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m0a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第六百三十六章 不後悔-i35kn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过明德门,积雪沿着鳞次栉比的屋顶延伸,橘猫跳过檐角爬去树枝,俯瞰着下方热闹的街道。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入冬第一场大雪已停下,年节的气氛临近,忙碌一年的百姓放下满身的疲惫,带着老婆孩子趁着空闲来往街头,看着街边喜气的摊位挑选年货,或割上一两斤肉,选上几段布绸,放去身边驴背,骑在上面的孩子眼馋的看着过去的糖葫芦。
娘子
無雙武神 九都未央
扰扰攘攘长街上,人群拥挤,围着各处摊位挑挑拣拣,也有小贩高声吆喝,吸引更多的客人。
“瞧一瞧看一看,刚点的豆腐,白白嫩嫩,耐戳又夹不烂!!”
深情霸君 拓拔月亮
絕世卿狂:妖孽夫君你來追
“写对联……五文钱一对。”
“给俺来一对,要春意十足的!”
“爹爹…..快看那边有猴戏。”
……
叮铃咣当的铜铃声夹杂喧闹的长街里。
由明德门过来通善坊,行人商贩间,一身干净衣袍的青年书生,牵着四处张望的老驴挤过人群。
书架在起伏的驴背上吱嘎吱嘎的摇晃,上面还放有收起的画轴,看上去就像贩卖字画的穷书生,朴素的衣着下,腰间一个拇指大小的剑鞘,倒是显得格外小巧玲珑,甚至还有人问书生是否愿意卖。
书生不远,还有一个道人,上唇八字胡,下巴留有短须,慵懒的哈了一口热气,看到那边有热闹,飞快闪了过去,垫起脚尖朝里张望。
陆良生牵着老驴过来,透过里里外外的人隙看去里面,一个老人敲着铜锣,吆喝着一只猴子朝众人作揖行礼,随后跳去立在地上的木棒,叽叽喳喳的大吼大叫,接过老汉丢来的小枪挥动起来,惹得看戏的百姓拍掌叫好。
“回去倒是带师父过来看看热闹,就是不知能不能醒过来。”
入冬后,蛤蟆道人裹了被子缩去床榻不愿起来,这一连两月出行在外,都不愿出被窝,睡的昏沉,若是不知晓,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至于始皇帝,自从那次后,便没再出来过,陆良生倒也觉得不错,快到节气,省得闹心。
“老孙,走了。”
想着,书生朝那边还看猴戏的孙迎仙打了一记响指,“回去先洗漱一番,换身行头,晚上的时候再出来,逛逛夜市。”
那边,孙迎仙脚步轻快赶上来,走在老驴旁边。
“我说,咱们辛辛苦苦到底为的什么?风餐露宿,也没吃上一顿好的,今晚你得请客,让老猪掌厨。”
“好,我请客,只要你吃的下。”
陆良生笑了笑,这两月就中途回来过两次,其余时候基本都在荒山野岭,偶尔遇上山中人家也是能吃上一两顿热饭,至于道人所说的为什么这般辛苦,书生不好回答,默默看着这片热闹繁华的长街,看着每一个从面前走过的生命,想来,也用不着回答。
地上最強生物
得来道法修为,总要做一些事,对得起这片天地生灵。
穿过几座热闹的坊间,刚回到芙蓉池,几匹快马正好从山门那边过来,看到书生、道人、老驴,直接‘吁’了一声,缓下马速跳下来,正是得了皇令的宇文成都,拖着甲叶‘哗哗’的摩擦声快步过来,双手一拱,单膝半跪下去。
“启禀国师,末将正寻您呢。”
陆良生与道人对视一眼,先让对方回去,便抬了下手,“起来吧,你来万寿观寻我何事?”
和陆国师有过一次出门,宇文成都觉得自己也算跟国师走得近了毕恭毕敬的站起身来,走到一侧,笑着说道:“国师不知,是陛下让末将来的,也不知何事,就是通传一声,若是国师回来,入宫一趟。”
说着,看了看左右,又挨近一些,低声补充了一句:“末将出来的时候,令骑四出,听说陛下身边的那宦官说,陛下好像发火了。”
“发火?”
陆良生皱起眉头,眼下年关将至,加上秋日那场大胜,皇帝怎的也不会发怒才对,眼下令骑出皇城,而不走门下、中书两省,看来问题还有些严重。
难道……是为越国公?
想起那日宴会后,杨广醉酒说的那些话,陆良生目光凝实,连忙看去对面的宇文成都,吩咐道。
“你且先回去,莫要说本国师回来,待我处理一些事,再去皇宫面圣。”
“末将知晓。”
能给国师保密,宇文成都脸上都笑开花来,拱了拱手,便翻身上马,招呼麾下几个骑兵奔去远处的长街。
契約啞妻 黯香
看着这群骑士离开,陆良生拉着老驴回到万寿观,洗漱一番,梳拢了有些微乱的发髻,换上一身崭新的衣袍,看了下还在昏睡的师父,替他掩了掩被褥,这才跟红怜他们打了声招呼,独自一人出门。
长街拥挤喧哗,书生施了一叶障目的法术,走过低矮的屋檐,循着熟悉的街道,一晃眼便过去数条街道,来到国公府前,也不叫人通报,照着墙壁直直穿行进去,过往的仆人侍女好似没看到他一般,忙着张贴喜庆的对联、剪纸,府中呈出一片喜气。
路过的凉亭,还有四个书生一脸愁容的坐在里面,陆良生看着他们四个,没由来的就想笑,不过眼下还有事,就不在这边逗留。
…….
燃着炭火的书房,杨素正挥墨在一本空白的书本上写着字。
房间有着暖意,沙沙的书写声响起时,老人停下毛笔,听到脚步声,熟悉的气机,抬起脸笑着看去对面的敞开的窗棂,空荡荡的空气里,陡然扭曲,显出一道青衫白袍的身影来。
“呵呵…..快过年来了,陆道友不趁空闲回一趟栖霞山?”
老人走出书案,从火炉上取过烧开的茶壶倒了一杯清茶,放去旁边小桌,厚实的墙壁,有模糊的身影穿过来慢慢凝实,闻着茶香,陆良生拱手施礼:“年节怕是过不成了,观里还有许多孩子需要照顾,今年就少陪父母一次。”
说着,伸手一摊,邀着杨素一起坐下。
“听外面说越国公整日清闲,就过来看看。”
“呵呵!”
老人听着书生话中有话的揶揄,抚过花白的胡须,轻笑起来,“看来陆道友都知道了,外面闹的倒是挺大的。”
“越国公不担心?”
“担心什么?”杨素笑容更盛,抬手指去皇城的方向:“担心陛下?”说着,又是一阵大笑,“老夫只担心陛下束手束脚,少了当机立断的气魄,少了君临天下的威严!”
笑声里,整个房间都显得沉默。
陆良生只是跟着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沉默了好一阵,放下手中的茶盏,目光复杂看去对面的老人,脸上没了之前的笑容。
“越国公就真当不后悔?不顾及家中儿孙性命?”
火炉噗噗爆出火星,老人看着手中袅绕热气的茶盏,坐在那儿想了一阵,脸上又有了笑容。
“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