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ila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笔趣-340. 從未如此高興過相伴-vdtea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神魂离体的吸力,正在不断的加强。
此时控制着苏安然身体的是石乐志,她或许还能凭借些许技巧和经验,强行抵抗住这种吸力,确保苏安然的神魂不会那么快沉沦,但对于在场的其他人,就是真的无能为力了。
在场的所有修士里,唯一还能保持对自身神魂绝对控制权的,仅剩江小白一人。
但她能够让自己的神魂不被奇怪的吸力抽离身体,并不是因为她的修为足够强大,又或者是像石乐志这样懂得很多技巧、拥有丰富的经验,而仅仅是凭借于她身上的那一块“护身符”而已。但此时她身上的这块护身护已经满是裂痕,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而一旦这块足以庇护江小白的护身符彻底碎裂,结果如何也就可想而知。
至于其他修士,更不用说了。
修为强些的,还勉强能够挣扎一番,不至于那么快就让自身的神魂被拖离神海。
而修为不够的,又或者是没有掌握特殊的保护手段,此时的神魂便已经被彻底抽离出神海,成为浮现在空气里的一道虚影了——例如那十名玩家,则完全属于这一类。
苏安然心中的惊惧感更甚。
他已经隐隐意识到了问题。
“不能让它吞噬了那些命魂人偶的神魂!”苏安然在神海里,开口吼道。
“来不及了。”石乐志没有任何动作。
她不明白苏安然的惊惧,自然也不会理解苏安然此话的意思。她真正在意的只有苏安然一个人而已,或许苏安然师门里的人也可以算在其中,但却绝对不会包括这十名莫名其妙出现的玩家,所以别说此刻石乐志是真的全无办法阻止,就算有办法的话,只要有任何一丝可能会伤及到苏安然,她都不可能以此作为代价去救那些玩家。
苏安然能够明白石乐志的想法。
但他,没办法把原因告诉石乐志。
并非不信任的问题,而是“没办法”的限制原则。
就如同,黄梓永远也不可能摆脱“太一谷掌门”的限制一样,只要他活着,那么他就必然会是“太一谷掌门”,哪怕这个宗门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哪怕药神一直吐槽着让黄梓“退位让贤”,别占着茅坑不拉屎,黄梓却也只能当作没听到——除非黄梓不想活了,否则他就必然是一个“掌门”。
英雄聯盟之王者趙信 趙亻言
而苏安然的情况,同样如此。
他可以让其他人知道,他有一个系统,甚至也可以让石乐志知道“玩家”的概念,明白他体内有一个系统。
但他没办法把具体的运行原理跟石乐志说清楚,一如黄梓不能说出他不可能把掌门让给其他人的原因一样。
苏安然猜测,自己的五师姐、六师姐,也必然有着自己所不能说出口的原理——例如,王元姬是如何操纵万界的进出,甚至是把其他人送入指定的万界小世界里。
这一点,甚至成为了太一谷的一个潜规则:没有人会去问为什么,只会问能不能。
能,还是不能。
石乐志此时给出的答案,是“不能”。
但她却能够感受得到,苏安然内心的焦虑。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而已。
段則瑞我愛你 蕭藝晗
種豌豆,打僵屍 程小沫
而苏安然,当然也没办法告诉她,关于玩家的运行原理——告诉石乐志玩家的概念,与玩家是如何运作的,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命题解释。所以石乐志自然不明白,一旦让那只畸变巨兽吞噬了这些玩家的神魂后,所有的玩家就再也无法复活了,他们将会“真正”的死去。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头畸变巨兽便拥有破界穿梭的能力。
她,将可以前往这些玩家所在的世界。
这是连苏安然都不曾拥有的能力。
看着那些玩家的神魂离那只畸变巨兽越来越近,苏安然内心是有些歉意的。
因为他救不了他们。
不过看着这些玩家死到临头,却还在论坛整活的行为,他又觉得这些玩家这个群体,真不愧是沙雕群体。
【现在是过场动画了吧?】——我有一根金箍棒。
【肯定的啊。游戏里,玩家不能动,只能干瞪眼看CG的时候,不是过场动画是什么?】——是舒舒不是叔叔。
【我觉得这游戏好玩是挺好玩的,就是过场动画太多了。】——米线线线。
【玩这游戏好几天,我们有一半的时间都在看过场动画吧。】——欧洲狗不是狗。
【其他游戏是让我们拿命玩游戏,这游戏倒好,让我们拿命看过场动画。】——咸鱼米饭。
