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bpis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 txt-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熱推-jk3xh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似陈家如今这样的家世,想要持家,并且做好,却是极不容易的。
当然,公主虽是金枝玉叶,可公主有公主的优势,她毕竟身份尊贵,一旦想要亲力亲为,下头的人当然是绝不敢忤逆的。
另一方面,公主府陪嫁的宦官和宫女不少,管理起来,有了帮衬,倒也不至有什么不顺畅的地方。
遂安公主晓得陈正泰事忙,家里的事,他未必能顾及到,这家业越来越大,而且是瞬间的膨胀,陈家原有的力量,已经无法持家了,于是乎就不得不新募一些远亲和新近投靠的仆从管理。
只是这些良莠不齐,当陈家蒸蒸日上的时候,自然偶尔会出一些纰漏,倒也没什么,在这大势之下,不会有人关注这些小细节。
而此时,遂安公主觉得自己既然成了这个家族的当家主母,自然不能不管这家里的事务,更是不允许出什么差错的。
她先清理了账目,责罚了一些从中动了手脚的恶仆,从而给了陈家上下一个威慑,此后再开始清理人员,一些不适应本职的,调到其他地方去,补充新的人员,而一些做事不规矩的,则直接整肃,这些事不必遂安公主出面,只需女官去处置即可。
见陈正泰回来,遂安公主连忙迎了出来,她是个性子恬然的人,虽是出嫁时出了一些意外,却也绝口不提,见了陈正泰,温和地看着陈正泰笑道:“郎君回来,很是辛苦吧。”
陈正泰摇头道:“辛苦谈不上,只是随意看看,上午的时候去见了父皇,正午和下午去了一趟劳工的营地。”
“父皇那里,没有什么事责怪郎君吧。”遂安公主如寻常人妇一般,先给陈正泰宽下那外衣,一旁的女官则给陈正泰奉了茶来!
陈正泰脱衣坐下,整个人觉得轻松一些,随即抱着茶盏,呷了口温热的茶水,才道:“哪有什么责怪的,只是我心里对突厥人颇为忧心罢了,可是父皇的性情,你是知道的,他虽也预感到突厥人要反,可是并不会太放在心上。”
遂安公主颔首:“父皇到了马上,便是万人敌,其他的事,他或许会有烦恼,可若是行军布阵的事,他却是了然于心,自信满满的。”
娛圈霸寵:邪魅首席壓天後 煙朵朵
陈正泰不禁感慨:“善泳者溺于水……”
重生之拐到大明星 凡斯
抗戰特種狙神 板栗餅
遂安公主不由嘘了一声:“这话可不能乱说。”
陈正泰笑了笑,从容道:“不用紧张,我只和你说的。”
遂安公主初为人妇,终究还是有些羞涩,忙移开话题道:“还有一件事,就是近来其他的账都理清了,唯独有一件,就是木轨修建的劳工营那里,开支有些异常,不只是每日的钱粮花销很大,这三千多人,每日鸡鸭鱼肉的花销,竟要比上万人的钱粮开支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什么火药钱,以及养护费,却不知是什么名目,开支也是不小。木轨不是小工程,花费极大,若是在这方面,也是没有节制,我只担心……”
陈正泰自然晓得她是没办法理解这一群劳工,直接被陈正业拉去当做是新兵一般的操练了,而且操练得还格外的苛刻,哪怕禁军,都没有他们这般!
虽然陈正泰觉得有些过了头,不过保持这样的状态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还没有开工,就当做是入职前的培训了。
此时有女官送了参汤来,遂安公主接过,便关切地道:“郎君在外头甚是辛苦,先吃一些参汤滋补身子吧。”
陈正泰倒是兴致盎然,自己是该补一补的,现在无数陈家人正翘首以盼,就等着陈家的嫡孙降生呢!
陈正泰温声道:“这参汤闻起来味道不错,是哪里的参?”
