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8rxv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txt-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滅金魂讀書-8i425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道友可听说了?那东胜神洲花果山出了个大妖王!”
“嗨,这不都是去年的事了?
那妖王是个猴精出身,据说还是天地灵胎,不知怎么就跟妖族混到了一起,更不知在哪学了一身通天彻地的大神通。
好家伙,把一群妖族老妖王打的头都不敢抬;去龙宫,那龙王都是和和气气地待客,还被顺走了那根大禹治水时用过的定海神针!
也不知这美猴王到底有甚背景,竟如此无法无天。”
“龙族是真的不行了啊。”
“对啊,龙族是真不行了。”
“妖族不是放出话来,要着重扶持这美猴王?再跟咱们人族一争天地?”
“不是说,美猴王听到这事,就去砸了说那发话老妖的山门。”
“哈哈!这美猴王性子是真厉害,不过他确实已成了妖族的中流砥柱。”
“妖族再起,呵,白日发梦。。
这美猴王声势还没完全起来,若是再闹腾些,天庭必然就要出兵讨伐。”
“道友言之有理,有一说一,现在的天庭可不是上古最后那段岁月的天庭。
如今的天庭,八部正神随便挑出来一二个,打个美猴王自不成问题。”
“区区妖王,还能把天翻喽不成?”
某距离洪荒五部洲较远的大千世界,此界仙人常聚的仙林中,一群仙人围在一起,讨论着半年前的‘洪荒新闻’。
——没天庭这般大推手背后推动,消息传播也要由近到远。
李长寿驾着【菩提老祖版典藏假身】,自此处仙林旁驾云而过,听着他们的谈论,面无表情回返不远处的道观。
面无表情……
确实该面无表情。
道境都被封了,风轻云淡、含笑轻吟都不合理。
虚菩提道境被锁,对李长寿自是没什么影响,被锁的仅仅是解空大道。
就是……
自己忙了几百年,到头来只是白给,还苦兮兮地被封了自身大道。
这要是虚菩提还活着,说不定就此黑化了。
遥望桃花林,内藏神仙府。
那是一处占地恢宏的道观,能见其内男女弟子成群结队,或是于溪流旁嬉戏玩闹,或是在焚香的大殿中论经说道,或是坐在屋檐上喝酒聊天。
鬥氣冤家
菩提老祖的弟子又多了一些?
并不是。
这道观本就是此界有名的【仙府】,李长寿不过借居于此,让自己弟子们在此地修行。
而他自己则隔三差五外出搜寻灵根,寻找解开天道枷锁之法。
让李长寿颇感欣慰的是,道祖这一手‘狡兔死走狗亨’,又给了他四处探寻大道显踪之地的完美借口。
頂級紅娘:愛情從私人定制開始
囧月風華錄 歐陽墨心
老顺势而为了。
就是每天都要垮着个脸,多多少少有点丧。
回了这处道观中,李长寿径直去了自己阁楼,换了身道袍,在榻上盘坐歇息。
手指点开一面云镜,借天道之力,观察了两眼花果山水帘洞的情形。
——既是借天道之力,这般行为自是默认被道祖所知晓。
这点细节也是算计,李长寿在主动保持着微弱的存在感,以避免道祖哪天突然想到了他,就直接睁眼看过来。
若是不巧,道祖看到他对洪荒大道做手脚的情形,大战就要提前爆发了。
这三十年,李长寿的进度相当不错,总体已完成了六成,再有二三十年就足够了。
云镜所显:
花果山水帘洞中,一群猴精跳来跳去,洞中还有一众实力不错的妖族高手。
因妖族化形大多会保留着自己原本种族的特征,且妖族的通泛文化中,化形后保留原本特征越多越荣耀;
故一眼看去,水帘洞中都是些虎头、鹿头、豹子头,兔耳男、狐狸男、驴耳男,氛围相当不错。
原本算是洞天福地的水帘洞,此刻多是酒气和妖气。
孙悟空与几大妖王,在高台宝座周围喝酒聊天。
猴子身周这群妖王,有一头套着鼻环的老牛,一条蛟龙所化的俏公子,一只黑羽大鹏妖,一颗红烧狮子头……
李长寿定睛一瞧,那却是喝到满脸通红的狮王,狮驼大王。
这些大妖,清一色都是妖族出身,除了那老牛,每个妖王背后都代表着一方妖族大势力。
那老牛……牛……
“嗯?”
李长寿暗中挑眉,投过云镜捕捉到老牛几个习惯性的小动作,心底也是一阵惊奇。
老君的青牛?
