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nw1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紫薇天帝 愛下-第一百一十章 老黿歸心看書-ihaiq

紫薇天帝
小說推薦紫薇天帝
雷劫过去,天空上的乌云渐渐散开,露出明朗朗的明月星辰,照得人间一片清明。
老鼋来到巨蚌身旁,化形为一位矮小的驼背老者,目中充满关切之色,张开右手,握在手中的明润内丹自动飞向巨蚌。
巨蚌将内丹吞入体内,身形微微一晃,化作一个面容微微苍白的娇美少女,浑身一丝丝清纯香淡的气息散发。
“明珠,你没事吧?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老鼋急忙问道。
明珠眼中泪花点点,冲进驼背老者怀中,说道:“爷爷,我没事,不过我好怕,差点以为要永远见不到爷爷了。”
老鼋轻轻拍打着明珠后背,安慰道:“别怕,别怕。一切都过去了,爷爷在这呢。”
说完之后,老鼋望向伏尘三人,感谢道:“多亏三位出手相助,日后若有用得上我只老鼋的地方,尽管开口。”
伏尘淡淡一笑,指了指身旁的敖曦,道:“又何必要等到以后,今日不正是好时候吗?她,你想必也认识吧?”
老鼋点头:“敖曦小姐,我自是认识的。”
前些时日,龙宫灵地重启,可是闹出了不小动静。
这些时日也有一些不长眼的水妖河怪前去试探,但最后也都铁戟沉沙,反而被其收服。
敖曦也不藏着掖着,此次前来本就是为了打响名号,收服怒江水怪,成就龙君之位。
因此到了后面干脆就将身份透露出去,明言自己的水府龙宫招兵揽将,凡无作恶行迹之水妖,经过考核试炼皆可入得龙宫,成为龙宫将士,享香火,得气运。
这样倒也得到不少水妖的投靠,龙宫水军渐渐成型,名声也随之传了出去。
“既然认识,那就好办了。敖曦身为龙女,到怒江来就是为了整合怒江水妖,成就龙君之位。她初来乍到,手下正缺大将,你若入其麾下,也可为龙宫正统,岂不是相得益彰?”伏尘劝道。
“这?”
老鼋心中犹豫,身为怒江妖王,自由自在,入龙宫虽有诸多好处,但突然之间还是有些迟疑。
看着老鼋的表情,伏尘心里有数,摇了摇头,恳切道:“我知道你不愿招惹是非,但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孙女筹谋吧。”
野蠻丫頭遇上惡魔王子
老鼋听了心中一激灵,看看自己身边的明珠,又看向不远处的敖东流和长孙南星,心里顿时一动。
它原想保持中立,平安度日,但有时你不找麻烦,麻烦却自会来寻你。
龙女龙子既然都来了,怒江必然会迎来新的龙君,区别只在于最后棋高一着者是谁。
怒江一统,自己身为妖王也难以独善其身,势必要择一投靠。
如今既已恶了敖东流,要想保全自己和明珠,除了远离怒江,逃向别的河流江域,只能向着敖曦龙女靠拢。
逃离怒江只能得一时平安,以龙族势力之大,万一最后得到龙君之位的是敖东流这等睚眦必报之辈,怕也难以安身。
况且山险水恶,妖魔潜于深渊,修士来去青冥,自己一路上也未必能护得明珠安全。
若是入了龙宫,有着嫡脉龙女的庇佑,自己也就不用这么担心了。
想到这里,老鼋心里犹疑尽去,顿时下定了决心,道:“敖曦小姐,老鼋愿入您麾下,为龙宫前锋,扫平怒江一切障碍。”
敖曦点点头,手中现出一道巴掌大小的令牌,上面通体金光闪烁,细密的篆文勾连,散发堂皇威严的气息。
这是敖曦根据功法《九天水府元召秘符》,又用了诸多龙宫天材地宝,所炼制而成的一件异宝——镇海龙符。
不但可以借此控制麾下妖兵妖将,还可凭此帮助麾下兵将纯化血脉,增益修行,好处颇多。
君王計劃
敖曦心念一动,令牌上就射出一道璀璨金光,向着老鼋遁去。
“不要反抗,这是龙宫禁制。”
去你的總裁
老鼋停留在原地,任凭金光遁入,在额头处凝聚出一道玄妙的淡金色法印。
法印一成,老鼋就感觉心神冥冥便与镇海龙符有了联系,同时自己周身吞吐灵气的速度也快了些许。
与此同时,感受到镇海龙符上的威严气息又浓重了一分,敖曦心中也不由微微喜悦。
镇海龙符乃是兵将之符的一种,为集众之器,掌控的兵将越多,镇海龙符威力也就越大。
此中代表便是女娲法宝——招妖幡,内含十方妖王神魂精血,可召命天下亿万妖族,执掌其生死,为妖族种族至宝,同时也是妖族之主的权利象征。
镇海龙符此时还算不得什么,但随着敖曦征战水域,麾下的水兵妖将越来越多,便可借万千妖众之力淬炼出一件兵道至宝来,以此号令天下大小水族。
“想不到你的话语心术也这般厉害。”敖曦转头望向伏尘,目光明亮,心中喃喃自语,猛地生出感慨。
怒江急流滔滔,浪花翻涌。
敖东流上前一步,望着敖曦,缓声道:“敖曦,若论咱们族内辈分,你还是我妹妹呢。你也知道,我这一支体内有着令人发疯发狂的魔血。我此时修行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若是有着怒江一域的水灵之力,便能让我顺利跨过这道关卡。何不将此地让与我,既全了我们兄妹情谊,我也承你这情,日后但有请求,莫有不应。”
敖曦摇头道:“你又何必出言诓我?魔血是真,但钱塘一脉又岂会没有制服手段?龙族之训便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你我还是各凭本事吧。”
敖东流面色难看了几分,道:“当真不行?”
敖曦缓缓摇头,斩钉截铁道:“不行。”
玄門秘境
敖东流脸色一沉,眼里闪过一丝狰狞的凶光,心中杀机重重。
长孙南星见事不可为,无奈道:“我们走吧。”
“敖曦,我终将击败你。”
敖东流迟疑一下,将恨意压在心中,眼中有着冷意。
“我等着。”敖曦脸色漠然,淡淡说道。
魔王的淘氣老婆 蘇小沫
重生魔獸之星域獵神
敖东流恶狠狠看了眼敖曦,深深看了眼伏尘,和长孙南星一同转身离去,消失在了远处的黑暗之中。
Boss危險:貼身首席求包郵
“龙君,为何不将他们全部留下?”老鼋好奇问道。
敖曦美丽的眼睛微微眯起,道:“他们底牌颇多,若是一心想走,我们也留不下来。不若等到日后决战之时,再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