遺憾彌補系統
本是随口一问,遂安公主道:“其实父皇赐了一些参来,不过父皇赐的参,总是觉得不甚爽口,我心想着郎君是不喜吃苦的人,听三叔公说,市面上有扶余参,既滋补,口感也好,便让人采买了一些,果然成色和品相都是极好……”
所谓扶余参,其实就是高句丽参,只不过扶余已经被高句丽所灭了,所以某种程度而言,这扶余参该叫高句丽参才对。
陈正泰却是一脸诧异:“高句丽与我大唐已断绝了贸易,这参只怕是假的吧。”
他口里说着,取了银勺,吃了几口。
他口糙,其实感受不到什么区别。
遂安公主道:“滋味我是尝过的,这确为高句丽参,我自小便吃这些,岂会尝不出?”
陈正泰心里感慨,从小就吃人参,难怪长这么大。
只是……新的疑窦就生了出来了:“若是如此,那么这高句丽参,只怕价格不菲,是好东西,我需小心吃才是。如今已成家立业,是该想着节俭些了,我们陈家,是以勤俭持家的。”
遂安公主抿嘴轻笑:“这可不是,说起来,这高句丽……不,扶余参的价格并不昂贵,只是略比寻常的参价格高一些罢了,市面上不少的。”
她这般一说,陈正泰心里的疑窦便更重了。
事实上,从隋朝开始,因为和高句丽的军事敌对关系,和高句丽的贸易断绝,一直延续到了唐初,虽然李世民几次想要开启互市,不过也只是意向而已!
整个高句丽,甚至辽东半岛的百济、新罗等国,都因为交通断绝,导致商贸不通。
若说偶有一些人参流入进来,倒也说的过去。
可问题在于,为何现在听着的意思是有大批的人参流入?
陈正泰吃过了参汤,陪着遂安公主说了好一会的话,等三叔公回了府,方才让遂安公主稍等片刻,他则到了厅堂里,让人请了三叔公来。
三叔公现在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他还担心着陛下会不会找陈家算账呢,因而对遂安公主殷勤得不得了!
于是见了陈正泰,便板着脸批评道:“这个时辰了,你不好陪着殿下,来这里做什么?真是岂有此理,殿下是什么人,她嫁来了咱们陈家,是咱们陈家的福气,你该好好的待殿下……哼哼……”
他故意大着嗓门,歇斯底里的样子,生怕隔墙没有耳朵一般,毕竟这陈家,现在来了不少陪嫁的女官。
陈正泰苦笑,现在三叔公但凡做点啥,他就知道三叔公在打什么主意!
只是三叔公这一出,令他还是略感尴尬,于是低声道:“叔公,不用这样,殿下没你想的这样小气,不必故意想让人听到什么,她性子好的很……”
三叔公老脸一红,仿佛自己的心思被人猜透一般,忙掩饰道:“哪里的话,你不要胡乱猜测老夫的心思,你……你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接着又想着将陈正泰说成是小人,觉得不大妥,便又搜肠刮肚的想要用另外的词来形容,可一时情急,竟是想不出,于是只好泄愤似得捏着自己的胡子。
陈正泰看着他古古怪怪的样子,不禁哭笑不得,也懒得和他计较这些,想着还有正事要说,便开门见山道:“听闻市面上有许多的高句丽参?”
太受歡迎了怎麽辦 給您添蘑菇啦
这话题转的有点快,三叔公皱着眉头想了想道:“高句丽参倒是常见,怎么了?”
陈正泰懊恼地道:“这就怪了,大唐和高句丽禁绝了互市,如此大量的参,是如何进来的?”
“这个?”三叔公不禁道:“你操心这么多做什么?哎,我们陈家人,果然都是瞎操心的命啊,就比如老夫吧……”他又放大了嗓门,瞎咧咧道:“老夫不也是这般吗?这公主殿下下嫁到了咱们陈家,我是既担心殿下冷了,又担心她热了,更恐正泰你平日忙碌,不能日夜陪着公主,哎……咱们陈家都是实在人啊,不晓得怎么哄妇人……”
陈正泰看着三叔公又上窜下跳的样子,顿感受不了他,这哪里跟哪里啊,他可是找三叔公来谈正经事的,于是忙压着手道:“三叔公,别闹了,来时我就看过了,外头一个人都没有。”
三叔公一愣,随即就瞪他一眼,压低声音道:“你怎么知道外头一个人都没有?这黑漆漆的,若是藏着人呢?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做驸马的,若是不密,失的是啥?”
