸般秩序很快的归于平缓。
不复去岁的杂乱无章,起码从汝阴城内的秩序可见一斑。
其人先前为秦国相邦,还是有足够能力的。
现在……巨子归来,不知那昌平君如何,白衣剑客好奇一语。
“接下来战事稍缓,昌平君身边有百家高手在,只消令达传下便可,而且……前者的黑白玄翦已经不在楚地。”
之所以先前护卫在昌平君身侧,乃是因为罗网顶级武者黑白玄翦的出现,其人位列玄关,果然刺杀昌平君,化神武者无用。
近月来,根据自己的探知,那黑白玄翦不知为何,已经离开了楚地,其余罗网中人实力虽也不错。
但也不至于耗上自己,其余百家武者足够了。
“师尊,燕赵之地、魏地那些人举动如何?”
“可否起事为楚国舒缓压力?”
闻师尊之言黑白玄翦离开楚地,方更泪亦是不自觉的舒缓一口气,那黑白玄翦在楚地纵横。
所杀的可不仅仅是昌平君,连带遇到的百家之人,亦是照杀不误,以其玄关修为,谁可拦阻?
从今岁初春开始,尤其是午月楚军取得优势开始,燕赵、魏地的那些残余邦国之人,便是有异动。
果然起事,呼应楚军,在诸夏间形成多个混乱区域,令秦军应接不暇,楚军取胜会有更大的可能性。
距离午月,已经过去快半年了,那些人还没有动静,莫不是被秦军压制下去了?
还是说其它的缘故?
自己一直待在汝阴这里,于那里的消息知之不详。
“甚难!”
“午月之时,本有些希望,近月来,却是被秦国一连串的动作压制了。”
“除非接下来秦楚战事僵持很久。”
再次对着场地中忙碌的墨家弟子看了一眼,路枕浪向着旁侧的厅堂走去。
燕赵、魏地那里,午月的时候,的确有要起事的,奈何很快被秦军压制下去了。
划分田亩,分给那些奴隶之人,收其心,以为所用。
连坐罪人,以为震慑。
从固有的庶民中,启用乡老,最为最基本的管辖,层层如此,秦国的统治秩序逐步稳固。
……
有那些手段,可见秦军窥视之心久矣。
“师尊,您觉战事会僵持多久?”
以楚军这般多的军力,强行守御的话,还是可以坚守的,虽失去富庶的淮北之地,但楚国还有淮南、洞庭、江东之地。
国力根基仍存。
方更泪跟随身后,其余墨家统领亦是跟了进去。
“不会太久的。”
“或许明岁就要决出最后战果!”
路枕浪悠然道。
秦军战法,可不是一味的防守,果然一味的防守,也不会东出数年来,将山东诸国一一攻灭了。
******
“将军!”
“秦军攻势猛烈,我等快要坚持不住了,尤其是秦军的强力攻城器械,怕是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城池都要守不住了。”
魏地。
大河以东,范阳之侧,东阿之旁,频临齐国边界,秦将杨端和率领十万军扫荡诸国残余之力。
东阿城!
自大周以来,诸侯国会盟之地多于此,而今,魏国魏咎、魏豹等残余贵族率领杂糅一处的十万军坚守于此。
然则,听着厅内那传令之人的惶恐之音,怕是东阿城这里很难守住了。
“兄长。”
“我等接下来该如何?”
魏豹身披红色重甲,看向兄长魏咎,先前魏国被灭的时候,他们手中仍有数万军于此,以为抗衡秦将杨端和。
不曾想,秦将王贲水淹大梁城,魏国一日而亡,国土被秦国纳入大半。
去岁以来,秦国留守杨端和之力,于魏地逐步推进,将残余之地亦是缓缓纳入秦国舆图。
如今,已经到了齐国边界。
今岁以来,他们二人所掌控的魏地区域便是不住缩小,面对秦国的攻击,尽管也有其余魏地反抗之人以及三晋反抗之人的加入。
甚至于兵力也已经超过十万。
但面对秦将杨端和率领的十万军,仍为不是对手,且战且退,眼下,更是没有了退路。
我是壞女生 饒雪漫
“魏豹!”
“你接下来带领残余兵马从东门出,进入齐国吧。”
“我留守东阿,为你们争取时间,齐国谷城、博阳之地,已经有田儋派人接应了。”
魏咎从上首案后起身,神容平静,对于东阿坚守不住,早已经明了,事先,也有了应对之策。
“张耳、陈馀、刘季……,你等也跟随魏豹一同前往齐国吧,无论如何,都要为魏国保留一份力量。”
说着,随即又将视线落在厅内其余人的身上,今岁以来,他们和自己抗秦久矣。
午月的时候,本以为是个机会,曾有所动,不曾想引来杨端和的强力围剿。
尤其是那强横霸道的攻城利器,每一座城池,他们刚刚入驻,欲要坚守,便是被破开。
实在是无可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