邪盜
李长寿对此颇感不解。
这几头实力不错的妖王,就是孙悟空的结拜兄弟,妖族接下来力推的七大圣,算是妖族走出的一步重棋。
那头老牛以后就是平天大圣牛魔王。
但为何在这牛魔王身上,李长寿愣是看到了青牛的影子?
牛哥的身外化身?
呃,莫非青牛为了跟铁扇厮守,在下界搞了个身份?
若真是这般,牛哥以后在外面‘包二奶’玉面狐狸……
呸!
渣牛!
没敢多看,李长寿将云镜术散掉,随后故意露出几分无奈的表情,在那微微摇头。
做师父的,自是不想看悟空这般‘堕落’。
实际上,李长寿能感觉到,悟空此时是真的快活。
總裁溺愛請克制 卡其希希
刚才所见,那凤翅紫金冠、藕丝步云履、锁子黄金甲已穿在孙悟空身上,显然是在龙宫打过了秋风。
一想到这里,李长寿就……颇为遗憾。
他真是想看看,远古强者东海龙王,被自己弟子各种‘霸凌欺负’的情形。
老龙王的气量其实相当不错。
定海神针一直落在海眼位置,本就已是没了用处;此前封震东海海眼时,也已耗尽了功德。
此神珍与洪荒传统类型的宝物不同,又与孙悟空的斗战之法完美契合,注定会在孙悟空手中大放异彩。
就是……
如今这个天庭,有不少高手是肉身上封神榜,得天道之力加持;天庭的实力,远超原本封神大劫后的天庭。
如果天庭不放水,悟空这波,估计很难打到通明殿。
李长寿只能盼着,这猴子不会去招惹天庭某些人畜无害的正神,比如财神、瘟神之类的。
顺带一提,吕岳终究还是没逃过被封神的命运,不过他是先被封神,才被天道捉拿。
絕情總裁的棄婦
那天,当吕岳从天涯阁秘境走出来的时候,腿脚发软、目光坚定,靠着赵公明求情,硬是肉身上榜。
碍于吕岳要炼制毒丹,而且一不小心就会小半重天,通明殿下令让吕岳在外炼丹,每百年最少六十年在天庭内任职,且必须安分守己。
已算是给了吕岳颇多关照。
闹天宫时,假如吕岳这个层次的高手出手,悟空还真有些难顶,毕竟悟空的修道基础还是弱了些。
孙悟空还有多少年就要去天庭当官了?
李长寿仔细推算一二,却推敲不出道祖具体的时间安排。
李长寿只能暗中规划好接下来要走的路径,尽量高效且隐秘的,多嵌一些幻灵钉。
能不能以最小代价团灭道祖和天道意志,就看接下来这二十年,自己能‘藏’到什么地步了。
当前完胜概率:九成二或九成三。
仅剩三重隐患。
于是,十三年后。
……
地府轮回仙岛,阎罗殿外。
“马,你说这差事,怎么就落在了咱俩身上,哞~”
“不要抱怨,不要埋怨,埋头苦干,咴儿~”
牛头马面二元帅各自抱着一身‘鬼差服’,朝他们在酆都城中的府邸而去。
牛头的脸成了苦瓜状,马面却在给他灌鸡汤。
等他们垂头丧气回了那简单如篱笆院的府邸,招呼几名怨魂守好大门,躲去了正屋中。
就听得啵啵两声,牛头马面拽下头套,两个巫族壮汉对视一眼,各自幽幽一叹。
他们这些年,过的并不怎么样。
倒不是地府有困难,或是地府巫族有麻烦。
具体原因,他们说不清楚;
但自从某一天开始,他们忘记了什么是美味,忘记了那美妙滋味在舌尖绽放的快感。
他们探寻了数百年,等待了数百年,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曾经的美味,存在于梦里。
是他们出现了幻觉。
之后的他们,就如同失去了梦想的咸鱼,每天就在酆都城东侧的一线天雄关处瘫着,没了发掘地府特产的动力,也没了琢磨阴间音律的希冀。
差点抑郁。
“大人让咱们啥时候去?”
牛头随口问着,将面前那纯黑色的长袍展开,上下打量着。
“三日后,子时。”
马面回答了一声,将自己面前纯白色的长袍展开,捏着下巴一阵沉吟。
牛头禁不住抱怨:“啥魂排面这么大,非要咱俩亲自去!
大人还说要是对方反抗,就直接敲他个半死,却不能打杀了,重点是要把生魂据回来。
整的神神秘秘。”
马面道:“半个月前生死簿出问题了,或许跟我们这事有关。”
“生死簿能出什么问题?”