陈正泰觉得继续往这个话题下去,估计一直就是说这些没营养的了,于是故意拉起脸来:“继续说正事,你说这么多的人参,走的是什么渠道?是什么人有这样的能耐?他们采购来了大量的人参,那么……又会用什么东西与高句丽进行贸易?高句丽人拿出了这么多的特产,源源不绝的将人参送入大唐来,难道他们只甘心收取铜钱吗?”
陈正泰说出一连串的问题,三叔公皱眉起来:“那你认为是用什么交换?”
“想要交换,一定是高句丽人最缺少的东西,譬如现在对他们而言,大唐是虎视眈眈,他们自然急需要大量的铠甲,以及大量的弓箭,还有其他的铁器。”
三叔公若有所思的点头:“你的意思是,有人里通高句丽?”
爹地老公好帥氣
陈正泰叹了口气,总算……三叔公开窍了。
陈正泰道:“你想想看,有人可以私通高句丽,交换大量的货物,这样的人,身家绝对不会小,甚至可能……在朝中身份非同一般,如若不然,怎么可能打通这么多的关节,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如此贩卖敌国的货物?又如何拿这么多的铁器,去与高句丽人进行交换?这绝不是普通人可以办成的。”
陈正泰顿了顿,继续道:“当然,高句丽的事,和我们陈家当然没有关系,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人家既然能将大批不得贸易的东西送出关去,可以私通高句丽人,难道……他们就不会勾结百济人吗?甚至于,勾结突厥人……这大漠中,这么多的胡人,他们的走私贸易,定也有牵涉。而这……才是侄孙最担心的啊,叔公……现在我们陈家已开始经营关外,却对这些人一无所知,而这些人呢……则藏在暗地里,他们……到底是谁,有多大的能量,和多少胡人有勾结,陈氏在关外,一旦站住脚跟,会不会妨碍他们的利益,他们是否会暗箭伤人……如此种种,可都需小心防范才是。”
里通外国……
这样的事,一丁点也不新鲜。
越是断绝了贸易,某种程度而言,越是有利可图,因为别人没法做的房买卖,你却可以做,那么自然而然可以卖出高昂的价格。
戮天仙道
因为这巨大利益而铤而走险,就一丁点也不奇怪了。
陈正泰起初没有想到这个可能,他单纯的认为,陈家只要在关外立足才好,此时因为喝了参汤,这才意识到……有些事,未必如自己想象中那样简单。
陈正泰想了想,便又道:“再退一万步,这些人是否会和突利可汗有什么牵连?这突利可汗在关外,对于大唐的消息,理应是一无所知的,可是我看他频繁骚扰,却将事态控制在一个可控范围之内,他的背后,是否有高人的指点呢?敌人是最好防范的,可是最令人难以防范的,却是‘自己人’。他们可能在朝中,和你谈笑说天,可背地里,说不准刀都磨好了。”
三叔公听罢,倒也慎重起来,神情不自觉里肃然了几分:“那么……正泰的意思是……”
“这事,我们不能糊涂看待,所以必须彻查,将人给揪出来,无论花多少钱财,也要摸清对方的底细,而且这事儿,你需交给信得过的人。”
神武天下 禦靈
“信得过的人……”三叔公想了想道:“陈家人里,倒是有几个为人谨慎的,不过……老夫还得再想一想……”
陈正泰认真地道:“要尽快一些。”
三叔公颔首:“你放心便是,噢,是啦,你快去陪着殿下吧,这大半夜的,和我这半只脚进棺材的人在此说这些做什么?有消息,我自会来相告的,正泰呀,我思来想去,我们陈家……得将公主殿下的腿抱好了,如若不然,不安心。”