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516玄幻小說 道長去哪了笔趣-第一百二十八章 災害閲讀-2ly1g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三十六名金丹修士,在谷执事和惊鸿道长的主持下,开始学习炼制方法。他们有两个月的时间,这点时间肯定无法系统性掌握法阵知识,实际上也毫无必要。他们需要学会的,仅仅是将要炼制的阵盘套件。
别管为什么这么炼制,就照着这个程序和步骤炼制就是了。两个月之后,等各项材料炼制妥当,他们就要分别带领一个由三名筑基和两名炼气士组成的炼制小组,直接上手。
这三十六名金丹修士只是第一期,等他们开始上手后,顾佐还会动员第二批次、第三批次金丹修士加入,总数量将过百。
梟寵:幕少的重生萌妻 淘氣的小圖圖
傾城醜妃
与此同时,顾佐也在考虑下一步套件融合的炼制人选。按照分解计划,融合套件的时候,将分成二十个组,每个组由一名元婴或者资深阵法流金丹修士牵头,配备四名金丹和十二名筑基。
说白了,没有大高手,就用降低炼制难度和增加人手的方式弥补,最终炼制出来的阵盘能够达到什么程度,谁也说不好。但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炼虚都跑了,就剩下一个岐王,岐王又是那副及时行乐的模样,说啥也没用。
總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獨占星光 腦袋空空如也
而且此事还不能到处宣扬,崇玄署留下的元婴高修虽然不少,但都是各宗各派的长老,要是都知道了世界覆灭的消息,又知道怀仙馆有法阵能够助人逃脱,会是什么结果?因此,对进程需要精确的控制。
月球駕駛員
顾佐能够想到的二十个阵盘融合小组牵头人,苦桑道人算一个,去年七月破境元婴的尚长老算一个,加上在益州领兵的何履光、在河东当节度使的封常清、在洛阳为留守的高仙芝,这是怀仙馆当前的五位元婴。
無限位面竊 飛翔炸雞
精确道长也是一个,他是知情者,所以都峤派六百余人也在一起走的计划之内。
情難自禁
此外,在京城坐镇的陈玄礼和李嗣业,杨国忠麾下的哥舒翰、郭子仪和李光弼,这五位元婴也要招到南吴州来。
丽水派的三位国主、唐门的唐十三、洞庭派蒋长老也在顾佐计划之内,当然,要带上这五位,就必须考虑将丽水派和唐门修士,以及蒋小猪一家也接到南吴州来,需要增加将近两千人。
顾佐对丽水派修士的加入其实是很犹豫的,人太多,负担很重。但当他让法司将入籍修士名册取来查看时,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即修士中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问题,虽然有百花门大量补充,依旧男多女少,这才下定决心,让丽水派一起走。
此外,华山西玄派硕果仅存的刘、吴两位长老肯定是要拉过来的,他们应该是元婴里最懂阵法的修士了,只是时间稍微往后拖延一些。
最后是谷执事和惊鸿道长,这两位虽然只是金丹,但阵法水平很高,勉强也能试着融合阵盘,如果实在不行,再让别的元婴相助就是了。
当然,顾佐还有备选方案,将其中几个阵盘的融合分包出去,比如包给苏仙馆两个、云梦宗两个等等。
到六月底的时候,炼制材料的进度完成了八成,三十六名金丹的培训任务也结束了,按照谷执事和惊鸿道长的安排,他们开始上手试行阵盘套件的炼制。
也就在这个时候,王维发来的世界湮灭进度,还剩两年另六个月。
事实上,已经有很多人开始陷入严重的自我怀疑中了,因为世界变小的现象,已经瞒不住了。
九月中,东海、南海发生了大海啸,海水冲入内陆达十余里,淹没了十多个港口和无数村庄,据说广州都被沿江倒灌的海水没入城内,冲毁房屋上千。
政事堂专门派元载前来南吴州,向顾佐禀告此事,他毕竟还是当朝太师。
元载将广州府上报的奏章交给顾佐,等他看完后,问:“杨相说,请太师定下赈济方略。”
顾佐听了元载对政事堂的赈济计划后,点头道:“有你们三人坐镇政事堂,我是放心的,你们定下的方略也没什么问题,我只多说一句,再好的方略,也要落到实处,一是选派能员,不折不扣的执行,二是谨防贪官胥吏,在其中动手脚。”
元载记下,道:“太师还有什么吩咐吗?”
顾佐道:“受灾范围前所未有,常平仓调拨二十万石,恐怕是不够的,我这边再捐五万贯,聊以弥补。政事堂也可向天下宗门倡议,请各宗各派捐钱捐物。此所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桃運天王 斷章
元载点头:“是。回去后就办。”
见元载犹豫着,似乎有话要说,顾佐道:“你如今也是参知政事,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元载道:“这几月,灾害越来越多,好在去年大丰,仓中还有余粮,这且不说,关键是各州都有反映,说是往长安的路,越来越近了。这次我奉命南下,也深感如此,比前年来时,路程似乎少了三分之一。上次来时,曾在剑州高灵山停留,观赏了山景,可这次却只见到几座不到十数丈的山岭。当地人说,今年二月地震,高灵山下沉,陷入地底了。可就算陷落,也总会留下山址。我看了半天,感觉似乎高灵山所在之地,就好似从未存在过,又或者是……变小了?”
顾佐认真听着,不置可否,又问:“还有么?”
風雨大唐
元载道:“眉州彭女山、荣州大牢溪、戎州牛头山、思州南广水也没了,这只是下官一路停驻时所见,我相信,更多没有名头的山川,应当是都没了。”
顾佐沉默片刻,道:“不仅是山川土地,山中的村民、水边的渔民也消失了吧。”
元载道:“原来太师知道的。这半年来,地方官府向政事堂报送的公文多如牛毛,很大一部分,禀告的就是百姓失踪,一个村子一个村子,随着山川消失而消失。”
神醫世子妃
这样的公文,顾佐也同样收到了不少,黑山诏、通海诏地广人稀,还稍微好一些,但岭南道的几个州郡,都上报了有村镇合着山川一并消失的情况。
上报最多的,便是杨鉴主持的剑南道节度幕府,元载说的这几个地方,顾佐也同样知晓,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力回天。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现象,它表明,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会突然随着脚下的土地,一起湮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