【论游戏的真实性和体验,我愿称其第一。但如果说更具体的东西,例如游戏性,节奏,活动等等……虽然目前只是内测说不出具体,但就目前表现的样子,其实游戏性并不高,至少不能和《山海》比。】——隔壁老王。
【懂王出来了。】——米线线线。
【懂王出来了。】——我有一根金箍棒。
【膜拜懂王。】——欧洲狗不是狗。
【说那么多有P用,你就说这游戏正式公测的时候如果还是这鸟样,你玩不玩?】——白。
【玩。】——隔壁老王。
【真香就完事了。】——寒霜似雪。
【你们别说,这种灵魂出窍一般飘飘欲仙的温软,效果和体验还真的是绝佳。】——齐候。
【有一说一,确实。比我泡温泉还舒服呢。】——我才不是冷鸟啦。
玩家们还在论坛里聊着天,反正看着自己的角色动弹不得的模样,也没办法做什么骚操作,而这灵魂出窍又以龟速正慢慢的朝着那只畸变怪物飘去,他们除了在论坛聊天外,也没有其他什么事可以做。
只是苏安然,看着这些玩家的模样,他的内心就越发的愧疚。
【是否要强行中断召唤仪式?】
絕世乞女 萬洪瑜
【是/否】
苏安然自然选择了是,因为这是他唯一能够想出来的办法了。
只要强行中断了召唤仪式,让这些玩家都离开这个世界,那么就还有希望能够拯救这群玩家。
只是,当苏安然按下了“是”的那一瞬间,却并没有如他所期望的那样,系统直接做出应对的结果。
而是又一次弹出了一个新的对话框。
【当前选择将会消耗6000特殊成就点,请问是否确定?】
【确定/否确】
苏安然愣住了。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特殊成就点,一共是六千零三十点——之前进入这个金字塔式的建筑前,苏安然只剩五千九百多的特殊成就点,多余的出来的那一小部分还是因为之前玩家杀了这些小畸变兽才增长出来的。
所以这波清空,系统是直接要将苏安然在幽冥古战场这段时间依靠玩家刷出来的特殊成就点一次性全部清空。
苏安然怒不可遏。
但他还能怎么办?
他能够明白,这个破系统并不鼓励他这种“强行物理断网”的行为,而是希望他通过其他方式来解决这一次的危机。可是问题在于,他现在的情况都有些自身难保,如果不想让那只畸变巨兽变得更加强大的话,那么他眼下唯一想到的解决方式,也只有这种“物理断网”的方法了。
如果有得选择,他难道不知道要选更有利的方式吗?
可问题就在于他没得选啊!
“轰隆——”
突如其来的炸裂声,阻止了苏安然点选确定的思维。
廊道内的一处天花板,猛然塌陷。
一道巨大的身影,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
本就算被干扰也不会被打断效果的控制力,陡然间彻底失效。
几名修为较为高深的修士,当即毫不犹豫的迅速和这头畸变巨兽拉开了距离,其中两、三位很可能是已经被吓破了胆子,此时竟是彻底失去了再战的勇气,在脱离了控制的这一瞬间就毫不犹豫的选择掉头跑路,根本不敢继续与其抗衡。
也唯有赵飞等两、三名从一开始就坚信着苏安然能够拯救他们的修士,才依旧义无反顾的留了下来。
而苏安然,也在这头畸变巨兽的绝对控制力被打断那一瞬间,就被石乐志操纵着身体不退反进的朝着那头畸变巨兽冲了过去——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苏安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哪怕是赵飞等人,他们也仅仅只是没有丢下苏安然不顾自己逃跑而已,但想让他们在这个时候不进反退的朝着畸变巨兽做出进攻,这在他们看来实在是一种自杀的行为。
因为按照过往的经验来看,距离这头畸变巨兽越是接近,那么毫无疑问所要面对的吸力自然便会越大。
他们现在光是抵抗,都已经觉得相当的艰难了。
“剑气——”
苏安然的声音,夹带着几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冷漠语调。
所有环绕在苏安然身边的实质剑气,开始闪闪发亮,如同最为璀璨明亮的星辉。
鳳舞天下
“——涌动!”
随着苏安然的剑指一点,所有的剑气再度化作一条宛如银龙般的存在,朝着畸变巨兽居中那个兽首顶部的女子冲了过去。凌厉的剑气冲击之下,周围的空气都被直接撕裂,肉眼可见的碎裂痕迹,清楚的被“烙印”在半空中,无论谁都知道,在这条剑气银龙所冲刷过的地方,已然形成了一片真空区域。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苏安然”的这一道剑气银龙必然能够中断这只畸变巨兽头颅上那名女子的尖啸声时,让人预想不到的诡异的一幕却是再一次出现了!