“有个金仙,本该超脱生死,在生死簿上隐藏起未修行前的寿元,但那个金仙原本寿元还在,好像是只有三百多年。
判官想修改,但判官笔的投影断了。
咱们就是去捉他。”
“嘶——三百年?金仙?”
牛头眼一瞪:“这么强?天道亲儿子吗?”
“咱们咋知道,”马面灵活地钻进面前的袍子中,修长的脖颈轻轻一甩,“干活就是了。”
“也对,十位阎君不出门,五方鬼帝怕阳气,地府能打的也就咱们几个,这事肯定交给咱们来做。”
牛头一阵踱步,眼中略带不安,嘀咕道:“有问题,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马面道:“咱们干活就是了。”
牛头瞪了眼马面,给自己套上了黑色长袍。
这两个巫族高手一阵捣鼓,戴上黑白长帽,拿起两只鬼器,抓来两条猩红长舌挂在嘴边。
牛头马面超退化——黑白无常!
“还有三天,现在过去啊?”
“在这里也没啥事,”马面沉声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现在总是想多稳一手,提前去吧。”
牛头嗤的一笑,晃着手中的木鞭,倒也算有几分样子。
“走着,不能给咱们地府丢脸。”
当下,这牛头马面扮作的黑白无常,大摇大摆去了酆都城外,找到了花果山附近的城隍井,投身其中,顺利降临到了东胜神洲花果山附近。
地府的城隍体系,其实也是李长寿修整、整改过的,不过这些功劳如今都算在了天庭身上。
牛头马面是地府勾魂元帅,只有他们两个;黑白无常与判官一样,是地府鬼差的‘职称’。
而牛头马面正是黑白无常的顶头上司。
这次摄魂行动,十殿阎君既要稳妥,又不想表现的太过重视,这才有了让牛头马面扮成黑白无常的荒唐事。
反正就是两套皮肤,牛头马面也不在意。
三天时间并不算太长,他们在花果山附近溜达了几圈,收走了几百只无法散去的冤魂、怨魂,不知不觉就到了‘定下’的时辰。
这一夜,牛头马面手中木鞭化作鬼幡,身上的黑白长袍散发出微光,那装饰品长舌更显猩红可怖。
催起一阵阴风,牛头马面锁定了要勾魂的生灵,定睛一瞧,就见目标是只漂亮的大猴。
大唐刀聖 瘋子你好
自是孙悟空。
悟空此刻醉酒熟睡,恰好是大宴过后,水帘洞到处都是如雷的鼾声。
这群妖族高手在山中玩乐,因美猴王不近女色,他们的乐子也就喝酒吹牛。
牛头马面两兄弟对视一眼,悄悄摸到那大猴身后,手中鬼幡齐齐摇晃。
正此时!
天道之力降临,强行将一道虚影自孙悟空后脑勺拽了出来。
牛头马面手疾眼快,两条锁链直接套了上去,又催起阴风,吹向了花果山附近的城隍庙,火速遁入地府。
整个过程无比迅速,完全没有给醉酒的美猴王半点反应的机会。
然而,牛头马面完全没有料到,他们竟……
勾回来了一个祖宗!
半个时辰后,阎罗殿中。
孙悟空元神竟化作实体,浑身上下闪耀着金色光芒,大大咧咧地坐在阎君宝座上。
这还不算完,他两条腿交叠搭在书案上,手中捏着金箍棒的虚影,在桌子上轻轻砸了两下。
“把花果山猴族的生死簿找来!”
周围一群大鬼小鬼齐哆嗦,那名套上阎君头套、冒充阎君的大判官,此刻支支吾吾、欲拒还迎、含羞带怯,最终还是对旁边鬼差下令。
“去、去,都搬来。”
马面眼一瞪就要冲进去教训下这猴子,却被牛头抬手拉住,拽去了一旁。
马面瞪眼骂道:“拦我干啥?这猴子太过分!”
牛头却道:“急啥急,你不是要稳一点吗?
大人他们早就安排好了,这猴子看来来头不小,肯定有算计。”
马面哼了声,看着那作威作福的猴子,心底就是一阵来气。
但正如牛头所言,此时十殿阎君就聚在不远处的殿中,一同朝着这边巴望,时不时含笑交谈一二句。
大多都是在调侃。
然而,谁都不知的是……
六道轮回盘内,原本正在河边静坐梳理长发的白衣女子,此刻却扭头注视着猴子的所在。
“咦?”
不灭金魂?
这不是,自己此前设想过的神通?
只是最后,未能推演完全,后将这不灭金魂的构想,在某本记录巫族战技的典籍中提了一笔,典籍差人送给了……
探靈直播間 食物巨塔
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