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hek熱門玄幻小說 《逃生片場》-第1703章 試試看書-f6x3i

逃生片場
小說推薦逃生片場
“我们……”皮影戏陷入沉思,“……获胜了,苍一第一个到达光阴冢。虽然告诫会很强,但演员擅长的从来都不是正面拼杀,再加上地狱电影帮助,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和告诫会接触。”
千江月没有说话。
“怎么了?”皮影戏意识到情况不对劲,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我们还是演员。”千江月实话实说,“我们没有获胜,这是梦。”
皮影戏愣住,连连摇头,“怎么会?”她转头看着自己的孙子,“不可能,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说着,她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笑着说道:“哦,我知道了,你在耍我,你赢了,我刚才差点被你吓到。”
千江月依旧维持原来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他也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看着皮影戏,仿佛是一个木偶。
皮影戏深吸一口气,平复内心激动的心情,接着,她用十分严肃,甚至带着生气的口吻说道:
“够了,我怎么会分不清真假?再说,你说我们还是演员,可哪有这么好的电影,让我安稳过一辈子?根本不可能,地狱电影才不会让我们这么轻松。”
千江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没有说话,现在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的确可以继续劝说,但当他看见皮影戏灰白的头发和越发痛苦的神情时,他犹豫了,甚至有一些后悔,或许,让皮影戏这样安稳过完一辈子也不错。
苍老,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件沮丧的事情,但是,皮影戏曾经说过,她的世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老人,在年限之前的10个月左右,身体会发出预警,之后,这个人就会开始准备后事。眼前的皮影戏显然已经超过年限,现在,她正在过现实世界并不存在的岁月。
“好了好了,我真的被你吓到了,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下,待会再和你聊。”皮影戏站起,转身朝楼梯走去,接着上楼。
男孩和女孩依然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们目送皮影戏的背影上楼,接着,男孩转头看着千江月:“叔叔,奶奶她怎么了?”
腹黑先生:拿下美妻 沐簫簫
“叔叔,奶奶好像很害怕。”女孩也说了一句。
“我们快去看看。”男孩对女孩说,接着带头跑向楼梯。女孩紧跟在男孩身后。
千江月依旧坐在餐桌上,当其他人都离开后,他才拿起筷子,一个人吃了起来。
“不愧是你,这也能开口,你的心是铁做的吗?”小太的声音浮现在千江月脑海中。
“这不是你希望看见的吗?”千江月声音冰冷。
“瞎说,我刚才都没说话。”小太马上反驳。
咚咚咚,男孩和女孩从楼梯上跑了下来,“叔叔,你快去看看,奶奶好像哭了,但是她不开门。”
穿越!休夫不是我的錯
爭霸修仙界
“我必须要提一句,辈分乱了。”小太在非常不合时宜的时候插嘴,当然,小孩根本听不到。
千江月并没有被逗笑,他放下筷子,低头看着两名小孩,用温柔的声音说道:“没事,你们的奶奶是一个坚强勇敢的人,她会挺过来的,你们先去看电视吧。”
“哦。”男孩和女孩都不理解,不过非常听话,朝沙发走去。
“等等。”千江月喊了一声,“你们的鸡腿。”说着,他将餐桌中间装有鸡腿的碟子拿起,递给男孩,“边吃边看最爽。”
男孩点点头,接过盘子。随后,两名小孩看起动画片,很快便沉浸在其中。
“你可真是个坏人。”小太再次出声。
千江月没有反驳,像是默认。半个小时后,他起身上楼,站在皮影戏卧室门口,右手虚握轻轻叩门:“对不起,但我们该走了。”
香癮1-281
门锁转动声音响起,随后,房门被打开,皮影戏站在门口,样貌已经变回原来模样,一头秀丽的黑发扎在脑后,精气神十足,只是眼眶微微泛红,“你不用道歉,是我该说谢谢。我们走吧。”
千江月右手释放出铁链,“抓住铁链就行,小太会打开出口。”
等皮影戏抓住铁链后,两人朝楼下走去。
“那是……”千江月发现皮影戏左手拿着相框,提醒一句,“梦里的东西都带不出去。”
“试试。”皮影戏没有松开抓住相框的手。
千江月也没有再说,他下楼之后,发现坐在沙发上的小孩已经消失不见,同时,电视屏幕也从动物变成了雪花纹,雪花纹中,一个血色漩涡逐渐出现,随后变大。他走向血色漩涡,身体逐渐被血色漩涡吞噬。
皮影戏停下脚步,环顾一圈客厅,脑海中闪过无数场景,过往的笑容与回忆,渐渐变淡,她深吸一口气,然后轻轻呼出,再迈出右脚,走入血色漩涡中。
……
偏安岛码头,小钻风和寓言仍旧有一句没一句聊着,主要是寓言在说,小钻风多数都只是回应。风雨之中,游艇出现在码头,两人几乎同时站起,朝前走去。
当皮影戏上岸后,千江月转身操控游艇再次启程,他在进入自己梦境前,看过梦花的情况,相较于刚离开的时候,梦花已经十分残破,虽然还能维持一段时间,但是并不知道是多久,更何况唤醒剩下两人未必能和皮影戏一样轻松,一旦时间拖延,最后可能会花灭人亡。
“这么急?”小钻风有些意外。
“他说梦花情况不太好,必须抓紧时间,还说要小心黄道,好像就在附近。”皮影戏解释道。
大宋一品駙馬
小钻风微微皱眉,没有再问。
“对了,你做了什么梦?”寓言看着皮影戏,左手摸了摸下巴。
皮影戏抬头看了眼天空,双唇紧抿,双手放在身后,小声回道:“秘密。”
“我做了个十分特别的梦。”寓言并没有追问。
小钻风听到后,马上转身朝长椅走去,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他怎么了?”皮影戏看见小钻风的反应后,有些意外。
“他?”寓言回头看了一眼小钻风,“他嫉妒我,不用管他。”
这时,昏暗的天空再次下起小雨。
寓言摸了下头发,抬头看了一眼,“下雨了,我们去雨棚那。”说着,他一路小跑回雨棚。
巧玉
皮影戏跟着来到雨棚,不过并未坐下,她好奇地打量着周围,“这就是千江月的梦?很适合旅游啊,我们去逛逛吧?不走远就行。”
“可是,下雨了。”寓言指了指雨棚外。
“有伞。”小钻风指了指雨棚边,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方形雨伞架,架子上挂着十把黑色雨伞,“应该是小太弄的。”
“那我们走吧。”皮影戏走向雨伞架。
寓言摊开双手,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过去。几秒后,皮影戏和寓言打伞站在雨中,不过小钻风依旧坐在原处,没有动身的意思。
“你不去?”皮影戏问。
“我不去。”小钻风摇摇头,“你们去吧,我留在这,怕出什么意外。”
皮影戏点点头,向偏安岛内走去。
约5分钟后,一朵梦花凭空出现在天空,光彩耀人,随后,一个陌生身影从梦花中走出,居高临下俯视着偏安岛,随着他的出现,偏安岛的风雨变得比之前更加强烈。
我的鬼胎老公 金子就是鈔票
雨棚中,小钻风在看见梦花的瞬间,顶着风雨迅速向岛内跑去。
“千江月出现的方式有几种,但绝对不会如此特殊,而且,也一定不是梦花,所以,上面的人肯定不是千江月,而是——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