只见女子所处的位置,居然拱起一个肉瘤,然后这个肉瘤就如同铁轨上的列车一般,开始“载”着女子向着畸变巨兽的后背挪动过去,让自身迅速和那道剑气银龙拉开距离。
我的主角女友 墨誑
而与此同时,畸变巨兽的两肋,也开始各有一个巨大的肉瘤鼓起,下一刻便是一对巨大的手臂从肉瘤里破壁而出,然后一拳朝着剑气银龙轰了过去。
这畸变巨兽的身体,并非法宝,自然也没有那么坚硬。
在场的修士都知道,这头畸变巨兽的庞大身躯,其实就是靠那些死在这里的无数修士的肉身拼凑而成。而且那些修士的身体强度并不如何强大,如若是像王元姬那般道体有成的话,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被畸变巨兽的肉须刺穿身体,然后被直接吞噬融化了,因此面对这道剑气银龙,自然不可能只凭一只肉拳就能够挡下。
在剑气银龙的冲刷下,这只肉拳自然是毫无争议被彻底绞碎,就像是被丢到了破壁机里的肉块一般。
不过畸变巨兽的本意显然也并不是依靠这一拳就能够挡下。
当右边的手臂被直接绞碎后,剑气银龙也显然受到不少的消耗,至少光辉没有那般耀眼明亮。
然后,畸变巨兽从两肋生出的另一只完好的左臂,则是再一次出拳了。
“唉。”
石乐志不用看便已经知道了结果。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怪物的血肉,有很强烈的腐蚀性。并不仅仅只是对法宝神兵,对这类剑气、术法也同样具有很强的腐蚀性,这两拳的结果看似我的剑气绞碎了对方的血肉,令对方重创。但实际上它并没有任何损失,而这结果也不是我们想要的。”
两只手臂都被绞碎之后,知晓了结果的石乐志并未继续强求,而是不得不选择后撤,迅速和对方拉开距离。
而事实的结果,也正如石乐志所预料的那般。
盛世甜婚:腹黑首席不好惹
剑气银龙在绞碎了两只手臂后,虽依旧还有余力,但却不如一开始那般气势凌然强盛,随着畸变巨兽两条骨节尾巴的抽打,整条剑气银龙很快就被打散了。而破碎开来的剑气,虽依旧锋利如同风刃,但对畸变巨兽而言却已经不具任何威胁性与伤害性,甚至根本就不值这只畸变巨兽提起丝毫的抵御兴趣。
尖啸声依旧。
飘散离体的神魂,依旧在接近。
只是因为肉瘤拖着女子向后挪了一些位置,所以暂且延缓了这些人的神魂被吞噬的时间而已。
论坛上,玩家们也依旧欢乐沙雕,甚至还有心思在吹苏安然和畸变巨兽这兔起鹘落的瞬间交锋有多么刺激和激烈。
“可惜了。”苏安然也叹了口气。
“可惜你辛苦制造出来的唯一一瞬间破绽了,旺财。”
那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的身影,并非别人,正是之前被苏安然当作宠物的幽冥鬼虎。
王牌悍妃,萌夫養成
此时,这头幽冥鬼虎在听到从“苏安然”的嘴里说出后,非常人性化的翻了个白眼。
下一刻,虎啸声响起。
“嗷吼——”
惊人的吼叫声,直接压盖住了畸变巨兽背上女子的尖啸声。
所有被尖啸声吸引出来的神魂,纷纷中断了继续无意识的茫然靠近,修士们的神魂瞬间从茫然之中恢复清明,然后头也不回的立即朝着自己的身体迅速飞了回去,重新躲入到神海里。
而玩家们的神魂,毕竟没有真正的修炼过什么功法,自然也不懂得如何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当然,苏安然猜测这些玩家的灵魂之所以没有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更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还在论坛上傻乐,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以至于错过了回到了自己身体的最佳时机。
空姐前規則 雪豹
在一声虎啸打断了畸变巨兽的吸魂大法后,幽冥鬼虎看着那些聪明的修士都回到了自己的身体,而这些不太聪明的家伙还在飘荡着的模样,它倒也相当干脆,直接对着这些玩家的神魂又吼了一声。
下一刻,十名玩家的神魂便如同被戳破的气泡一般,彻底破碎了。
血狼系列之:孤獨的王牌 我愛123
十名玩家又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视线一黑,然后又回到“泉水”重生了。
苏安然可不管玩家又开始在论坛咒骂起来——毕竟有的人,每天的复活次数是彻底耗尽了,这意味着今天他们与游戏是彻底绝缘了——他显然只想抱着幽冥鬼虎狠狠的亲一口。
因为,他可以省下六千点特殊成就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