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uce優秀玄幻小說 漢明 txt-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雞蛋撞碎了石頭相伴-t8d9k

漢明
小說推薦漢明
PS:感谢书友“有水一川”的打赏,这章为他加更。另外,明日还会为他加更一章!
刘放等人,自知无力参与街道上的两军搏杀。
可他们依旧想复仇啊,更想纳投名状啊。
一向不善于心计的刘放,这个时候,福至心灵般地开窍了。
因为他竟然懂得了预判敌人的动向,这可是将才啊。
其实那个时候,就算是罗科铎,或者池二憨也无法预判这场战斗的最后结局。
冷血三公主的復仇計
可“刘一手”固执地认为,此战,北伐军必胜。
这种预判没有丝毫依据和道理,可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刘放手下所有人都信了。
完美機甲劍神
在他们心里,北伐军此时就代表着希望,没有人想希望破灭不是?
刘放再次“煽惑”着手下,其实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煽惑了,幸存下来的人,哪一个不想复仇?
于是,他们尽可能地背着超过他们负重承受力的火药,出镇绕行至那座死了数百人的小山头前。
不需要任何言语,一到地,所有人默默地开始埋设“土雷”,第二次了,“手艺”也熟练了。
只是没有了石臼,但他们有坛子,密封起来,也能凑合着使,就是不能象原先石臼那般滚了,因为坛子一滚就碎了。
校花狂少
可他们也没有想过再去山上,他们就静静地坐在山脚下的路上,用手抱着坛子,一手捏着火石。
没有人说话,因为谁也不想再说话了,该说的,都在坛子里。
億萬老婆買一送 安知曉
……。
天色,渐渐地开始亮起。
很奇怪,不管是恶人还是良人,相对而言,都喜欢天亮。
或许是人的本性,应该都向善吧?
这才有了人之初,性本善的说法嘛。
杀人,应该算恶吧?
那杀恶人究竟该归属善,还是恶?
其实,谁也说不清楚,游侠以直报怨,儒家劝人向善,法家以法为绳,佛家,也有当头棒喝。
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除恶务尽!
人,当有了正义之心,就会不由自主地昂首挺胸,因为他觉得自己代表了正义,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强大,不需要任何人赐予。
内心强大的人,不可战胜!
刘放坐在山脚下的道路正中,和他的那些手下。
他们怀抱着坛子,那样子很可笑,就象一群喝多了的醉鬼。
神情有气无力的,他们在积蓄、节约每一份力气。
一見卿心:夫人莫招搖
可,他们内心强大,强大到,可以将这足以撕碎他们身体的坛子,象抱女人一样抱在怀里。
清骑来时,罗科铎很意外,这群衣衫褴褛的“土包子”们想干嘛?
用他们的身体来阻挡冲锋的骑兵吗?
但时间不容罗科铎多思忖,毕竟后方北伐军在追击嘛。
所以,罗科铎当场悍然下令,“加速,碾碎他们!”
对,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就是个屁!
小妖的神仙夫婿 飛櫻
清骑开始加速,整齐而沉重地马蹄声让大地震颤。
在这种颤抖中,战马上的骑兵,能得到来自心灵的回颤,从而拥有必胜的信心。
在他们看来,不需要动手,单凭战马马蹄,就可以碾碎这伙村夫,让他们知道“死”字怎么写。
可惜啊,村夫也是人哪。
是人就有脑子,就算再不想活了的人,也会选择一个体面些的方式来结束生命。
没有人想被马蹄踩成一滩肉泥而死,更何况这些人心里有了希望——镇上的北伐军。
有了希望的人,不会作出这种无端的自杀行为。
小子,我喜歡你
可他们为何可以若无其事地站在道路中心?
罗科铎没有去想这些,也没时间去想,他擅长的是,用实力去碾压嘛。
二、三里的距离,加速的骑兵转眼即至。
刘放他们依旧没有动。
这时罗科铎的心里,闪过一丝疑惑,一丝不详的预感。
看着地上被翻过的泥土,他突然想到了,前天就是在这,嗣亲王多尼死在第一声爆炸中,而后,自己组织后军向山上进攻,被装死的一个村夫引爆的火器,又造成了数十人的伤亡。
一念之间,罗科铎竟失控地在马背上狂呼起来。
该死的,这些村夫不是想自寻死路,他们是在……诱敌?
对,诱敌。
村夫有村夫的想法和脑回路。
刘放认为,在同一个地点设伏,恐怕只有傻子才会再上一次当。
妖孽公主:禍傾三國不為後 夏楚歌
如果他们隐藏起来,前天的记忆和地上的痕迹,只能让敌人小心翼翼地查探,那什么都被探出来了。
那就不妨把自己暴露出来吧,这样省得敌人仔细搜索了。
这和刘放年少时打架斗殴时一样道理,如果把手背在身后,谁都明白一定藏有后着,自然会小心防备,可如果双手都在前面,那就扑上去往死里干呗。
许多时候,只要把自己当成了死人,那么,往往死得是对方,这道理,放到哪都适用。
罗科铎失控的狂呼,已经无法令这时已经加速的清骑减速或者改变轨迹,近三百骑,依照着惯性向前直冲。
罗科铎只能选择自己跳马,这举动差点令后面的骑兵直接踩压主将。
但也正因为罗科铎的决绝,使得这些差点踩死他的骑兵们,不得不冒着人仰马翻的危险,强硬扭转马头,向另一侧的烂水田冲去,这样一来,反而是救了他们的命,烂水田,不会要人命啊。
可那些“一往无前”的清骑们,却是“争抢”着去死,当爆炸激起的尘幕笼罩于整条道路上时,后面的骑兵,还在一个劲地往前拱。
刘放和他的手下们,这时将手中的坛子点燃后,往尘幕里砸,破碎的瓷片,这时成了一把把杀人的暗器。
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鬼哭狼嚎声,已经预示了这场伏击的结局。
当村夫成为了战术师的时候,就已经不是村夫了。
因为他们已经会设计战术了。
先是明修栈道,后是示弱于人,再来一着拖刀计,最后还有后手补刀,妥妥的大师啊。
清骑死伤惨重,以至于后续幸存者不得不向水田转向,马蹄陷入泥沼,人马摔成一团,成了他们原本认为可笑的“村夫”。
场面着实令人莞尔,可不乏狰狞。
刘放他们开始扑向陷于水田中为数不多、拼命与泥沼“作战”的清兵了。
这是一场水与泥的较量,原本不可一世的鞑子们,显然不习惯于泥沼中的“干活”,但被他们瞧不起的村夫们,却如鱼入水、习以为常。
这一战,村夫完胜!
轻松的让刘放不仅感慨,早知如此,前日不应该在山上阻击,而该选在水田才是。
当池二憨率军追来时,战局差不多已经抵定。
数十清兵被不到二十人的村民们围在水田里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